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交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交易字體大小: A+
     

    這個時候鄭老頭突然說道:“你先別廢話,把槍放下。”

    我自然是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捅了一把歪嘴。我們幾個把各自的武器放到地上。之後三爺給鄭老頭使了一個眼色,然後示意我們接走過去。

    看見那幾個僱傭兵放下了槍,我吐了一口氣,我走過去,看着三爺。跟三爺對視的這種滋味實在是不好受。

    我們幾人站着不動,鄭文朝我哈哈大笑了幾聲走過來,他的表情現在反而太做作,非常假地說道:“你們幾個都沒什麼事吧,最近這幾天過的怎麼樣啊,哈哈哈。”

    我看着鄭文一邊說着話,一邊看着三爺,神情閃爍。像是非常害怕三爺。

    歪嘴瞪着他:“廢話少說,大團呢?”鄭文很吃驚的說道:“大團?他沒跟你們在一起?”

    歪嘴說道:“少他媽廢話,要是大團少了一個手指頭,我就滅你全家”

    鄭文臉上也掛不住了,說道:“哎呀,我說歪嘴,咱們幾個也是過命的交情,我做這些事也是有苦衷。你們這樣,我可是很難做。”

    歪嘴說道:“怎麼個意思?你就說。”我一看歪嘴這個談法非得談崩了不行。

    趕緊說道:“三爺,你們這是?”誰知道,三爺並沒有說,但是鄭老頭卻說道:“你們先別廢話,往着呆着。”

    說完就跟三爺,鄭文和那苗族女人一起去了大廳之中的一處高臺之上,去商量着什麼。商量了好一會,鄭文一聲招呼,其中一個人就走了過去。那鄭文簡單的交代了幾句,說完就跟三爺他們一起去了另一個墓室。整個大廳就剩下我們和這個僱傭兵。

    突然,我見大頭給使眼色,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大頭見我一臉茫然,咳嗽幾聲:“你胸口的東西,可得能買個十幾塊錢呢”我心裡犯嘀咕,大頭你送我什麼東西了?還能值個十塊八塊的?我怎麼不知道啊!

    大頭繼而又朝我胸口努努嘴,我才反應過來,爺爺說過,我胸口的玉佩就是他們的墓地。只不過三爺和那些神秘勢力並不知道我有這個玉佩。大頭跟我們不一樣,雖然也關心我爺爺和大團,但是大頭財迷瘋的性格在這,後邊有盤瓠像和各種擺滿的金銀器皿,我猜他心裡此時一定饞的難受,他不停回頭去看。

    身邊站着的一個軍人對着大頭踢了一腳,叫他老實點。大頭瞪了他一眼,喃喃道:“我靠,他媽看看都不行。”

    我說道:“你怎麼腦袋裡盡是想這些沒用的東西啊,也不看看是什麼時候,現在幾個人都被綁住,還不知道接下來命還在不在。”

    大頭問:“嗨,不可能,我姐姐在這呢。要是想殺咱們咱們幾個早就死了。”

    我沒空理他,左右來回望了一圈。不會有錯,這大殿橫縱有幾百米寬長,雖然頂部不是很高,但非常氣勢,十幾根直徑寬達兩米的石頭柱子屹立在大殿內支撐着頂部已經打磨平整光滑的岩石,柱子以前好奇塗着什麼東西,但是長時間在水中泡着,已經看不出來了。

    在那些已經快被泡發了的石壁上,又一些簡單的線條畫了一些女人的畫像。這些畫像因爲時間太長,全部已經看不出大部分的內容了。

    我低頭問歪嘴:“你們之前就沒有發現鄭文反水?”

    歪嘴搖了搖頭說道:“我其實跟鄭文還一起出過任務,也救過他幾次。”

    我納悶,那鄭文怎麼會反水?歪嘴搖搖頭:“畫龍畫骨難畫虎。”

    我嘆了口氣,歪嘴擡起頭看了看頂部,神情更加黯淡:“也不知道張大爺和大團怎麼樣了。”

    我還想再問下去,這時過來一個僱傭軍,穿着一身迷彩服,很健壯高大,是個大光頭。他的臉上有一大塊傷疤,不是刀傷,應該屬於燒傷那一類。他走進我們,看了我一眼,一隻手抓住我胸口把我提起來,接着又是一記耳光。

    歪嘴喊:“我操,你他孃的別亂來。”

    媽的我頓時火了,媽的什麼都沒幹,我這一下都快讓他打蒙了。

    我罵道:“操,你他媽的憑什麼打我?”大頭想伸腿踢他,腿才伸到一半,這個人把我往大頭身子一扔,壓在大頭身上。

    真是倒黴催的,嘴裡有血,手被綁住擦不了嘴,我挪動身體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水

    。剛吐完,鄭文走過來了,他衝我們幾個人笑笑。然後鄭文對身邊兩個僱傭軍說道:“把他們帶過來。

    ”我和大頭等三人從大廳之中穿了過去,鄭老頭手裡正擺弄着手裡的一件明器,一個青銅被子,上面有一些笑紋,這些杯子在形制上跟我把我們抻進這個事件的臧鬼杯極像。鄭老頭見我們進來了,把杯子揣到懷裡然後笑着走過來。

