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95章 心黑皮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95章 心黑皮厚字體大小: A+
     

    魏之明毫不猶豫地道:“你我家世才貌相當,我不喜歡唧唧歪歪的女人,也不喜歡醜女人,更不喜歡懶女人和笨女人。”又補充了一句:“雖然你行醫,但我不嫌棄你拋頭露面,真心求取,所以你當知足。”

    姿態真高啊,不嫌棄挑剔她,她就該知足感恩?安怡繼續嚴肅認真:“多謝你不嫌棄挑剔我,可是我不喜歡妄自尊大的男人,也不喜歡自以爲是的男人,更不喜歡愛吹牛和想當然的男人。”眼見魏之明臉色突變,涌出怒色,又仰起頭,微笑着,斬釘截鐵地道:“你說你將來一定能做一品大將軍,一定能給我掙下一品誥命,那就等到你做了大將軍捧着一品誥命的誥書來我家裡下聘吧。若我彼時尚未出嫁,或可考慮。”

    原來她所有的嚴肅認真都不過是爲了嚴肅認真地譏諷拒絕他!魏之明額頭的青筋立時爆了出來,鷹隼一樣的利眼死死盯着安怡看了許久才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來:“好,好,好,你當真好得很!”言罷往前踏上一步,低頭朝安怡俯去。

    “好男不跟女鬥!”安怡立刻認慫,敏捷輕巧地躲到蘭嫂身後,探頭拿話擠兌他:“蝨子多了不愁咬,我不怕再多一條難聽的流言!魏大將軍若要學嚼舌婦人去外頭亂說也由得你!”

    “還請魏三爺自重!”蘭嫂正義凜然的時候非常正義,很能讓人慚愧。

    魏之明往後退了一步,冷笑道:“你給我等着!”言罷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蘭嫂責怪安怡:“姑娘這是把從陳公子那裡受的氣發作到他身上去了?你得罪這樣的渾人做什麼?”這回可好了,黃家如日中天,這魏老三聽說也是極得臉的,除非是安怡找個黃家都惹不起的夫家,不然怎麼也得被攪黃了。至於什麼黃昭,謝滿棠之類的,外面雖然傳得風風火火的,但她天天跟着安怡,怎會不知真情?這家世就對不上麼。除非是安保良做上大官還差不多,但憑着安保良現在這光景,只怕安怡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他也不定能翻身。

    安怡反問道:“那要我怎麼辦呢?羞羞答答的欲拒還迎?還是痛哭流涕地問他怎麼這樣羞辱我?要得他高興,那就是答應他。”蘭嫂不知道,她卻知道魏之明是個什麼人黃昭長兄黃昆的心腹愛將馬前卒,什麼好事惡事他都逃不離,現在他有多風光,將來就能有多慘。

    主僕二人回到家中,安家已是飯香滿院,安老太如同蒼老了十歲,見安怡進來,有氣無力的擡擡眼皮,淡淡道:“回來了就吃飯吧。”

    安怡知道安老太的心情不好,可是她的心情很好,她覺得她沒必要假裝心情不好,便笑眯眯地抱了安愉在懷,先逗弄了一陣子,歡樂地一會兒給薛氏夾菜,一會兒又給安老太夾菜。

    安老太本就沒什麼胃口,見安怡給自己夾菜,不由皺起眉頭擡眼瞪向安怡。安怡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祖母吃不下?”又推安愉:“去給祖母揉揉胸。”

    安愉立即從她懷裡跳下來,跑上前去給安老太揉胸,嘟着小紅嘴脣道:“祖母可是這裡堵得厲害?孫兒給您揉揉就好了。”

    安老太對着粉嫩天真孝順的孫子,心先就軟了一大半,再看看神色淡漠眉間眼裡卻全都是喜色的薛氏,毫不掩蓋自得與歡樂的安怡,無奈地抱了安愉在懷搖着頭嘆了口氣。忍了又忍,把安怡夾給她的菜吃了。

    安怡很滿意:“這就對了,這樣才能把日子越過越好麼。”

    安老太忿恨不已,卻又不得不屈服於安怡的淫威之下正義理由拼不過人家,親情柔軟比不過人家,臉皮厚不過,心黑不過,怎麼辦?想過好日子,想要家和萬事興就忍了從了吧。再轉頭,就恨上了兒媳婦薛氏,都是這女人教的,自己裝老實,養出個閨女來和她作對,且等着瞧,她弄不過奸詐的親孫女兒,難道還鬥不過傻憨兒媳婦?

    安老太一想,心氣就順了,等安愉吃飽被乳孃帶了下去,就問安怡:“你打算把她怎麼辦?”依着她想,似吉利這種惡毒的東西,就該毒啞了打賣到煙花之地纔好解氣。

    安怡眉眼不擡地道:“她今日又鬧了?”

    安老太道:“那倒沒有。”

    安怡道:“那就暫時這樣養着,我有大用。”這次的事看似是尤知章主動勾搭吉利來陷害她,實際上卻是吉利想要徹底毀掉她和安愉,二人才會勾搭成奸。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煙花之地受折磨就算了,這命必須要拿掉,不然日後再有人利用吉利一番,那安家乾脆別過日子了。

    安保良回來,聞言恨恨道:“隨便賣了或是弄死都是便宜了她。她嘴裡胡亂說出去的話,總要讓她當衆把那些話吃回去纔好!”想到他好不容易養大的一雙兒女和苦心經營的前程,險些就叫這狠心惡毒的賤人給毀了,他心裡就什麼情愛憐惜都沒了。原來對吉利有多少憐惜現在就有雙倍的恨。

    安老太憂心忡忡:“她已然到了這一步,如何肯聽咱們安排,讓怎麼做就怎麼做?”

    安怡道:“不着急,我之前已經就此事和欽差大人那邊的柳大人商量過了,他說,開堂前一日,務必請姨娘過去聽他勸解勸解。”柳七的原話是這樣說的:“貴府姨娘膽子不要太小不禁嚇、嚇死了纔好。”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

    入夜,一陣冷風捲起,厚重的雲層裡飄飄渺渺地灑了雪粒子下來,打得窗紙“嘩嘩”作響。謝滿棠打發走議事衆人,獨坐於房中寫信,信寫到一半,忽聽窗櫺被人從外輕輕叩了三下,便停筆道:“進來。”

    一條人影卷着寒風入內再沒入燈影中,整個過程不過眨眼的功夫,驛卒若是見了也不過是當自己眼花。

    謝滿棠撐着下頜聽到安怡譏諷回絕魏之明時,忍不住輕輕勾起脣角道:“真是個心黑皮厚耐磨猖狂的。”又加重語氣:“那什麼魏之明,我記得黃家殺平民冒領軍功一事裡頭就有他吧?”

    燈影裡的人輕聲道:“他當時沒參與,主要是魏老大和魏老二……”見謝滿棠的臉瞬間冷了下來,忙改口道:“反正都是魏家的人,他就算沒直接參與也是知情不報。”

    謝滿棠這才滿意地道:“下去吧,繼續盯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