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八十章 陰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八十章 陰風字體大小: A+
     

    我一驚,突然想起來,剛纔是突然感覺周圍冷了,還沒來得及告訴歪嘴他們,

    “那可能就是因爲這怪蟒。我分析這怪蟒可能就是先代苗民圈養起來的神龍”孔三又說道。這我還真聽說過,這瑤苗地區的龍,極有可能就是怪蟒,只是大的出號了,而且蛇老成精,便被人們稱爲神龍。而苗疆又多蠱術,想來圈養這一頭怪蟒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我心有餘悸地想起那怪蟒渾身的鱗甲,這要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全是這樣的傢伙,我們現在就可以打道回府了。這裡還是熟苗的地界,再往前走就是生苗的地界了。這生苗和熟苗大有不同,不僅對漢人的關係,而且就是苗民自身之間也不怎麼往來。雖然古代以來這些地區的苗人信仰相同,甚至統一歸屬苗王管理,但是每個地方的風俗習慣可是相距甚遠,甚至具體的神明怕是都不一樣啊。因此自古漢苗,甚至瑤苗之間的戰爭就是因爲這些不同產生的。可能就是一句話冒犯了苗人的神明,人家便上來拼命了,可是大意不得。我多看了大頭一眼,越想越不放心,便把我所想的說了出來。

    大團說道“大頭兒子,這就是說你呢,要真是咱們碰見生苗,語言不通,大爺您可千萬別胡嘞嘞,咱們五個現在腦袋都是寄存在脖子上的主兒。”

    大頭說道“你說什麼呢,什麼大頭兒子,你放心,關鍵時刻我什麼時候掉過鏈子”

    “得了吧您”歪嘴道,“你通的婁子還少呀”

    “誒,你們這就是誤會革命同志,我這雙手托起一片天,一片真心獻給黨,沒有你們這麼埋汰我的啊”大頭一聽這話頓時就不高興了。幾個人有扯了幾句淡,天色就漸漸的暗了下來。我好好想了想是回去還是在這裡留一宿,孔三爺是執意要回去。我心想,這隻老狐狸,這要是回來去,在進來這裡就是猴年馬月了。便給歪嘴使了個眼色,歪嘴一看就明白了。

    “三爺爺,這天色要是再回去怕路上有什麼不測,我們強子,剛受了精,這一折騰,火氣上來也容易出病”

    “強子,你還受精了??”大頭不懷好意的問道。

    我正好就着個玩笑,把三爺要走的意思遮掩過去,歪嘴和大團立刻準備晚上露營的東西。

    在這深山之中,太陽一落山天就算黑了,根本就沒有夕陽西下這一。再加上現在我們地處老林,我們必須在這極短的時間內準備好今天晚上露營所需要的一切。

    有一次遇到了火的問題,歪嘴生好火之後,過來對我說,“強子,咱們帶的東西雖說不少,但是人多呀,大概也就是能堅持半個月”。還好這裡有無盡的樹林,但是由於雨林太過潮溼,可以用來生火的乾柴,可以說是少之又少,所以我們必須保存好我們的火種。阿龍和阿慶則是利用樹枝樹葉在那邊搭起了簡易的帳篷。

    晚飯倒是也好解決,我們商量了一下,我打來的魚,一部分做成幹,以備我們走進密林深處,沒有東西吃。在我們準備當中,也架起鍋來,煮水。沒去過這季雨林的人,可能會認爲水不成問題,但實際上可以直接引用的水,只有天上落下的水,和早晨的露水。而那河裡的河水在沒有加工的情況下直接引用,如果引起腹瀉,導致脫水,對我們的行程將會是毀滅性的。幸好孔三爺也在野外生活慣了,這一路之上也沒少教給我們這些東西,避免了我們出現大的紕漏。我們一共五個人,吃完東西之後,分爲三撥守夜。我和大頭一組,歪嘴一組,大團和孔三爺一組。

    在守夜之前,大頭已經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我因爲白天受了驚嚇,現在說什麼也睡不着,我翻起身來,看到歪嘴,要準備守夜了。我叫了他一聲,我們兩個坐在篝火前邊。

    這季雨林中的深夜冷的要命,和白天的潮溼悶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由於白天不見陽光,而且溼度太大,加上前邊有的河,在我們這小範圍能既然形成對流風。又與晚上的山谷風匯成一處,篝火在山風中跳躍着,頗有幾分詭異的氣息。

    “強子,你看見沒有,這個地方還真是邪門。”歪嘴一本正經的說到。

    “我也是,受了白天那一嚇,還真是有點睡不着了。你說那個孔三爺疑神疑鬼的還真不是沒有道理”我道。

    “哎,”歪嘴湊過來,“那個老狐狸確實有點不對,我想了想又。他當時感到不對的,絕對不是那條怪蟒的事。”

    我聽力之後心頭一驚,腦經飛快的轉了起來,“那你說說怎麼回事?”我一邊問着,一把把眼睛盯着孔三爺睡覺的地方。夜深人靜,林子連蛾子拍打翅膀的聲音都聽的清楚,這些話要是讓三爺聽見了可不好。

    “你想想,咱們到這裡之後,甚至是咱們到這裡之前,那個三爺就想回去了,而且,還特別刻意。我可以肯定,他是有什麼別的目的,要不然就是……”

    “就是什麼?”

