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58章 趁火打劫(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58章 趁火打劫(二)字體大小: A+
     

    夥計道:“是有人求陳大夫給娃娃看病呢,那娃娃瞧着病得可真是不輕,臉是青白色的,哭聲差不多要沒了……”夥計比劃着,把事情的經過說得詳詳細細。

    這樣的病患並不算少,尤其是邊城苦寒窮困,每年不知有多少孩子因病夭亡,其中最多的是家貧無錢醫治耽誤了的。安怡雖然同情,卻只能感嘆着往外頭去,她能做的無非就是儘量用一些民間常見之物替代藥品,讓病患既能治病又能省錢,給人施藥物必須得看人真是又窮又急那種才行,不然她這點家當哪裡夠施藥的?

    走到醫館門前,她突然驚覺這圍觀的人也太多了些,幾乎是本能,她立刻回頭看向得道醫館,只見得道醫館的大門半掩着,似乎有人影一晃而過。再看,就沒了動靜。安怡不由皺眉,暗想不管是不是對方搞鬼,她都最好先進去看看,省得陳知善給人上了套還不知道,畢竟這少年郎真是名如其人,是她們醫館裡最仁善,最缺心眼的了。

    見安怡匆匆入內,得道醫館的大門裡緩緩走出一個穿着銀藍色薄綢長衫,頭頂玉冠,腳蹬鹿皮靴子,年約十**歲,雙目明亮如火的俊秀少年。少年含笑看着安怡的背影,漫不經心地道:“尤知章,她就是安怡?”

    尤知章弓着腰,輕輕拭去額頭的汗水,諂媚地笑道:“回公子爺的話,如假包換,正是安大姑娘。”

    少年輕笑了一聲,帶了幾分玩笑的道:“鼎鼎有名的安神醫?”

    尤知章不知他什麼意思,說是高興吧,又似是有幾分不屑之意,說是不喜歡吧,眼睛裡分明又透着股子興奮之意。總歸這人他惹不起,小心翼翼地吹着捧着擡着就是了,尤知章打定主意,笑着又應了一聲:“是,如假包換。”

    “如假包換?你拿什麼來換?可是你家養着個精通醫術的絕色大閨女可以拿來換?你什麼根底我又不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道士也能養孩兒了?”少年掏出摺扇作勢砸了他的頭一下,語氣輕快地道:“走,跟我看看熱鬧去!小爺我最喜歡看人救命治病了!”

    “噯……”尤知章忙往後退了兩步,弓着腰,滿臉爲難地道:“小人三生有幸才能伺奉公子爺您,但真是,這個,兩對門的關係,又都是同行,實在是有些……”

    少年也不爲難他,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既然敢在人家門前開醫館打擂臺,還怕這個?”

    尤知章又開始擦汗,白胖胖的臉上油汗交加,亮汪汪的,看得少年一陣噁心,用力搧搧扇子,罵了一聲:“掃興!”就大步走了出去。兩個灰衣灰帽的小廝悄無聲息地緊跟上去,一左一右護着他進了仁心醫館的大門。

    “師兄,你說這位小爺會不會心血來潮壞了咱們的好事?”尖嘴猴腮的瘸腿雜役自角落裡擡起頭來,有些着急地看向尤知章。

    尤知章站在陰影裡死死盯着仁心醫館的大門,陰測測的一笑:“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得那小子!”

    這時,只聽對門傳來一陣驚呼聲和哭鬧聲,雜役不由眉飛色舞地對着尤知章比了個大拇指,誇道:“師兄真乃神人!算無遺漏!”

    尤知章側耳聽了片刻,開心笑道:“這算什麼,不過是個開始,好戲還在後頭呢!趁着老虔婆不在,我先廢了這小子,接着再廢了這丫頭,就當砍掉老虔婆的兩隻手,先讓她心疼丟掉名聲,再慢慢下手收拾她。不然真是難消我心頭之恨!”

    雜役嘆道:“是啊,師父死得那麼慘,這麼多年來你我二人猶如豬狗一樣的苟活着,好不容易纔尋到她的下落,怎能輕易放過?不然將來到了地下也是無顏去見師父。”

    仁心醫館的院子裡,陳知善已經完全傻了,那孩子雖然抽搐現象有所好轉,但在他下針刺穴的過程中又嘔吐了兩次,還泄了一回,人也意識不清,哭聲什麼的一點都沒了,包括呼吸都似乎清淺不見。以往很好使的鍼灸之技似乎在突然之間一點作用都沒了,圍觀羣衆的驚呼聲和竊竊私語聲,孩子父母質疑驚詫的表情和詢問,都讓陳知善的大腦瞬間一片空白,所有毛孔猶如針刺一樣,片刻之間汗透衣背。

    他該怎麼辦?他此生就從未遇到過這樣束手無策和心虛的時候。陳知善目光渙散地往大門處看去,幻想要是師父在就好了,或者安怡在……突然瞧見從人羣裡擠過來的安怡,他突然覺得神魂歸位,大鬆了一口氣:“師妹,你快過來瞧瞧這個孩子!”

    安怡顧不得髒污惡臭,快步上前一瞧,見那孩子面色青白,呼吸微弱,頸部僵硬,便有膿血,扒開眼皮一瞧,眼球震顫,瞳孔一大一小,號脈,脈搏細速。再看那夫妻二人,雖然都是一副老實巴交的模樣,打扮也只是尋常,男的眼睛不安分,女人似是哭得聲嘶力竭,身上卻隱有脂粉味,且二人都只顧去打量她,並無人關注照顧這病兒,更不要說是主動替病兒收拾乾淨失禁的大小便。

    只怕是預感成真了,這事兒是個圈套的多。安怡心一沉,思量再三,終是選擇出手作最後的努力——作惡的大人,孩子是無辜的,她不能眼睜睜看着一條無辜的生命就這樣逝去。安怡先問那夫婦二人:“這孩子是病得有些時日了罷?”不然不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那婦人忙道:“昨日還好好兒的,就是夜裡才發的熱,連夜就抱着趕來了。”

    男人大聲道:“剛纔在外面還哭鬧呢,大家都看見了的,是不是?”

    衆人一致肯定。

    安怡嘆了口氣,道:“醫者醫病不醫命,這孩子病得厲害……”見那夫妻二人又要下跪,便一揚手,厲聲道:“不許跪,跪了我就不治!”

    安怡驟然喊出這一聲,衆人都呆了呆,特別是圍觀的病人中和她相熟的,都知道她是個什麼性子,斷不會無緣無故拒絕診病。就有人問:“爲什麼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