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發生屍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發生屍變字體大小: A+
     

    我們進去之後,歪嘴在四周放置了一些燈光照明,我用鏟子撬開塔座底部的門。靈塔中有十多個被漆紅的盒子,盒子上邊鑲有紅白珊瑚、雲石、瑪瑙之類的珍寶。上層有一套金絲鑲邊的經書,以及鏤空的小型廖婆的雕像。

    我們看到靈塔最高處的雕刻漆繪,與我在廖婆巨大玉身之處看的十分類似,用異獸來表示方位座標,中間則有個那個盤瓠大神,浮於鳳凰之上。

    我抽出了卷經書,果然立刻就風華了。但是從這陪葬陵塔的擺放位置,以及那些雕刻漆繪,我們發現嘎仁布峰的火山口入口,就是這個露天的祭臺上邊,不超過一千米的範圍之內。在這個冰簾上,少說有幾十,甚至幾百處這樣的冰斗,我們所發現的只是其中之一。

    但是這個冰斗之處竟然有個墓穴,實在是天意。接下來就不用再多找了,有了這一個參照物。配合那些壁畫,明天大雪一停,一定可以找到嘎仁布峰的火山口。

    這間冰室的牆壁上還刻着許多惡鬼的形象,看樣子靈塔中的財寶都受了詛咒。要是大頭在這裡,就是蝨子多了不咬,賬多了不愁,就算是把這些珍寶都倒出去也無所謂。但是眼下我們幾個大事當前,也沒心思去管這些黃白之物。

    於是我和歪嘴將那靈塔按原樣擺好,商量好不告訴大頭在這裡有這麼寶貝,然後返回冰川之上。

    黑沉沉的大地上,只有漫天飛舞的雪片。突然在離我們很近的背面一點的位置,傳來一聲熊吼。我剛要說話,忽然聽得身後,“嗖”的一聲長鳴,一枚照明彈升上了夜空。這是我們紮營時,爲了防止藏馬熊偷襲,在外圍設置的幾道絆髮式照明彈。都是安置的地點都是從外圍接近營地的必經之地。

    照明彈上有一個小型的降落傘,可以使它在空中懸掛一段時間。寒風吹動,慘白的照明彈在夜空中晃來晃去,把原本就一片雪白的冰川,照得白光閃閃,晃人二目。

    就在這白茫茫的雪霧中,剩下的四頭藏馬熊,暴露在了照明彈刺眼的光亮之下。那些藏馬熊離最近的,已不過只有十幾米遠。它們果然是藉着鵝毛大雪的夜幕過來偷襲了。大頭立刻拿出機槍向那些藏馬熊進行掃射。那些藏馬熊見不能靠近立刻往回跑去。

    大頭說道:“媽的這些傢伙,真是沒完沒了了。”突然我們聽到背後出現了什麼動靜。

    我看了半天,什麼也沒發現,天上鉛雲厚重,沒有半點光亮,能見度實在太低了。這時候歪嘴扯了扯我的衣袖,把手指緩緩指向坡下。我順着他的手凝神觀看,只見在風雪夜幕之中,有幾絲小小的綠光在微微閃動。由於雪下得很大,若不是歪嘴指點,幾乎就看不到了。

    大頭說道:“肯定是狼,沒事。咱們手裡有槍,而且子彈又多沒關係。”我跟歪嘴一商議現在也不能過去看看是怎麼樣了。姑且先好好地睡一覺,起來再說。我們幾個商量好怎麼守夜,然後各自睡去。因爲今天白天一整天的顛簸,我十分疲憊。很快就失去了對周圍的感覺,然後昏睡了過去。突然我被什麼東西給晃醒了,我一看竟然是那個劉一刀的屍體。那個屍體的臉部已經完全沒有了皮膚,而且長出了一層黑毛,我很是恐懼。立刻起身來喊大頭和歪嘴,但是叫了半天也沒人搭理我。我就開始向外奔跑,穿過那個犛牛。劉一刀就在後邊追我,我突然一個沒有注意就掉進了一個冰斗。

