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苦澀的聚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苦澀的聚首字體大小: A+
     

    我聽見,其中一個苗人嘰裡呱啦說了一句話,剩下他身旁的苗人吼叫着就衝了上來。我跟歪嘴一看這,心說媽的,拼了吧。腦袋掉了碗大個疤瘌。歪嘴和我背對背靠着,把自己後背留給了隊友。我手握緊龍紋刀,那歪嘴也攥住了工兵鏟的手把。

    這個時候,一個長頭髮的苗人已經衝到了近前,橫着一刀,奔歪嘴的面門就砍了過去,歪嘴一低頭。將工兵鏟誰順往前一個橫推,鏟子的鋸齒狀鏟巖兒,就劃開那個苗人的肩膀。頓時鮮血就噴了出來。那苗人哇哇大叫的捂住胳膊,一刀又由下至上砍了過來,歪嘴將工兵鏟往下一架,我瞅準了一個孔子,一刀就像那人看去。我當時感覺並沒有用多大力氣,可是龍紋刀卻像切入了豆腐一般,一下子把那個人的肩膀卸了下來。

    當時鮮血濺了我一臉,我一看這當時也嚇傻了,那幫兇悍的苗人根本就沒有給我喘息的時間,有人從後邊就踹了我一腳。我就飛也似的從歪嘴身旁飛了出去。那兩傍的苗人剛想過來,歪嘴大喊一聲,就將工兵鏟掄開了。那些苗人紛紛後退。我在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又和歪嘴回合到一處。

    那幫苗人中有人一人似乎是首領,有嘰裡咕嚕的說了什麼,那些個苗人,又衝了上來。剛纔第一次的時候那些苗人可能是沒有準備,有些大意,戰鬥能力還沒有這麼強。

    這第二次分明有了陣型。有五個手拿短刀的苗人,將我們團團圍住,而後邊有三個那長槍的苗人不停的向我們捅過來。我們每次想衝出去,那個五人都將我們堵在包圍圈之中,這個陣型分明就是訓練有素的。

    旁邊還有個拿工兵鏟的苗人在不停尋找我們哪裡有漏洞。我一看,我靠,這些苗人是不是都成了精了。十幾個打一個還有陣型。饒是歪嘴身手這麼好,也掛彩了。我們打了十幾分鍾,歪嘴還沒事,我是不行,覺着天旋地轉,有一點脫力要暈倒的前兆。但是我知道,現在這個地方暈倒,就跟死沒有什麼區別呀。當時我就用意志力在頂着。

    就這樣,我明顯感到歪嘴的動作也越來越慢,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我心裡面想,難道我們兩個就這麼死在這了?我們這麼想着。突然聽見,在我們剛纔來的地方一陣細細簌簌的聲音,在一擡頭,好像有什麼人從林子衝了出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就聽見一聲大吼:“我嘴,給我頂住,我來了”

    這一聲大喊,那些苗人也明顯一驚。等我再定睛一看,原來是大頭!

    大頭還穿那身衣服,但是基本上都是破洞。手裡拎着工兵鏟,天神一般,從林子衝了出來。那些苗人明顯反應有些慢,就這麼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大頭拿着工兵鏟就撂倒到了一個。我們一看終於有空間了,兩人當時就向大頭跑去。

    大頭和歪嘴,兩個人掄起工兵鏟,我瞅見一個空隙,我們便一路向着林子裡跑去。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往哪裡跑,只是單純的要逃命。我們知道,剛纔大頭衝過來就是一時之威,等那些苗人反應過來,我們還是死路一條。我們三個人沒命的狂奔,在林子中,左突右閃,一路跑下去。而那些苗人在後邊窮追不捨,跑着跑着,我一個沒看見,一腳就踩空了,一頭摔在地上。

    大頭和歪嘴兩個人幾乎是凌空把我架起來,繼續飛奔。我之前就是強弩之末了,在這一摔之後,我身體那種脫力的感覺強烈的向我腦海中涌去。但是後邊苗人哇哇的大吼,讓我簡直就是突破了極限。我一再咬着牙,想緊跟著大頭和歪嘴步伐。就這麼又跑了好長一段時間。

    我實在是喘不上氣來,又一個沒看穩,直接把自己扔在了地上。歪嘴和大頭還想把我拉起來。這次我實在是起不來了,我說道:“你們兩個快跑。快跑!”我話音剛落,大頭就急了:“強子,你別鬧,快給我起來。”說着就跟歪嘴拉我,還沒有拉兩下,那幾個苗人就追到了。我這個時候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我又說道:“你們兩個快跑,咱們不能都折的這!”歪嘴說道:“別放屁,咱們幾個一塊來的,就得一塊走。”

