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方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方案字體大小: A+
     

    耳聽得那邊傳出來打鬥的聲音,我問是怎麼回事,三爺看都沒看直接說道:“爲了那隻雞唄。”歪嘴則是惡狠狠地說道:“人畜。”

    我也感到一陣噁心,而且對這個船底的牢房又覺察出一絲詭異。是不是我也會變成這樣,是不是我們如果被關在這裡,以後也會爲了一隻雞打鬥起來。我看大家都沒有說話,我也沒有說什麼。

    坦白說這裡伙食還是不錯的,我們這裡分到了米飯還有餈粑,大頭看到了晚飯,也不得什麼這個那個得了,一陣狼吞虎嚥。而大團則僅僅吃了一點,把自己分到的大部分食物都給力虛弱的歪嘴。歪嘴也沒說什麼。默默的把自己那份吃完。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樓梯口再次亮起了那燈光,那個老頭又出現在那裡,兩個苗人緊隨其後。他們在站在樓梯口的地方,而那兩個婦人則是左右魚貫而出,收拾那些吃完東西的盤子。我這才藉着亮光看到我對面的牢房。

    有幾個人頭已經被打破了,而給他們裝食物的碗,也碎了一地,那個老頭一開始沒有看見這裡的情況。等其中一個婦女收拾到這裡的時候,老頭纔看見。他一皺眉,邁着方步就到這裡來了。那個幾個人看到了老者過來,很是害怕。都趕緊翻起身子來,直挺挺的跪在地上,手打作揖,不住的說着什麼求饒的話。

    那老者默默的看着那牢房裡的幾個人,什麼也沒有說。而這時候,我們那邊牢房的收拾餐具的那個婦女也走到了我們跟前,就是之前我們在吊腳樓看到的那個女人。那個女人蹲到我們牢門之前。現實轉過身來,看了看那個老者,發現老者並沒有看他。

    然後再把那兩個大碗放進揹簍的同時,從那個揹簍裡掏出了什麼東西,然後輕輕敲敲這個牢門,彷彿是在叫我們。大頭一眼就看到了,趕緊躡手躡腳的走了過來。婦人把那個東西給了大頭,然後說了一聲:“拿着,收好。”

    這句話聲音不大,但是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女人說漢話的聲音了。我們幾個頓時面面相覷,我靠,這個苗寨不是人人都會說漢話吧,沒等我們反應過來,那個婦女就趕緊收拾東西,從我們這裡走了過去,好像很是忌憚那個老者。大頭趕緊把那個東西藏好,放到了歪嘴的身下。

    我們的眼光還停留在那個婦女身上的時候,我們被對面的牢房裡就傳來了一陣慘叫吸引過去。我們幾個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個幾個人在牢房之中來回翻滾。很是痛苦,而那個老者則仍然是面無表情看着他們。

    我們被那讓人頭皮發麻的慘叫縈繞了很長時間,那個老者從身後背的牛角之中。掏出了什麼東西,放在牢房門前。然後用手在地上接着,像是收回了什麼東西。之後就拿着火把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我跟大頭驚訝的看着。

    藉着漸漸暗下來的光亮,我們看到那幾個人幾乎已經把全身皮膚抓破了。身上都是一條一條的血跡。都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我們眼看着那微微的火把,消失在樓梯口。

    大頭一邊扭頭,一邊問孔三爺:“孔三爺,剛纔那個老頭……哎,你們幾個吃什麼,那是給我的,”大頭一回頭沒有看見孔三爺,而是看見我們幾個把那竹葉打開。

    原來是半支雞,我們把大腿撕給歪嘴,將雞胸和雞翅先給孔三爺,剩下的部分,我跟大團剛要分開。“你們幾個太不夠意思了,我剛一扭頭,就撬我牆角。”

    大團說道:“你天天吃這麼多,少吃點,再說這個雞要是有毒呢,”

    我也說到:“對呀大頭,你不是一頓吃飽了三天不餓麼。”

    大頭說道:“你們別鬧。這是我作爲孃家人的禮遇,趕緊,給我拿過來。”大團不給,大頭伸手就搶。

    正鬧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三爺,那個女的會說漢話。說不定我們出的辦法就在他身上。”

    三爺看着我說道:“你有辦法了。”

    我說道:“說是辦法,也不算是,很是簡單,就是讓她看看能不能幫我們出去。”

    大頭他們一聽我說這個,都不搶了,都仔細的思考起來。三爺說道:“好是好,但是我們現在連她是敵是友都不清楚,還有她爲什麼給我又送吃的也不清楚。”

    大頭說道:“是敵是友我也不知道,反正肯定對我沒有惡意,否則也不可能給我送什麼吃的。”歪嘴聽了說:“可不是麼,你孃家人。”