    我眼前一黑,在睜眼的時候看見的是歪嘴,他問道:“你不好好睡覺,咋胡什麼?做惡夢了?”然後見我不說話,遞給我一袋子青稞酒。我牛飲了幾口,把我剛纔的夢告訴他們。大頭聽了說道:“你是不是被劉一刀的那個屍體個嚇住了。”我白了一眼大頭,沒搭理他。然後站起身來,還是想要再去確認一下,我必須親眼看到那毯子之下劉一刀的屍體沒有變化,才能安心。

    我把屍體上隆起的積雪撥開,伸手剛一碰那毯子,心中頓時涼了半截,毯子空空地架成拱形,蓋在下面的屍體卻不翼而飛了。我猛地揭掉毯子,下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條巨大的冰隙。

    劉一刀的屍體看來是掉到下面去,但是這裡怎麼會出現一個冰縫?大頭和歪嘴也搶着圍上來觀看。我舉着狼眼手電筒往下照射,這個冰縫實在是在深不見底。突然大頭說道,看那有人,我們順着大頭的指的方向看過去。在我們白天作業的冰簾之上,有個人影一晃,閃進了黑暗的地方。我急忙將手電筒的光束追蹤過去,只見在冰簾之上垂直般的冰壁上,有個人用手腳懸爬在那裡,雖然背對着我們,但是看他身上的衣服就是劉一刀。

    大頭大喊:“劉一刀,你要去哪!”

    劉一刀顯然是聽到了我們的聲音,也感覺到支手電筒照着她,緩緩地從冰壁上回過頭來。他原本的臉上已經沒有肉,空洞洞剩下那十幾只鋼釘。但是他的臉上和脖子上已經長出來一層白毛。我靠,活脫脫就像是那個地下的古屍活了過來。

    劉一刀從冰簾垂直的絕壁上回過頭來,臉上白濛濛的毛髮結成了的一片。他和我們之間相距的距離,已經接近非常遠了,我們幾個爲了看得更清楚一些。全身下示意的往前走,用力將手電筒向前探。我雖然看不真切但是傻子也已經能感覺到,在冰壁上的那個劉一刀,已經再也不是從前的那個劉一刀了。

    大頭當機立斷拿起槍來對着那個東西就是一槍,長了一身白毛的劉一刀,被子彈所驚,迅捷地爬向黑暗的冰簾下邊,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們努力用狼眼手電筒,向前看去。希望能看出劉一刀,但只見那個地方已經到了狼煙手電筒的極限。餘光最終竟被吞進了哪裡的一片漆黑之中。我們三個人互相看了看,一陣唏噓。

    大頭說道:“強子,你這夢有點太準了吧。”我無奈的笑了笑。但是歪嘴一臉嚴肅的說的到:“那個劉一刀身手那麼好,要真是變成了殭屍。咱們幾個還真對付不了他。”聽歪嘴這麼一說,我跟大頭一個激靈。

    必須在事態惡化之前找到劉一刀,但是現在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們可不敢冒險在沒有完全凍結實的冰簾之上奔跑。

    但是歪嘴已經帶上繩索衝了出去,我們也只好跟上。我們在冰簾上的移動速度,比預想中的還要慢,而且根本不可能加速,加上這冰簾周圍的環境過於漆黑復。兵貴神速,失了先機,就沒辦法追上了。歪嘴無奈地對我搖了搖頭,看來不得不放棄追擊了,還是先回去再想辦法吧。

    我們往回走了沒有一百米。我突然看見一個冰障後便有什麼東西。我仔細一下,正是那個屍化了的劉一刀

    我心中一驚一拉歪嘴的胳膊,我們三人同時停下。歪嘴也看到了在冰障之後的劉一刀,也感到十分意外。大頭立刻舉起狼煙,直對着劉一刀照了過去。

    由於劉一刀的臉上沒有了麪皮,兩排牙齒虛張着。我們也看不清她的表情是哀是怒,雙方就這麼僵持了幾分鐘。我逐漸有些沉不住氣了,那傢伙根本就不可能是人,但是也似乎不是關節僵硬的屍體。不過倒也不所謂,殭屍這種東西我們見過的能跑會飛的也不是沒有過。不管她是什麼,絕對沒有善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