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活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活屍字體大小: A+
     

    我驚恐的說道:“你看看這地上的人俑,全不都是完好的,咱們剛纔進來的時候明明打碎了兩個呀!”三爺看着我們兩個說道:“壞了,這是機括,咱們中了埋伏了。(自由ge.com)這個地方的房子會動。”我們兩個一聽,立刻就明白了。剛纔的巨響是墓室鬥轉的聲音。

    我們幾個一驚,只能又返回那個大廳,那屍體還被釘在寒玉牀之上。我們幾個剛開心沒多久就又陷入了窘境。大頭問我道:“咱們三個下一步往哪裡走?”看着大頭,有看了看三爺。三爺說道:“我還真不知道往哪裡走了。”

    我們幾個人就是跟着記號來的,現在明白了由於房間是移動的那些記號根本就沒有了意義,我們根本就不能確定那些記號到底是通往了哪裡。我們幾個坐在地上商量起來。大頭和我反覆提出了幾個方案,但是都沒有什麼實際的意義所以都被否決了。

    最後我們也是全無辦法,我們幾個看了看大團,大團還是一臉驚恐的坐在大頭旁邊。我嘆了一口氣。我們的商量陷入了僵局的時候,突然大團站起身來,向門外跑去,進入了那個滿是人俑的墓室。我們幾個還沒反應過來,大團就沒了影。

    馬上,我迅速帶着大頭從這個人俑的墓室之中,然後馬不停蹄的追着大團。我跑的比較快,大頭因爲還得顧着三爺拍的跑的比較慢,我反覆看到大團在向我招手,讓我過去。

    我以爲是我的錯覺。但是我跑着跑着,我也突然感覺大團似乎有什麼目的似的,見我們快追上了就快一點,見我們追不上了就慢一點,像是要帶我們去什麼地方。但是在追逐的過程中,我並沒有想這麼多。

    正在跑着的時候,大頭又進了一個大廳,我們進去之後,看到大頭不跑了。我們被眼前的所見吃了一驚,這裡也滿是人俑。我們看見房間的另一處也是一個大門,我們走進去。一眼就看見那個千年寒玉牀上的不服古屍,看着我們。

    我們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大頭說道:“這怎麼可能?我們明明是反着跑的呀!鬼打牆了?”

    三爺說道:“不應該吧,極有可能是我們轉了個圈。”

    我又想了想說道:“不會是我們怎麼走都會走到這個房間吧?”三

    爺說了一句:“不可能,如果那樣,這裡應該是仙逝之地呀。而且如果真是這樣,就沒有弄疑塚的必要了。”

    大頭說道:“對呀,這也太邪門了,一定是個巧合。”我偷眼看了一眼大團,他還是那個失心瘋的樣子。

    我們幾個商量一下,我說道:“這樣,反正咱們一直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用,要不咱們就再走一次。”大頭和三爺也同意我的辦法。然後又從剛纔進來的地方出去,做好記號。

    漫無目的的就闖了出去,在經過了好長一短時間之後,我們又看見了那些人俑,不過這次應該是我們第一所見的人俑密室。之後我跟大頭立刻就走進那個那些人俑大廳之後的房間。一走進去,迎面我們還是那個寒玉牀,還有被釘在寒玉牀的不腐死屍。

    我當是腦袋就懵了,我看着大頭和三爺。大頭說道:“這也太他媽邪門了?”三爺也鎖緊眉頭,不住的搖頭。我看了他們一眼說道:“咱們再走一次。”

    我們兩個又出了大門口,一路留下記號。在我們走了一段時間之後,又看到那個人俑密室。我們幾個面面相覷,走過人俑密室之後,我又看到了在千年寒玉牀的不死古屍。我一下子癱坐在地上,這絕對不是巧合了,一定是這些個墓室修的有什麼古怪。

    我跟三爺不約而同的在祭臺的周圍還是轉悠。我突然明白了大團失心瘋的原因。我靠,被困在這麼個地方一個多星期,還得時刻提防着那些怪物,換了誰精神也得崩潰呀。不出所料,我跟大團一無所獲,我們幾個在驚恐之中吃完了飯。

    我還是不死心,在我的建議之下,我們又走了一次,最後還是來到了這個墓室。最後我提出了一個冒險的建議,說道:“咱們幾個分開走,看看最後是不是還能到這。”大頭說道:“這不行吧,萬一有一個人出了事,咱麼根本就支援不了。”

    我聽了這話,也陷入了沉思。誰知道三爺說道:“這樣也好,只要有一個人能出去,回來接咱們就好。那些地狼可能已經被大團打絕了。”

