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90章 夢魂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90章 夢魂散字體大小: A+
     

    安怡沒有察覺到謝滿棠的異樣,只默默讓到一旁,就着蘭嫂捧上來的清水仔細淨手。

    金針刺穴治病倒也罷了,卻不知她日常是否經常這樣近身給人推拿按壓穴位,也不管對方是什麼人?謝滿棠皺眉看向安怡玲瓏有致的身影,道:“安大夫的針技不錯,推拿之技也不錯。”語氣裡有他自己也未發現的不悅之感。

    做大夫的,日常做得最多的就是與人打交道。若是能揣摩好病人和家屬的性情心態,及時溝通好,對於治療疾病將有極大的便利。安怡立即敏銳地察覺到了謝滿棠語氣裡的不悅。雖不明原因,她還是溫和地朝他微微一笑,道:“我日常只給家人和師父推拿按壓過,並不知手法輕重是否得當,聽大人稱讚,算是放心了。”

    她雖然行醫,但除卻行鍼,並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她親手按壓推拿穴位的,特別是男人。謝滿棠此人,她有求於他,且不討厭他,最要緊的是,他是她治療面癱之疾的第一個試手之人,就當是實驗對象了。練手的同時可以欣賞美色,還可順便辦卻家事,更可爲將來的復仇之旅奠定基礎,何樂而不爲?

    這意思,他是得此殊榮的第一人。謝滿棠卻又不高興了,果然野心勃勃,爲了讓他出手幫忙,竟然樂意做到這個地步?世間之人但凡拼命苦爭,爭的無非是名和利,她一個小姑娘比不得男兒可以建功立業,位極人臣,她要名,已是有了,要錢,也不缺了,如此拼命,求的究竟是什麼?難道只是爲了不叫聲名因此受損,將來好尋個福且貴的好夫家?

    安保良一直在等機會,以便能妥善地把他的所求和所願表達給謝滿棠聽,再請謝滿棠出手助他,大家各取所需。按他想,在安怡給謝滿棠診治完畢,謝滿棠表示滿意的當口是最輕鬆的時候,也是套近乎提要求的最佳時機,偏謝某人一會兒滿意,一會兒又不高興的,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安怡不動聲色地打量着謝滿棠的神情,心想他如此着急地找她醫治,又深夜不睡,定是遇着了什麼爲難之事。他此次出行,先是鬼鬼祟祟地出沒于山間,接着又以欽差身份高調出現,那應當也是和從前一樣,專爲黃家之事而來。所以,如果安保良能表現出利用價值,他應當不會拒絕援手。

    安怡輕輕咳嗽了一聲。

    安保良收到信號,立即扯出一個憨厚的笑臉,謙虛道:“這丫頭跟着她師父學了點些末之技就自以爲是,大人這樣贊她卻是要叫她更目中無人了。”

    謝滿棠冷着臉不滿地掃了他一眼,誰和他說話了?沒用的男人,生了女兒卻不好好養,靠着女兒養家餬口你還弄個小妾來噁心她,讓她半夜三更跟你出門賠笑臉討好人。

    謝滿棠身上泄露出的殺氣太重,安保良莫名就出了一層冷汗,卻不打算退縮,做女兒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他再不抓住機會那還叫人嗎?安保良自問雖然無用,卻還算是個不畏權貴,不肯同流合污的讀書人,也還算是拿得起放得下,不是畏首畏尾之人,他乾脆利落地站起身來,對着謝滿棠一揖到底,道:“下官有事要稟,不知大人可否願意撥冗一聽?”

    謝滿棠也十分乾脆:“若是爲你家事所求,看在安大夫爲我盡心醫治的份上,我允了。”

    如此容易?安保良一陣狂喜,猜着應當是柳七回來和謝滿棠說過了,正要對自己治家無能一事表示羞愧,卻又聽謝滿棠淡淡道:“家事如同政事,並不能事事周全,人人滿意的。必須得有取捨輕重,才能家和興旺,事事如意。”

    安保良默然片刻,猛地擡眼看向謝滿棠,只見謝滿棠端坐於椅上靜靜地看着他,一雙眼睛幽暗如深潭,神色莫測。安保良只覺心跳如鼓,熱血沸騰,極力壓制着激動輕聲道:“大人高見,家事如政事,想要家和興旺,便要去粕存真,懲奸罰惡,才能清明正氣……”

    謝滿棠靜靜地聽着,一雙冷厲的眼睛如刮骨鋼刀一般緩緩從安保良面上、身上刮過,又從一旁安靜得如同不存在的安怡面上、身上颳了一遭,終於確認這就是他想要找的人,而對方也似是等了很久,正是互惠互利的好事,便滿意地朝安怡點點頭:“我還有事要同你父親談,你先去隔壁略坐一坐。”

    安保良正想說不如讓人先送安怡歸家,轉頭見安怡並未表示反對,恍然明白過來,她留下來便是替他二人打掩護。不然她若是先去了,不到明日就整個昌黎縣衙乃至黃家都會知道,他安保良夜訪謝滿棠,並和謝滿棠密談許久,日後若是謝滿棠做了什麼招人恨的事,他第一個就要遭殃,安怡也要連帶着倒黴。明白這一關節,他對安怡就又多了幾分愧疚。

    隔壁房間裡,柳七將兩把椅子搭在一起,躺在上面烤火睡覺,正睡得口水長流間,忽聽得門口腳步聲輕響,接着有人推門而入,立即迅速翻身坐起,按住腰間暗藏的匕首,睜大眼睛看向來人。待看清來人,不由微微笑了:“安大夫怎還不走?”

    “你說呢?”安怡自拉把椅子在火盆旁坐下來烤火,蘭嫂更是自來熟地在桌上尋了茶葉、茶壺、杯子,又在炭盆上取了滾水泡了熱茶遞給安怡,安怡順手塞了一杯遞過去,示意蘭嫂出去守着,輕聲道:“柳大人,我有事相求。”

    柳七憊懶一笑:“你求我,我就要答應你啊?答應了你好讓你多給我下幾回毒,讓我再吃幾回草?”

    安怡笑笑,起身對着他深深一福:“對不住,是我的不是,我這裡給您賠禮。”

    她如此能伸能屈,柳七倒失了興致,興趣不高地道:“什麼事?”

    安怡望着他緩緩道:“我要託您替我查幾個人。”見柳七要拒絕,便從袖中取出一隻細白瓷瓶,輕聲道:“夢魂散,只需一小撮,再加以適當手段誘導,便可輕鬆讓人吐露內心深處最隱秘之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