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72章 吹牛的學徒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72章 吹牛的學徒工字體大小: A+
     

    謝滿棠猶豫片刻,輕輕點了點頭。

    安怡見他這樣相信她,不由驚了爲了迅速恢復美貌,甚至於樂意給她試針。這得多愛自己這副皮囊啊,看他也不像這樣的人啊,果然人不可貌相,真是能裝。

    柳七見他二人只靠眉來眼去就定下了章程,便朝安怡討好地笑:“安大夫,安神醫,先把這毒給我解了唄。”

    安怡也不爲難他,隨手從藥囊裡取出一團草飛速地在擂鉢里弄了幾下,團成一團慘綠的藥丸遞過去:“吃了就好,要嚼服效果纔好。”

    柳七不信,懷疑地看着她。

    安怡隨手就要扔掉:“不要就算了。”

    柳七猶豫不定地看向謝滿棠,試圖得到點暗示,謝美人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抱手立在那裡深沉地看向遠處漸漸低垂下來的暮雲。

    “想來咱們也是老熟人了,你不會害我。”柳七嘆了口氣,接了藥丸扔進嘴裡,十分嫌棄地捏着鼻子咀嚼:“怎麼一大股子草腥味兒?”

    安怡笑道:“才製出來的新鮮藥丸,當然有草腥味。”她給柳七用的是沒有經過炮製的璇璣草汁,解毒的自然也就是鐵線草。只不過璇璣草汁是抹在皮膚表層的,也只需用鐵線草汁抹上就能解毒,但她討厭柳七仗勢欺人,見面就敢對她動手,怎麼也得給他個教訓,省得他下次見着她還敢亂來。

    吃下去的當然沒有直接抹上去的效果來得快,柳七等了片刻不見起效果,便追着安怡又要藥丸,還很聰明地說:“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有提純的……”

    安怡笑道:“是有提純的,但不在我身上,明日你來我給你。”不等柳七再糾纏,擡眼看看天際,道:“天快黑了,我不能久留,且光線不好也不方便施針。”

    謝滿棠立刻收了眺望的眼神,十分嚴肅地掃了眼正在鬧的柳七,柳七趕緊收風,替他把診狀一一道來:“大約有半個多月了,連着熬了幾個通宵,喝了不少濃茶,精神就不太好。發病那日是突然覺着右下眼皮似有異物,然後咽喉不暢,耳根痠軟腫脹有包塊,再接着就覺得右眼不能閉合,右邊臉頰僵硬,右眉和右嘴角不聽指揮,右眼乾澀,視力減退,且口乾。尋大夫看了,吃了幾劑藥,又施了兩次針,沒有效果,相反越來越嚴重,現在好像是右耳都產生雜音了,是不是?”

    後面這句話是問謝滿棠的,謝滿棠十分嚴肅地點了點頭。如果不是因爲出現視力減退和右耳產生雜音的情況,他也不會這樣着急。即便是現在安怡名聲很火,他也不會忘記從前她辨錯穴位的事情,學醫有十年不出師之說,能指望她短短三年多就真成個神醫?頂多算個熟練工而已。

    安怡不知道謝滿棠正在鄙視她,她心裡滿滿都是對他的敬佩,真是難爲他了,五官不受指揮,他還能強忍着時刻保持鎮定,讓人輕易看不出端倪來,真是不容易。此人心性肯定十分堅韌。她記得當初祖父曾告誡過她,心性堅韌之人,若非必要千萬不要得罪,因爲他能數十年如一日地重複一件事,只等着機會來臨就一舉摧垮你。所以謝美人不是個好惹的人。

    安怡立刻變得熱情了許多:“您請這邊坐。”因爲經常出診,安怡和蘭嫂的馬上常備有坐毯、吃食以及鍼灸所需的一切物事。見安怡招呼謝滿棠坐,蘭嫂立刻機靈地把最好的一塊坐毯取出鋪在草厚乾燥避風明亮的地方,又把銀針等物全部一一擺好。

    安怡淨手、取針,第一針取合谷,針尖才挨着謝滿棠的皮膚,他就打了個寒顫,不自禁地輕輕抖了一下。柳七見狀,立即幸災樂禍地朝安怡擠了擠眼,暗示謝某人其實很怕疼。病人不配合,其實也很難做,安怡停下來狀似無意地道:“其實這不算是什麼大不了的病,不過是勞累過度,風邪入體。”開始吹牛:“我從前治過好些人,少說也得有二三十個吧,最快的鍼灸三次就好了,這種病呢,越早治療越好。”

    “這麼多?”謝滿棠凌厲地朝安怡看去,懷疑之意十分明顯。他一直覺得他這個病很少見,偏她一個學徒工,在這邊遠貧寒之地就能遇着這麼多,人家還都能放心給她瞧,隨便她在臉上亂下針,莫非真是吳菁的名頭太響亮,讓這些人都盲目崇拜到變傻子了?分明就是吹牛!

    二人相隔太近,目光恰好對上,有一瞬間,兩個人都覺得世界很安靜,靜到讓人有些尷尬。謝滿棠很快撇開目光,淡淡地哼了一聲,要閉上眼睛,立即又想起自己的右眼其實不能閉合,這一閉眼還不知有多丟醜呢,於是採取面無表情的老辦法,放空目光,直視前方。

    “唔,這邊天涼苦寒,人容易生這個病。且人家都知道我師父醫術好,大老遠的都趕來求醫呢。”安怡隨口胡謅,她的心跳得有點快,即便她自認爲已經閱盡千帆,再不會輕易被打動,卻還是被面前這具已近完美的皮相給吸引了。謝滿棠的眼睛長得非常迷人,這個迷人不單只是講形狀眸色,而是裡面蘊積的內容非常豐富,就像是一雙暗黑色的漩渦,看不透底,卻可以透到人的心底去,讓人害怕卻又忍不住想看。

    謝滿棠不再言語,算是默認了她的說法。

    安怡又等了一會兒,不見他再發話,就自動認爲他這是在默默邀請她給他下針治病。於是一手扶住謝滿棠微涼光滑的左手,睜大眼睛看準穴位,惡狠狠地朝他的合谷穴刺去。謝滿棠輕輕一顫,佯作若無其事地呆坐不動,一針得手,安怡就鬆了口氣,拿出氣勢道:“脫鞋。”

    謝滿棠生硬地瞪着安怡,柳七怕他發飆,連忙狗腿地替他脫去鞋襪,將他的腳捧到安怡面前討好地道:“安神醫,您請。他最近顏面受損,心中難免煩躁。”

    安怡道:“理解,理解。”

    謝滿棠控制不住地想翻白眼,終又因覺得這種舉動太過幼稚不符合他的身份,且面部實在不聽指揮而作罷。

    (今天繼續三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