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一十章 追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一十章 追襲字體大小: A+
     

    三爺見我們兩個也沒有什麼事情,又繼續說了些苗族的歷史。苗族歷史悠久和漢族中原大戰之後,經過來二次慘烈的大遷徙,除了組織自己的人外,還要組織其他地方新近逃來的兄弟,分流到湖北、江西、廣東、廣西進而去到貴州、四川和雲南。其中分爲了吳、龍、廖、石、麻五個大姓。

    廖婆就廖氏的祖先。而且自唐太宗登上王位後,汲取東漢以來武力征服苗族的教訓,改用“以夷治夷,以苗治苗”的策略,他按照大漢族的稱謂方式,結合苗族內部既定的特點,分階段地分別賜予漢字姓。且按當時人數的多少,勢力的大小。

    規定了吳、龍、廖、石、麻的順序,以之統其部族,故稱之爲“苗頭”或“頭苗”。雖屬於暗指,可又沿襲而至今,從此以後,苗族內部凝聚力瓦解。至於他們原來的姓氏,便逐漸遺忘了。

    但是在苗族上層,自己這吳、龍、廖、石、麻的來歷和順序可是被牢牢刻在石碑上的。三苗之中,青白二苗各站兩性,而黑苗獨佔一姓就是龍。那廖姓本是青苗的之中的大姓,怎麼回到這黑苗之地仙逝,三爺也不得而知。

    我聽完三爺的話,忍不住又對三爺敬佩起來,這三隻眼的外號真不是蓋的。我對三爺恭維了一番,三爺聽了一個勁兒的對着我笑。正當這個時候,歪嘴和大頭都回來了。歪嘴帶來一些林子的蘑菇和可以烤制的食物。

    而大頭不知道從哪裡逮住一隻狸子。這狸子的味道鮮美之極,叢林中不可多得的美味。我問大頭是怎麼抓住的,大頭說他剛纔一出去正看見這個小傢伙卡在兩個樹之間,動彈不了,上去一刀便結果了他。

    我聽了直呼殘忍,誰知道歪嘴確實:“這個東西可是果子狸,我以前掏河的時候,水中的美味是白鱔魚。那個時候就聽人說過山中好吃果子狸,水裡好吃白鱔魚,今天你嘴爺就給你露一手。”

    說完歪嘴拎起那隻狸子就出去開膛了。大頭則在樹洞外邊生起火來,沒有一個會兒,那果子狸的香味就飄了進來。我剛纔悲天憫人的慈悲心腸全都被這股香味吹到了九霄雲外。我們幾個人圍到了火堆旁邊,沒有一會那隻狸子就被吃的只剩下了骨架。

    等我們吃完,天色已經慢慢按了下來。大頭和歪嘴將我們吃剩下的殘羹處理,我跟三爺繼續回到樹洞之中,繼續商量今天晚上怎麼行動。

    我問三爺:“三爺,你感覺咱們能不能找到那個地點。”

    三爺說道:“我一隻覺得事情蹊蹺,我感覺按個苗族的女人沒有對你們說實話。”

    聽到這,歪嘴和大頭也走了進來,我們三個一臉疑惑。

    三爺繼續說:“我感覺進入那個苗寨仙逝地點的辦法一定是有,但是絕對不是什麼記載在巨石之後的。如果記載在什麼巨石後邊,那那個神秘組織還要挾那個首領什麼,直接過來拍照就是了。回去研究之後排一隊人來,連夜就將那具古屍拖走了。”

    我們一聽確實有理,然後三爺說道:“那個女人的目標也應該是龍紋刀,跟着你們的目的就歪嘴。後來歪嘴回來說龍紋刀丟了,你們對於那個女人也就沒有了價值。”三爺這麼說確實有道理,而且我也十分贊同。

    但是大頭決計不會聽三爺的這番解釋,果不其然大頭說道:“三爺,人心不能總是這麼黑暗吧。”

    三爺聽了,笑了笑說道:“這裡沒有什麼黑暗不黑暗,就是利用的關係。”大頭聽了悵然有所失,也不再說道。

    歪嘴一看連忙解圍道:“現在我們所說道的都是推測,沒有什麼真憑實據。現在我們的任務不是什麼那個女人,而是去找那個仙逝地點。”

    我也趕緊打圓場。我沒還沒說話,大頭突然說道:“外邊有動靜。”一句話把我們幾個神經全部調動起來了,我們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聽着。果然,外邊有什麼動靜,但是聲音不大,應該人數不多。我們幾個掏出傢伙,歪嘴一個箭步就竄了出去,大頭緊隨其後。

    我跟三爺出來的時候,大頭和歪嘴正趴在一個灌木叢的後邊看,一邊看我就聽見大頭嘟囔:“成精了,真是成精了。”樣子像是看什麼奇怪的東西。

    兩個人在那裡,眼神直勾勾的,說不出的詭異。我們跟三爺也湊過去一看,竟然是那隻碧眼白猿。原來剛纔大頭和歪嘴,怕我們的行蹤被看見,就把火滅掉。將我們吃剩下的骨架和殘渣埋進了土裡。

