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00章 煮茶論紅薯(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00章 煮茶論紅薯(上)字體大小: A+
     

    既然停了案子再把這東西送來,那就是存心警告她不要三心二意,不然下場會很難看。這可比黃昭那幼稚的威脅實在多了,果然薑是老的辣。安怡點點頭,藏了木牌,擎起油紙傘跟着柳七出了門。安保良不放心,接了薛氏遞過來的手爐,親手提了安怡的藥箱子跟了上去。

    到得驛館,柳七進去半晌纔出來讓安怡進去,卻把安保良照舊引到一旁廂房裡去烤火喝茶。

    安怡進了屋子,謝滿棠於書案旁淡淡瞥了她一眼,就又垂眸繼續幹活兒。

    不知怎地,安怡從他這不經意的淡淡一瞥裡看出了些許刀光劍影的味道。不過就是黃昭攔着她見了一面嗎?又不是她特意去找黃昭的,何況她也沒把他賣個底朝天。這樣一想,她就理所當然起來,他不理她沒關係,她生來不是卑躬屈膝的人。她自己在炭盆邊找了個舒服溫暖不當風口的位置坐下了,見火盆裡埋了兩個紅薯,就取了火箸翻弄起來。

    烤紅薯的香味一個勁兒地往鼻子裡鑽,謝滿棠的臉色難看起來,這麼自覺自在的人他可是第一次見到。這是來賠罪認錯的麼?怎麼看她比平常還自在?

    那邊安怡已經扒乾淨紅薯的皮,見炭盆上煨着茶吊子,一旁的小機子上有乾淨的茶杯和茶壺,又有茶葉罐子,再看那茶具是雨過天青的鈞窯,先就讚了一聲。及至將茶具翻轉底部看了款識,認得是大家所出,就更愛不釋手。發現茶葉罐子裡裝的乃是極品廬山雲霧茶,心裡就更歡喜了。

    她歡快地取滾水燙過茶壺茶杯,取茶葉放入茶壺中,洗茶沖茶,待到茶水注入杯中,雨過天青的茶盞配着碧綠的茶湯,說不出的誘人。

    極品雲霧茶的香味和着烤紅薯的甜香,奇異的和諧。

    謝滿棠從眼角里斜睨着安怡行雲流水一般的烹茶動作,先是忍不住輕嗤,暗道安保良那樣的人居然也能養出這樣風雅的女兒,然後又忍不住推測莫非薛氏家學淵博,是個茶道高手?再聞到茶香和着烤紅薯的香味襲來,饞蟲便被引動了,遂等着安怡把那頭一份雙手送到他面前來。誰知安怡先是陶醉地自酌自飲了一杯茶,又拿起一隻紅薯翻了又翻,竟是半點先敬主人家的意思都沒有,忍不住將手裡拿着的狼毫用力往桌上一扔,從鼻孔裡冷哼了一聲。

    安怡本就一直悄悄透過睫毛縫偷瞧他的反應,見狀知道火候到了,忙捧了茶杯並烤得最好的那隻紅薯推到矮几一旁,討好地微笑着道:“大人忙碌了一日,也該歇歇了。我借花獻佛,請您品判茶藝如何?”

    謝滿棠端坐如鬆,冷着臉將書案收拾乾淨,連句多餘的話和多餘的表情都欠奉。

    安怡大膽猜測,既然他把書案都收拾乾淨等着了,這意思是不是要她雙手奉上,他才肯紆尊降貴地吃喝?但那書案是禁地,她明白得很,正如當初她祖父的書案一樣,輕易是不能接近的。她如今又是待罪被疑之身,若是猜錯了,舉止不得當,有藉機窺伺之嫌,那就是罪上加罪。

    謝滿棠等了又等,還是不見安怡有所動作,不由怒了,卻也不直說,而是找茬:“你好大的膽子!誰讓你動我的茶葉茶壺了?”又要追責:“是誰在我炭盆裡埋那種東西的?是找死嗎?”

    一個小廝期期艾艾地從門口探了個頭出來,眼裡包着兩泡眼淚,可憐巴巴地輕聲道:“不是小的。”

    謝滿棠冷氣森森地瞪着他道:“誰問你的?”

    小廝一個踉蹌,悲慼地跌倒出去。

    安怡覺得,自己要是再不識趣,那就和木頭差不多了,趕緊陪着笑奉上茶水和烤紅薯,輕聲道:“大人恕罪,難得見着這樣極品的茶葉和茶具,一時忘情,難免冒失了些。真是好茶好器具啊!”

    謝滿棠對她臉上的諂媚討好很是受用,照舊冷笑刁難:“你也懂得茶道?我以爲你只懂得左右逢源的小人之術。”

    安怡照舊笑着:“大人笑話了,我好歹也算是書香之家出來的,女紅針黹,茶藝書畫自然是略通一些的。左右逢源麼?這世上獨立不羣的最後若不是被雷劈死的就是給風吹斷的。那站得穩的則未必就都是沒有根骨的,活都活不下去,還談什麼理想抱負呢?您說,是不是這麼個道理?”

    真是不卑不亢啊,果然是有技傍身,所以膽子也比常人肥了許多?又或者,是無知者無畏?這丫頭缺嚇,必須嚇她一下,才能讓她知道厲害。謝滿棠站起身來俯瞰着安怡,高且挺拔的身影頓時擋去了室內大半的光芒,安怡立即覺得周圍的空間狹窄了許多,就連空氣也似乎凝滯了,讓人呼吸有些不暢。

    她有些不自在地往旁邊讓了讓,道:“大人剛纔問我,是否懂得茶道。我斗膽答來,這茶是極品廬山雲霧茶中的鑽林茶,應當是五老峰與漢陽峰之間那幾株古茶,一年所出不過十餘斤,多爲貢品。這茶具,是雨過天青的鈞窯,前朝留下的官窯……”

    良久,謝滿棠才淡淡地道:“也不算是不學無術。”

    安怡很想送他一個白眼。她喝這茶的時候,他還不知在哪個旮旯犄角里蹲着發憤圖強呢。她自來偏愛這茶,祖父還爲首輔之時,宮中的賞賜和底下人孝敬來的,基本都落了她的口腹之中。及至後來祖父去世,家道中落,她又嫁去了田家,百般不捨地用去茶罐裡珍藏的那一點茶葉後,便再未嘗過這般滋味。至於鈞窯,她所擁有的不止是一兩件,而是一整套,涵蓋了玫瑰紫、海棠紅、蔥翠青、茄皮紫、雞血紅等各種顏色,窯變也是有的。

    這中間部分來源於母親留給她的遺物,部分來源於祖父的饋贈珍藏,想到這些她精心收藏的寶貝此刻正落在那些骯髒小人手裡,安怡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想要回京尋仇的迫切心意也一發不可阻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