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85章 作死的節奏(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85章 作死的節奏(一)字體大小: A+
     

    吉利“嗚嗚”地嚷了幾聲,不顧腹中撕裂般的疼痛,瘋了似地狂咬了蘭嫂的手一口,踉蹌着從春凳上撲下來,借勢躲開蘭嫂和顧大嫂的挾制,仰頭“哈哈”大笑了幾聲,道:“老天爺,你睜睜眼,哪有這樣惡毒的人?小小年紀就害了我頭一個孩兒,叫我壞了身子,再不能有孕。看在老太太和老爺面上我忍了,好容易又有了這胎,她卻還是不放過,硬生生奪了他的命去!這是要把我們母子都害死,一屍兩命,好叫她們母子三人獨佔這份家業。好毒的心!好狠的人!”

    “你這個賤人,自己沒福氣還要攀誣別人,再亂說看我不撕爛你的嘴!”薛氏見她嚷出前事,不由大急大怒,要待撲上去制止吉利,不讓她壞了愛女的名聲。

    安怡用力拉住薛氏,冷冷地道:“母親讓她說,讓她一次說個夠,她不要臉不要命,您卻是有頭有臉,有兒有女的,別爲了這種人失了自己的風度身份!”她表面冷靜,心裡卻是翻江倒海。真是可笑啊,她竟然一直不知道自己這具身體曾經做過這樣的事,難道說這就是當年安大姑娘遭受親生祖母和父親厭棄的原因和理由?這就是薛氏一直不肯告訴她的那件醜事,因爲大家都覺得這件事一旦泄露出去後就會有損於整個安家的利益,所以都在努力地把這件事壓下去,都在假裝忘了這件事,當這件事不曾發生過。

    可是,就和吉利此番做出的栽贓陷害把戲一樣,從前發生的事真的就是展現在衆人面前的那一套嗎?安怡並不這樣看。她不認爲身爲獨養女兒,卻被逼得在大雪天裡獨自出遠門挖野菜而喪命的倔強女孩子,能有本事害了吉利這樣奸詐狠毒的妾室。若真的能,那原來的安大姑娘現在一定還活得好好兒的。

    吉利匍匐於地,舉頭朝向安怡和薛氏的方向,淒厲地道:“好,好個正房太太,好個嫡出大小姐!你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你們都是有福氣有名聲的。唯獨我是個什麼都沒有的買進門來的賤妾!所以就活該被你們欺壓,被你們侮辱,被你們殘害!便是泥人兒也有三分土氣,今日我定要爲我無辜喪命的兩個孩兒討個說法!我且問你們,太太,老太太,我的第一個孩兒,是不是被大姑娘害的?是不是你們爲了護着她,不叫外傳,還命我不許說出來的?”

    安怡冷笑,作死的東西,難道不知福氣都是靠點點累積而成的麼?這樣的黑白顛倒,竟然是把自己描述成個被摧殘壓迫得可憐得不得了的妾室了。愛哭鬧就哭鬧唄,這樣冷的天,用了那樣的虎狼之藥,這樣大的月份流產,還不知死活地亂咬,那就在這院子裡躺着血流乾淨凍死最好。

    安老太睜圓了一雙老眼,怒斥道:“不知事的賤人,再胡說八道,別怪我不客氣!”

    薛氏瞪着一旁聽呆了的顧大嫂等人,要叫她們趕緊塞了吉利的嘴,把人拖進去關起來。誰想斜刺裡衝出個小小的身影,拿着塊糕點往吉利的嘴裡塞,邊塞邊哭道:“不許你欺負姐姐和孃親!”

    “安愉!”安怡匆忙上前將安愉拉到懷裡護着,憤怒地瞪了眼追出來的黃鶴,也不知是怎麼看護孩子的,竟叫安愉看着了這醃醜惡的場面。

    黃鶴嚇得跪了下去,安愉卻睜着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聲替她求情:“姐姐別怪她,是我哄她要喝水,悄悄溜出來的。”

    安怡愛憐地輕撫安愉的頭,微笑道:“好,姐姐不怪她,你跟她回去好麼,這裡的事不要小孩子操心。”

    安愉害怕地看了眼吉利,努力挺起小胸脯,嚴肅認真地道:“不!我不是小孩子,我是安家唯一的男丁,將來要頂門立戶,要照顧孝敬祖母爹孃,替姐姐撐腰的,我不許別人欺負你和孃親!”

    對上安愉格外認真的小臉,安怡心中一暖,輕輕擁他入懷,含笑道:“知道了,但安愉還小,姐姐在等你長大。”

    “呸!”吉利吐出嘴裡的糕點,冷笑着看向安愉,道:“小小年紀就如此是非不分,霸道無禮,真不愧是太太和大小姐親自教養出來的。再大些,恐怕就要奴的命了罷。”小崽子,且等着,待她尋機給他下點料,一了百了。

    安怡把安愉交給薛氏,示意薛氏帶安愉進屋,她自己則留下來道:“姨娘,這樣小的孩子,不要假設,假設之語若非好話,即是詛咒。他一沒罵你,二沒傷你,即便不忿你胡言亂語污衊我和太太,也不過將他最愛的糕點塞了你嘴,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安老太雖然想多添個孫子,但安愉就是她的命根子,聽安怡這樣一挑,立即就深以爲然,覺得吉利真是用心惡毒。流產的賤妾如何能比得過嫡親的長孫?於是十分憐惜也只剩了兩分,冷着臉道:“你若是覺得這院子裡比屋子裡好,不樂意進去躺着,那就在這裡躺着隨便喊吧。”

    反正該喊出來的都喊出來了,就算堵住吉利的嘴也不能堵住隔壁曲縣令等人的嘴,急也急不來。

    安怡也是一樣的想法,看向吉利嘲諷道:“說實在的,若非是今日的意外,我竟不知你恨我到了這種地步。有了身孕瞞着我,請醫延藥也避着我,吃飯穿衣都是單獨另做,日日吃着旁人開的安胎藥,閒來無事還要往道觀裡燒幾炷香,會會道長談談心,一個人就花光了爹爹的俸祿,我和娘一句怨言也沒有,換了別家誰能如此寬厚?如此,小產了卻還都是我的錯,想要置我於死地。敢問惡毒的究竟是誰呢?”

    吉利正被安老太突然轉變冷厲下來的態度唬得愣了神,又有幾分不平和悲憤,聽安怡這樣一說,忍不住擡眼看向安怡,只見安怡脣邊隱約露出幾分快意和憎惡甚至於微笑,不由恍然大悟:“你,你故意這樣引着我,是想拖延着讓我把血流盡,再在這院子裡凍個半死,好趁機除掉我!”轉頭突然看見站在大門陰影裡、呆若木雞的安保良,不由淒厲求救:“老爺救救我!大姑娘和太太要奴的命!”她心中已是認定自己流產就是安怡的手筆,再看安怡的行事、態度、言語,真是恨不得立即殺了安怡才能解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