    現在那個白猿正從土中將那些東西刨出來。更讓人驚訝的是,那個白猿還斜挎着一個綠色的單肩軍用揹包。這個畜生一邊啃我們吃剩下的骨頭,一邊竟然從軍用揹包裡拿出一個銀色酒壺。還像模像樣的打開壺蓋,小飲起來。

    那個樣子,根部就不像什麼白猿,活脫脫就是好吃的酒鬼。那個白猿喝完酒之後,將酒壺放入軍用揹包。歪嘴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那個揹包裡的龍紋刀。一股無名火立刻就升了上來,心說:果然是你這個畜生暗算的我。

    歪嘴越想越氣,手裡攥着刀,一個飛身那衝了出去。那隻白猿反應極快,其實歪嘴當時離他並不遠,以歪嘴的身手應該是可以砍到的。但是白猿畢竟是個猴子,那個反應速度已經超出人類的極限。

    它還在啃着骨頭,扭頭一看歪嘴到了,兩腳一登飛上去三丈高。歪嘴一刀砍空,擡頭一看那個白猿還在半空中,順手就把刀子扔了出去。刀子在夜色中一閃,那個白猿也迅速爬上了樹。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中。

    等我幾個從灌木叢中衝出來的時候那個白猿已經不見了蹤影。大頭張嘴就說:“我說歪嘴,你竟耽誤事,剛纔要是我出手那個畜生能跑的了?”

    歪嘴沒有理他,徑直去找那把刀子。他撿起到了,對我們說:“追,我靠,砍着它了。上次沒注意栽在他手裡,這個非得把面找回來。”那把刀子正是推古長老的遺物,起放血的能力我們都知道。並且龍紋刀對於我們先在相當重要。我們正如那女人所說,沒有那把刀,就算我們找到了那個廖婆仙逝的地點,也不能做什麼。

    我們幾個人一路順着血跡就追了上去。那個白猿跑的確實砌塊無比,我們只能觀察他在樹林中穿梭之後樹枝的擺動才能跟蹤。幸虧那個白猿被歪嘴劃傷的口子,一直在流血。我們才能順着血跡一路追去。

    此時已經太陽已經落山,我們幾個趁着月色,一路追襲。追着追着,歪嘴突然不追了,而且示意我們停下噤聲。我們幾個連忙停下,慢慢的趕到前面去。原來不知不覺中,我們又追到那個圍着湖的山坳之上。

    並且我們眼底就是那片清澈的湖水。那白猿在山坡中穿梭引起的樹立的震動,現在還完全在我們眼底。大頭一見,就要繼續上前。歪嘴一把將他拉住,擡起手來向下一指。我們這纔看見,在白猿跑動的正下發有一個帳篷,帳篷之外還有幾個全副武裝的軍人篝火旁邊商量着什麼。

    那些人明顯也聽到了白猿在樹林之中穿梭引進的巨大響聲。幾人驚恐的站起身子,拿起槍對着那片樹林。沒有一會,那個白猿瘋了一般從林子中衝了出來。幾個人看見白猿先是一愣,然後槍聲四起。那隻白猿果然是靈敏,左躲右閃竟然沒有子彈能打中它。

    那六個軍人一擁而上,將白猿包圍起來。此時白猿身後是湖,前邊是六個軍人,似乎只能束手就擒。它着急的在地上轉圈,最後突然一縱,跳入了湖中。

    那六個軍人,以及我們四個均大吃一驚。死死的盯着那片湖。等了十分鐘那隻白猿並沒有從湖中浮起來。

    我們幾個覺得好生奇怪,三爺突然說了一句:“那個仙逝之地,肯定就在這片湖裡。”我們幾個扭過頭來,看着三爺。三爺讓我們幾個往回走走,以免被那個六個軍人發現。

    我們三人原路返回,在山坡的半路找個參天大樹停下。藉着月色,三爺繼續說道:“那種白猿,幾乎就是以墓爲家。剛纔爲歪嘴所傷,所以一定是往家跑。”那個畜生,一路之上根本就沒停,直接奔着找湖而來。三爺由此推斷,這仙逝之地一定在湖裡。

    我說道:“三爺,你說的是對。但是墓怎麼能在湖底呢?屍體那還不得泡糟了?”三爺也搖了搖頭,然後仔細思考。

    歪嘴突然說話了:“那些軍人或許知道那個墓怎麼走?”我們一起看着歪嘴,歪嘴又說道:“剛纔那個白猿揹着的揹包,應該和那些軍人是一套裝備的。但是我剛纔粗略的一看,那些軍人根被沒有被單肩包。所以應該是他們之前有人來到過着,而且還進了墓,說不定還死在了墓裡。”

    “於是那個包邊落入了白猿的手裡?”大頭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