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食血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食血族字體大小: A+
     

    那老者用火把敲了敲木籠,示意我們安靜點,我一看那老者冷峻的臉,又想了想剛纔孔三爺說的話,馬上閉上了嘴,老者見到我這樣,就轉身走了出去。我見那火光一點點的上了樓,才放下心來。

    我連忙問三爺,說道:“三爺你們沒事吧,怎麼你們來到了這?他們沒把你們怎麼樣吧?”三爺看着我說道:“怎麼,大頭沒跟你說?”我一聽,突然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我回頭看向大頭,大頭一臉無辜。我猛然間想起,要不是這個大頭昨天早上沒了蹤影,我跟歪嘴也不至於這麼被動。立刻說道:“大腦袋,你還沒說你昨天去哪兒了呢。

    讓我跟歪嘴這一頓好找。”大頭看了我一眼,說道:“我哪知道,我這一去這麼長時間。回到那個山洞你們都不見了。我都快急死了。立馬就出去找,你們看看你們留下的記號,那麼少,要不然我早就跟你們匯合了。”歪嘴趴在地上,大團正在看他的傷勢,一聽大頭說這話,立刻說道:“我靠,我們擺的記號連傻子都能看清楚,扔個饅頭狗都能來,你說你看不見?”

    歪嘴肯定也是一肚子氣。我一想反正都這樣了,也不能過度的責怪大頭,問清楚事情就行了。我問大頭:“你昨天到底幹嘛去了?”大頭說道:“我呀,昨天守夜的時候,快結束了當時,我突然想拉屎,我就……”還沒等大頭說完,歪嘴就說:“你每次吃那麼多你能不拉屎麼你!”大頭一聽,也說到:“管天管地管不着我拉屎放屁,有本事你不拉呀。”我哦一聽啞然,說道:“都什麼時候了,你們就不能好好說句話?”歪嘴一聽,也壓了壓心中的怒火。

    大頭又繼續說道:“我拉着一半,我就聽見林子裡邊有響動,我不放心,以爲是什麼山谷裡的野獸,就沒在意,但是越聽越不對勁,好像是有人的聲音,好像這個聲音還挺耳熟。我沒敢拉完,就草草的擦了擦,感覺拿起工兵鏟奔着那個地方就去了。

    我到哪附近,一看有火光,就知道哪裡肯定有人,我在離近了一看,竟然是大團和三爺。我心中一陣激動,就要衝過去,因爲他們人數不多,有那個年輕人,那個老頭,還有那個那鐵柺杖的漢子還有三五個苗人,我當時想憑我身手,還有個傢伙,一過去撂倒三個,一胡嚕打死五個,解決戰鬥。”歪嘴是在是聽不下去說到:“別扯淡,好好說話,咱們還是好朋友行不行。”

    大頭說道:“你看看,你看看,我的身手你又不是沒見識過。”歪嘴一聽:“我是見識過,讓幾個苗種打個嗷嗷叫喚,跟發了春的公豬似的。”我一聽,心想我怎麼身邊都是這種活寶呀,都什麼時候了,還一個個的這麼貧。我沒等大頭還嘴,立刻打岔,問道:“後來怎麼了。”大頭興許剛纔吹牛吹的有點虛,沒多跟歪嘴吵吵,說道:“之後我發現三爺好像看見了我,衝我嘰咕眼,我一看,三爺這是有事呀,就壓住了火,沒動。突然三爺不知道說什麼,就奔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示意我往後退。”

    大頭說道這頓了頓,又繼續道:“我當然不敢怠慢,就往後走了走。三爺這個時候過來了,問我怎麼來的,問你們怎麼樣,我就說咱們怎麼怎麼樣,怎麼怎麼到了那個山洞,怎麼怎麼看見的三爺的那個珠子,明天有什麼打算。三爺一聽,十分高興。

    說咱們可是找的那個珠子,他們那天被那個幾個苗人抓了之後就被帶到了寨子裡,但是好像寨子裡有什麼事,當時情況太緊急,沒說清楚,就告訴我那個寨子怎麼怎麼走,讓我趕快回去,告訴你們。

    我一聽心中大喜。然後就往回走,我走了一陣感覺不對勁,怎麼三爺在他們那裡怎麼這麼自由,我就又回去了。跟着他們走了一段,走到了上次那個帳篷那塊,看見那幾個苗人在找什麼東西,翻了半天也沒有找到,然後就悻悻的回去了,他們都回去了,我也一看天不早了,就立刻往回走,走着走着,突然我那拉的半截的屎意有上來了,我就感覺找了個的地方方便了一下。

    等回到那個山洞你們早就不見了。”大頭說完,還晃了晃大腦袋,好像我們被抓了全是怪我們沒有等他。

    我一聽都快氣炸了,說道:“我說林大頭,真是懶驢上磨你,都什麼時候了要是你能早點回來,我們至於讓那幫苗人追着跑?”歪嘴卻說到:“強子,你彆着急,這個貨就這樣,你還不知道”大頭說道:“你看看你們要不是我神兵天降,幫你們一把你們不早就死在寨子外邊了?”

