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探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探路字體大小: A+
     

    想退後,歪嘴拉住我:“強子,別出去危險。”

    我吞吞吐吐的指着後面那個小孩說:“這..你後面有人?”

    歪嘴猛的一回頭,後面什麼也沒有。我簡直是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顫抖聲音問歪嘴:“那現在怎麼辦啊?”

    歪嘴笑了下然後自言自語的說:“強子就交給我把,我……”

    後面聲音說的非常小,我根本就聽不清楚。

    突然對方朝我們大喊:“別打了。”大頭:“靠,是誰先開槍的。”“商量一下,一起進去怎麼樣,怎麼樣?”

    我聽出是鄭老頭的聲音。大頭又開了兩槍,說道:“你說怎麼個合作?”

    那邊鄭老頭說道:“下面的東西都給你們。”大頭:“那你們還是跟着蟲鱉一起見馬克思去吧。”

    過了一會,鄭文像是跟鄭老頭商量好了,又說道“好,好,我們保證你們的安全,把大團交給你們?”

    大頭說道:“再加上下邊的東西,然後讓我們知道整個事情”槍聲還是不斷,對方的,墓門前邊不時陣陣搏鬥的,看來這些蟲鱉的攻勢還是比較兇猛。我實在看不出來這叫什麼談判,邊打邊談吧。又過了幾分鐘,對方傳來:“好。”然後他們的槍聲立即停止。

    我貓着身子看去看大頭,他神情有些得意,對我做了一個‘ok’的手勢。而鄭老頭那邊位置,我估計地上應該倒下一片蟲鱉的屍體,他本來只是想一槍幹掉大頭,

    無奈被我們攪了一把渾水,估計他現在也是後悔莫及,說真的還得要感謝那些蟲鱉幫了我們一個大忙,他手下的那幾個僱傭兵,現在估計也就已經全軍覆沒了,我們兩邊勢力保持基本平衡,但是現在實際上誰也動不了誰。

    “喂,鄭老頭別來無恙吧,有沒有受傷啊?”大頭喊道。對

    方沒應答,我不知道鄭文和鄭老頭他們躲在哪裡,不敢走出去,過了兩分鐘,鄭文的聲音傳來,他又喊了句你們出來。但誰也沒動,只是等對方動靜,大頭不耐煩:“你們先出來再說。”鄭文從一尊石人俑後面探出一個腦袋,又立馬縮回去。

    大家誰也不肯第一個出來,我朝大頭打手勢,大頭點點頭,明白。大頭拿起手中剛纔撿的那個青銅杯子,朝墓室中間的棺材位置扔過去,剛一碰到棺材就是一聲槍響,“我操,這幫人真他媽狗孃養的。”大頭憤怒的說道。

    墓室很寂靜,‘咚咚,嗡,轟隆’從棺材處傳來一些沉悶聲響,我看見棺材慢慢往下沉,那塊南冥神石到,好像已經開始腐蝕地面了。最後那塊位置好像變成一個大坑,歪嘴輕聲問我:“什麼情況?”

    我仔細想了想回道:“地下通道。”我聽了大吃一驚,說道:“這纔是通往墓室的?”“對。”歪嘴。我:“那怎麼過去啊?”歪嘴:“噓。”

    鄭老頭他們也肯定看到了墓室中間露出的大坑,現在誰都想下去看看,但是又沒有一個人肯出來,大頭打手勢問我出不出來,我斬釘截鐵的回覆一個手勢‘絕不。’時間一分分鐘的流逝,鄭老頭那邊可能實在沒耐心再跟我們耗下去,我眼看着鄭文不知被誰一把推了出來,他一出來趕緊打開狼牙手電筒,

    小聲喊道:“強子了?林爺別開槍,千萬別開槍,萬事好商量嘛。”大頭:“哼哼,誰他娘跟你有商量。”鄭文聽出大頭的聲音方向,轉過身子面對我們說:“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嘛,這大家來到燕山是爲了一個利字,別傷了和氣。”

    這次衝突本來就是他們那邊挑起的,要不是他們咄咄逼人和蟲鱉幫忙,大頭也不會乘機大鬧天宮,不過我也無心戀戰,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先找到我祖父再說。我:“那好,叫"三叔和那個女人先出來。"健兒他如果沒去,燕山快可能之前過來。”

    我對這三叔和三爺非常戒備,剛剛鄭文的想法,我一陣心寒。明明剛纔就是想先招想置於我死地,鄭文不出來我就絕不會動。

    沒過一分鐘,三爺從一尊石人俑走出來,他還是那副神秘莫測的德性,看的我心裡冒火,不過爺們說話也算話,我看她出來後,便站起身從石人俑後面出來。我和大頭歪嘴等人都出來了,他們之前是人,現在只剩下三爺,那個女人,鄭文哈鄭老頭。現在叫還不行平,親都率達團。

