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驚魂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驚魂夜字體大小: A+
     

    我當時根本就顧不上什麼孔三爺什麼帳篷了,我連頭都沒擡起來,從地上翻起來,壓着脖子,就像個沒頭蒼蠅一樣跑了起來。天空中狂風捲着驚雷,大雨沒命一般的打在樹葉上,聲音越來越大,周圍陷入了一片嘈雜。

    腳下的大地上本來就佈滿了苔蘚,滑倒要命,再加上下了大雨,地上粘的粘,滑的滑。而且我所能看清的範圍超不過五米,我簡直不是在往前跑,而是在往前摔。

    基本上兩三步就是一個跟頭,爬起來,還沒站穩又是一個跟頭。當時因爲太過緊張,現在回想起來,那種恐懼好像是沒有來由的,我一開始根本就沒有看到什麼我想象中的野人部落,要說是驚嚇,我也只是看到一條手臂,聽到了大團的一聲怒吼,可能是那兩具浮屍的死法太過恐怖,也可能是當時在大山裡連日奔波,再加上各種特殊情況的苦悶讓我沒了主心骨,我當時連一點點反抗的心理都沒有,只剩下沒頭沒腦的往前跑。

    我也不知道我跑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裡去了,只記得最後一次摔倒之後,我躺在地上實在是起不來了,我把眼睛一閉,腦海中滿是大頭姐夫臨死前的慘樣。我的手緊緊握着龍紋刀,彷彿這把刀就是我現在的救命稻草。我躺在地上大概有十幾分鍾,這十幾分鍾我的腦海裡基本上空白,任雨水在我臉上流過。

    剛纔巨大壓力之下,我根本就沒有感到身體的不適感,可是在地上躺了這十幾分鍾,現實感覺從大地上傳來的溼冷,之後又是經過剛纔連續摔倒之後的渾身上下的疼痛。

    我想動手摸摸悶疼的臉頰,但是胳膊卻已經擡不起來。在之後,剛纔奔跑之後身體產生的熱量,已經消失殆盡,我開始渾身打戰。躺在地上,抖成了一團。

    這該死的雨還沒有要停下的跡象,在這種極度缺失熱量的虛脫之中,我基本上已經喪失了思考的能力。但是我也知道。這麼長時期那幫野人沒有追過來,可能是已經追不上我了。

    我努力的站起身來。拖着極爲疲憊的身體,靠在一個大樹旁邊。我依舊是不住的打顫,我心裡邊知道,要是這麼下去,不用那些野人,我凍得凍死在這片該死的林子中。

    現在想起來,孔三爺說的也不是沒道理,我們雖然人數不少,但是準備可能還是不充分。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世界上確實沒有買後悔藥的。我抱着龍紋刀,昏昏沉沉,眼皮不住的打架。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我努力的給自己暗示。這種情況下,我這睡過去,怕是再也起不來了。

    可是身體的表現,已經完全抵抗不了那種虛脫的感覺。我緊緊的抱住龍紋刀。突然我漸漸的感覺好像是龍紋刀產生了一點點熱量,我將龍紋刀抱的更緊。把腦袋埋進胳膊裡,在細細簌簌的雨中,漸漸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其實說是睡覺,但是一些基本的感官也不知道是由於潛意識產生的壓力還是出於人體的本能,我感覺我的耳朵還能斷斷續續的聽到周圍的模模糊糊的聲音。

    其實說是聲音,也就是周圍的雨聲。但是混亂嘈雜的雨聲中,我好像還聽到什麼,像是大頭,也好像有歪嘴,但是我當時我太累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聽到的是真實還是幻覺,我彷彿在朦朦朧朧中感覺有個人駕着我的胳膊,我們陸陸續續的拖行了很長一段時間。

    漸漸的我耳中已經聽不到雨聲了,並且感覺越來越暖。我還是無力睜開眼睛,看看這周圍的一切。我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安全感,感覺有人把自己放躺下,在這過程中,我還是朦朦朧朧,把自己蜷縮起來,身體不自覺打顫的狀況已經明顯下降了。慢慢的我又陷入了深深地昏睡。

    等我再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在一個山洞之中,周圍很是昏暗,我前面篝火一直在跳動。我想起身,可是因爲太過虛弱,我一使勁竟然沒有能翻起身子來。我腦子裡很亂連續摔倒之後身體上的傷口還隱隱作痛。我索性閉上眼睛,繼續躺着。

    這裡是哪,是誰救了我,是不是歪嘴和大頭,孔三爺怎麼樣,那羣襲擊我的人究竟是什麼人。我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多,可是卻理不清頭緒。

