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複雜的仙逝之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複雜的仙逝之地字體大小: A+
     

    聽完這話,我才從剛纔失控的情緒中恢復過來。我看着他們兩個,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然後三爺問我怎麼會從那邊進來。我簡單告訴他我這兩天的經過。

    他聽了之後說道:“你現在還不能一下子吃很多東西,你先慢慢恢復。彆着急”,三爺說道這裡頓了一頓,又問道“你有沒有看到歪嘴?”

    “歪嘴?”大頭一句話,把我問懵了,“歪嘴不是去接應你們去了麼?”三爺看了一眼大頭,嘆了口氣。

    我連忙問怎麼了,大頭給我解釋了經過。我們幾個商量好計劃方案之後,分開兩側到了苗人聚集的兩旁。大頭他們那邊離苗人更遠,也不如我們看得清那些苗人們在幹什麼。但是大頭卻看到了那個鐵棒大漢,在等了十幾分鍾看那些苗人絮絮叨叨之後。

    突然水面一陣波瀾,大頭順手就開了槍。沒想到這一槍炸了窩,所有的苗人全部向大頭他們撲了過去。大頭的子彈也沒閒着,像那些人傾瀉而出。尤其是看到那個鐵棒大漢之後,更是壓不住火了。大頭便站起身子來,向他掃射。

    反倒是三爺這個時候拉住大頭,往湖邊走。因爲弓箭太過密集,根本就走不到湖的旁邊。然後就看我們兩個從另一側殺了出來,並且我還跳進了湖裡。反而是歪嘴還在湖上搏鬥。他們三個人子彈馬上就用光了,然後陷入了白刃戰。

    還沒等大頭把拼死的勁頭拿出來,從山口之處又殺出來一隊人馬。爲首正是那個苗族大姐,還有的一位黑衣長老。

    兩撥人立刻就混戰在了一起。三爺和大頭不住的後退,在看歪嘴他已經被一個臉奇長的長老糾纏住了。大頭想去救他,無奈已經自身難保。“那個長臉的長老明顯會什麼妖術,歪嘴總是把刀侃向沒有人的地方。沒有幾個回合,就被那個長老一掌打翻在地。”大頭說道。

    我點了點頭,那個長老可以讓人產生幻覺。我已經吃過虧了,我感覺問道:“然後,歪嘴被俘虜了?”

    誰知道大頭說並沒有。歪嘴被打翻在地之後,手裡緊緊地攥着那個推古漲長老的刀子就滾下了湖水之中。然後就消失不見了,而那湖水也在歪嘴掉進之後漸漸恢復了平靜。

    而岸上的戰鬥也是風雲突變,本來是那個苗族女人的手下漸漸佔了上風。以爲要贏了,那個年輕首領不知道又從哪裡喚出了幾隻大蛇。頃刻之間形勢就逆轉了,那個跟着女人來的長老被巨蟒糾纏住,讓那個長臉長老一掌打死。

    女人就潰敗而逃,而三爺和大頭也成了俘虜,被押到了苗寨。到了苗寨之後,被關押在一個吊腳樓之下。到了晚上,看守的兩個苗人竟然把他們兩個放了出來,並且帶到了山坳之外的一個秘密地點。

    大頭才知道又被那個女人救了。我聽了想了想向三爺問道:“聽這個情況,是不是苗寨之中,發生了什麼動亂。”

    三爺點了點說道:“基本上是這樣,那個女人到現在還以爲我們是那個什麼勢力的人。竟然向我們和盤托出。想向我們或得援助。”

    我聽了吃驚道:“援助?”

    三爺說道:“那女人見我們不說話,以爲我們擔心籌碼,竟然主動說道可以讓我們拿走那個廖婆大人仙逝的屍體。”

    我聽更加說不出話來,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她爲什麼”我終於說出了的疑問。

    三爺說道:“據她說是因爲不行整個寨子因爲他兒子荒唐的決定而滅亡。但是我看不像,至於具體因爲什麼,沒她露出尾巴的時候,我們是看不出來。”

    我點了點頭,但是我的第一反應是那個女人肯定不會是因爲什麼高大上的目的。

    三爺又說道:“我當時爲了穩住那個女人,就答應了她。然後就要求先下來。”

    三爺他們兩個休整了一下。立刻向那個女人索要裝備,女人倒是也大方,甚至把三爺丟失那個項鍊也給找了回來。兩人當天立刻就拿着那些裝備到了湖邊,女人又帶着一個黑衣的長老引來天象。大頭和三爺兩人將身體牢牢捆在一起,就跳了湖中。

    潛入了仙逝之地,兩個人一邊探路一邊前進。竟然發現了那幾個先前進來的軍人屍體,大頭看出那些傷口就是推古長老的匕首所傷,立刻判定歪嘴還沒死。然後大頭和三爺將那幾個軍人身上的物資繳獲。

