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74章 疑心生暗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74章 疑心生暗鬼字體大小: A+
     

    天色漸黑,吉利由黃鶯從昌黎縣城唯一的道觀興隆觀裡走出來。她腳步發虛,肚子顯得特別大,動作也顯得十分笨拙,臉上絲毫沒有找到尤知章的喜悅,反而全是絕望和憤怒。

    想起剛纔尤知章說的那些可怕的話,黃鶯膽戰心驚地低聲勸她:“姨娘,您不要多想,興許道長是弄錯了……”

    “住口!”吉利用力掐住黃鶯細瘦的胳膊,陰沉沉地瞪着她磨着牙道:“說,是不是你跟她們一夥兒來害我的?”

    丫環謀害主家的子嗣,這得多大的罪名啊,她盡力照顧吉利不過是因爲安老太說過,如果伺候得好就要獎賞她,但她真的不想攪進這麼可怕的事情裡啊!黃鶯嚇了個半死,顧不上手被吉利掐得生疼,腿一軟就要給她下跪:“姨娘明鑑!奴婢冤枉啊!奴婢……”

    街上行人雖少,卻仍有人在,吉利生怕露出端倪給人瞧了去,忙緊緊捂住黃鶯的嘴,低聲威脅:“閉嘴!再嚎看我怎麼收拾你。”

    黃鶯苦楚地抽噎着緊緊閉了嘴,忍着氣將吉利扶上軟轎,囑咐轎伕走穩走慢些。主僕二人沉默地回了家,打發走轎伕,推門進去,安愉正和黃鸝在院子裡遊戲,見吉利挺着大肚子進來,想起之前姐姐曾交代過要遠遠避開姨娘,不要衝撞姨娘一事,便乖巧地拉了黃鸝遠遠讓開。他的奶孃和薛氏立即警惕地從屋子裡走出來,一個抱孩子,一個警惕地盯着吉利。

    吉利見狀,氣不打一處來,新仇舊恨一起涌上心頭,裝模作樣地走過去,趁着衆人不注意,站在剛點起的燈籠下迅速對安愉做了個恐怖的鬼臉,見安愉驚得在奶孃懷裡一縱,害怕地把頭埋入奶孃懷裡才心滿意足地進了屋。

    廚娘顧大嫂正在廚房裡剁排骨,隔着窗子把經過看得一清二楚,冷嗤了一聲,和一旁幫忙擇菜的粗使婆子劉婆低聲道:“嘖,挺着這樣大的肚子也不安分,還沒生出來呢就敢嚇唬小孩子,今日是去興隆觀燒香去了?”

    劉婆笑道:“是,她們出門我就跟着的,一直看着她們進了興隆觀。那道童太可惡,不許我跟進去,我許他十個大錢,他才許我進去。就耽擱這麼一會子功夫,就找不着人了。還是要問黃鶯。”

    顧大嫂笑道:“不就是十個大錢麼?你要是抓住了那位的痛腳,姑娘就能給你十兩銀子!”

    二人說笑一氣,見黃鶯來傳話才停下專心做飯。

    此時吉利的房裡已經是亂成一片,衣裳枕頭被子全被扔得一地都是,她還不肯停手,猙獰着臉咬着牙拿了剪子瘋狂地剪着夾衣和棉衣,試圖在裡頭找出什麼害人的東西來。

    尤知章說得對極,她的命不好,第一要怪親生父母不疼她,年紀小小就把她賣出去換了錢;第二要怪她運氣不好,跟了安保良這樣倒黴且窮苦的人家,害得她吃盡了苦頭;第三要怪安怡八字太硬,禍害人太厲害,擋了她的運勢。

    從前是她年輕不懂事,纔會在懷上第一胎的時候輕易弄掉孩子。雖然當時她很聰明地解決了這個問題,不但沒有讓渴望子嗣盼得幾欲發狂的安老太和安保良太過責怪她,同時還藉機栽贓給安怡,狠狠打擊了薛氏和安怡一番,逼得這母女二人很長一段時間在家裡擡不起頭來。但始終運氣不好,她也壞了身子,再輕易懷不上孩子。

    運氣的事沒辦法,既然她已經設法懷上了,安怡就不該既擋了她的運勢又動手害她的孩子!她真後悔啊,真不該讓黃鶯去找陳知善抓安胎藥的,真是鬼迷心竅了,人家等着要害她,又怎會因黃鶯另請了個人去抓藥就不上當了呢?

    “一定是她把東西藏得太隱蔽了!你呆着幹什麼?還不趕緊來幫我找?”吉利雙目赤紅,惡狠狠地將剪爛了的新棉衣扔在地上,瞪着嚇得藏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黃鶯罵道:“你裝什麼死?是巴不得我倒了黴,你好攀高枝去?你等着,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就和老爺說是你害的我,把你賣到窯子裡去!”見黃鶯要跪地求饒,生怕聲音傳出去給人知道,便又低聲威脅:“你敢哭鬧給人知道,看我怎麼收拾你!”

    黃鶯無奈,只得抖抖索索地上前去幫着吉利把屋子裡的東西翻了個底朝天,她直覺吉利是瘋了,怎麼那尤大夫說什麼就信什麼?太太和姑娘那邊的人都是離她們遠遠的,這屋裡的東西都是她親手收的,吃食也是她和吉利親手做的,藥更是她買回來親手熬的,哪裡又有什麼不乾淨的害人東西了?

    二人忙活了許久也沒找到什麼可疑的東西,吉利累得坐在一堆剪爛了的衣物中間喘粗氣,惡狠狠地道:“她一定用的是什麼無色無味的藥物,說不定已經化了。”尤知章已經提醒過她了,若是房內找不到可疑之物,那一定就是安怡用了特製的藥物,無色無味且會漸漸化掉。她相信安怡有這個本事,這幾年來她是眼睜睜看着安怡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的,且偶爾在安怡門前晃一晃,也是經常看到裡頭無數神秘的瓶瓶罐罐和藥丸,蘭嫂還像條狗似的牢牢守在那裡,不許人動也不許人看,能是什麼好東西?

    黃鶯不敢搭話,只是發愁地被剪爛了的被褥等物道:“姨娘,您今夜怎麼睡啊?”這時候去問薛氏要新被褥,問起來她怎麼說?

    吉利冷厲地看着黃鶯道:“把你的給我睡!你去和黃鸝睡!”

    黃鶯小心翼翼地道:“要不然,您還是和老爺和老太太說說?”

    吉利冷笑:“你是想害我吧?我纔沒那麼傻。”現在孩子還在她腹中,害人的東西也沒找到,安怡那丫頭可不比從前好對付,一問證據在哪裡,她怎麼說?就憑尤知章幾句話和說她脈相不好,有滑胎的可能?安老太和安保良一定會說她挑事,先就不會輕易饒她。

    黃鶯不敢再多話,默默把地上剪壞了的東西撿起來收入櫃中藏好。吉利道:“把今日新開的藥快些熬來!”不管怎樣,她總得盡力保一保這孩子纔是。尤知章說過,吃了這藥好了也就好了,若是不好,呵呵,誰也別想逃掉!

    (第三更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