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破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破綻字體大小: A+
     

    我喝完那女人給我的湯,剛要說什麼。就聽見大頭在後邊:“誒呦,誒呦,什麼這麼香,快給我一碗。”聲音很是虛弱,但是聽得出來,中氣已經恢復了。那個女人被大頭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轉身看見大頭,又跟大頭說起了苗語。

    說了兩句見大頭不懂,但看出來大頭比比劃劃的樣子,知道大頭餓了,要喝湯。就趕忙給大頭盛了一碗。大頭可是不含糊,也不管是毒藥還是什麼,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了四碗。這時候我一看大頭的吃相比我還誇張。這湯裡邊有當地特產的蘑菇和山雞,味道特別香。

    我吃的時候還知道砸吧砸吧滋味,大頭則是一股腦兒的全部都灌了下去。我正要笑話大頭,大頭突然間不說話,一個勁的撓嗓子,我一看,原來是讓骨頭給卡出住。大頭吭哧吭哧半天才把那個骨頭咳出來,把這口氣喘勻實。我跟那個女的一起哈哈大笑,笑了一陣,那個女人好像是感覺有點尷尬。連忙把東西收拾收拾走了出去。

    大頭見她走了出去,說道:“強子,咱們是不是死了。怎麼死了還這麼好的待遇。你們家老爺子真不愧是地龍王,跟閻王爺還有點交情。”

    我一聽大頭說這個,差點沒氣樂了,說道:“我要是跟閻王爺有交情,先讓他來把你收了”

    大頭看來是身體緩的差不多了,也說道:“那你得跟閻王爺說說好話,讓他派個女鬼過來,還得長得俊點,我大頭保證是絕不反抗,妥妥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以後你大頭哥哥做了鬼,也天天守着你,省得你悶”

    “你少扯兩句淡吧”我說道,然後把進寨子之後他們怎麼對龍紋刀下跪膜拜,我怎麼急中生智想出來的這個法子。大頭聽了之後連連稱奇。說道:“別說,強子還真有你的。要是當是是我,我一準兒給說漏了餡。

    我說道:“別高興的太早,這些個苗人知道我們醒了過來,一定會過來問咱們那把刀是怎麼回事。要是待會說的不圓滿,咱們還是死路一條。”

    大頭晃了晃大大腦袋,問道:“那強子。你想出來怎麼說了麼?”

    我白了他一眼,說道:“我哪知道怎麼說,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個龍紋刀的事,得問孔三爺。”

    我說道孔三爺,心頭一動,現在也不知道這孔三爺跟大團怎麼樣了。這時候大頭說道:“說的也是,咱們三爺和大團已經分開好久,也不知道他們在不在苗寨裡邊。哎,對了歪嘴呢?”

    我一聽,說道:“喏,那不那邊躺着呢。”大頭一看說了句,我靠。我起了起身子,我一看歪嘴,太慘了,簡直讓人打成了歪臉。頭上被不知名的樹葉和草藥裹了一圈又一圈,腫的比大頭的腦袋還大。身上全是綠色的藥膏,現在還在昏睡之中。看着歪嘴的呼吸很是均勻,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

    “這幫傢伙,”大頭咒罵了一句。我剛要和大頭商量一下,一會怎麼辦,突然大門一推,進來一衆人。裡邊有先前抓我們的拿着鐵杖的漢子,有那個老者,但是他們都簇擁着一個年輕人。那年輕人走在前面,中等身材,臉很長,面色陰沉。手裡邊拿着我的那把龍紋刀。進來之後,直接奔我走了過來。

    那個老者對着那個年輕人,嘰裡咕嚕的說幾句,並用手指了指我。

    那個年輕人,也回了兩句。然後那個老者走了過來,對着我說道:“你,這把刀,怎麼來的”我當時想了想,心說,我靠,說曹操曹操到呀,我這還沒有想好怎麼說,他們就來了。我腦子又開始飛快的轉動起來。心說他們對於這把刀一定是知道什麼,而我卻什麼也不知道,知道僅僅是這把刀能辟邪,而且在關鍵時刻,還能有一些神秘的功能。

    但是這些並不能解決我當下的問題,我又不能叫他們去找孔三爺,一時間突然沒有了辦法。那個老者見我不說話,以爲我故意隱瞞,又說道:“快說,我知道,在想什麼,你們”我心頭一動,他知道我們在想什麼,這明顯是說謊。我都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又動了動心思,想到,他們一定是有什麼事情,不然沒有必要這麼樣用威脅我們口吻來問我們,而且他們一定很擔心這個問題,不然也沒有必要又給我治傷,又着急忙慌的親自來問我們。