    說到這,大頭還拍了拍手上的槍,和腰中包裹。大頭又說:“我們走着走着就看到了牆上有歪嘴留下的痕跡,然後順着記號就走到了這裡。”我這纔好好看看這個地方。

    這個建築風格和我在之前的那個山洞大廳中看到的基本一樣,沒有什麼不同。但是這個大廳的基本上是空的,牆上也滿是磚塊,沒有那些晦澀的壁畫。而且四個角落也矗立着那些黒鱗鮫人,幽幽的火光經年不滅。

    三爺他們進到這個大廳之後,立刻就被那個怪物襲擊了。大頭立刻開槍掃射。因爲大頭槍法不準,竟然打中一個巨大的立柱。那個立柱明顯是風華過久一下子就撞到牆上。那東西一愣,就這麼一愣,就被大頭擊中了。饒是那個東西再強,也禁不住幾個子彈。

    被打中之後,立刻鑽進牆上的洞穴,然後就撞見了我。大頭說道:“我本來不想趕盡殺絕,但是突然聽到那個東西在洞口裡慘叫。我一看,裡邊還有個人,我以爲是歪嘴,一把就那個東西拉了出來。”

    挺大頭說我當時被拉出來的時候,差點把他嚇死。面色慘白,死死的咬住那個東西的脖子。大頭問道:“強子,那東西口感怎麼樣?”我要不是身子太虛,就一腳踢上去。

    我看着三爺,問道:“三爺,那是個什麼東西。”

    三爺說道:“這個東西應該叫‘無傷’,古代有部典籍叫《屍子》,裡邊記載過‘地中有犬,名曰地狼,有人名曰無傷。’”

    三爺說道頓了頓說道“我當初翻土的時候也碰到過,這種東西極爲難纏。以腐屍爲生,終年不見日光。我那個時候,想了辦法把墓頂打穿。把它引導了地面之上才殺死他。”

    大頭用手一指那個地狼,我看了一眼,現在想想他把那隻哲羅鮭在水中殺死的情景,還心有餘悸。

    三爺說道:“你現在身體還有沒有別的問題。”

    大頭說道:“他有什麼問題,就是餓的。這種事情我知道,緩緩就行。你看看他把那隻狗咬的,脖子都快要穿了。”我聽了一陣苦笑。三爺讓我大頭給我餵了一些水。

    兩個在山中之中,來回摸索。之後三爺就問我那邊有什麼。我大致的介紹了之後,三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立刻說要過去看看,然後就從那個洞子了鑽了過去。

    大頭爲了照顧我,害怕再有別的地狼過來襲擊就沒有過去。我跟大頭不放心三爺,就挪到了那個洞口。三爺爬過去之後,我能聽見三爺陣陣的驚歎。

    畢竟,他這樣的人才能看出那個壁畫的玄機,我們是看不懂的。過了好長時間,我就看見一臉興奮的三爺從那個洞裡爬了出來。

    大頭問道:“三爺,您這是看出了什麼門道呀。”

    三爺說:“兩三句話講不清。”

    然後禁不住我們的一再追問,說道那些個壁畫是描繪了這個盤瓠的登天之路。一開始的凶神惡獸是到最後的登天,是一個神氏的輪迴。但是讓人奇怪的事情有三點。一是這登天之路的圖騰應該位於仙逝的入口,很明顯這不是真正的仙逝之地。

    如果真正的推論的話,那個玉製的盤瓠雕像應該是廖婆大人仙逝的一個金身,也是一個替身。見我們兩個沒懂,三爺又解釋道:“這個地方是個疑塚。”

    我一聽就懵了,疑塚?這個只有經過虹吸潮才能進來的地方已經保密之極,還有必要弄什麼疑塚麼?這個虹吸潮鏈接的地下王國到底有過大?

    我看着三爺,三爺又說道:“按照古人三五九爲天數的習慣,加上這裡的地形,這裡的疑塚最少應該有三個。”

    大頭一聽,說道:“我靠,這裡大小房間一層套着一層。我們要是找到那個仙逝之地得到什麼時候。”

    我又問三爺:“另兩個疑點是什麼?”

    三爺給我們解釋道:“再有就是那個金身,既然是廖婆大人的金身,那就應該是個廖婆大人的塑像,最起碼也應該十個人,也不應該是是什麼盤瓠的玉身,除非……”

    大頭問道:“除非什麼?”

    “除非那個廖婆大人是盤瓠轉世,或者能轉世成爲盤瓠大神。”

    我聽了看着三爺,腦子充滿了遐想:難道說那個年輕人的目的是喚醒廖婆,啓動仙逝,自己化爲盤瓠大神?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三爺,三爺無可無不可的點了點頭說道:“就算不是這樣,也差不多。”

    大頭問道“那還有一個疑點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