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內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內訌字體大小: A+
     

    我們幾個當時也沒有別的選擇,就跟着三爺就沿着湖岸向湖的深處跑去。我們跑了沒有多遠,就看見我們來的那個山坳的入口上火光瑩瑩。歪嘴一看,轉頭對我們說:“快跑,我靠來人了,看哪個火把,怎麼也有六十幾號。”

    我們幾個一聽,撒開雙腿,就往湖的深處跑去。這個湖的水面極寬,我們我們的幾個就想蜉蝣一般在岸上奔馳,由於我們害怕點燃火光,會被那些人看到,只能藉着月光一路跑下去。跑了一陣,我還沒問題,三爺可有點受不了了,氣喘吁吁,畢竟是七十多歲的人了。這麼跑真的是有點難爲他。

    我看了看三爺,對歪嘴他們說道:“歪嘴,歇歇吧,三爺受不了啦。”

    歪嘴本想反駁,但是一扭頭看到三爺的樣子,只好停了下了。

    反而是三爺說:“沒事,我還能撐撐。”

    大團說道:“三爺,別鬧,鑰匙把你這把老骨頭弄得散了架,我們誰能耽誤的起?”大

    頭也說:“就是三爺,到了後邊還指着你呢,咱們這裡邊沒有誰,也不能沒有你呀。”

    聽了這些話,三爺靠在一棵樹旁白休息,大口的喘着粗氣。我看了大團一樣,讓他去湖裡弄些水來。大團拿着個剛纔那位苗族大姐給的竹筒,去湖邊大水,我想了想心有餘悸,就說道:“你有事可千萬先回來說,別又弄沒了一個。”

    大團笑了笑說道:“強子,放心吧。”

    說完,一個箭步就奔了河邊。我們幾個繼續坐在這休息,突然歪嘴說道:“三爺,你確定咱們要往那個湖裡去?”

    三爺說道:“嗯,畢竟,那現在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先避一避風頭,然後再從長計議。”

    歪嘴又說:“哪裡沒有苗人。但是會不會有比苗人更可怕的東西,所以苗人才不敢過去。”

    歪嘴一句話提醒了大頭,大頭想了想說道:“是呀,這要是苗人都不敢過去,咱們去了那不是送死?”

    我聽卻搖了搖頭:“那也不一定,沒有苗人,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哪裡是什麼苗人尊敬的地方,比如什麼陵墓什麼的。”

    大頭一聽:“你蒙誰,這整個苗地移風易俗才幾天,而且這麼個地方,不定我共產主義春風有沒有刮進來了呢,哪有什麼陵墓,苗人都是仙逝,藏人是天葬,你真以爲我是文盲。”

    三爺卻說道:“強子說的也不一定沒有道理,而且……”

    三爺還沒有說完,歪嘴說道:“而且我們也沒有什麼別的選擇,不能回去再回到那些苗人手裡吧,那個船我可待夠了,我寧願死在這,也不想讓人當個寵物的養着。”

    大頭想了想,說道:“嗯,也只能這樣了。”

    正在這個時候,大團突然跑過來:“三爺,你先喝口水。那些苗人好像打起來了?”

    我們幾個突然好奇了起來。但是大頭突然“哎呀”一聲。拿起工兵鏟,衝我們來的方向飛奔而去。歪嘴和我都沒有反應過來。歪嘴大叫“不好!”

    大團還不知所蹤,問怎麼了。我罵到:“怎麼了,準是去救他那個苗族姐姐去了唄。”然後我拿起龍紋刀,歪嘴拿着工兵鏟,我們兩個人向那個方向直奔而去。

    歪嘴囑咐大團:“大團,你保護好三爺,咱們湖深處見,要是我們天亮還沒到,你們就先走。”大團在後邊急得直跺腳,想跟我們一起去,但是三爺有沒有人保護;想不去,卻又放心不下。我們兩個也沒有顧得這些,這些人裡邊我跟大頭是發小,雖然我不能打,但是理所應當我得去。

    歪嘴和我前後兩道黑影,緊隨大頭後邊,正走着,我們就聽到了叮叮咚咚的打鬥的聲音。大頭則躲在樹後,看着發生了什麼。我跟歪嘴這個時候也到了。剛到此地我懷中的玉佩竟然熱了起來,這可真是久違的感覺。這裡不是墓地難道也有鬼物?