    現在總共六個,除了三爺和那人的,其他人全部帶傷,有幾隻蟲鱉還爬在他們身上,但是就不會這種趕不上你,他們看見我們就像見着救星一般趕緊靠近我們,蟲鱉只是圍着我們一圈沒有靠近。而我們這邊只是我帶了點傷外,所有人都是毫髮無損。

    大頭本想挖苦諷刺一翻,我對他搖搖頭,他們現在還佔有優勢。大頭過去拍拍鄭文的肩膀:“東西全是給我們錢。”我那這些董事都是自己的事,晚上來找我。我說道:“還有我祖父,你們也別想動他一根寒毛。”

    鄭文聽到後苦笑了幾下。我很好奇爲什麼三叔身上一點傷都沒有,難道蟲鱉也對他們有排斥,既然是這樣那爲什麼要言和,他們不是想置於我死地嗎?還有,既然那女人,既然大家已經不仁不義了,沒有必要在糾纏下去了吧

    “哎喲,那口棺材怎麼突然就沉下去了我說,這裡面是什麼啊?”大頭。我們走到墓室中間的大坑,探頭去看裡面是往下一排臺階,大頭想下去,我拉住他:“操,不要命了,都這麼大一把年紀了怎麼還是沒頭沒腦的往前衝?”

    大頭說道:“反正早晚都得下去。”

    我也說道:“是得下去,但是也要考慮一下啊。”大頭:“對對,嘿嘿,你這麼一說我到還真想起一些事來。”說完他撿起地上那隻青銅的,又走到幾具屍體邊去拿他們的揹包和手槍,他們全都一個個張開嘴裡,身上還有不少彈孔,三叔對付自己人下手也真夠恨。

    他很冷靜的看着大頭去撿他們的軍火裝備,依舊不動聲色,我不禁有些佩服他的定力。

    大頭看到棺材前的一灘血和支離破碎的南冥神石,連連嘆氣說真是可惜了,我想起剛剛在歪嘴身後看見的那個小孩,擔心大頭見錢眼開什麼都想要便說:“大頭,三爺既然碎了就別要了啊,別跟個收破爛的一樣什麼都往包裡裝。”

    大頭不耐煩的回道:“知道知道了。”完後他扔了一把槍給我,然後笑嘻嘻的又扔了一支雪茄給鄭文。

    我望着洞口底下的階梯,問歪嘴現在是不是要進去,大頭現在倒不急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抽了幾口雪茄,慢悠悠的說道:“等煙抽完的。”

    我:“怎麼現在又不急了?”

    大頭:“呵呵,急什麼,難不成那些明器還會長了腿飛跑走了不成。”大頭好像有意想拉攏那付費的產品,主動跟大頭搭話。

    大頭也不理他,在後面看的臉都氣青了。

    等抽完雪茄,大頭起身拍拍屁股說:“走,倒明器去。”歪嘴帶她去看看,我跟在“他後面。”

    我們所有人都打開了狼牙手電筒,光線很足,地下臺階和棺材的寬度一致,這樣就顯的很窄,大頭身材太肥,罵罵咧咧側着身子走下臺階。

    我們腳下的臺階是由一根根花崗岩橫條鋪成,我回頭看了一眼,後面依次跟着是咱們的人呢,哎。在最後是其實就是我們有地他們,在下臺階之前我對大頭眨了好幾下眼睛,一定要小心堤防着他們,

    萬一在背後做什麼小動作的話會對我們十分不利,大頭嘴裡嚷嚷着說知道知道了,我看他有點不耐煩的樣,也沒再多說什麼。

    這是一個環形階梯,在轉了一個彎之後,臺階直徑有所變寬,大頭從口袋裡拿出那瓶燒酒悶了一口,噴着一股酒氣說道:“看來這仙逝的人也是個冤大頭啊。”

    我說道:“這何以見得啊大頭。”大頭:“你看看這臺階不就清楚了,之前還那麼窄。”

    我說道:“呵呵這叫什麼邏輯啊,都沒聽說過。”

    大頭說道:“我可是中國的福爾摩斯。”

    我笑道:“那你是福爾摩斯的話,那我豈不變成你身邊的華生了。”

    大頭:“呵呵,來華生給大頭點支菸。”我:“去你的,我還花生呢。”

    大頭:“要不我說你就是沒勁呢,玩笑老是開到一半就繼續不下去了。”我:“得得,等我查完的爺爺事後天天跟您開玩笑這總行了吧。”

    兩邊的石壁很滑,我摸了一下,上面還有些小水珠子,湊到鼻前聞聞沒有味道,大頭更直接放嘴裡舔了一下,我說:“你能小心點嗎?萬一這水珠有毒怎麼辦?

    到時我可救不了你。”大頭翻着白眼:“苔蘚都毒死不了,還能把我林爺給毒死?”

    我:“什麼?苔蘚?”大頭指着石壁最下面,用狼牙手電筒照去:“你看這不是苔蘚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