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三十二 誤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三十二 誤會字體大小: A+
     

    大頭:“要不我說你就是沒勁呢,玩笑老是開到一半就繼續不下去了。”我:“得得,等我查完的爺爺事後天天跟您開玩笑這總行了吧。”

    兩邊的石壁很滑,我摸了一下,上面還有些小水珠子,湊到鼻前聞聞沒有味道,大頭更直接放嘴裡舔了一下,我說:“你能小心點嗎?萬一這水珠有毒怎麼辦?到時我可救不了你。”

    大頭翻着白眼:“苔蘚都毒死不了,還能把我林爺給毒死?”

    我:“什麼?苔蘚?”

    大頭指着石壁最下面,用狼牙手電筒照去:“你看這不是苔蘚嗎?”

    我擡眼過去,果然是一種綠色的植物,我對大頭說道:“這裡怎麼會有苔蘚呢?”我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一種綠色藻類。這墓室裡常年被水浸泡,會有一些水藻也是對的。我想到這,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我問歪嘴說道:“歪嘴,那種蟲鱉能在水裡活着?”歪嘴突然就明白了過來:“對呀,這個蟲子可是陸生的,活着生活在土裡,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剛剛被墓室浸泡過的墓室當中呢?”

    三爺和老山羊在我們後邊聽見我的對話,突然像明白了什麼似的,誒呀一聲。我問道:“怎麼了?”鄭老頭說道:“咱麼差點又着了道,這個地洞下邊坑定是個陷阱。”

    我一驚,看着鄭老頭,老山羊又說道:“你們想想,他們之前進來的那些人是不是已經走到了那個仙逝之地了?”

    我點了點頭,老山羊又說:“所以呀,這個地方沒有走過,肯定不是仙逝之地的通道。”我恍然大悟,趕緊叫大頭和歪嘴停下。

    這個檔口,三爺說話,他說道:“仙逝之地肯定在剛纔那些屍鱉出沒的地方。”我們幾個看着三爺,三爺又說道:“那些個蟲鱉,肯定不是一直就在哪裡的,應該是那些人啓動了什麼機關。”

    我麼那幾個點點頭,大頭跟在我後面也實在忍不住問:“等等,你們就沒發現這有點太奇怪了嗎?”他的這句話,剛說完,我就聽見大頭腳底下嘎吱一聲。我們幾個臉色一變,知道大頭踩到什麼機關了。

    三爺立刻就扭過頭去,向反方向走了過去。我們幾個跟着三爺又回到了那個墓室。墓室大廳之中十分空曠,三爺走到那個石壁之前,開始摸索。

    摸着摸着,說道:“老山羊,過來幫個忙呀。”鄭老頭在三爺背後看着三爺一直在忙,並沒有上前去幫助三爺。聽三爺這一說才覺得有點不合適了。鄭文在我們後邊拿着槍看着我們,而那個苗族女人還是一眼不發,拿着號角。

    鄭老頭和三爺找機括的手法着實不一般,不一會就找到了這個機括的奧妙所在。三爺又說道:“鄭文你找個人一起扛着那個古屍。那個東西不能丟。”鄭文先是應了一聲,但是看了看我們幾個又面露難色。

    但是礙於三爺的命令,現在又不能和我們翻臉。便看着我們幾個,大頭最爲陰損,直接看着鄭文說道:“林爺告訴你,我沒事,但是我就是不幫你。”

    鄭文的臉色極爲難看,我怕現在和鄭文弄崩了不好,就看看歪嘴。歪嘴無奈的搖了搖頭,徑直向那個古屍走過去。

    鄭文一看更是喜出望外,和歪嘴一把搭起了屍體。剛剛扛起那個古屍,我們就聽見那個剛剛我們走出來的樓梯中,有什麼聲音。沒有多久,大量的不明生物從哪個窟窿了爬了出來。我們總算知道大頭觸碰了機關,到底放出來什麼了。

    那個東西簡直就是來自地獄的怪物。活脫向長了鱗的鼻涕蟲,但是個頭要大的多。滿嘴的獠牙,聽着那個令人毛髮的聲音,粗略的估算,大概要有幾百只。三爺立刻按動了機關,然後在牆體之中,出現了個大門。

    我現在心中一陣陣後怕呀,要是剛纔走下去,絕對被這些東西給吃了呀。

    我們幾個立刻衝進了大門,然後死死的頂住這個大門。然後我們就感覺那些東西正在啃食這個大門。大門竟然發出了吱吱的響聲。我們接面面相覷,但是還是用力的頂着。突然大頭喊道:“我靠。下邊已經被咬穿了。”

    我一看這個青銅製作的大門,足足有十公分厚,竟然被咬穿了?我現在心裡那種後怕的感覺到了極點。

    突然我懷中的玉佩開始發熱。我大驚失色,第一反應不是看那些噁心的奇異生物,而是去看我腳下的那個千年古屍。由於我們現在人少,歪嘴和鄭文已經把那個古屍放到地上來擋住大門。