    大頭也說:“強子,你趴在地上,別起來”說着,歪嘴和大頭就改變了戰術,兩人像兩隻餓狼一樣,衝入了苗人之中。這些苗人在大山裡呆慣了,平時就是跟着山裡的野獸打交道,戰鬥力極高。雖然大頭和歪嘴也挺能打,但那時在街頭跟人家打黑架,拼的基本上就是誰狠誰橫。今天兩個人的氣勢雖熱看着都瘮人,但是面對的是常年的怪蟒打交道的生苗。

    這些氣勢雖然有用,但是也大打折扣。我看着兩人被別那些苗人衝散,新說晚了。

    這時候,歪嘴大聲喊道:“強子,你跑,快走。”我趴在地上,擡起頭看看歪嘴,四個苗人把歪嘴團團圍住,突然歪嘴一工兵鏟打翻一個苗人,險些把那個人下巴給打下來

    。又見大頭有個,手都擡了起來,又將工兵鏟扔了過去,那鏟子直接插在那苗人的背後。然後歪嘴一個翻滾撿起龍紋刀,就又和那個幾人苗人戰在一起。

    我還想說什麼,突然那個拿着工兵鏟的苗人出現在我身體,掄起鏟子照着我的腦袋就來了一下。我當時感覺我的腦袋都要被打漏了,險些沒有暈了過去。然後那個苗人把一個袋子套在我的頭上。

    “強子,”“強子”大頭和歪嘴大喊。這個時候,我已經被打蒙了,我感覺血從我的腦後順着紋路流到我的眼前。“強子,趴着別動”歪嘴有喊道。之後我就聽見,刀子和刀子之前碰撞的聲音。我雖然看不見,但是我從外邊聲音中,甚至能知道歪嘴好像佔了上風。

    歪嘴這個時候已經離我們很遠了,很可能已經被隔開,身邊沒人,然後我就聽到另一編傳來大頭撕心肺的慘叫,不是佔據上風的,而是被逼入絕境的怒吼,聽得人魂飛魄散。在這種時候,我會忍不住想像,我們三個人要是都死在這,會不會像那些死漂一樣,但想歸想,以前總是感覺我們幾個,福大命大造化大,要死也早死了。

    然而現在,這種感覺煙消雲散了,聽見那種撕心裂肺的喊聲,我知道大頭很可能就會在這裡被幹掉。

    我想站起來,這時候歪嘴又大聲的喊道:“強子,你趴着別動,別動。”我一聽歪嘴都說話了,我就趴在地上沒動。其實我知道,就算我能動,在那種狀態下,我站起也就是被秒殺分。歪嘴的心思我不是不懂。

    我趴在地上,最起碼,現在這幾分鐘,那些個苗人不會認爲我是個威脅,會專心對付大頭歪嘴。但我也知道,我這麼做無非就是拖延個我死的時間。我絕望的把頭埋的更低。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緊接着,打鬥的聲音出現在大頭的位置,隨着歪嘴加入戰鬥,狀況變得更加混亂,慘叫聲、倒地聲,大頭的叫罵聲,混成一團。

    這種狀態持續了很久,突然,竟然消失了,一片寂靜。我仍不敢動彈,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他們都死了?還是所有的苗人都被幹掉了?還是他們同歸於盡了?

    然後,我感覺有人在抻套在我頭頂上的袋子。我睜開眼,光亮就出現在我的四周。是歪嘴,歪嘴手裡攥着龍紋刀,身上的速乾衣已經都是口子了。

    血已經將衣服染紅了,也不知道那些血是他的還是那些苗人的。歪嘴,把我扶着起來,我身上立馬就沾滿了黏糊糊的血跡。我擡起頭來,看到他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都是砍傷,顯然是那些苗人用刀子長砍的,十分密集,可以想見是無比慘烈的搏鬥。

    我擡起眼睛來尋找大頭,我現在都不知道大頭從哪裡出來的。我看着大頭手裡的工兵鏟都快捲刃了,原來破舊的衣服上更滿是紅色。

    他已經癱軟在地上,周圍還橫着幾個苗人的屍體。明顯是由大頭用工兵鏟打的,人還沒有死透,大腿還在痙攣般的抽搐。

    歪嘴這是個時候說話了:“強子,你還能走麼。快走吧,我跟他是走不了了”

    我一聽這話就急了:“歪嘴,你說什麼呢?”令人諷刺的是,我在說這話的時候,心中卻出現了強烈的想逃跑的慾望。大頭癱軟在地上,腹部還有幾個口子,根本就說不出話來。我當時心中閃過無數個念頭,失血過多,脫力,苗人的追趕。這一刻無助,懊悔,身體上的疼痛感一起想我涌來。我還想站起來,這時候又聽見林子一陣騷動。

    我在看見,林子之中又出來一夥苗人。再一看,最少有三十幾個。我跟歪嘴瞬間失去的抵抗意志。甘心等待他們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