    我又仔細看了看這個山洞。這個山洞是典型十萬大山中的地下暗河涌出之後,衝擊成的山洞。可能是時間太久了,山洞很是寬闊,周圍很光滑,甚至在篝火的映照還反出光來。

    在山洞的底部,有一條暗河汩汩流出,水流不大。順着水流往上看去,這個山洞,越來越窄,並且深不見底。順着水流向外看去,洞口很是開闊,外面的雨還像沒有停,但是明顯已經小了。

    我的目光最後落在篝火上,看到我的外套,和我熟悉的大頭的外套,心中便有了心思,肯定是大頭他們把我帶回來的,但是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們現在在哪裡,我都不清楚。現在只有等了。“既來之,則安之。”我這樣安慰自己,在這種空虛的環境之中,身體的不適感會被無限的放大。

    我已經一天沒有吃飯了,加上剛纔的驚嚇和顛簸,我早已經虛脫之極。這個時候,想睡着已經是不可能了。我默默躺着,努力的想一些別的事情,想淡化這種飢餓感。這個時候人的感官特別敏感,我正這麼躺在。突然聽見有人進來的聲音,有人趟開水花,走進了山洞。

    我擡頭一看,“大頭”我身體極度虛弱,本來想大聲喊出來,但是卻沒有什麼力氣。大頭一看我醒了,趕忙跑過來問道“強子,怎麼樣啊,有沒有什麼重傷?你們發生了什麼?”我一聽大頭這話,突然有點反應不過來了。我們發生了什麼,應該是我你把大頭。

    但是因爲太過虛弱,我竟然什麼都沒有說出來。這時候歪嘴,從外邊走了進來,說道“大頭,你先彆着急問他,看看他都什麼樣了,還能說出什麼話來。”歪嘴走了進來,把我扶起來,給我餵了一口水,其實我的身體本來就沒有什麼事情,就是累了,有點虛脫。我喝了口水,示意大頭有沒有什麼吃的,我實在是太餓了。

    大頭連忙說道“嘴,咱們剛纔找的吃的呢,給強子熱熱,”歪嘴自然是明白,揶揄了大頭一句,便去篝火邊上開始熱一些食物。時間不大,食物就已經熱好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也顧不得是什麼了,甩開腮幫子,撩開後槽牙,狼吞虎嚥了一陣。在我吃飯的時候,歪嘴和大頭一直沒有說話,在一邊看着我。

    “強子,我靠,你早晨沒少吃飯呀,怎麼餓成這樣。”大頭說道。

    “你也頓頓不少吃,那頓飯你不跟餓死鬼淘生似的”歪嘴看了大頭一樣

    “我說嘴,你這麼說話就不對了,要不是你們每次都做那麼多,我能吃那麼多麼,我是怕浪費”大頭說這話的時候都沒有看歪嘴,一直看着我,然後又說道“你吃慢點,別嗆着。說說你們怎麼回事”

    我嘴裡還嚼着歪嘴給我熱好的食物,一聽這句話,又喝了口水“你們先說,你們怎麼回事”大頭看了一眼歪嘴。“嘴,你說吧,我說不清楚”

    “屁都幹不了,你也就是噹噹孃家人了”歪嘴翻了翻白眼,把當時的情況說了出來。

    他們從那個帳篷裡出來之後,本來雨沒有這麼大,但是走了沒有一會,雨越下越大。等他們走到剛纔把大頭姐夫扔下的地方的時候,那具屍體確實沒有。

    大頭還不信,圍着這四周開始尋找。找着找着,離我們那個帳篷就越來越遠。歪嘴就招呼了胖子一聲,準備往回走。可是這個時候雨勢突然大了起來,大頭和歪嘴根本就沒有注意剛纔那個條小河。這才二十幾分鍾,小河已經長了好幾米,等大頭他們在注意到的時候,河水已經到了腳下。歪嘴當時越想越生氣,就和大頭半起嘴來。

    這個時候大頭突然看到從河流之上有飄來了什麼,跟歪嘴走過去,一看都是那種死屍,足足有個十來具。順着河水飛快的向下遊流去。

    歪嘴和大頭順着河流有往上邊走了走,這時候再回頭,剛纔來的時候的路已經被河水淹沒了。歪嘴大叫不好,想從別的路上回去因爲雨勢越來越大,就跟大頭圍着林子邊上繞,看有什麼地方能先避避雨。

    於是找到了地方,歪嘴想起剛纔那十來具屍體,心中很是疑惑,想跟誰商量一下,一看大頭又放下了這種心思。他們在洞中等着,可是雨卻不見小。幸好這個洞中有一些還不算溼的木頭,歪嘴用隨身帶的火鐮生起了篝火。

    這時候大頭就嚷嚷着肚子餓了,歪嘴禁不住大頭唸叨,就讓大頭出來找吃點,並囑咐他一定小心。在等大頭回來的時候,就說在挺遠的地方看到了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