    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本行,我是個古董商人,一年到頭就是跟一羣土老帽或者奸商來討價還價,我雖然沒有學過什麼心理學,但是套磁,打槍什麼的本事我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我打定主意先和他們套套磁,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能把現在的形勢扭轉過來。

    於是說道:“你們是什麼人,憑什麼告訴你們”我再說這個話的時候,明顯帶有一種明知故問而且輕蔑的態度,果然,那個老者說道:“別裝傻,快說,你們怎麼來的這裡,其他人,還有誰,什麼時候到”聽到老者話,我又開始推測,我猜測到,他認爲我們有一夥人,或者把我們當成了另一夥人,明顯這些人對他們有威脅。

    而且他在言語之中的意思,好像是以前這些人來過,而他們在躲這些人。我想了這些,又說道:“既然你們知道,那還不快點放了我們。”我說這句話明顯是詐這個老頭,我用現在我所知道的東西,試探老者一下,如果沒成功,其實我也相當於什麼都沒說,還有退路。老頭一聽我的話,大驚失色,連忙轉身,對着那個年輕人,說了幾句。

    然後轉過身來又問我:“你們,怎麼,找到這裡來的”我看了一眼那個老人,想了想立馬說道:“我不跟你說,我要跟他說”我用手一指那個年輕人,那老者聽了我的話,明顯一愣,扭頭看看年輕人。這也是我的計策,誰都能看出來,他們之中那個年輕人是頭。我在平時的生意中知道,跟老闆直接對話比跟跑腿的對話更加有利,而且這個年輕人不懂漢話,我們中間由這個老者轉述,還有可能套出更多的信息來。

    我心中算盤打得叮咚亂響,知道那個年輕人說話了:“好吧,你跟我說,要說什麼?”我大吃一驚,心說不好。原來這個小子會說漢話,這不是玩我麼。我一時語塞,但是又馬上鎮定下來,整理了一下我現在我所推斷出來了的信息。說道:“你們也猜到了,就是他們派我們來的。”那個年輕人,非常的平靜,又說道:“他們派你們來幹什麼。

    你們還想要什麼。”年輕人這話一說,我知道很有可能那些人已經得到了什麼,而且在過程中,對這些人產生了威脅,憑這些苗人還有可能惹不起那個組織。我又說道:“我們不想要什麼,只是來看看。”那個年輕人看了我一眼,轉身對那個老者用苗語說了幾句話。

    又轉過身來,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簡直都要被他看毛了,這可不比做買賣,萬一出來岔口,要的就是我們三個人的命。那年輕人又說道:“前幾天來的那兩個人是你們一起的吧”我一聽這,心說還真猜對了,那兩個人一定是大團和孔三爺。心思一動說道:“對,這樣,你們放我們走,我們絕對不說這裡的情況。”我這樣說一是暗示他我們後邊有人,讓他們小心點,二是暗示他們,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的事情。

    誰料到我這麼一說,那個年輕人,轉身就走,然後向那個手拿鐵杖的漢子揮了揮手,說了什麼。那個漢子就立刻凶神惡煞般的到我跟前來了。然後一把架起我,不用分說,往外就拉。而後邊的人有人拉大頭,有人拉歪嘴。我心說不好,我這是那句話說錯啦?怎麼還沒有說兩句話,就被這個年輕人識破了?我心中暗暗着急,最後一想,反正都是這樣了,不如再詐他一詐。

    這個時候那個漢子已經把我架了起來,我心說好大的力氣,我用力想掙開他,誰知道根本就動彈不得。那個漢子的兩個手就像兩個鉗子一樣。

    那個年輕人就要出去了,我趕緊大喊:“他們來了,他們馬上就要來了。”我這是做最後的嘗試,我看到那個老者明顯看是顫抖,好像很恐懼,而那個年輕人,聽了我說的話,轉過身來,衝我說道:“讓他們來吧,你們誰都走不了。”

    我一聽,心說壞了。我這一劑藥給下猛了。聽年輕人這口氣明顯他們是要破釜沉舟了。我靠,這下可壞事了,我們這明顯是給別人檔槍了,真是不嘬就不會死。我現在改口說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也沒有了。心中無限悔意呀。只見那幾個人把我跟大頭和歪嘴架出來,歪嘴被他們這麼一抻立馬就醒了過了。一邊咒罵着一邊被人押着推出了吊腳樓。大頭在我身邊說道:“讓你胡嘞嘞,漏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