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鬼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鬼石字體大小: A+
     

    那白猿費盡了力氣把那個屍體放入使館之中。那一霎那,突然那個石棺中冒出了大量的蒸汽。

    突然那些剛纔啃食過那個苗人屍體的蟲鱉瞬間在地上就全部好像自然一樣,全部消失殆盡。這個突然那個古屍竟然站立起來。

    我們能看清這個東西上的褐色鱗片全部脫落,但是下巴全是青色的肉體。而且之前完全模糊的五官已經基本成型。

    這個東西一出來,就引來無數的蟲鱉。這些蟲鱉在吸食過這個屍體的血之後,紛紛倒地。

    我們幾個人面面相覷,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蟲鱉迅速消失殆盡。那千年古屍迅速挺直,然後在那個石棺中站了起來。然後直接翻滾下,然後張牙舞爪的就向我們衝過來了。

    然後那些僱傭兵都沒等鄭文下命令,衝這個屍體就一陣掃射。那些子彈打到古屍之後,濺出了大量綠色血液。那些綠色的液體滴到地下的方磚之上,吱吱的冒起了青煙。

    “大家小心,這個東西的血有腐蝕性。”歪嘴衝我們喊道。

    我們幾個急忙我往後退。這個時候那個女人又吹響了號角,那個古屍瞬間好像有點呆滯。白猿從後邊一部上前,那龍紋刀就砍到了屍體之上。

    然後又是一陣吱吱作響。肉眼可見的那個屍體的顏色由青變紅,然後那個屍體就翻到在地。三爺立刻示意那幾個人去把那個活屍包裹起來。鄭山羊一見,四外沒有了危險,立刻就跑到了那個石棺旁邊。

    我們幾個也緊隨其後,我見鄭老頭的眼睛閃了一道光,鄭文的眼睛則瞪的老大,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來的東西。我知道可能有危險,拉着大頭趕緊往後退了幾步,歪嘴要我和大頭呆在他後面。

    鄭文手下幾僱傭兵合力把石棺裡邊的東西從棺材裡擡出來,其中兩人在地上支起火把,我這次看的十分清楚,這石棺裡邊的竟然一塊石頭,高一米五,寬六十多釐米,表層有很淡一層黑色皮包裹着,在火光的照射下看見黑色石皮裡面是紅色,而最裡面是一個巨大空心凹槽,可能是放什麼東西用的容器,我猜測到。

    這個時候鄭山羊突然說話了:“我靠,這不是南冥神石。”

    我聽了十分好奇,問道:“南冥神石?”

    鄭老頭,想也沒想就給我們解釋道:“產自雲南的一種石頭,聽說這個女媧娘娘補天遺留下來的神石。”

    我握緊手中匕首,而大頭說道:“什麼神石,我小時候在茅房後邊經常看到。”鄭老頭根本就沒有理他,雙手不住在撫摸那塊石頭。

    之前雖然沒有見到過什麼神石,但是那塊千年寒冰玉應該是石頭中的極品了,我們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鄭老頭盯着石頭不住點頭,看的出來,這個東西的價值一定非常昂貴。我捏了一把冷汗,一直看着那個活屍,擔心裡面那個活屍會突然跳出來,非常緊張。

    鄭文在鄭老頭身邊頻頻點頭,像是商量怎麼能把這個東西弄走之類的話,這個時候有一個僱傭兵過去說道現在的帶的東西已經太多了,再帶根本就不能出這個地方了。

    那個鄭文和鄭老頭聽到這話也孩子能做罷。這個時候我看到那個苗族的女人三爺身邊,身子打着哆嗦,我心想這墓室也不冷啊。

    這是怎麼了?我心中覺得奇怪,但是也沒有當回事。當我站起來時,感覺耳朵後背有人在吹風,我看大頭一眼很生氣的說:“都這個時候了能不能別開玩笑了?”

    大頭被我一說,莫名其妙看着我:“什麼?開玩笑?開什麼玩笑?”

    我頓時來火:“孃的,趁我不注意在我後面吹冷風,人嚇人會嚇死人的你不知道啊。”

    大頭:“我靠,誰他媽還有心情跟你玩這個,我一直就站你身邊,誰對你吹冷風了?”

    我吃驚:“不是你嗎?”

