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抵達村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抵達村落字體大小: A+
     

    我們正在繞湖,說體驗體驗藏地的信仰傳統。但是大頭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我之前看到那兩個喇嘛--噶貢和多摩。我趕緊上去打招呼,那兩個人見到我們也沒有很是驚訝。反而雙手合十向我們問好。

    多摩說道:“葉佛爺因爲等不及你們,已經去了森格藏布。囑咐你們到了之後,由噶貢帶你們去。”他頓了頓又問道:“你們的裝備弄好了沒有,此一去喜馬拉雅,驅邪除魔可是一路兇險。幾位佛爺一定要弄好東西。”

    我們一看噶貢,剛十幾歲,心中就有點不願意。多摩也看出來了,說道:“噶貢是我們這一代爲數不多的天授了。”這天授我是知道,藏人喇嘛吟唱經書一般都是背誦。而能成爲活佛的人,卻基本上都是天授。要不是生了一場大病,要不就是一覺醒來。

    就能背誦成片成片的經文。我們看着噶貢,雖然心生懷疑,但是也放下心來。據多磨說噶貢能背誦整編《般若八千頌》、《陀羅尼總集》、《賢劫千佛名經》、《三摩地王經》,而我爺爺說了,這些經書對我們的行動有莫大的幫助。

    我們幾個跟多摩見過面之後,我們幾個簡單了吃了午飯。歪嘴打發我們找的那個藏人嚮導回去。反正現在有了趙二給的錢,我們索性給了他雙份的工資。告訴他在拉薩等着我們,那個小子滿心歡喜就走了。然後由噶貢帶路,我們一行四人趕去日喀則。一路之上,世界屋脊的風光讓我們盪滌了心靈。

    沒有幾天我們就到了日喀則,大頭下了車就跟那個姓邸的老頭聯繫。大頭在電話邊上一陣恩恩啊啊,然後眉飛色舞。

    我們問他怎麼了,大頭說道:“東西早已經到日喀則,我們去取。姓邸的老頭,在那邊等着我們。”我們幾個連忙趕去,我一看,我靠,這回他媽的是安生不了了。

    不光那個邸姓的人在,而且趙二也在,甚至後邊還有兩個年輕人。我們在往後看去楊老賴也在。我一把把大頭拉過來嗎,說道:“我靠,這麼多人。他們還得反客爲主了呢。”這個時候趙二過來,說道:“強子。我們跟你龍王也是老朋友了,這次過來就是幫忙。沒有別的意思。”我

    看着楊老賴,說道:“前輩,你不是不來了麼?”楊老賴咳嗽一聲,一臉苦笑:“我本將心向明月呀。”

    我聽到楊老賴的話,似乎有苦衷。但是沒有辦法,來都來了,我們也轟不走,於是我說道:“大家既然都來了,我們見到爺爺之後,就得聽我們的。咱們沒有主心骨不行。”趙二聽了也沒有反對,說道:“大家聽着,見到龍王之後,聽龍王的。沒見到龍王之前聽,強子。”衆人聽了之後點頭。我一看,我靠,要是聽我的還用你吩咐。我剛要說話,歪嘴一把拉着了我。我們一行人帶好裝備,前面的路已經不通汽車了,我們只能騎馬。

    天色,行到一個雪山山之前,噶貢從犛牛身上跳下來,轉身往回走。我也跟着從犛牛身上爬下來,我跟歪嘴在噶貢後邊。噶貢也不說話,他手裡撰着念珠,坐在地上,微閉上眼睛又開始唸佛經了。

    我跟歪嘴和大頭並排在一起,後面是趙二他們,他們不緊不慢的跟在我們後面,始終保持一段的距離。我問噶貢怎麼了,噶貢說道:“雪山上的神明已經醒了。咱們不能再走了。”我一聽他這麼說,看了看大頭。大頭示意後邊的趙二他們的人搭帳篷。

    我們幾個安頓下來,楊老賴就走了過來,壓低聲音對我說道:“你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了。我來就是因爲那個神秘組織來找我了。”原來在我們走之後,就不斷有京城裡有頭有臉的人來找楊老賴,找他都是因爲有個外國人想聯繫他。