    這時候大團突然說話了“怎麼死在寨子外邊,你們是怎麼回事?”歪嘴趴着地上看了看我,我就把這幾天的事給大團說了一下,我怎麼看見的三爺的珠子,怎麼被那些苗人追着跑,怎麼在寨子外邊根那十幾人搏鬥,着重說了一下歪嘴怎麼神勇。

    大團聽完,立刻看着歪嘴說道:“行呀,歪嘴,平時看你不怎麼說道,關鍵時刻你倒是有一手呀。”我聽了一笑,不怎麼說話,那是以前,現在可不一樣了。我沒理這個茬,問道:“對了,剛纔大頭說你們怎麼着了,我都沒聽明白,”

    大團看了三爺,三爺點了點頭,然後三爺說道:“你逃走之後,我們就被帶到了苗寨,然後就是年輕人也就是這個寨子的首領見了我們。”三爺說道着,看了看那樓梯的方向,又對周圍一陣一陣的哀嚎聲皺了皺眉。又告訴我們說,他們見了那個首領之後,問他們爲什麼來這,來有誰。

    三爺知道見多識廣,知道這個地方是苗族的一個分支,黑苗裡邊的食血族。

    他本來以爲食血族就是苗人的一個傳說,沒想到這回看見真的了。然後三爺也是用的我的方法,去詐他們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知道他們這個寨子現在好像面臨着什麼危險,而且那些苗人,明顯認爲他們是另一夥人,這個時候三爺,從脖子上拿出了一個護身符,那個附身符是早年間跟我爺爺一塊來這邊倒鬥,拔了一個邊陲苗王的墓。當時掛在苗王的屍體上。他見這個護身符不是真金白銀,更不是什麼玉覺得好奇,就帶了回來。當

    時也沒忍心出手,就一直這麼帶着。他知道這肯定是個苗族的聖物。果然那些苗人看到這個護身符很是吃驚,當時沒有殺他們,而是問這個怎麼來的。三爺說是一個老友相贈,然後就被關到這個船裡邊來。他們就往這裡呆着,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那個年輕人又來了,把他們帶出來,讓他們帶着去我們那個帳篷的那看看,並囑咐說,別想逃跑,我們已經被下了蠱,要是出了林子,登時就萬蟲噬心而亡。

    蠱毒他們都是見識過的,沒人會以爲這個年輕人說的假話,只好帶着他們到帳篷哪裡,沒想到看見了大頭。三爺當時假裝要去解手,因爲知道三爺不敢跑,他們就放心大膽的讓三爺去了。三爺見到大頭之後草草的說了經過,本想讓大頭告訴我,讓我們心裡好有個準備,沒想到這個傢伙因爲一泡屎把什麼都耽誤了。

    我一聽,心中已經明白大半,又說道:“三爺,你那個詐他們的方法我也用了。”然後我就把我怎麼跟那個年輕人交涉的全部都說了一遍,三爺聽了沉思了一陣,說道:“現在已經能確定的就是這些食血族確實是面臨着什麼問題,但是連首領都這麼三番五次的出馬,肯定是關係全族的安危。按道理說,這整個苗疆之內是沒人敢惹他們的,就是當初苗王見到食血族的首領也要禮讓三分。”

    我聽了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三爺什麼是食血族呀,”因爲以前只聽說外國有什麼食人族,沒聽過食血族,便問道。三爺聽了,清了清嗓子剛要說話。我們又聽見了腳步聲。

    我擡頭一看,又是那個幽暗的燈火,又是那個老頭,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突然我們前邊木龍裡面的都像發了瘋似的往後退,那個小老頭走到木籠中間,細看了看,他看到那個籠子,那個籠子裡的就是一陣哀嚎,交的異常悽慘。

    他身後有兩個人,一個人拿着木桶,一個人一個長長竹竿子,杆子頭裡綁着一個金屬製的鉤子。老頭還在四下裡看,突然看到,我們對面的一個籠子,臉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那個笑容好像是看到什麼久違食物一樣。然後帶着那兩個人走了過來。到了這個籠子跟前,那籠子裡邊的人,發瘋似的嚎叫,那個小老頭又面無表情看着他們。招了招了,後邊拿鉤子的那人,猛地將鉤子捅進了籠子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