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88章 神仙茶配安息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88章 神仙茶配安息草字體大小: A+
     

    薛氏認真地看着安怡發誓一樣地道:“你放心,我不會任由她欺負你的,哪怕你就是真的……”就是真的做了,她也要站在安怡這邊,全力護住安怡。

    安怡失笑:“我不會做這樣有傷陰鷙的事情,我要叫她原形畢露,自作自受。”這次的事情能利用黃鶯、劉婆和她收買的小道士一一證明,再將那罪魁禍首尤知章一起拿下,輕鬆洗涮乾淨這殘害庶母和庶出弟妹的惡名,但從前的事情卻是有些不好弄清爽,年深日久的,也沒個人證物證,唯有吉利一個人知道所有真相。

    忽然又聽得院子裡突然又響起吉利的哭聲:“不,這不是我的兒子,這是有人陷害我的。就是她,是大姑娘,她有錢,辦法最多,在這家裡隻手遮天的,一定是她從別處尋了來替換掉的……”

    “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安怡起身將窗戶輕輕推開一條縫,往外看去。只見吉利顫顫巍巍地扶着柴房的門,將頭用力往門上一下一下地撞:“老爺,老太太,我冤枉啊……”

    安老太和安保良已經聽黃鶯和劉婆說了來龍去脈,母子倆都覺得匪夷所思,更覺得有些束手無策。吉利用心惡毒是一定不能留的了,但安怡也太冷心腸了些,明明早就知道並作了這麼多的防備,卻一點都不和他們透露。正相對無言之時,乍然聽見吉利在外頭鬧將起來,更是厭惡得不得了,安老太由安保良扶着走出去,怒斥道:“賤人,我親眼所見,誰能陷害你?再敢胡說八道,胡亂攀咬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大概是察覺到情勢一邊倒,並不按照自己預計的方向走,吉利絕望地跪倒在地,痛哭着朝安保良膝行而去,苦苦哀求道:“老爺,老爺,您發發善心,救救奴,救救咱們的兒子……”

    安保良不出聲,臉藏在陰影裡,看不清神情,但拒絕的意味傳遞得非常明確。

    吉利在地上“咚、咚”地用力磕了幾個頭後,猛地一吸氣,用盡全身的力量大喊出來:“是她!是安怡暗裡給我用了藥!她趕走了尤大夫後,我只好讓黃鶯悄悄去找陳知善開安胎藥,就是那藥的問題,她還在我房裡放了可怕的藥,我的孩兒纔會變成這樣子的。老爺!都是您的兒女,您不能這樣偏心護惡的!”

    安保良冷淡而厭惡的聲音在初冬的夜裡顯得格外寒涼:“她瘋了,把她給我綁住堵上嘴,看好了不許她再出來!”又厲聲喝問蘭嫂:“我不是讓你埋了的?如何還留在這裡?”

    安怡緩步走出去,脆聲道:“是我吩咐她的。”

    安保良神色複雜地看向安怡,深覺他和安怡所思所想所走的都似乎不是一條路。綜合劉婆等人提供的情況,事情的真相他大概已經有數了,還要做的無非就是明日一早去把那個關鍵的證人興隆觀小道士尋來問話,再快刀斬亂麻地把這事兒給按下去。畢竟家裡小妾產了畸胎是件非常晦氣不祥、讓人忌憚的事情,髮妻、嫡出子女和小妾不和,甚至於互相陷害更是件醜事,對於安家的名聲和前途來說非常不妙,至於其他的都暫時不在他的考慮之中。

    但安怡明顯不是這樣想的,她想要的更多。她想要借這次機會把事情鬧大,再一勞永逸地把她醫術上對手尤知章和家裡的絆腳石吉利一鍋端掉,還要把他們加諸在她身上的所有罪名和潑上去的污水一一洗涮乾淨。所以她纔會一早就防範着吉利,一早就做了諸多安排,在事情突然爆發的時候,有條不紊地把真相一一擺在他和安老太的面前。所以蘭嫂纔不肯聽安排立即把那畸胎埋掉,留着引了吉利出來看,還要留着去打擊尤知章,卻不顧安家的名聲和他的感受。

    安保良的心裡拔涼拔涼的,女兒真的是人長大心也大了,自她被吳菁從雪地裡救回來之後,她就再不是那個仰望他,希望得到他的寵愛和關注,會因爲賭氣而和他對着幹的小女孩了,她做的永遠都是最冷靜最理智的,選擇的都是對她和薛氏、安愉最有利的,冷心冷腸。可是他,明知道這件事裡少不掉她的手筆,他卻還是選擇有利於她的處置方法。難道那一次生死就已經把彼此的父女情份磨得所剩無幾了嗎?

