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59章 趁火打劫(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59章 趁火打劫(三)字體大小: A+
     

    安怡理直氣壯地罵道:“真沒見過這樣做父母親的,別和我說瞎話,這孩子就是耽擱得太久纔會成這樣。現下情況已是十分危急,我和師兄會盡力而爲,若是能醫好,那是他的福氣,若是不能,你們也不能賴上我們。醫是不醫?你們可要想清楚了!”

    那對夫‘婦’目光一碰,迅速‘交’換起眼神來,安怡看得清楚,皺眉道:“快些,早一息下針就多一分希望。”

    “治,當然治!”那夫‘婦’倆正要再跪下去,安怡已經嫌惡地轉過身,清脆地同陳知善商量道:“服白虎湯合清營湯,再取針刺大椎、合谷、曲池、外關、中脘、足三裡。師兄您看這法子可行?”

    陳知善在一旁聽着看着,心已是漸漸涼了,到現在,他如何看不出這事兒有蹊蹺?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不碰也碰了,雖然安怡當衆說得清楚,但對方若是居心來尋釁生事的,只需一口咬定就是他施針把孩子‘弄’壞了的,他又如何能說得清楚?他心裡‘亂’成一片,只是盲目地點頭應和安怡。隨即又明白過來,將安怡拉到一旁輕聲道:“這事兒可是有蹊蹺?”

    安怡嚴肅地點點頭:“八九不離十了。我看着夫‘婦’倆沒有一分真愛孩子的心,心思全放在你我二人身上了。”

    她明知如此,卻還是勇敢地站出來幫他,甚至於爲了保住他的顏面,故意當衆和他商量針法和用‘藥’。陳知善羞慚‘欲’死,將嘴‘脣’都咬出血來:“……你不必爲我擔着,是我學業不‘精’,眼睛不亮,我已是中招,沒得再拖累了你,讓你也陷進去。就讓我一個人承擔吧。”

    “不怪師兄,這病已是許多年不曾出現了,我也是背書背得多才有些數。”安怡見他一臉絕望懊悔之‘色’,不由心生惻隱,背對衆人溫和地輕輕一握他的手,低聲道:“你我同出師‘門’,本是榮辱一體。即便早知是個圈套,已經當頭碰上了,又能不治麼?那是個孩子,師父可沒教過我們能做這樣見死不救的事。就算是心腸能硬起來,名聲也從此壞了……現在治到一半不管更是不行,即使咱們承認自己無能,也不過是給對方一個趁機毀掉醫館和師父名聲的機會,別多想了,咱們盡力就是,問心無愧就好。”

    安怡言罷轉身大聲吩咐‘藥’童去取‘藥’來當衆煎‘藥’,又叫那夫‘婦’倆打水給孩子收拾乾淨,她自己則挽起袖子準備針具,又把腦海中關於此種病症的各種書籍記載和方子都過了一遍,確認無誤後,上前給那孩子施針。

    陳知善默默想了片刻,深吸一口氣,打起‘精’神上前給安怡當助手,安怡見他振作起來,朝他輕輕翹了翹‘脣’角。二人便如從前的多次配合一樣天衣無縫,一個眼神便知對方要什麼型號的針,針遞過去時位置也是恰到好處。

    安怡素白的手拈着光燦燦的銀針,姿勢如蘭,綻放吐芬,平靜專注的眉眼比平日更多了幾分難言的光華,令得她整個人猶如藍天下一枝靜靜盛放的白‘玉’蘭‘花’,清貴高華,讓人不敢‘逼’視。衆人看得都有些呆了,陳知善情不自禁地悄悄‘摸’了‘摸’她剛纔握過的那隻手,只覺得上面有一層闇火在熊熊燃燒,燒得他整個人都要化了。

    人羣裡,身着銀藍薄綢長衫的少年收起摺扇,十分不滿地輕哼了一聲,低聲罵道:“登徒子!不守‘婦’道!”

    身邊小廝沒聽清,小聲詢問道:“公子爺,您有什麼吩咐?”

    少年一瞪眼睛,怒道:“公子爺吩咐你二人互相碰死算了!”

    小廝便不再言語,縮頭縮腦作鵪鶉狀。少年眼珠子一轉,打發二人:“去瞅瞅,這夫‘婦’倆是什麼來歷?”

    小廝便留下一人,另一人悄無聲息地退出人羣,消失在街頭。

    收針後,孩子嘔吐和失禁的情況稍許改善,高熱也漸漸下去,卻是昏‘迷’不醒,不動亦無聲。衆人竊竊‘私’語,那夫‘婦’二人對視一眼後,由那‘婦’人作了戰兢兢的模樣問道:“大夫,我兒子什麼時候醒來?”

    安怡一番忙‘亂’,也是出了一層薄汗,見她迫上來,本是有心詐她一詐,又想到吳菁說過顛道人一脈很是有些真本事,不敢‘亂’說,只得耐着‘性’子道:“說不準。”見‘藥’來了,便將‘藥’遞給那‘婦’人:“給孩子喂下去罷。”

    那‘婦’人接了碗,猶豫片刻後一咬牙,也不試溫熱就要給那孩子灌下去。安怡看得分明,一聲斷喝:“幹什麼!做母親的怎能這般不愛惜孩子?這‘藥’這樣燙,你就敢不吹吹給他喂下去!”又別有用心地添了一句:“難怪孩子病得這麼重才送來,還瞞着說假話!就算是怕挨孩子爹揍,爲了孩子也不該說假話!”

    這話得了衆人的一致贊同,甚至有人道:“就是!剛纔她男人就罵她粗心沒管照好孩子,還踢了她一腳!她還說要陪着孩子去死呢。”

    安怡稍許放了些心,她就是聽‘藥’鋪夥計說了這情況纔有意添上這一句引導衆人的。別人欺上‘門’來了,不能總是被動挨打,該爭取的輿論支持還是要爭取,只要大家都站在她們這邊,何愁這事兒解決不掉?

    那夫‘婦’二人互相責怪地瞪了彼此一眼,本是爲了把戲演真些,好叫人上當,誰知演過頭了,倒給對方抓住了破綻。‘婦’人低眉垂眼地擦着淚扮委屈狀:“小‘婦’人粗陋無知,只會聽大夫的話,您讓喂就餵了,就算是‘摸’着燙,也以爲‘藥’就是要趁熱喝纔好……”

    安怡一本正經地接了‘藥’碗過去,道:“你可真是糊塗了,我也糊塗了,這‘藥’是晾好的……”還讓身邊兩個老病號‘摸’了‘摸’,老病號雖然不明白她在幹嘛,還是支持她,一起指責那‘婦’人:“你這人真是的,自己的事怎能怪到大夫身上呢?忙‘亂’這許久,‘藥’也煎好親自送到你手上,沒問你要一文錢,你還嫌沒給你吹涼?”

    ‘藥’喂下去後,陳知善木着臉道:“孩子的病一時半會之間是治不好的……”

    還未說完,那男人已經又跪下去搗蒜一樣的磕着頭大聲道:“發發善心吧,我們不能走,不能走,不然到哪裡去找大夫給孩子看病?”

    人羣中忽然傳來“噗嗤”一聲笑,安怡皺眉看去,看到一張熟悉的臉。許久不見的黃昭得意洋洋地朝她招手,表示被賴上了吧,快來求我,小爺就幫你解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