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7章 不忍逼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7章 不忍逼視字體大小: A+
     

    安怡的手在抖,腳也在抖,呼吸很困難,她真的很不想死,也更擔心即便是她選擇悄無聲息地死了,吳菁他們還是不能逃脫被弄死滅口的命運。

    她擡起頭,朝娃娃臉可憐兮兮地道:“這位大哥,你們是遭賊了嗎?我能行鍼能縫合傷口,要不要我幫忙?”

    昏黃的燈光下,一身舊衣的小姑娘不喊不叫,不驚不懼,仰着素**嫩的小臉,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裡滿是祈求,捲翹的睫毛忽閃着,紅潤的小嘴微微張着,就那麼可憐兮兮並帶了最真摯的討好地看過來,即便是最冷血無情的人也會有些許不忍。

    娃娃臉最先被安怡看得有些不自在,他低下頭握着嘴低低咳嗽了一聲,眼睛往左邊瞟了瞟,然後微笑着往前走了一步,道:“真的麼?看你也不過十一二歲,如何能做這些事?不要騙人了。”

    安怡順着娃娃臉的目光飛速瞟了一眼,看到一個瘦高男子獨自站在房檐下的陰影裡,微側着身,半掩着臉,好像和前後兩撥人都沒什麼關聯,可又像是被一羣人牢牢護在中間。從前她和祖父出門時,家裡的護衛便是如此佈置,安怡心裡就有些明白了,這個人應當就是這些人的頭目。

    雖然看不清那人的長相和表情,安怡還是大着膽子朝着那個方向說道:“我當然是說真的,要是不信,可以讓我先給誰止止血。”話音剛落,一道目光便有如實質般的落在她身上,刺得人十分不舒服。安怡抿着脣,將兩手交握着放在胸前,努力睜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着娃娃臉,輕聲央求道:“哥哥,我說的都是真話,讓我先給您止血吧……”

    大概是安怡的樣子太過可憐可愛,娃娃臉的笑容有片刻停滯,兩條彎彎的眉毛不受控制地輕輕跳了跳,眼裡更滑過一絲不忍,他詢問地朝瘦高個看過去,話卻是對着安怡說的:“你跟着你師父幾年了?”

    原來他們都知道,對於她們的身份來歷,這些人都知道。什麼人才會對住在自己隔壁的人這樣小心啊?安怡說不清楚是應該慶幸呢還是應該更害怕,嘴卻是一點沒閒着,飛快地回答:“我從小就跟着師父啦,已經可以看病開藥方了。”只要他們需要她,她就能有一線生機吧?

    不知瘦高個給了娃娃臉什麼暗示,娃娃臉往前走了兩步,站在了安怡面前,居高臨下地看着她笑了笑,將手放在她的後頸上輕輕握着,低聲輕笑:“這樣的麼?那就跟我進來吧,讓我們看看你的本事。”

    頸後的那隻手溫熱乾燥,卻帶着致命的威脅,安怡清楚自己這柔細的小脖子怎麼也禁不住那麼一下,就很順從安靜地跟隨着娃娃臉的腳步往客房正屋裡去。臨進屋時,她麻溜地瞟了瞟,看到瘦高個站着沒動,幾乎要和濃重的夜色融爲一體了。

    屋裡已掌了燈,之前被扶着的人被一溜放在了牀上。一共三個人,全都血肉模糊,一個被砍傷了前胸,一個被砍在臉上,另一個被刺傷了肚腹。看得出他們之前都曾經被簡單包紮過,但畢竟傷太重,血早已經浸透了繃帶和衣物,血淋淋地往身下的被褥上淌,滿屋子濃重的血腥味兒嗆得人幾欲作嘔。

    安怡屏住呼吸,白着臉上前探查,摸到兩隻脈搏已經停止跳動的手,於是格外慶幸——她還沒學到吳菁那手起死回生的針技呢,如何能治這樣重的傷?少不得露餡再被弄死。高興歸高興,她擠出兩泡淚,同情地指着那被砍了胸和被砍了臉的兩個人對娃娃臉輕聲道:“這兩位大哥已經不行了。”

    “小丫頭片子,別不懂裝懂,胡說什麼?”一個眉間有疤的男子大步上前,猛地把安怡推了個趔趄,凶神惡煞地道:“不就是點小傷麼?怎地就咒人?嫌命長了麼?”

    安怡早知道會是這樣,穩住身形就趕緊往娃娃臉身後藏,委屈地揉着眼睛哽咽道:“我沒說謊,倒是那位被刺穿了肚腹的哥哥還有救,但也要快,不然大羅金仙來了也沒得救。”

    那眉間有疤的男子越發暴怒,伸手要抓安怡:“我撕爛你的臭嘴,我大哥剛還和我說話和我笑呢,怎地落在你嘴裡就不行了?”

    安怡死死揪住娃娃臉的衣服拼命往他身後藏,爲怕激起這些人的殺性並驚動吳菁等人,連哭聲都不敢稍微放大些:“那是迴光返照!分明人已經落氣了。”

    “你再說……我……”眉間有疤的男子已是氣得睚眥俱裂,娃娃臉狀似無意地往前跨了一步,剛好擋在他和安怡之間:“五哥,這事兒和她沒關係。”

    “怎麼沒關係?”五哥眼裡的淚突如其來地狂涌而出,去抓安怡的手也折回來用力捶打他自己的胸口,表情悲傷絕望至瘋狂,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咬着牙拼命壓抑着,從喉嚨深處發出野獸般的聲音。

    “五哥,五哥,別這樣。”娃娃臉見狀大驚,忙和一旁的人上去把他抱住,低聲苦苦相勸,他卻只是不依勸,只在那裡瘋了似地跪在地上發泄。

    要想活下去,那就要讓對方知道你有用。安怡站在一旁只呆了片刻,就趕緊取出隨身帶着的針囊朝着那肚腹被人刺中、流血不止的重傷病員走過去,也不及洗手什麼的,定了定神就拈起一顆針準備給他刺穴止痛止血。這會兒衆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五哥吸引過去了,倒也沒人去關注她做什麼,因此開始幾針都很順當,安怡越扎越順手,不期然間,屋子裡一片寂靜,鬧的不鬧了,勸的也不勸了。

    安怡驚覺過來,匆忙往後瞟了一眼,目光便再也挪不開。玄色紗袍,硃紅裡衫的年輕男子就那麼安安靜靜地站在門口,平平靜靜地看着屋裡衆人,猶如一把明淨鋒利的古劍矗立在那裡,不用舞動,威嚴寒意便已外泄,甚至不需要多餘的眼神表情和動作,屋子裡的鬧劇就已經自動歇火。包括那鬧得最兇的五哥也是滿臉臊色。

    原來是他,那日此人從車裡扔了五兩銀子出來,她驚鴻一瞥,便覺着如冰雪一般奪目,今日隔近了看,雖還是讓人不敢逼視,卻又撓得人心癢癢的,就是想看,安怡的手一抖,銀針便刺得偏了。

    《醫手遮香》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