    “就是他知道什麼,知道什麼不想讓我們知道的事,”歪嘴又把聲音壓得更低了“我發現了,自從阿風家老爺子讓你單獨跟他談了之後,那個三爺就變的有點怪了”

    我說,“怎麼怪了?我怎麼沒看出來?”

    “看老爺子的眼神怪了,好像是怪你沒有把老爺子說什麼告訴他”歪嘴說道。“而且,咱們這回遇到的邪門,絕對是剛剛開始”

    歪嘴這句話可是把我嚇得不輕。我看了他一本正經的臉,把想罵他話又咽回去。問道“別瞎說,這大晚上的,我可禁不住你嚇”

    “誒呀我的大少爺,你想想呀,你忘了什麼東西?”歪嘴看着我,一臉驚奇。

    我道“忘了什麼東西?該帶的我都帶了,忘了什麼?”

    “不是你該帶着什麼東西,你還記的那具浮屍麼?”歪嘴一句話點醒了,突然這是,林子裡的一些鳥兒不知道受什麼驚嚇。突然大叫着拍打着翅膀飛到的夜空中。我一個激靈,看着歪嘴,這還真有點瘮人呀。

    “那浮屍,孔三爺不是說是蟲子吃的麼?有什麼奇怪的呀?”我問道

    “我的少爺,不可能,什麼蟲子能只吃裡邊不吃外邊?那是人,裡邊是實打實的肉骨頭,又不蛆,裡邊是濃”

    我聽了一陣噁心,“這麼說?”

    “很明顯,明顯是什麼東西把裡邊掏空了,而且就算是蟲子,怎麼會把眼睛也扣下來吃掉?”歪嘴說道。

    我一聽說的有道理呀,忙問歪嘴“依你看呢?”

    “依我看,到像是什麼祭品,祭奠給什麼山神的,沒準就是給那個條怪蟒的祭品。”他這麼一說,我倒是知道原始部落裡把當成活祭的例子倒是不少,但是都是把活人殉葬,或者直接扔入水中,沒聽說過什麼把人掏空了作爲祭品的呀。如果真是作爲祭品,把人掏空的話,只有一個解釋,那人的裡面應該是裝有什麼東西,那是裝什麼呢?我把想法說給了歪嘴。

    歪嘴道“我也想不清楚,可能他們祭拜的那個神不愛吃下水,所以把人的內臟都掏出來?”

    我說“你得了吧,你聽哪個神還怕膽固醇超標呀。不過這瑤苗之地的習俗衆多,咱們不也清楚”我頓了頓,突然腦海裡出現了一個想法“歪嘴,你說……”

    歪嘴看我一臉驚恐,忙問道“我說什麼?”

    “你說有沒有可能是蠱呀?”我聯繫到自己前幾天吐出來的蟲子,再想到那具屍體,我不得不聯想到那些蟲子在我身體發育到最後,是不是會變成這個樣子。不由得脖子後邊一陣一陣的冒着涼氣。

    “這倒是極有可能,蠱術這東西邪門的很,而且咱們又不是很瞭解,而且下蠱的方式太多,中蠱的反映又千奇百怪。但是下蠱往往是有什麼目的,不可能是僅僅爲了下蠱而下蠱”歪嘴仔細想了想說到。

    “那你說我被下的子母蠱是爲了什麼?”我看了歪嘴一眼。

    “那你得去問我冷刀了”歪嘴忽地說道。

    歪嘴一說冷刀,我心頭一驚,把我當時看到冷刀的情形告訴了歪嘴。歪嘴聽力不以爲然,認爲極有可能我身體裡的子母蠱還沒有清除乾淨,當時因爲受了驚嚇,體內的陽氣散失,那個蠱毒有重新衝擊上了來。我想了想倒是覺得也有道理。剛要又重新說說那具沒有內臟的空心“死漂”,突然大頭打了個滾說起了夢話,阿蘭,阿蘭的叫個不停,歪嘴過去踢了他屁股一腳,這大頭睡也這是真熟,呼嚕又打了起來。

    讓大頭這麼一鬧騰,我們也沒有了繼續說下去的精力,歪嘴讓我趕快去睡覺,一會還得守夜。我說了一聲好。躺在睡袋裡邊,水面上的浮屍,孔三爺不詳的預感,突然出現的怪蟒,顫動的龍紋刀。讓我輾轉反則,我又起身抽出龍紋刀,看着那微微的刀光,心中無限感慨。這把刀又救了我一次,可是,難不成這把刀長了翅膀自己插到了那個蟒蛇的腦袋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