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01章 煮茶論紅薯(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01章 煮茶論紅薯(下)字體大小: A+
     

    鴉青的髮髻在燈光下反射着冰藍的光,木蘭花瓣般的肌膚瑩潤如玉,細白的脖頸被一圈雪白的狐毛圍着,彷彿一隻手就能盡數圈住捏住。謝滿棠有些手癢地捏緊拳頭,端起茶盞輕抿了一口碧綠的茶湯,道:“算是沒糟蹋了我的好茶。”

    安怡謙虛地福了一福:“大人謬讚。”

    謝滿棠見不得她那副“我就知道你挑不出毛病”的自得表情,又道:“茶是好茶,人卻不是好人,就不知這茶湯裡可有諸如夢魂散之類的古怪毒藥?”

    若有,你還敢喝?安怡沒脾氣地道:“夢魂散可是難得之藥,我有的已經全數給了柳大人,要得裡頭有,除非柳大人下手。”

    “這種鬼話不要拿到我面前來說。這種瞎話也只配騙騙柳七那種二傻子。”謝滿棠翹起脣角,指指自己的頭,殺氣騰騰地道:“安神醫針技高明,隨便偏一下,便可不動聲色地要了我的命,再給我一副稀奇古怪的藥,讓我回京途中才神不知鬼不覺地死掉。屆時安大神醫可就立了大功,榮華富貴指日可待,是否?”

    饒是安怡問心無愧,卻也被他這外露的殺氣唬得有些怯,強撐着朝他一笑,輕聲道:“大人曾說過我野心勃勃,這小小的飛龍關昌黎縣,小小的黃家,哪裡能讓我看在眼裡?論起利害關係,是您最大。我的針,怎麼偏也不會偏在您這裡。除非我想找死。”

    “知道就好。若你敢生外心,不止是你找死,而是拉着你全家陪葬!”謝滿棠目光如刀地盯了她一眼,坐下拿起紅薯喂入口中,姿勢優雅地細嚼慢嚥起來。再就了那極品的鑽林茶,一口茶,一口烤紅薯,硬生生把這不搭的兩樣東西吃出了海蔘魚翅的意味。

    神仙本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他既然吃了,即便是吃出一朵花來也還是在吃,這點和凡人沒什麼不同。於是屋子裡劍拔弩張的氣息隨着謝美人開始吃東西而平息下來,安怡見他吃完一隻意猶未盡,忙把另一隻也遞了上去,更不要說做那添茶送水的活兒做得殷勤。

    少傾,謝滿棠吃完,慢悠悠地淨了手,道:“你記着,我能給你的永遠勝過他許多,無論是好或是不好。”

    安怡微笑着點點頭。她是記住了,面癱的某人別給她機會,不然她能給他的也不少。

    一場危機就此過去,那塊沉香木的小牌子被安怡扔在了衣櫃角落裡,尤知章師兄弟被判了凌遲,直接就被拉到永平府公開行刑以警示天下人,相當於在黃家的臉上了個火辣辣的響亮耳光。吉利纏綿病榻,神志不清且瘦得形銷骨立的,離死只差一口氣,偶爾發作,劉婆只管拿謝滿棠去嚇她,先就把她嚇個半死,然後百依百順。

    安怡一直非常好奇,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可她通過各種途徑去打聽也沒打聽到,不單是吉利閉口不言,就是柳七也諱莫如深。

    滴水成冰的季節,謝滿棠有些悵惘地站在昌黎城頭上極目遠望。山野茫茫,白雪皚皚,飛龍關像一條黑色的巨龍,蜿蜒盤旋於天際。謝滿棠白皙勁長的手指扶在被凍得黑鐵一塊的城牆上,用力握緊:“大好河山卻要任奸賊蹂躪,實在讓人不甘!”

    柳七在一旁瞧見了,微笑道:“大人何必急於一時?這黃家盤桓此地近一個甲子,已是紮根深入,只靠咱們這幾年經營能到這個地步已算不錯。”

    謝滿棠沉聲道:“無功而返着令人懊惱。”

    柳七又何嘗不懊惱?他們這一撥人爲了掰倒黃家,折了多少好手進去,其中就有許多是朝夕相處的好友弟兄,想起來就心酸。卻還要勸謝滿棠:“也不算是無功而返,誰不知道那妖道是他門下養的狗?被咱們這樣當面打耳光,也難爲他能忍氣吞聲。”

    謝滿棠挖苦道:“他不忍氣吞聲還能怎樣?難道他還能出來替那妖道嗆聲?撇個乾乾淨淨纔是最聰明的做法。”

    忽聽城門下一陣喧囂,又有女人悲悲切切地哭啼聲,二人垂眸往下張望,只見三四輛牛車緩緩自門洞內駛出,然後停在了城門前。居中那輛車的車簾子被人撩起,裡頭探出一隻素白的手緊緊握住車外另一隻素白的手,哭聲正是從那車裡傳出來的。而車外那隻素白的手的主人,正是安怡。

    柳七也不管天寒地凍,直接趴在垛口往下看熱鬧:“怎麼哪兒都有這丫頭?”

    安怡頭上那頂白色的狐皮小帽可愛溫暖,讓人見了就想伸手使勁揉揉,謝滿棠很奇怪自己怎會生出這種奇怪的想法,忙從容地收回目光,淡淡道:“這是曲縣令一家子,她這是來送別的。罪魁禍首就是她,打翻了人一家子的飯碗,你說她該不該來?”

    柳七笑道:“那是該來。這曲媛媛是她的好友吧?難爲這樣了還不恨她,只管拉着她依依不捨地哭。”

    謝滿棠沒說話,只將目光又轉到了那頂雪白絨絨的小皮帽上。

    尤知章一案,總得有個人來頂鍋,這個人當然不能是縱人行兇的黃家,更不能是苦主安保良,於是兩下里一較勁,曲縣令就倒了黴,他被革了職。曲縣令是真的很冤枉,他是對黃家人乾的事情睜隻眼閉隻眼,也經常聽黃家的安排調遣做些事情,但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惹不起人家呀。

    相比曲太太的憤恨不平,曲縣令倒是比較平靜。僅僅只是個革職,並未有其他懲罰,那就說明聖上對他還是網開一面了,並未厭棄到底。他出身博陽大族,族裡的力量也不弱,等兩年這事淡了再謀個出身也不錯,遠比絞進這潭渾水裡的好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捲進比這更大更駭人的事情裡去,落個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下場呢。

    因此曲縣令見安怡趕來送自家女兒,並未露出半點不高興的樣子,而是袖着手,眯着眼,含了幾分笑意看兩個女孩子話別。看安家父女這勁頭,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鹹魚翻身了,多個熟人多條路麼,沒必要弄成冤仇。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