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絕境與槍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絕境與槍聲字體大小: A+
     

    那盤瓠的雕塑在黒鱗鮫人的燭火之中,映出五色的光彩。那盤瓠坐下並不是我在迷茫之中看到的鹿,而是一隻長角的巨蟒。前半身盤在一起,後變身卻嵌入牆內,渾然一體。

    我仔細的看着那巨蟒,正是我們之間在骷髏船之上看到的,額頭之上有一塊月牙形的痕跡。這就是苗地的神龍,難道那年輕的首領真的能復活廖婆並且仙逝?我的腦海裡突然出現這樣的想法。

    要是以前我肯定知道這是無稽之談,但是從冷刀開始,我就知道,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我在課本中學到的那樣。我們未知的東西遠比已知的要多得多。畢竟誰沒看到過也不會相信,一個死的不能再死的人還能虎虎生風的跟活人搏鬥,並且從黃河追到我們秦川。

    我收回思緒,開始思考我現在的處境。我一開始還努力的向在這個盤瓠的周圍找到什麼機括開關。一來我本身對尋找開關這種事情就非常不在行,二來可能是這裡根本就沒有。我最後越找越急,差點把那盤瓠大神的翡翠眼睛給扣下來。

    在百般嘗試無果之後,我一屁股就癱軟在地上。現在我陷入了一個窘境。往前,沒有路;往後,且不說,我能不能打開門,反正現在我是不敢去面對那個沒有雙臂的怪物。在水下都能把那隻哲羅鮭殺死的東西,我跟他之間的實例鴻溝不是智力能填平的,況且我也不認爲我有聰明。

    我最後甚至,將自己的衣服撕下來,用黒鱗鮫人的燭火點燃。想用三相墓中的方法找到風來的方向,然後出去,誰知道最後竟然被風向帶到了青銅鐵門之前。我懊惱的將那塊破布扔到地下,然後用力的揣了大門一腳。誰知道鐵門之外立刻傳來了那個怪物悲慘的喊叫。

    我立刻癱軟在地上,迅速的向後退去。我靠,那個東西還沒走。我焦急的坐在地上,毫無辦法。據我估計接下來的三個小時之內,我都是毫無辦法的坐在那個盤瓠像之下。仔細的觀察着四周,最後我是在的帶得無聊了,甚至有把那個盤瓠像周身上下,全部按了一遍。

    我不知道又過了多長時間,我只知道在這段時間了,我努力的讓自己睡着,想保存體力。我甚至寄託於大頭他們能找到這裡,我恐懼的看着四周的黒鱗鮫人,和他們放出的琳琳青光。我沒有辦法,在我是在睡不着之後。

    我起身,把每一個地上的磚頭都仔細的敲打了一邊。然後又起身去觸摸每一個壁畫人物的眼睛和一切我能認爲有用的東西。沒有反應,完全沒有反應。我完全陷入了被動,這種情況我從來都沒有感受過。以前的那些生死瞬間我都是一瞬間的決定。

    雖然危險,但更刺激。在一瞬間如果我的決定是錯誤的,我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是我從來沒有這樣的感受過,就被牢牢的困在一個地方的感覺。我大概餓了一天,而且滴水未盡。我的身體開始變得空虛,情緒極度的狂躁。

    我的雙手因爲去扣那些晦澀的壁畫,已經滿是血跡。在我一覺又睡醒的時候,那個巨大的青銅門竟然打開。我忙慌的跑出去,大口的喝起了水。索性那個怪物已經不知所蹤,我還想試圖去跳入河中,但是剛一下去。

    我就遊了上來,沒有那些潛水的器具我根本就遊不了多長時間。我的精神極度衰弱,又返回盤瓠玉像之下。又過了很長時間,在睡了幾覺之後我已經完全喪失了時間的概念。這讓我的神經更加衰弱,我已經開始絕望,我已經不認爲會有人再過來了。

    這時間的流逝讓我體會到了生命在我指尖一點一點流走。我看着那滿牆的壁畫,精神一陣虛脫。那之後從苗疆回來之後,我還特意的訓練了打坐和坐禪。我那個時候才知道,不用飢餓在長時間的獨處之下人的精神就會崩潰。

    我當時根本就不知道這些,其實我在那個洞穴的裡的時間根本就不長,前後就是三天的時間。但是由於我的精神基本處於崩潰的邊緣,我總以爲在這裡呆了一個星期甚至更多。長時間的飢餓,會讓人習慣飢餓,而且忘記飢餓。

    我最後甚至出現了環境,我總覺得那個盤瓠像在發射這什麼光芒,而且那些黒鱗鮫人總像是在移動。到了最後,出了必要的喝水的活動,我都躺在那盤瓠像腳下。正當我快要崩潰時候事情突然出現了轉機。我站起身來出去取水,那個時候我已經不餓了,渾身都在暴皮。

