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零四章 另一撥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二百零四章 另一撥人字體大小: A+
     

    我們說話之間,就走到了剛纔歪嘴消失的那片水域。我心中一陣難過,這段時間過跟歪嘴相處的十分要好,尤其是大頭跟他關係更是不錯。不知道怎麼的,有歪嘴在身邊,總覺得那麼踏實。我無限感傷,剛要跟大頭說點什麼,突然下面一個不穩,那骨龍就散架了。

    我們跟大頭和那個女人,因爲慣性在水面滑出好遠,才勉強在水中平衡住身體。我向最靠近我們的岸邊一指,示意我們從哪裡上岸。緊接着,我們幾個就向那個地方遊了過去。經過剛纔的鬆懈,原本因爲緊張而被我忽略的身體上的不適感就重新佔據了大腦。

    我們幾個好不容易纔爬上湖岸,大頭一指剛纔那船的地方:“哎,起火了。”我們順着大頭手指方向看過去。我剛纔亡命的骷髏船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湖岸上人影綽綽,不少人舉着火把。

    我推了大頭一下,說道:“快走吧,一會那些人就追來了。”大頭看着我說道:“可是,咱們去哪呢。”我聽了心頭一涼,我跟推古長老說我們要就破壞儀式,原本是以爲他有什麼密道暗井,我們能全身而退。

    但是現在誰知道,推古長老卻以自己的精血爲祭品,啓動了什麼儀式。這算是推古用命把我們救了出來,要是就這麼一走了之,先不說那個大姐同意不同意,大頭一定不情願。

    我沒想了想,看着那苗族女人說道:“大姐,這樣吧,你也知道我們還有兩個同伴,咱們先去找他們,然後在商量下一步怎麼辦。”那女人點了點頭。我就帶路往我們分開時,說好的地方前進。

    走着走着,那女人說道:“怎麼,你們知道仙逝的地點?”我扭頭看着那女人,猛然想起,我們分開始這女人千叮嚀萬囑咐不讓我們去着湖的深處。但是我們聽了三爺的建議,最後說好在湖的深處見。

    我不好意思回答那婦人,但是又怕這女人多想說道:“其實我們也不知道什麼仙逝地點,去哪裡都是我們之中那個老者的主意。”

    女人聽了說道:“那你們究竟有沒有仙逝的鑰匙?”

    我說道:“大姐你也看到,拿着那把龍紋刀我們的同夥,已經跟那隻水中的巨蟒消失了。”

    女人嘆了口氣,說道:“沒有鑰匙,咱們在阻止不了廖婆大人的仙逝。”

    我看着那女人,無言以對,這個時候大頭說話了:“大姐,你也別這麼喪氣,咱們沒有龍紋刀。那個年輕人不是也沒有麼?你跟着我們先走,咱們到了仙逝的地點在想辦法也不遲。”

    我也附和道:“對,總之咱們現在應該快點趕路,如果在被那個年輕人抓住的話,就全完了。”女人聽了,好像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我們三人加快腳步,往湖的深處走去。我擡起頭看看那皎潔的明月已經偏頗到天際,夜空之中仍沒有云朵。馬上就要天亮了,要是我們在天亮之前趕不到那地點的話,大團會不會先走了。

    如果單單是大團我可定相信他會一直等着我們。但是還有三爺,那就不一定了。三爺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勸大團先走。我的腦子裡一團亂麻,在胡思亂想中我們前進不少,已經到了整個月亮型的湖中的拐彎處。

    大頭突然喊了一聲:“那是什麼。”說完就跑了過去,我跟那個女人緊隨其後。等我們靠近之後纔看清,在湖岸旁邊有一條巨蟒。我已經被嚇破了膽,現在看着這種東西,就好像看見牛頭馬面一樣。那女人跟我也差不多,我們兩個慢慢的往後退,生怕驚動了那個傢伙。

    但是大頭站在我們前面,竟然一點點的想那個巨蟒走過去。

    我輕聲的喊:“大頭,你不要命了?”

    大頭揮了揮手說道:“沒事,這是個死的。”我一聽,也湊上前去,果然這條蛇爬着湖岸上一動不動,很是怪異。

    我跟大頭走了上去,這個巨蟒已經完全死透了。前半個身子上滿是刀傷,腹部被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大頭離近了看着那巨蟒,突然哈哈大笑。

    我說道:“腦袋,你神經了還是怎麼了。樂什麼?”

