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骷髏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骷髏船字體大小: A+
     

    我們幾個被架出來之後,大頭看了我一眼說道:“讓你瞎嘞嘞,露餡了吧”我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少廢話你”,我說完感到心頭一涼,“這次咱們是凶多吉少了。”“哎,我剛喝了口湯”大頭戀戀不捨的說道。

    我們三個人被從那個吊腳樓裡一路推搡出來,這時候我跟大頭已經可以自己慢慢的行走了,而歪嘴受傷比較重還是被人架着。出了吊腳樓之後。那個年輕人和老者就跟我們分開了。我們被那個漢子帶着,從這苗族村寨裡穿過。

    這個寨子規模不小,應該時候是有個幾百人的村寨。而且建築就是完全的苗族村寨風格,我們能看見在村子最中央的就是一個高大的吊腳樓,最足有四層,而這之後的房子都比較低矮。我們被一路推搡了,周圍的民房中又不少人圍着觀看,而有的婦女和小孩子竟然還從地上扔過來石頭,瓜果蔬菜什麼的。

    大頭一陣不滿就罵道:“你們這幫猴崽子,”剛想還要在罵,那個漢子照大頭的肋叉子就是一拳,疼得大頭瞬間的不說話了。周圍的人羣爆發出一陣陣歡呼。我第一次體會到了古代人被遊街示衆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自己和整個世界爲敵。

    被人窺視的不適感,被押解的無助感,和對接下里未知命運的恐懼。我們就這麼在人羣的歡呼聲和嘲笑聲中走過了整個村子。然後沿着一個條細窄的石階道被推搡了上去。

    我站在石階道的半腰往下望去,憑良心說這個大山中的村寨還是極度安詳和漂亮的,但是現在我怎麼都感覺着整個村寨中寫着兩個字,淒涼。我看看大頭,他倒是不以爲意,我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樂觀的心態,於是問道:“你笑個屁,咱們都快死了。”

    大頭看了我一眼:“不會的,咱們馬上就能看見大團和孔三爺。咱們幾個人在一起,肯定能想到出去的辦法。”我聽力心頭一驚說道:“我說大頭,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又看了大頭一眼,突然想了起來罵道:“我靠,不說我就忘了,你狗日的昨天晚上跑的哪去了?差點沒把我害死。”

    大頭剛要還嘴那個漢子就扭過身子來,惡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大頭明顯是被剛纔的那一拳打疼,一看那漢子轉過身子來立馬就不說話了。我心中好笑,這時候大頭低聲嘟囔了一句:“媽蛋,要是讓老子出去了,不打你個滿臉桃花開,你就不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我差點沒樂出聲了。聽了大頭的我心中放心了不少,但是我也知道,這個傢伙的話不能全信,最多就是聽一半。那幾個苗人又在後邊推搡我們,顯得極度不耐煩。我們漸漸的又走進一片竹林。竹林的上邊就是山頭。我心說,這些傢伙這是要帶我們去哪兒呀。

    心中滿滿都是疑問。而那些苗人根本就不管我們這些,後邊又是一陣不耐煩的推搡,好像着急要回去一樣。

    我們在被眼界之中有走過了這片竹林,翻上了山頭。到了山頭之上,豁然開朗。這個山後邊竟然以的一個大湖。這個湖的湖面非常之大,可能看見從我這裡看過去整個湖是一個月牙形。而那一邊是封死的,就像是在這個大山之中憑空出現了這麼一個大湖。我有看了看,心中想到這個湖肯定是有底下暗河和什麼地方通着,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大。

    我還沒看兩眼,突然被一個地方吸引住。在我們的前方是一條小道,而那個小道羊腸直下,在他盡頭是一所船。說是船,其實我也沒辦法形容他是個什麼,只是因爲他漂浮在水中,所以只能叫做船。這個東西是長方形的。

    正中央沒有桅杆,代之的是個三層的寶塔央視的建築。而那個塔周圍是各有幾十米長的甲板。最奇特的是船的四周都綁的是各式的骷髏。我看了一眼,以我現在的位置能看清那些骷髏,絕對不是人的,至於是什麼動物的,我還就真的看不清了。

    我還想看多看兩眼,說不定能發現什麼,沒讓我多看,那個幾個苗人就把我們推搡的壓了下去。一邊走,我一邊看看大頭和歪嘴。大頭還是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

    而歪嘴剛醒,看的出來傷口還是特別疼,一直在咧嘴。沒有多少時間,我們就來到那個艘船近前,我的天,這個船是有多大,我心中暗想。

    我也是在長沙行走的人,大船小船見過的也多。一般的江船根本就沒有這個大。這個型號的船,萬噸估計是夠了。但是我又想不通了,這個船放在這個湖裡是幹什麼的。而且是怎麼運進來的?難不成是在這個湖岸上造好的麼?這個湖要是能跑這樣的船得多深呀?