    那些東西直接就咬到了那具古屍身上,緊接着我看見那個古屍立刻又坐了起來。三爺這個時候大聲喊道:“快跑,這個古屍能拖住那些東西一會。”我們幾個立刻向後跑去,我一邊跑着一邊向後回頭,那些個東西已經把古屍的胳膊和大腿咬了下來。

    那個屍體中有腐蝕性的液體立刻流了一地。那些怪東西一碰到那些液體立刻化爲膿水。我們幾個繼續飛奔,跑了一會,大頭一屁股坐在地下說道:“我是爬不動了。”這個時候歪嘴回去看了看,然後回來說道:“沒什麼事情了,那個東西沒有追來。”

    我們才鬆了口氣,現在纔來得及觀察一下四周的情況。我發現奇怪的事情真正發現了,我們所出的地方十分潮溼,整個牆上佈滿了苔蘚。我仔細看了看就是苔蘚。大頭這個時候問道:“你們看看,這個是苔蘚了吧”

    шшш⊙тtkan⊙¢O

    三爺聽大頭的發問還是不動聲色說了句:“繼續往下沒錯。”後面的鄭老頭嘴裡嘮叨幾句,聲音細小,我沒聽清他說什麼。

    又走了有二十多分鐘,苔蘚已經完全覆蓋了兩邊石壁,在狼牙手電筒的照射下更加鬱鬱蔥蔥,我穿着軍大衣出了一身汗,怎麼感覺往下走連氣候都完全變了。

    我叫了句在前面的歪嘴,感覺不能再往前走了,這裡出現苔蘚這種植物實在太有駁常理,我記得爺爺曾經跟我說過,在倒斗的過程中一旦發現有極端不尋常的事情發現,最明智的選擇就是立即收手,如果一意孤行那將會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而這個後果意味着死亡。

    大頭抹了臉色一把汗:“唉唉我說,你們有沒有感覺我們現在不在地下了?”我:“嗯,我也有這種感覺,甚至說我感覺現在是露天的夏天。”

    大頭:“嗯,你看我臉上這汗出的喲,都熱出油了。剛纔在那個地洞裡,我一直冷的要死。”他覺得這話還不夠形象,特意用手使勁再擦了一把汗給我看。我說你就別噁心我了行啵?!大頭呵呵笑道:“我這不是提醒各位嗎?”

    我回頭看了一下鄭文,他好像對此也有些疑問,但是眼睛很快轉到兩邊石壁,很認真的去看上面佈滿的苔蘚,並不表態說話。鄭老頭忍不住:“嘿嘿,三爺等等,這地下到底通往的是哪啊?”

    三爺見大家此刻都不想再往下走便轉過身,往笑着說沒事沒事,錯不了,這肯定進入仙逝之地的唯一通道,再說出現苔蘚也說明這裡沒有危險。

    大頭傻不隆冬的點點頭,哦哦原來是這樣,那行吧繼續走,明器還在下面等着大頭召喚呢?歪嘴回石板上抓了一大把苔蘚湊到鼻前聞了聞,我隔他一米多遠都聞到他手裡的苔蘚有一股泥土味,還是剛不久下過雨的那種清新味道。

    大頭看着歪嘴想從他的表情裡得到答案,歪嘴回過頭的那一刻我看到他的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這讓我開始對他有點不安,不過這一路來我對他是非常信任,立即寬慰自己可能是因爲角度問題看錯了,現在我跟歪嘴和大頭都已經是過命的交情了,損失一個大團,再也不能失去歪嘴了。

    但是現在需要警惕的是三爺,雖說再說有幾次都是他救了我和大頭,如果想置於我們死地的話那早就下手了,但是現在現在的情況過於複雜,我們也不好推斷三爺要幹嘛。

    我們一行十人繼續往下走在這環形階梯,我不停去照兩邊的苔蘚,到最後連花崗岩石條上面都長滿了苔蘚,大頭小心翼翼的一階一階往下踩,怕一不留神滑倒。我估摸着時間,就這樣走了有兩三個小時,納悶這臺階怎麼這麼長,這是要通向哪啊?

    剛這樣想着,突然我手中的狼牙手電筒一滅,走在最後面的鄭文不知道踩到什麼東西,腳一滑,向下撲倒,這一下引起一連串的反應,我來不及反應,頭等人就向我撲來,我想到前面是歪嘴估計他更加遭殃了。

    便想用手趴住石壁,還沒等我的手碰到石壁就順勢被壓倒,前面的歪嘴往前快速走幾步,嘿,那動作,絕對的靈敏啊。

    這一下壓的不輕,我在最底下喊:“操,孃的快起來,是想壓死我還是怎的,沒這麼謀害人的吧。”鄭文趕緊爬起來,等最上面的大頭也從我身上起來的時候,我感覺胸口一陣發悶,噁心想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