    大頭說道:“歪嘴沒死,肯定沒死。”

    我一聽立刻反應過來。對呀,這樣的巨蟒就算再多,也不能總是讓我們撞見,這隻巨蟒十有八九是昨天在水裡襲擊我們的那個只。看着這條慘死在我們面前的蛇,我們就可以知道十有八九歪嘴沒有死。

    我立刻就在地上開始尋找有沒有什麼血跡,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可能是歪嘴從湖裡出來渾身是水,沒有留下血跡亦不一定。我們幾個很是興奮,畢竟知道歪嘴沒有死。估計那個女人是因爲知道歪嘴沒有死,那麼龍紋刀就還有下落吧。

    我們幾個各揣心思繼續向那個湖深處走。這個湖雖然極爲寬闊,但是有一陣時間我們也就能走完了,天空漸漸亮了起來。太陽從我們身後升起,我現在渾身的衣服都已經是溼透,急需要找到大團他們先生一把火,烤烤衣服。

    急速前行的過程中,我突然感到這周圍的林子有些不對勁。可我懷中的玉佩並沒有發燙的感覺,我也不好懷疑什麼。但我轉念一想,我這塊玉佩,時靈時不靈。於是便把我的感覺和他們兩人說了。

    大頭聽了不以爲意,說我是吃飽了撐的,這大好的林子,怎麼就不對勁了。可是女人沉思了一陣,說道:“這裡有人來過了,而且剛走不久。”

    我說道:“你怎麼知道。”

    女人說道:“我是嗜血族的聖女,我一天到晚跟人打交道,可以知道聞到那種異常的氣味。”

    大頭說道:“可不可能是我們一起的那個三爺和大團。”

    女人說道:“肯定不是,你們幾個在骷髏船被關押的幾天,全部已經身中蠱毒。身中這種蠱的人身上會有一種奇怪的氣味。我能聞出來。”

    大頭聽見了說道:“什麼,我身上有蠱毒,怎麼……”女人說道:“別擔心,那種蠱其實就在一個環境之中才有用,你們既然出了骷髏船,過一段時間就會失去效用。”大頭聽了放下心來。

    我看着女人說道:“那大姐,你能不能看出這裡有多少人過去了呀。”女人說她又不是能掐會算,她怎麼知道有多少人。但是她認爲人並不多,因爲咱們剛纔在骷髏船上打的這麼熱鬧,並沒有人過來。

    並且我們現在並不知道這些人是幹什麼的。我們幾個也商量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就繼續向前走。走了大概有十分鐘,大頭突然停住,招呼我們往一邊靠。我們兩個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等靠到一顆大樹邊上時,我順着大頭手指的地方,竟然看見一對人馬。前後大概有六人,都是標準配置。

    我從黃河裡回來之後,因爲李哥的原因。就特別留意一下越南地區的販毒團伙和武器裝備什麼的。向查清李哥他們到底是從那裡來的。結果雖然沒有弄清楚李哥是哪裡的,但是對於越南的武器裝備卻瞭解了不少。

    這些人帶着都是緬甸製造的海克勒-科核g3型突擊步槍,7.6毫米。雖然型號老舊,但是在叢林裡卻十分實用。看着他們,突然想起,這些傢伙和李哥當時的穿着打扮非常相似。

    我立刻想到,我們到達這裡的最初目的:爺爺一定也在這。

    我這麼想,不僅僅是因爲,我看見了這些軍人,還因爲我之前推古長老進行儀式的時候巨大石板上的神秘花紋竟然和我玉佩上的十分相似。而且那把爺爺之前接觸過的龍紋刀竟然是這裡一個什麼人仙逝儀式的鑰匙。

    通過這些,我沒有理由不認爲爺爺就在這裡。大頭見那些人走遠了問道:“強子,你看着這些是不是眼熟。”

    我當然知道大頭指的是什麼。但是這些人這麼會找到這麼一個地方,我突然又想到了跟年輕的對話,年輕人會不會就是以爲我們幾個是這個集團的人。

    我問那苗族女人:“大姐,那些人,以前你見過麼?”

    那女人說道:“沒有,但是我見過另一些人,是跟首領談什麼交易的。這些穿軍裝的人我沒有見過。”

    我又說道:“那這些人的方向是去仙逝地點麼?”

    女人說道:“關於仙逝的地點,我也之只是知道大概位置,不僅是我,整個族裡的人,只有三位長老和首領知道具體的位置和進入方法。”

    大頭說道:“那咱們還白費什麼勁,都不知道地方在哪。”

    女人又說道:“我作爲苗族的聖女,跟着現代的首領曾經到過這裡,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方位,但是如果細細得找,肯定能找到。”

    我一聽,心裡有了譜。我們幾個不敢大聲的行動,又在原地呆了一會,確認那幾個人已經走遠,不會回來之後,才又繼續出發。這夥人就是是要幹什麼,我還在仔細思考。

    聽年輕人的話語,我似乎能知道,這些人先前來過這裡,並且對整個苗寨構成了危險。

    我正想着,就走到這片湖的盡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