    大頭:“靠,我神經病啊,對你吹毛冷風,你又不是小妞。”

    我暗叫糟糕,後面不會是有鬼吧,我慢慢轉過頭往後看,後面是墓室石壁,什麼也沒有,而且胸前的玉佩也沒有發燙我舒了一口氣,可能是自己過於敏感。

    “你們幾個過來~!”說話聲音很大,把我嚇一跳,鄭文指這我們幾個。我看了歪嘴一眼,他只是盯着那塊石頭沒動,大頭想過去,看到歪嘴沒動,也直挺挺站着。

    “你們,過來。”這次說話的是一個軍人,說完還舉起了槍。

    那苗族女人和三爺等人轉過頭看我們,鄭老頭看這個石頭的眼神很是呆滯,三爺明白什麼,趕緊拉着他們幾人遠離那塊南冥石頭,和苗族女人走到我們身邊,想去看鄭老頭到底怎麼了。

    誰知道鄭山羊卻迅速退後,背貼着石壁,手指着那塊石頭。這一舉動,我和大頭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鄭文他們所有的人舉起槍對準南冥石頭。

    這一刻感覺時間都凝固住,我擔心那石頭裡面會不會有什麼東西鑽出來,不過現在我們人多,而且鄭文他們手裡都有真傢伙,做最壞打算萬一那個石頭裡邊有什麼東西了,但是應該不會太難對付。

    子彈的威力能直接把石頭都打穿了,但是這一路之上,讓我們早已經知道僅僅用槍是保護不了我們了。我突然感到哪玉佩有熱了起來,我警惕的看着四周並沒有發生什麼。讓自己慢慢平靜下來,鄭老頭的手一直指着石頭,歪嘴動了一下。

    大頭說話:“操,不管裡面是什麼,直接先來一梭子子彈得了。”

    鄭文說道:“哼,你不懂就別亂說,南冥神石你知道有多稀少嗎,這估計是中國最後的一塊。”“南冥神石?”我說道。

    這個時候三爺說道:“以前補天留下的神石,多用爲給皇帝煉丹了。”

    我們幾個在鄭老頭面前僵持了幾分鐘,但是石頭並沒有出現社呢異常。我喘了一口氣,還好虛驚一場。

    鄭文手下那幾個人挪動步子神石走去,還是沒發生什麼,我慢慢放鬆警惕。

    這時,“咕嚕咕嚕”幾聲響聲,前面幾個人趕緊退後,我舉起匕首。

    “呵呵,不好意思啊,是我肚子叫得,呵呵。”大頭衝對方呵呵笑笑。我:“真他娘被你嚇死,我還以爲出狀況了。”

    大頭:“我說咱們多久沒吃東西了,我都快餓扁了,唉我說鄭文呀,你們包裡有啥吃的沒,我們幫你開路開棺,這沒功勞也有苦勞吧。”

    鄭文笑了笑,莉薩琳打開揹包,拿出幾盒罐頭出來,我現在只要是吃的都行,更何況是這種罐頭。

    大頭趕緊接過罐頭:“呵呵,不愧是滎陽世家,出來倒鬥都吃罐頭,那個…有煙沒?酒呢?”

    有一個傭兵聽的大頭話,想過來揍他,歪嘴一下子擋在岸那人前邊。三爺咳嗽了一聲,朝那苗族女人點點頭,繼而又從包裡拿出一個銀色的酒壺,和一盒蘭州。

    大頭樂的臉都開花了,拿着酒壺擰開蓋子,仰頭悶了一口。我:“你也不怕別人下毒。”大頭:“怕什麼,要殺早就殺了,留着我們還能有點用,來喝一口。”“我不喝,要喝你自己喝。”

    我說。大頭一口悶完之後,隨手把酒瓶往自己兜裡一裝:“留點待會喝。”我肚子也餓的難受,打開罐頭吃了一口,這罐頭還是午餐肉和魚,原來新鮮魚罐頭口感這麼好,拿起兩盒給歪嘴和大頭哦,歪嘴說肚子不餓,只是跟鄭老頭一起盯着前面的南冥石頭。

    大頭吃了幾口,可能是不太適應這種味道,不過餓急了也顧不了那麼多。鄭文以及他們手下的人也開包拿東西出來吃。

    我和大頭吃完後坐在地上點了一支蘭州,耳邊又是一陣陰風吹過,大頭也感覺到了,盯着我看。

    大頭說道:“你吹我幹嘛?”

    我聽了說道:“你有病吧……等等,你也感覺到了?”

    大頭看着我說:“不是你吹的?”

    我說道:“靠,開什麼玩笑,我一直就在你身邊好吧。”

    這個時候有一個僱傭兵吃完魚罐頭,隨手把盒子一扔,發出一聲清脆的響音。這一聲把大頭嚇一跳,張嘴說:“靠…”話還沒有說完,歪嘴速度很快把我和胖子推到墓室大們之中,轉過頭看着南冥神石。

    這一舉動引起鄭文的他們的注意,目光也再次去看那塊石頭。這個時候鄭老頭還在那時候石頭之前,一直看着石頭。

    三爺看到這個情況,大聲喊道:“鄭文搖醒他,這老山羊不是中邪了吧。”鄭文一下子反應過來,立刻搖了搖鄭牢頭。鄭老頭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竟然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等鄭老頭轉過身子來,我立刻就認出來那個笑容,是我們經常看的那種詭異消失。

    然後那個南明神石,突然裂開,然後粉碎了一地。鄭老頭突然趴在地上,像貞子一樣的看着我們。三爺說道:“離老山羊遠點,他着道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