    安怡見安保良臉色鐵青難看,怕他一氣之下做出不理智的事,便提醒道:“此事不止涉及到我一人,還涉及到師門和家裡的名聲,尤其對父親的前程聲望影響更大。對方是有心要設計害我們,這事根本瞞不住。與其提心吊膽拆東牆補西牆,不如徹底把它撕擄開,一痛到底,乾淨明白。”正如割瘡,長痛不如短痛。

    安保良是兩榜進士,並不是蠢人,氣過那一頭就想明白了,卻不想就此輕易原諒安怡,冷淡地道:“你想如何幹淨明白?”

    安怡一仰頭:“當然是明日一早就把此事報給縣尊大人,再發籤去興隆觀裡拿人。”

    安保良心裡有氣,冷笑道:“叫你姨娘去堂上應供?聽她當衆人說都是你收買了奴僕悄悄給她用藥,再聽她說是吃了陳知善的藥纔會流產併產下畸胎的?再聽她說你早年如何害她,我們又是如何掩蓋的?我還丟不起這個臉!”

    安怡反問:“那依着父親的意思,就該任由這流言滿天飛?讓這一家子人百口莫辯,再讓作祟的小人得意?吉利剛纔可是喊得清楚明白,只隔着一堵牆,瞞得過誰?”

    安保良無言以對,憋了很久才氣不過地道:“那你說要怎麼辦?”

    安怡也是個小心眼,看他不順眼很久了,有心要好生氣他一氣,便擠兌他道:“她是您的妾室,您做着官,是兩榜進士,見識不凡,肯定比我這個做女兒做得周全,就不要考我了。”你自己管不好妾室,不能修身齊家,關別人什麼事啊?還好意思問我怎麼辦?

    安保良這回是真的氣得肝疼了,惡狠狠地死瞪着安怡,安怡不示弱地回瞪着他,父女倆誰也不肯讓誰。還是安老太插在中間道:“兩把犟骨頭,都給我滾回去吃飯睡覺,明早再處置!”

    安怡也不和安保良行禮告退,一轉頭就揚長去了。安保良氣得道:“看她,你看她,越發目中無人了!”

    安老太務實,將柺杖捅了捅他,道:“有這精力生女兒的氣,不如去好好想想怎麼處置這事吧。”

    安怡回了房,坐在桌前想了片刻,探手打開抽屜,取出一隻玉白的小瓷瓶,倒了些淡綠色的粉末包起來遞給蘭嫂:“給吉利房裡的蠟燭加點料。”她很想知道這神仙茶加上安息草製成的東西會有什麼特效,能不能催眠並讓吉利把第一次流產陷害的事情說出來?

    蘭嫂根本不問這是什麼東西,接了紙包就不打折扣地執行。稍後,來請安怡去觀看效果。

    被藥物催眠的吉利滿頭大汗,面露驚恐之色,兩手虛空地用力亂抓着,聲嘶力竭地道:“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安怡纔不管她具體是說什麼不是故意的,只按着自己的需要來誘導:“真不是你故意把兩個孩子弄掉的?”

    吉利痛哭流涕:“當然不是!是安怡命太硬,克父克母克弟妹,擋了我的運勢,纔會讓我掉了孩子……”

    安怡示意蘭嫂去請安老太和安保良,自己在一旁握了吉利的手輕聲安撫她,隨手在她頭上無關緊要的穴位上刺入一根短針。

    等安老太和安保良到來,她就對着情緒已經漸漸和緩下來的吉利就當年流產的第一胎一一問來,事情的真相果然和她猜測的差不多,是吉利自己太驕狂太不小心,爲了避免受責罰和打擊安怡和薛氏,挑了個合適的機會栽贓陷害了年幼的安怡。

    聽半夢半醒、昏昏沉沉的吉利說完了往事,安怡飽含深意地看了眼面有愧色的安老太和安保良,再問:“之前吳姑姑給你看過,說你再難有孕,你是如何再次懷上身孕的?”

    哪有女兒當着父親的面問這種事的?安保良尷尬得很,狠狠瞪了眼安怡,安怡只當不知,繼續誘導吉利:“是服了尤知章的藥?他保證一定是兒子?你給了他這幾年全部的積蓄?你一直都在吃他開的安胎藥?是不是停藥肚子就疼?他跟你說我命硬克你,給你暗暗下了藥?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吉利昏昏沉沉的,十分痛苦卻又不受控制地把埋藏於心底的那些秘密全都說了出來,最後說到打算怎麼辦時,怎麼也不肯說了,就緊緊抓住藏了符紙的暗袋,搖着頭道:“不能說,我不能說。”

    安怡上前利落地扯開她的手,拉開衣服扯出那個暗袋,捏着那張符紙在安老太和安保良的面前晃了一晃,鬆手,任由那符紙輕飄飄地落在地上,道:“這應當就是劉婆說的那張害人的毒符紙了,要不要燒了化水抱只雞來試試?”

    安老太倒吸了一口涼氣,安保良閉目忍了又忍,臉紅脖子粗地握緊拳頭又鬆開,羞愧忿恨後怕夾雜在一起,只恨不得把吉利撕成碎片才解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