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61章 因爲我想利用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61章 因爲我想利用你字體大小: A+
     

    “你煩不煩?”黃昭把個薄瓷茶盞扔出去砸在窗戶上,轟趕外頭喋喋不休的安怡:“小爺什麼都應你了,你怎地總還是來聒噪糾纏?”

    聒噪糾纏?說得她就好像那糾纏良家婦女的流氓似的,安怡嚥下一口老血,忍着氣道:“此事體大,總得問清楚那對夫婦究竟是哪裡人,那邊的情況如何,若是能防患於未然,也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大事。我聽他們口音怪怪的,只肯說自己姓張,此外便不肯好好說話,總覺得中間有點什麼事,但我一個小女子,手無寸鐵的,着實沒有辦法。”

    黃昭冷笑:“依你這樣說,我有辦法是因爲有丈八長矛在手了?”

    安怡抿着脣不說話,黑亮嫵媚帶了水意的眼睛裡透出來的意思卻是,對,就是這樣的。

    其實就是,她爲什麼要這樣吹捧奉承他?不過就是因爲想利用他。黃昭突然覺得她不順眼,便道:“看我幹什麼?曬得黑不溜秋的,難看死了!不及小時候十分之一好看。送我我都不要!”說完這話,他心裡很爽氣,彷彿從前被她接二連三的拒絕所損失的面子裡子全都回來了。

    安怡立刻垂了眼,面無表情地一言不發。

    黃昭覺得更不順眼,就道:“不要你瞎操心,我會安排!你去把沒看完的病人看完,該熬藥就熬藥,該幹嘛就幹嘛去,我看着就煩。”

    安怡垂着眼默默一福,快步走開。待走到轉角處,算着黃昭看不見了,才輕輕吐出一口氣,朝臉色極其難看的陳知善招手,道:“好了,後患之憂也解決了。只要黃家和尤知章不是一夥兒的,那就要叫他灰溜溜地進大牢!”這樣喪心病狂的事兒都敢幹,真是死十回都不夠!

    不管是旁人暗算也好,還是湊巧也好,總是他學藝不精纔會落到這個地步,陳知善無言以對,遞過一丸清疫丸:“服了吧。”

    這是吳菁親手配製的,聽說裡面放了近二十味稀罕之藥,其中很多在市場上都只聞其名不見其藥,效果確實極好,只是所存不多,只夠他們師徒給人治病時作預防之用。

    安怡也不怕苦,將丸藥嚼了嚥下,接過譚嫂遞來的清水漱了口,輕聲問道:“如何?”

    譚嫂小聲道:“那夫婦二人生怕染上這病,把送去的湯藥喝得涓滴不剩。”

    “想必這時藥效已經發作了!”安怡興致勃勃地喊陳知善:“走,咱們看看那對狗男女去。”

    那張氏夫婦與病兒一同被隔離在醫館前院角落的一間小屋裡,安怡與陳知善遠遠就聽見那女人拼命拍打着門窗,含糊不清地哭喊着:“救命,安大夫快救救我!”

    安怡聽得十分愜意,眼角瞟到一旁探頭探腦張望的幾個腦袋,嚴肅地招呼道:“聽她叫得厲害,不知幾位可否願意同我一起去瞧瞧?”

    那幾人看熱鬧還行,聽說要近距離接觸就不幹了,立即擺手找藉口,安怡道:“不要你們做什麼,只需遠遠看着聽着就好,省得他夫婦二人出了什麼事賴在我們身上。”

    那婦人的叫聲越發悽慘,幾人聽得心癢癢的,恨不得立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纔好,當下便應了。

    安怡到了門前,並不開門,只將窗紙捅開一個洞,悄聲招呼那幾人來看,只見屋裡一張小牀,病兒躺在牀上昏睡,地下角落裡那男子蜷伏在馬桶上,褲子垮在腳踝上,面色青白,雙眼無神,已是奄奄一息。馬桶旁的地上還有一灘污物,卻是吐出來的。

    再看那婦人,頭髮散亂地抱着膝蓋靠在門邊,驚恐地看着牀上的孩子和馬桶上的男人,不時沙啞着嗓子有氣無力地尖叫一聲:“救命!救命!”然後又用力拍打兩下關得死死的門窗。

    衆人倒吸一口涼氣,齊齊後退。

    安怡沉痛地道:“看吧,果然傳染了。”

    就有人驚慌失措:“怎麼辦?怎麼辦?”

    陳知善寬慰道:“好好用藥就是了,有我們在呢。”

    安怡叩了叩門,清清嗓子道:“大嫂,大哥怎樣了?”

    婦人立刻發瘋一樣地朝她這個方向撲過來:“求求你,快開門讓我出去!我不想死。”

    安怡同情地嘆了口氣,道:“大嫂真是叫我爲難了,放你出來不難,但是誰來伺候你丈夫和孩子呢?總不能叫旁人替你做這事兒。”

    那婦人正猶豫間,那馬桶上的男人痛苦地呻吟了一聲,軟綿綿地滑到在地,隨即人事不省。婦人被嚇得歇斯底里地拉着門使勁晃,尖叫道:“我不認識他們,他們不是我的丈夫和孩子!”

    安怡笑:“大嫂說笑,他們不是你的丈夫和孩子,那怎會與你一起來看病?”

    婦人道:“是否只要我說,你就放我出去,給我治病?”

    安怡道:“那要看你都說些什麼了。”

    婦人卻又沉默不語了。

    陳知善不由面露急色,之所以給那男人下藥,讓他上吐下瀉併發高熱、昏迷,目的就是爲了嚇唬這婦人,利用女子膽小的弱點逼她說出實情。已到了這個地步,她還不肯說實話,那就實在令人爲難了。

    “大嫂?”安怡等了兩息不見她吭聲,十分乾脆地往回走,嘆道:“雖然同情,但也沒法子啊,至親都不肯照顧,誰又肯來呢?”

    “我說!我都說!孩子是他抱來的,抱來時就已經病得不輕了,他說只要我們把這孩子抱來給你們瞧病,哄得你們用了藥和施了針,接下來孩子死了也只管找你們,活了也只管賴你們!”婦人掂量了下,揭露真相被打被罰都比這樣莫名其妙死掉的好,何況她家裡還有個孩子等着她。

    安怡沉了臉道:“他是誰?”

    婦人喃喃道:“我不知道。”

    安怡冷笑道:“可算是讓我見識到了,爲了逃命,真是什麼蹩腳的藉口都能尋出來。我們走!”

    雜役老張配合地“呸”了一聲,表示對這種人鄙夷。

    婦人見她們真的要走,急得大叫:“我說的都是真的,要有一句假話,叫我立刻就染病死掉!我是樂亭人,他是遷安人,一個月前就有人來找我們,說是事成之後給我們十兩金子。”

    安怡便讓陳知善:“煩勞師兄去把黃公子和其他人都請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