    我心中一陣一陣的嘀咕,沒等我嘀咕完,我們就被推到了船的船頭,這次我看清了,那個骨頭,是巨大的蛇骨。都是整幅骨架,從頭到尾,這些蛇看來也大的出了號,上次伏擊我們的那些蛇,只比這個小。七八條蛇骨將整隻船圍住,蛇頭的部分全部集中在船頭船尾。那個船上掉下幾塊木板,木板特別厚實,顯然都是經過加固的。

    在湖邊又一個簡易的碼頭,伸出一個部分在水中,那些木板就支在碼頭上,就在這個時候,從船上下來幾個人,爲首的又是一個老頭,身上穿着披風,個字很小也就是到大頭的褲腰帶這。但是臉上根本有表情,我越看的那個老頭越覺得不舒服,就不知道是那個問題。那個漢子看見老者,非常尊敬,趕緊走上前去,用苗語嘰裡咕嚕的跟那個老者說起話來。

    老頭這一說話,我突然反應過來,戾氣,是戾氣。這種戾氣給人的感覺就是這個老頭好像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而他那個表情就像是那個漢子是個死人一樣。我也明顯感到那個漢子臉上也有一些不自在。我那幾個我身後的苗人看到那個老者也不自覺的往後退。

    那個漢子和那個老者說了一會,老者點點頭,把那個漢子用手撥開,然後用手指着我,向後邊的人招了招手。

    那些人一擁而上,把我們幾個架過來,好像是坐了什麼交接儀式一樣。那個漢子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後邊那幾個苗人跟的更緊,明顯就是不想在這個地方多帶一會。那個老頭看了着我,嘿嘿一笑。笑得的毛骨悚然。那個老頭當然是沒有管這麼多。直接就走了過來,把我們幾個帶上船。

    這船不愧是大的出了號,我們幾個走上去完全不晃,到了甲板之上,我們走到中間那個塔下邊。老者看看那座塔,就把我們往塔裡帶去。塔之中一片漆黑,伸手看不見五指,根本就不知道那個人苗人是怎麼辨別方位的。

    老者拿出一個火把,一陣星星點點的光,我們才隱隱約約的看清這周圍的樣貌。四周都是刻有苗族文字的石板,石板戳在大廳之中。我還沒看清上邊寫的是什麼,老者就帶我們走到一個樓梯口之前,帶我們下了樓。我們在黑暗之中,只能跟着老者那一豆火光,下了一層,這一層很是寬闊,但是火光有限,根本看不清四周有什麼。

    那老者停都沒停,又繼續往下走去。剛到了樓梯口我們就聽了下面細細簌簌有什麼動靜。但是那個燈光剛出現在地下二層中時,整個樓層裡出現了一陣鬼哭狼嚎般的嚎叫。隨着燈光一陣一陣往前走,我能看清,這是一個巨大的船中牢房。

    四面都是獨立的木籠,這些木籠都是做的非常矮小,只有半人高,人在裡邊只能蹲着。而且木籠的柵欄都很奇怪,尤其是靠近我底下的部分,都是烏黑的,像是被什麼染的。

    我們跟着火光走了一路,那些人看到那個老者,全部都往後躲閃,有的甚至還恐懼的大喊。我大頭還有歪嘴被這些人吼得心煩意亂,頭皮發麻。

    這個老者走到最後一排的柵欄的時候,招呼後邊的隨從,把籠子打開,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幾個一把就把我們三人扔了進去。

    我跟大頭被摔了個狗啃屎。而歪嘴則摔倒了我們身上。歪嘴的傷口還沒有好徹底,誒呦一聲,而底下的胖子叫的比他聲音還大:“我靠,歪嘴,你這是要壓死我呀。”還沒等歪嘴說話,那邊黑暗之中傳來一個聲音,:“大頭,你們怎麼也在這,歪嘴呢,他怎麼樣。”我一聽聲音,激動的叫道:“大團,你們怎麼樣了,三爺呢,他怎麼樣了。”

    終於又看到了大團和三爺,我心中迫切想和三爺交流一下,畢竟現在有太多的事情,三爺這種老江湖一定會比我們知道的多得多。三爺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別說話,等等。”我還沒反映過來,那個微微的火把燈光就又返了回來。那老者看着我們,許久沒有說話。用火把敲了敲木籠,示意我們小心的點,然後又轉身走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