    我正在取水的時候,突然聽見一陣槍響。我立刻已經一個機靈,四處尋找槍聲的來源。之後有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又以爲是我的幻覺,這種幻覺已經多次出現了。突然又有了一陣槍響,我立刻聽出那個聲音來自盤瓠像之後。

    我努力的跑過去,在盤瓠的身後的牆上瘋狂的敲打。然後大聲的喊着:“我在這,我在這!”那牆後面傳來的響聲還沒有停止,我甚至聽到子彈打到這面牆的聲音。我怕我的敲打對面聽不見,回手將那盤瓠手中的大斧子拔了出來。重重的看向那個牆壁,但是我能感覺的出來那個牆壁十分的厚實。連那個大斧子打上的迴音都十分悶響。

    現在想起來那個大斧子的十分的沉重,我當時能拿起來絕對是求生的意志力。我還在大聲呼喊,“我在這,我在這。”突然是一聲巨響,我隔着厚厚的牆壁都能感覺到什麼東西撞上來了。我當時已經顧不得是什麼了。

    繼續用哪個大斧子用力的敲着。然後又是一聲巨響,我都感覺到了震動。我已經明顯能看到那個連着牆壁的神龍尾巴出現了上下搖動。我當下靈機一動,用大斧子,重重向這個尾巴的地方重重的砍去。那個貌似堅固的尾巴竟然被我砍斷了。

    我原本以爲那個尾巴和牆壁是緊緊項鍊的,誰知道竟然分爲兩節。那個尾巴斷了之後,牆上立刻出現一個大洞。我順着那個大洞忘去,對面竟然有火光。

    我興奮的大喊道:“我在這,我在這。”這幾天積攢的情緒傾瀉而出。那個洞口有一人來寬,我想都沒有立刻就爬了進去。我當時已經忘記了什麼危險和不危險。我腦海裡滿是馬上就能出去的歡喜。我努力的從那個一人多寬的洞口中,一點一點蹭着往前爬。

    我甚至感覺眼前的燈光就是聖火一樣,照亮我前行,我大聲的喊道:“我在這,救我”。突然我正在爬着,前邊的那個亮光突然暗了下來,我突然一愣。

    然後看到什麼東西正在往我這裡爬,這個洞口本來就沒有多深。我沒爬幾步,就能感覺到幾乎就要出去了。我已經能聞到那個槍的硝煙的味道。但是突然給我來了這麼一下,怎麼還有東西往這爬呀。

    我一愣神的功夫,那個東西已經爬到了我的眼前。我靠,是上次在青銅鐵門之前的那種怪物。他一見到我也在這個洞口之中,立刻把長有白毛的爪子伸了出來。我已經又一次看到了那個傢伙的臉。像極了被拔了毛的狗腦袋,它一把抓住我的脖子。

    然後咬了上來,我用手一擋,那個東西直接咬到了我的手上。經過這幾天長時間閒置,我的神經都已經麻木了。我彷彿感覺不到疼痛,在狹窄的洞中用我的手向前捅了過去,用力的錘擊他的頭部。

    我跟那個怪物在洞穴中廝打在了一起,因爲求生的本能我感覺我更像一個野獸。最後我用兩個胳膊牢牢卡主他的脖子,然後一口死死的咬了上去。那個怪物發出了悽慘的叫聲。然後我就感覺有人在後邊抻那個怪物。

    可是我還是沒有撒嘴,直到那個怪物連我一起被抻出來。我當時已經對周圍喪失了感知,只知道不是我死就是他活。然後我就聽見了一聲槍響,那個怪物的叫聲然後消失。之後我就昏迷了過去。當我再次醒來額時候我眼前是大頭,旁邊站着三爺,我還以爲是幻覺。

    我仔細耳朵查看周圍的環境,然後大頭過來抓住了我的雙肩用力的搖晃。我一頭趴在大頭懷裡,竟然哭了起來。我後來明白了那是我這幾天情緒的全部傾瀉。

    之後我問大頭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還有吃的麼。”

    大頭趕忙從一個兜子裡掏出了一盒罐頭,我幾乎是一股腦的就將那個東西吃完。

    然後又問:“還有麼?”

    三爺說道:“強子,強子,現在不能吃這麼多。你先冷靜冷靜。”

    聽完這話,我才從剛纔失控的情緒中恢復過來。我看着大頭,不知道說什麼好。然後三爺問我怎麼會從那邊進來。我簡單告訴他我這兩天的經過。

    他聽了之後說道:“你現在還不能一下子吃很多東西,你先慢慢恢復。彆着急”,三爺說道這裡頓了一頓,又問道“你有沒有看到歪嘴?”

    大頭一句話,把我問懵了。“歪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