    然後他走過來對着我拍拍肩,還幫我和大頭等人送了綁,然後雙手抱拳說多多有得罪了,我擡頭看了他一樣,沒好氣的回了一聲。

    但我們現在在他們手裡是仍人擺佈,也只得老實點。剛剛他們商議了半天是怎麼對付我們,現在又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直覺告訴我,絕對是黃鼠狼給耗子拜年沒安好心呀。我想這裡面也有什麼貓膩。繼而他看了大頭和歪嘴一眼,這個時候鄭老頭也走到歪嘴面前。

    歪嘴一直瞪着他,鄭老頭衝他笑笑,歪嘴不買賬。鄭老頭從口袋裡掏了一盒雪茄出來,分別給了我們一支,當遞到歪嘴面前挑了兩下,問抽嗎?

    歪嘴一手把煙打落在地,鄭老頭也不生氣,撿起煙笑了笑。

    鄭文想過去甩昊眼一耳光,鄭老頭攔住:“現在咱們是以和爲貴。”

    歪嘴看着鄭老頭,又問起了剛纔的問題:“大團呢?現在在哪?”

    鄭老頭說道:“大團?哈哈”

    我聽了鄭老頭一陣乾笑,心中發毛,於是問道:“你找我爺爺做什麼?”

    鄭老頭說道:“呵呵,他偷了點我們的東西。”

    大頭聽了說道:“哼哼?偷?大名鼎鼎的地龍王能偷你們什麼。”

    鄭老頭:“呵呵,東西明明是我的,他趁我不注意摸走了,這個不叫偷叫什麼呢?”

    我們完全就聽不懂鄭老頭的話,他示意我們坐下。說道他比我們早來到這個地方兩個星期。而且已經派過兩撥人來過了。

    但是全部都石沉大海,毫無音訊。這次就跟隨着三爺,和這幾個人一起進來了。這次還算順利,也沒有遇到過什麼特殊的困難。但是就在剛纔三爺解決了那個狗頭怪物之後,他們幾個人走下來。這裡邊根本就那個年輕的苗人首領的身影,也沒有仙逝的廖婆大人的屍體。

    相反的,地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一隻只六腳鐵臂鱉,這些鱉個頭很大,跟成人巴掌差不多大小。活活一個個像被放大的了臭蟲。這種鱉是一種帶甲的昆蟲,感覺很像龍蝨和蜈蚣的合體,它們的前足特別鋒利有力,喜陰暗,怕光,而且是水陸兩棲,也是以腐屍爲生。

    它們喜歡鑽進屍體的肛門和嘴裡,用前足掏盡人的內臟。我心裡納悶,不管是什麼蟲鱉他都是怕光的,只要用強照燈去射那些蟲鱉,它們自然就會躲開。

    我想這麼傻的理論鄭老頭他一定明白,現在他們既然還呆在這大殿裡,那也說明這個方法根本就行不通。這幫人在這呆了很長的時間,而且可能被那些蟲鱉給襲擊了,所以神情顯得很是疲憊。

    大頭抽着煙,兩眼不停的去地上那堆明器和那個苗族大姐,我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

    鄭老頭看見我這個小動作,哈哈笑着對大頭說:“拿,隨便拿。”

    看到這句話我心中好笑,什麼意思,這本來就不是老鄭家的東西,但聽這口氣,現在好像已經全變成你的了。

    在倒斗的行規確實是一條先來先得,不過這不橫推力壓的規矩不是也有麼。

    大頭撿起地上象牙酒樽,青銅小鼎,撿起用衣服檫擦表面灰塵:“好東西,拿到市場上至少也得值個四五萬。”

    我知道大頭這是爲了麻痹一下鄭老頭。

    鄭老頭神情悠然自得,他說道:“怎麼樣?想不想跟我們做一個交易?”

    大頭:“什麼交易?”

    鄭老頭:“幫我找到千年苗王的屍體,把大團給你們,而且這裡的明器我們一樣都不要。”

    大頭還沒有開口,歪嘴看着鄭老頭,鄭老頭擺擺手叫鄭文先過去一會。

    鄭文呵呵笑着:“歪嘴,現在給你們30分鐘的時間,考慮考慮。”

    說完和鄭老頭,三爺與那苗族的女人也走開了。

    歪嘴嘆了一口氣:“我十五年之前就和這鄭文跟了張大爺知道現。但是誰知道能成爲現在這樣?”

    說到這,我大致也能明白,我說道:“聽鄭老頭的說話,他們好像是遇到什麼危險了?”

    歪嘴聽了點了點頭說道:“但是他們找咱們,咱們幾個能幹嘛呀。”大頭也說道:“就是呀,論經驗那個山羊鬍和三爺不比咱們強?論身手,你看看三爺剛纔斗轉星移的那幾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