    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前邊的打鬥就吸引了我。爲首的對峙的是正式那個鐵棒苗人和骷髏船的老者。那個老者仍是萬年不變的帶着兩個是從,而那鐵棒男子身後則有幾十號人。那老者將那個婦女攔在身後,用苗語嘰裡咕嚕的和那漢子說着什麼。

    但是看來是沒有談投機,那鐵棒男子一揮鐵棒,身後的苗人一哄而上。但是那兩個苗人和老頭的身手我們是見識過,那身手就像一個六神裝的戰神,其中的差距不是簡單的靠人數就能填平的。

    眼看那十幾個人都躺在了地上,而那個女人還在老頭手裡。大頭可沉不住氣了,歪嘴剛想攔住大頭,讓他看看在做打算,大頭大喝一聲,又好似天神下凡一般,掄起工剷車本其中一個苗人就揮了過去。

    那個苗人正用鉤子去抵擋別人,哪想到過中天上飛下來一位。大頭的工兵鏟帶着風聲奔那個人的後背就去了。那人在想躲已經來不及,只能回身撤步,擡起手來接着一下。饒是那人身手再好,胳膊也不能有大頭的工兵鏟硬呀。

    大頭手起鏟落,竟然把那個人的胳膊給看了下來。那人果然身手了得,要是換個別人手被砍下來得暈倒在地上,只見那個人卻僅僅是一咬牙,單手揮鉤,又打翻了幾個上前的苗人。剛要過來對付大頭報仇,歪嘴一個箭步就到了。先是用工兵鏟架開那苗人的鉤子,又幾步近前,貼身攻擊那個苗人,沒了胳膊的左側。

    大頭抽一個空隙,立刻到了那個女人近前,說道:“大姐,我來救你。”誰知道那苗族女人一點都沒有電影中的詩情畫意,反而說道:“你添什麼亂。”一句話把大頭說蒙了。

    我這個時候也已經加入了戰團,和歪嘴一起打那一個苗人。那個苗人沒有了一直胳膊之後方寸大亂,加上腹背守敵。突然那個鐵棒大漢,橫掃一棒,直接打在那個苗人的鉤子上。那鉤子應聲脫手,飛向遠方。苗人一驚,還沒反應過來,歪嘴搶過我的龍紋刀一刀就捅進了那人心口。

    還沒等把出來,苗人一腳就把歪嘴踢得飛了出去。歪嘴翻起身來,又是一個箭步向前,將刀拔了出來。說道:“強子,這刀接我用用。”我撿起工兵鏟就圍向另一個苗人。

    這個時候,突然那個苗族女人大叫:“你們打錯人了,他們。他們。”眼見着老頭一起的苗人死了一個,鐵棒大漢周圍的苗人便能到哪女人的身前了。其中兩個直接就對那個女人下了死手,電光火石,我從來沒有見大頭的身後這麼好過。

    先是將手中的鐵鏟扔出一個去,劈到了一個人的面門,轉身又和另一個人扭打在一起。沒打幾下,大頭用自己的鐵頭重重向那個人的鼻樑砸去。只見那人誒呦一聲剛一捂鼻子,大頭撿起地上的刀。手起刀落,看向那人的脖子。

    這一系列的動作把我都看呆了,我大聲叫道:“大頭,什麼時候身手這麼好了。”大頭則是捂着腦門,對我們喊道:“現在不是崇拜哥的時候,歪嘴,我靠,打錯人了。”

    歪嘴聽到這個,也是一驚,但是已經用餘光看到了大頭那邊情況,立刻退出的戰鬥圈,老頭的另一個手下,還要過來拼命,但是那個女人也大聲說了一句什麼。

    我,歪嘴,老頭,和另一個手下全部都退向那隻大船。這個時候女人已經把大概的情況告訴了我們,這個老者叫推古老爹,是苗寨密地的守護者,也是這個寨子的是個長老之一,那個兩人是他兒子,死的那個叫阿豹,另外一個叫阿文。這幾人跟女人是是一夥的,而那鐵棒漢子,則是抓他們來的。

    至於什麼前因後果,我們完全不清楚,我心說:大頭呀大頭,我們幾個遲早死在你這個糊塗鬼手裡。我們幾個人慢慢的退向骷髏船,這個時候,船上放下木板。

    老者一個箭步上了木板,歪嘴和阿文斷後,我與大頭保護着婦人在中間。我看到那個老者一邊像跑着,一邊責怪這船上的人。好像怪他們沒有下來幫他。這

    個時候我突然感覺不對,剛纔下邊都殺成狗了,上邊的人都沒有下來,傻子也知道上邊的肯定有問題。我剛想要跟這位夫人說,讓警告這個老人小心點,還沒有說出口,那個鐵棒漢子就打起響哨,突然船巖兒上出來一批人,手持弓箭。

    老頭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可是看出來,一把抓住婦人,立刻就跳進了湖裡。果然我在從船板下落的途中,我就聽過那個鐵棒漢子又是一聲哨響,船上箭雨四下。

    那老者腳踩木板用力一蹬竟然一步上了船巖兒,然後一看人太多,便也撲通一聲落水,緊接着大頭,歪嘴和阿文全部都落入水中。我們幾個水性雖好,但是這湖裡卻是歪嘴的天下。

    在長江那種能見度極度,水流湍急的大河中來去自如的他,到了這種水速極爲平穩,能見度極好的湖中,就像是到了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