    楊老賴心說不對,就託趙二打聽,趙二隻打聽到是一個手眼通天的組織。楊老賴感覺不好,就跟趙二一起來了西藏。然後楊老賴跟我說道,他感覺趙二這個人也不太信得過,讓我們小心。我心想:這個組織,怎麼來的這麼快啊。楊老賴跟我說道趙二旁邊那位叫姓邸的,叫邸偉一。原來他應該也是土耗子,在經驗和手段上真不輸給一般人。

    大頭問道:“那個兩個沒見過的中年人呢?也是土耗子?”楊老賴說道:“個子高點的那個,以前他們認得是個土匪,外號一刀鮮,而他現在的工作其實是殺豬的,在北京肉聯廠工作。”

    聽到楊老賴這句話,我驚得張大嘴下巴頦都塊掉下來了,原來是屠夫啊,這屠夫怎麼也來了?楊老賴又說道:“你們沒見過他的身手,而且他有一把金刀,專砍各種大小殭屍”。我問他們來這裡爲了什麼?老賴搖了搖頭。然後介紹另一個人外號就小九,這是這兩年的新人,只聽說過。

    我們正說着話,小九拍了兩下犛牛屁股,他走到我跟前說:“小葉爺,我看那喇嘛唸經還得念會,我讓劉一刀做飯呢,聞着肉味了把。”

    我聽到他嘴裡說劉一刀,轉頭去看那個五大三粗的屠夫。大頭和歪嘴過去打招呼,然後我們幾個草草的吃完飯。大頭跟我說,咱們去前邊看看,明天也好走。之後我們就往前面的山路走去。但是前面卻更加陡峭,到了後面我跟大頭就只能一個個前行了。

    我們趕緊回來,告訴了那個喇嘛這裡的情況。噶貢雖然年齡不大,但卻是少有的沉穩,說道:“我們此去,險阻還有開始。”我回頭看了一眼一刀鮮和趙二他們,趙二出奇神情自若,拿着一根銅質煙槍吧唧吧唧抽着煙。

    由於沒有事情幹,而且高原之上空氣稀薄,容易讓人昏睡,昏昏沉沉的就睡了。第二天一清早,歪嘴把我叫起來。我們們打點行裝繼續上路。路上我們從噶貢哪裡得知行程。我們要先去嘎仁布峰之上去找當地的一位先知。爺爺跟這些喇嘛分開的時候就在哪裡。

    我們幾個走在羊腸小路之上。看着四周白雪皚皚的雪山,我緊張的抓住馬匹身上的毛髮,提心吊膽。後面的小九哥看的直樂,說我這膽子比當年他第一次還緊張,又跟我說沒事,習慣就好了。

    劉一刀說道:“要是實在害怕的話就閉上眼睛。”我嘗試的閉了一下眼睛,更是覺得害怕,這雪上之上實在太陡峭了,眼前漆黑一片,要是真出了什麼狀況自己都不知道。

    我們就這樣趕了幾天路程,索性我們的裝備帶的很足。直到這天快傍晚的時候我們纔到噶貢師傅說的那個天授先知所在桌卡村。這個村子非常的小,是在兩座高聳入雲的大山底下,只有不到三十幾戶人家。

    另外很奇特的就是在兩座大山底下有一條很寬的路,我現在能看到路簡直幸福的要死。這條路一直延伸到很遠,直到消失在白雪茫茫的霧中。

    噶貢對我們說前邊就是嘎仁布峰了,這是一座神山。我很意外,以爲我們還要再走很遠的路程才能到大嘎仁布峰,沒想到原來這個卓卡村就坐落在山腳之下。

    我又說道:“噶貢,爺爺就在這個村子裡?”噶貢點了點頭。楊老賴說道:“這個地方我還真來過。”

    我們看着老賴,他又說道:“早年之間我也在西藏的魔國折騰過一番,也到這個卓卡村,看過那個先知。不過……”趙二問道:“楊前輩,不過什麼?”楊老賴說道:“一會見到她,你就知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