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83章 栽贓陷害(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83章 栽贓陷害(三)字體大小: A+
     

    吉利抱着肚子沉默地回了家,不露聲色地先去見過安老太,言道一切都好,回房去喝了碗安胎藥再躺下睡了一覺。等到午後起來,突然覺着下體有些濡溼,揹着黃鶯悄悄看了,看見幾滴紅豔豔的鮮血,心頭徹底涼了,把那還抱着的最後一分僥倖心理全掐滅了。

    在牀上靠着枕頭默默坐到傍晚,安安靜靜地喝了一碗安胎藥,吃過晚飯,梳妝打扮妥當了,吩咐黃鶯將門開了一條縫,緊緊盯着大門,只待安怡歸家。

    天氣已是漸漸涼了,暮色也來的快沉,安怡覺着不過是從街頭走到家門前短短一段距離而已,天就黑得暗沉了許多。推開院門,見還未曾點燈,忍不住同蘭嫂低聲抱怨:“老太太還是原來節省慣了的脾氣,這會兒了還捨不得點燈。”

    正說着,就見劉婆滿臉討好地迎上來,似是有許多的話要說。蘭嫂心疼安怡忙累了一日,回家還不得清閒,便啐道:“這老貨,再急也等大姑娘吃過飯再說,天塌不下來。”

    劉婆只好讓到一旁,安怡穿過庭院,走上臺階,卻見廊柱的陰影裡突然站起個人來,直衝衝朝她撞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安怡才見廊柱陰影裡有人影突然躥起就覺得不對勁,便立即敏捷地往後一讓,佯作什麼都不曾發現,腳步一頓一繞,迅速轉身朝廚房快步走去,大聲笑道:“都做了些什麼?這樣的香!”

    蘭嫂本是習武之人,六識遠比常人敏銳得多,早在有人影躥起之時就已驚覺,正要出言提醒安怡並搶上前去攔住對方護住安怡之時,就被安怡及時拉住轉了個身,不由自主地跟着安怡快速往另一個方向而去。

    不過是一瞬間,安怡和蘭嫂只往前走了一丈遠,就聽得身後一聲驚呼,接着一個人影笨拙地從臺階上摔了下來,“噗通”一聲撲倒在地上。

    死寂片刻後,一聲淒厲的慘叫劃破了夜色。

    “姨娘摔下去了!姨娘摔下去了!”

    黃鶯驚恐地站在門前,雙手死死捂住嘴,滿臉都是不敢置信和害怕恐慌。她怎麼也不敢相信,不過片刻功夫,之前還好好兒的吉利竟然就這樣一頭從臺階上栽了下去,人事不省地躺在地上。

    安怡頓住腳步,站在原地回頭去看。蒼茫的夜色裡,冰冷的青石板地上,吉利一動不動地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真是活該啊。安怡忍不住冷笑了,這胎終於保不住了嗎?所以非得緊着趕着在此時動手?若非是她早有防備,若非是她日常跟着蘭嫂習武練得身輕目明、反應迅速,若非是吉利是這家裡唯一一個愛抹脂粉的,她也不會在乍然聞到香風撲鼻之際就立即反應過來並迅速作出應對。那麼,此刻她就已經着了吉利的道,且百口莫辯。

    所有的門都被人打開,除了被薛氏勒令不許出來的安愉和守着他的黃鶴外,所有人都探出了頭。安老太靠在小丫頭黃鸝的肩上,滿是老年斑和褶皺的臉上死灰一片,拄着花椒木柺杖的手顫抖成一片,她想怒斥,卻發現出不了聲,想做點什麼,卻發現手腳都已僵硬,無法動作。

    薛氏先是歡喜,隨即想起前塵往事,驚恐地看向安怡,直接奔過去緊緊抓住安怡,壓低了聲音顫聲道:“怡兒,怎麼回事?她怎會躺在這裡?你可看見了?”一邊問,一邊揹着衆人瘋狂地朝安怡使眼色,那意思是,不管安怡做了什麼,都千萬不能承認這事兒和她有關係。這種事情做過一次就已經足夠,再不能做第二次,即便是安老太和安保良願意壓下來,也是壓不住的,因爲吉利一定會瘋狂反撲和攀咬的。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才進門,正要去廚房,就聽見身後有響聲,接着聽見黃鶯的叫聲才知道是姨娘摔下來了。”安怡見薛氏急得眼睛都快要抽筋了,不由暗歎一聲,安撫地拍拍薛氏的手背,示意她看看自己和吉利間隔的距離,即便是吉利情急之下朝她撲過來,又摔倒在地,她們之間也隔着將近一丈遠的距離呢,怎麼也賴不上她。而薛氏這一撲,再這樣一提醒,反倒是有些欲蓋彌彰的意味在裡面。

    薛氏看清楚了距離,吶吶地往後退了一步,轉頭看向安老太,十分後悔地想說兩句什麼救救場。

    不會說話不如不說,不然就是幫倒忙。安怡忙捏了她一把,看了眼劉婆。

    劉婆這時候纔回神,咋咋呼呼地大聲喊起來:“哎呀,老奴正好看見了,大姑娘剛進門,說,廚房裡什麼東西好香,正要去廚房呢,姨娘就從後面撲了過來,接着就一頭從臺階上栽了下來!之前老奴在這院子裡進進出出的,硬是沒瞧見她站在那裡!就和突然冒出來似的!哎呀呀,姨娘這是半點不顧惜自己啊,這麼重的身子,這麼冷的天,黑燈瞎火的,躲那裡做什麼?”

    安怡等她都說完了才低聲道:“這時候說這些做什麼?還不趕緊打燈籠來瞧瞧姨娘的狀況?”言罷看着安老太清楚明白地道:“祖母,您瞧該怎麼辦?”

    藉着昏暗的燈光,安老太瞧見一團模糊的暗影已經自吉利下身處迅速暈染開來,漸漸將她的裙襬和周圍的青石地板染成了深色。這樣大的月份,這樣的勢頭,神仙來了也不會有救了!好不容易纔盼來這一胎,她本以爲明年春天就要添丁,誰知竟然是這樣的結局。竹籃打水一場空,安老太失望至極,又氣又恨又痛,閉目長嘆一聲,不冷不熱地道:“你是大夫,你說該怎麼辦?”

    安怡的嘴脣譏誚地翹了起來,同是淡淡地道:“我雖是大夫,卻只是個沒經過事的年輕姑娘,比不得老太太經過的事兒多,經驗豐富。且,您是一家之主,該怎麼辦,還得您吩咐,您怎麼說,我就怎麼做。不然這樣的事,不管是誰碰上了多少都有些忌諱。瞧瞧,她摔得離我這樣的遠,按說怎樣都攀不上我,老太太卻已經不高興上我了,我還不得離遠些,規規矩矩地按您的吩咐行事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