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79章 欽差大人(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79章 欽差大人(二)字體大小: A+
     

    當天下午柳七並沒有來找安怡要解毒丸,安怡猜他大概是好了,畢竟那璇璣草的毒性並不是很強,他若聽她的話一直吃那鐵線草再大量飲水,這時應當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傍晚安怡回到家裡,發現家中的氣氛很緊張。吉利門前的茶爐子上照舊熬着安胎藥,黃鶯在一旁目不轉睛地盯着,吉利本人則坐在屋裡桌旁慢吞吞地吃東西,見她回家也不理,板着臉裝作沒瞧見;薛氏的門關得緊緊的,房裡偶爾傳出幾聲毛毛的笑鬧聲;安老太所居的正屋倒是開着門,劉婆卻跪在地上擦地磚,一雙手凍得通紅卻一聲都不敢吭;廚房裡顧大嫂安靜地做着飯,往日總是被剁得“咚咚”響的菜板也沒了聲息。

    安怡略一思忖,走進正屋朝可憐巴巴地的劉婆點點頭,挨着歪坐在炕上閉目唸佛轉念珠的安老太身邊坐下去,抱住安老太的胳膊笑道:“我爹還沒回來麼?”

    安老太耷拉着的眼皮略擡了擡,瞥了她一眼,板着臉沒好氣地道:“我怎知道?”

    安怡吩咐劉婆:“你先出去,我有事要和老太太說。”

    劉婆如蒙大赦,趕緊拎着桶和帕子退了出去。安老太狠狠瞪了安怡一眼,道:“你眼裡還有我沒有?”

    安怡坐直了身子笑看着她道:“祖母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吧?所以纔會覺得劉婆不好,要狠狠地罰她?”

    安老太從鼻子裡哼了一聲,道:“知道什麼?她衝撞了我,我當然要罰她!省得她不知規矩,不知天高地厚!”

    安怡瞪圓了烏溜溜的眼睛調侃地盯着安老太看:“祖母真的不知道?”

    安老太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又從鼻子裡哼了一聲,虛空點點她的鼻尖,道:“心狠手辣的丫頭。”

    安怡不幹了:“我怎麼心狠手辣了?我把她怎麼了?”她一沒下藥,二沒暗裡嚇唬吉利,不過是看吉利怎樣自取滅亡而已,這都不行?

    安老太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道:“忘了就忘了吧?但你忘了,不意味着別人也忘了。既然毛毛沒大礙,打也打了,鬧也鬧過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先緩一緩吧。”

    安怡莫名其妙:“什麼忘了?忘了什麼?”

    安老太搖搖頭,道:“去洗手吃飯吧。”

    安怡給她攪得提着一顆心,歪纏許久也不見安老太把沒說出來的半截話說出,只得放棄。晚飯才上桌,一家子人都以爲一定要陪欽差大人吃飯喝酒鬧到半夜纔回來的安保良就回來了。

    進門就唉聲嘆氣:“這欽差不好伺候呢,辛苦陪這許久,殷勤了半日,臉都笑酸了,也未曾得他半個笑臉,一句好話。同他說十句話,才得一個嗯,哦,最多兩個字,是嗎?真的?這樣年輕就這般目中無人,也不知怎麼就得了聖上的青眼,三年間就從籍籍無名一路飆升至左通政。”

    不是謝某人故意要耍酷,而是因爲謝某人得死撐臉面。若是他要笑,那就真是半個笑臉了。安怡聽得笑了:“曲縣令想必很鬱悶吧?”

    安保良一口撕去半隻雞腿:“你爹我也很鬱悶。本想着辛苦一日,怎麼也能好好吃一頓補償補償,誰想他一句太累沒胃口就打發了我們。”想起白日安怡在街上兩針就治好了那老頭子,頗爲得意:“隨他一起來的那位柳大人倒是個極和氣的,很是誇了你一回。”

    安怡不以爲然,搶在他去夾另一隻雞腿前迅速把雞腿夾走放到薛氏碗裡,又給安老太舀了勺適合老年人吃的雞肉羹:“祖母多吃些。”

    若是以往,薛氏肯定會把雞腿夾給安保良,力勸他多吃些,但今日薛氏並沒有這樣做,而是把雞腿一分爲二,一份給安怡,一份給安愉,從始至終看也沒看安保良一眼。

    安保良不是沒察覺到家裡的氣氛,之所以故意這樣誇張不過就是想調節氣氛。眼看無人配合,只得折中給安愉舀了一勺蛋羹,愛憐地摸摸安愉的頭。安愉歡快地捧着自己的小碗埋頭吃個不停,弄得小嘴油汪汪的,吃飯間隙不是望着這個笑就是看着這個笑。看得安怡心中軟綿綿一片,忍不住把他誇了又誇。

    安愉得了誇,趕緊取了調羹把他認爲最好吃的蛋羹挨個兒分給衆人。安老太等人老懷甚慰,情不自禁地笑出了聲。

    自從家裡有了錢後,吉利就再不上桌和其他人一起吃飯,而是端了飯在自己房裡獨自吃,她有孕後就更甚,連飯菜都是單做。往日她覺得這是一份保障,偏今日她就覺得不是滋味,特別是聽到正屋裡傳出的笑聲和說話聲,她心裡就一陣陣的邪火往上涌,炙烤得她坐立不安,心神不寧,煩躁不堪,就想不管不顧地發作出來。

    叫他們一家子笑得這樣歡,她卻連飯菜都沒敢吃好!叫他們一家子這樣暖洋洋的,她卻要用丫頭的被子!她這麼辛苦,卻沒一個人關心她,儘讓安怡那個惡毒的丫頭興風作浪!吉利用力把桌上的碗揮落到地上,見黃鶯害怕地去撿碎碗,就又掐着黃鶯胳膊內側最疼的嫩肉來回使勁轉了及圈,見黃鶯忍不住低聲哭了起來才覺得舒坦了許多。

    肚子裡的胎兒突然用力踢了她幾腳,她高興起來,尤知章這藥真好,這些天腹中胎兒不太動彈,肚子又經常疼,叫她提心吊膽的,現在好了,孩子這樣有力愛動,肯定很好。

    院門被人敲響,一個衙役領着個穿七品武官服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劉婆問了幾句後就把人直接領去了正屋。沒多少時候,蘭嫂就提着藥匣子,陪着披了斗篷的安怡出了門,安保良則陪着那穿七品武官服的年輕男子說笑着跟在後面也出了門。

    吉利踢踢站着委屈哭泣的黃鶯,罵道:“哭得晦氣,還不趕緊去問問是怎麼回事?”

    黃鶯抽噎着出去打聽消息,回來道:“是新來的欽差大人請大姑娘去診病。”

    “奔波勞碌命!”吉利啐了一口,眼睛一亮:“可是今日大家都傳說的那個長得十分年輕貌美的國公欽差大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