    我聽了啞然失笑,不過說到:“但是大頭說的也有道理,我認爲她對我們沒有什麼惡意,我們之前在吊腳樓裡就是她負責照顧我們,雖然沒有什麼接觸,但是我也不覺得他是什麼壞人。”大頭點頭稱是。但是我看三爺還是有顧慮。

    這時候歪嘴說道:“不管怎麼樣,都可以試試,畢竟這個事情已經不能再壞了,既然情況不能在糟糕了,我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嘗試。”

    三爺轉念一想,說的也對,就說道:“嗯,對,可以試試。實在不行就拉倒唄。

    ”大團則想了想說道:“不過我們怎麼跟她聯繫呢。不能就當着幾個苗人,就跟他這麼說吧。”三爺看了看大團,說道:“既然她能說漢話,而且我聽她的漢話,說的還不錯,那麼她很有可能認得漢字。我們可以寫給她,”

    這倒也是辦法,怎麼寫,不能寫血書吧。我把想法給他們說了出來,這個時候,大頭看了看歪嘴的傷口,咳了咳,竟然笑了出來。

    歪嘴感覺很不自然,說道:“大腦袋,你有什麼你就說,笑得我發麻。”

    大頭說,辦法也是有的,就是歪嘴得犧牲一下。歪嘴身上的塗抹的綠色膏藥,就可以用來當作顏色,筆也好說,用雞骨頭就行了。

    我們一聽,這大頭明顯是公報私仇呀,但是歪嘴卻認爲,這個主意不錯,反正自己的身子也快好了,那些藥膏也沒有什麼用處。我們點了點頭,然後三爺又說道:“但是,我們也得多考慮幾個方案。”

    我們都點頭稱是。畢竟那個婦人能不能同意我們心裡一點地都沒有。

    三爺說道:“基本上那個女人收到我們的信就有三個選擇,一是收到信幫我們出去,這個方案的問題就是兩個一個是我們出去之後往哪裡跑,另一個是如果中途被發現怎麼辦。二是收到信就直接向那個老者揭發,這個我們也沒有什麼選擇,只能上演全武行,跟那幾個苗人拼了。第三就是那個婦人收到信就這麼着了,石沉大海。我認爲第二種情況機率比較小。”

    我們幾個都點點頭,然後我看了看大家說道:“三爺你還記的咱們進來的時候,我們看見的那片湖麼。”

    三爺點了點頭,說道:“那片湖肯定有問題,不然不可能被食血族放到這崇高的位置。咱們不能往山那邊走,要往湖的反方向跑,大致可以看出來,那個苗人,不是經常進這片山坳中的湖。”

    大團也說到:“是在不行我們就跳湖,以我跟歪嘴的水性這種湖,我們能沉個三天。”

    大頭也說:“我跟強子差點也就沉個兩天半吧。”我心說大頭呀大頭,什麼時候了都。

    三爺看大家都同意就說道:“既然這樣,那麼第一個方案就是我們通信給那個婦女,跟她商量怎麼逃出去,然後出去之後先讓她帶着我們,看看往哪裡走。如果中途被發現,就跳湖,上了岸之後誰也不用等誰,跑一個是一個。”

    我們幾個互相看了看都點了點頭,只要我們幾個能出去一個,都可以出去叫人,然後回來救我們。然後我又看了看大家:“那麼如果,那個婦女不行的話,甚至直接給咱們告密的話……”

    我看着大頭,歪嘴和大團,“咱們硬幹起來,勝算有幾分。”

    大頭這下沒有直接說話,而是看着大團和歪嘴,幾個人都沉默了,只有歪嘴說道:“強子,不滿你說,雖然我現在身體還虛,但是也能打。但是看那幾個苗人,我們手裡邊又沒有傢伙,勝算連一成都沒有。”

    三爺聽了也說:“不能光看見那幾人的蠻力,你們還記得剛纔那個老頭的手段麼。”三爺不說我們都忘了,趕忙問是什麼東西。

    三爺說:“那個人應該就是摸金校尉口中的人牧,我估計那老者,剛纔一定是用了蠱,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蠆。”

    我們幾個皺了皺,三爺又繼續說道:“蠆就是萬蟲噬心,一種可以自由釋放的蠱,蠱一旦緊身,人就會如同被萬蟲噬心般痛苦。我以前看過有人用這種蠱術給人戒毒。”

    我們幾個看了看。歪嘴又說道:“這下我們的勝算就更低了。所以現在可行辦法就是大頭的姐姐了。”

    大頭則看了他們說道:“關鍵時刻,你們都完蛋。還得是看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