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82章 栽贓陷害(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82章 栽贓陷害(二)字體大小: A+
     

    尤知章察言觀色,知道吉利已經深信就是安怡悄悄害了她腹中胎兒,假惺惺地道:“你這一胎來得極不容易,以後再不能有孕了,事關終身,你還是該去求求她,到底也是她的血親兄弟,不能這樣狠心的。姨太太務必要在今夜之前求得她援手,不然晚了這胎就保不住了。再不濟,你們家不是還有老太太和老爺嗎?他們可是極愛孩子的。”

    他打的如意算盤是,這胎鐵定是保不住的,如果安怡肯出手,正好直接把屎盆子扣在她頭上!如果安怡不出手,那就讓吉利直接撞上去!反正這謀害庶母和庶出兄妹的罪名是一定給安怡扣上了!如此道德敗壞,不要說做什麼美名遠揚的神醫,就是尋常人家的女兒也難得嫁出去了,哈哈……

    吉利聽得明白,這是提醒她,若不求安怡,那就要趕在今夜之前下手栽贓,不然晚了孩子流掉就賴不上安怡了。指望安老太和安保良嗎?他們希望留下這胎不假,但在他們眼裡最要緊的是安家的名聲,還有安愉這個嫡長子。當年她設計讓安怡背了她小產的黑鍋,這事兒不也被壓着沒鬧出來?安怡一句忘了,就大家都全忘了。之前安老太和安保良還會爲此不喜安怡,現在?別笑人了,都是覺得就他們家大姑娘最好最能幹。她什麼真憑實據都沒有,怎麼和安怡鬥?少不得要下狠手纔是。

    尤知章還在挑唆:“你們家老太太和老爺不會明知她做錯了還不管吧?這可是他們安家的骨血,一定是個男丁!女兒哪有兒子珍貴?”

    吉利拿定主意,順着他的話頭委委屈屈地道:“我們家大姑娘可不是尋常人,我一個小小的姨娘惹不起她。打小就不愛在家呆着,更不愛女紅針黹,讀書寫字,專愛成日在外瘋跑惹禍。偏她生得好,就是招人喜歡,先是陳知善樂意爲她當牛做馬,經常送東西給她,甚至於送東西到我們家裡討老太太和老爺、太太的歡喜,還說動了吳姑姑破例收她爲徒。接着黃小公子也喜歡她,敢半夜爲她翻牆闖門戶,替她揚名讚美請封賞。現下京城裡來了個國公欽差也喜歡她,只肯請她看病,就連她師兄都不樂意要看,看了又說好,把她誇得天上有地上無的,還說要帶她入京舉薦給聖上呢。我拿什麼和她比?就別上前去討嫌了吧,我命不好,活該!”

    吉利邊說邊哭,從帕子邊上偷看尤知章,見尤知章臉色難看起來,心裡暗自得意,繼續挑唆道:“別的不說,就是尤道爺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懂得給人看病看命,不是也給她逼得關張大吉,連人都在這昌黎城裡呆不下去了,只得假託道士在這興隆觀裡寄居麼?”

    尤知章配合地嘆息了一聲。

    這二人各懷鬼胎,都要借彼此與安怡的恩怨毀掉安怡。正是一拍即合,各有所圖。卻不知二人的對話行事全都給收了劉婆錢財的道童在外頭聽得清清楚楚,記得明明白白。

    吉利哭夠了,悄聲道:“道長道法高明,不知可有那保平安,咒小人的神符?若有,可賜我一道。”薛氏和安怡依仗的是什麼?不過是安愉。她要是沒有,那就大家都沒有好了。也別怪她心狠,誰叫安怡要對她腹中胎兒下手的?

    尤知章默了片刻,自袖中取出一張符紙,小聲道:“燒化兌水中給小人吃下即可。”

    吉利伸手去接,尤知章含笑躲開,吉利咬咬牙,將僅剩的那點私房遞過去,一把抓住符紙起身就走。

    等吉利主僕一走,尤知章就往裡屋喊了一聲,他那被黃昭毀掉一條手臂的瘸腿師弟任知前陰沉着臉從裡屋走出來,冷森森地道:“要怎麼說?”

    尤知章用力捋了捋稀疏的鬍鬚,撮着牙低聲道:“這裡頭不能扯上黃公子,就把他換成魏老三吧!就說她之前和陳知善已是私定終身,有了婚嫁之約的,後來魏老三看上了她,她愛魏家的權勢就拋棄了陳知善,陳知善現在傷心失落得都不肯去醫館了。現在因爲欽差大人請她看病,讚了她兩句,她就趁機勾引欽差大人,到處散佈欽差大人如何說她好的話,是想生米煮成熟飯……不成,這個話不能這樣說,就說欽差大人昨夜請她看病,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她和欽差大人郎才女貌,堪爲良配!”

    提起黃昭,任知前心有餘悸,不放心地道:“黃昭不會再出來替她出頭吧?”

    尤知章冷嗤一聲:“當然不會,公子快要說親了,說的是戶部楊尚書的幺女。她一個小小縣丞之女,拋頭露面的醫女算得什麼東西!你不見上次諸縣想要爲她請封,公子嚴令不許?真要是對她有什麼想頭,總也要給她博個好名頭,將來擡進門去纔好有個依仗。這樣呢,是做小都沒機會了。你只管放手去做,別扯進公子就好了。等到這婆娘肚子裡那塊肉沒了,你再接着把她殘害庶母和庶出親弟的事情傳出去!我倒要看看,這樣沒有廉恥,道德敗壞,心狠手辣的女人如何做得神醫?誰還敢請她看病?”

    任知前得意怪笑:“看什麼病,做什麼神醫啊?養女不教父之過,只怕安縣丞那糟老頭的官都要丟掉!”又小聲道:“師兄給那女人的符紙不會害出人命吧?”非是他怕安怡死掉,而是生怕因此扯出他師兄弟二人來。

    尤知章笑道:“我哪有那麼蠢?不過是尋常的瀉藥。她弄不着安怡,依我看,這藥是替安家獨子求的。她一次不得手,以後會另外找機會的。”

    “這女人心腸真毒。”任知前啐了一口,卻又得意的笑起來:“還是師兄高明,輕輕就引得他們窩裡鬥,擇乾淨了咱們。”

    尤知章自得的笑而不語。

    窗外,那小道士聽完這二人所有的對話,少不得激動地去尋劉婆子表功多要賞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