    我們商量完畢,大團留守。我、大頭和三爺分走一邊。大頭把大團的槍上好子彈遞給我。我也沒有推辭,我知道三爺雖然年齡大,但是經驗豐富,而我最爲虛弱。我們三個商量好之後,分開開始行動。

    我走進了一個石碑之後的房間,走着走着,就看到了我進入的房屋之中,出現了我們留下的記號。我可以的躲避着記號,這次好像走了很長時間。我不斷的在一個房間之中尋找記號和留下記號還要防備着時刻出現的地狼。

    突然,我的前面出現了一陣槍聲。我一個激靈,迅速的跑過去。一看還是那些人俑密室。我走進之後的房間,我看着大頭正在對着一個門開槍。我一進來,大頭一下子把槍口對準了,差點就斃了我。我看着大頭,剛纔的槍指的房門之中,出來一個地狼。

    我我也迅速拿起槍打了過去。那個地狼走進來之後靈巧的躲過了我們的子彈。一下子就跳上了祭臺,然後就靠在千年寒玉牀的邊上,好像很是愜意的樣子。我跟大頭一愣神的功夫,就又有幾個地狼從那個門口裡走了進來。

    那些地狼完全都躲在寒玉牀的邊上,完全不理會我們。大頭一看猛然從揹包從抽出一個彈夾,換上彈夾之後,對着那些地狼就是一陣掃射。那些地狼在哪寒玉牀邊彷彿吸食了大麻一樣,完全不動。被大頭全部打死。

    那些地狼渾濁的鮮血留到了祭臺之上,然後流到了地上的溝壑紋路之中,我突然看見那個祭臺彷彿出現了什麼變動。我看着大頭說道:“我是不是看錯了,怎麼覺得那個寒玉牀在發光呀。”大頭說道:“對呀,我也看出來。”隨着那些嗲來地狼的鮮血越流越多,那個寒玉牀越來越亮。我跟大頭慢慢的走了過去。

    原來並不是寒玉牀再亮,而是那個在玉牀上的古屍。我們看着那個古屍的身體之中,周身都在發着亮光。光亮十分強烈,整個肢體都被映的呈現一中褐紅色。大頭碩大“是不是裡邊有什麼東西呀。”說着大頭就要拿起刀子上去拉開那個屍體。

    大頭剛拿起刀子,我就聽見那個屍體的的周身處先是傳來一陣咀嚼聲。之後緊接着就是在是一陣撕裂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一點一滴吸食着神液體。

    然後一陣令人作嘔的腥撲鼻而來.接着一個白花花的頭顱破開那屍體耳朵面門就漏了出來,然後朝下面尖銳的叫了起來。那個東西完全就是一個人形,好像是什麼動物蛻皮一樣。它的眼睛一般隨着屍體的擺動四下搖晃,好像隨時就要衝過來。

    沒有多長設計,那個怪物整體就在那個死屍之外。但是由於被釘在寒玉牀之上,只能以詭異的姿態看着外邊的人。半響之後他又發出吱吱的叫喊,彷彿是進食前的吶喊,也像是對死人的嘲諷。我跟大頭下意識的退了一步才發現無路可退。

    “這是個什麼玩意”喊,周圍的幽光在在漆黑之中搖擺晃動。

    “是個屍體,最起碼剛纔是個屍體。”我說道。

    我想了想,難道我們無意之中啓動了什麼儀式?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仙逝?那個東西雖然被釘在寒玉牀上,但是也讓我麼極度恐懼。我跟大頭乾脆就從哪個墓室之中,退了出來。

    我跟大頭說道:“估計那個東西被封住屍體中千年了,然後我們打死那些地狼流出的鮮血讓他復活了?”

    “不可能。”大頭說道。:“要真是這樣,不就是千年不死了。這可是多少皇帝夢寐以求的。要是有肯定就被使用。”

    我看着大頭篤定的樣子,說道:“會不會是有什麼缺陷,沒有被使用。”

    大頭說道:“要是那樣,怎麼會被釘在這裡這麼長時間?”

    我想了想說道“難道是他們再用屍體保存那個東西?”

    大頭聽了這個解釋說道“這個倒也是還有可能,不過不管他是什麼。看他那個樣子也絕得善類。還是讓林爺我送他上路吧。”

    大頭說完,拿起槍就走了進去。我叫喊道:“大頭,你慢點。事情還沒有弄清楚。”

    我剛說完,大頭已經對這那個東西開始掃射了。我一看,那個傢伙明顯是一個有意識的東西,最起碼知道痛感,在北大頭的機槍打中了之後。

    開始不停,發出吼叫。在混亂之中,大頭的子弟子彈打中了一個釘子。瞬間那個子彈就掉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