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嚇個半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嚇個半死字體大小: A+
     

    我當時雖然相信孔三爺,但還有點不以爲意,可能真是孔三爺老糊塗了,又或者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想把我們從這裡引開。但是突然聽見歪嘴說話了,我卻也不敢怠慢。趕忙抽出龍紋刀,一陣寒光從佈滿紋路的刀身上散發出來,彷彿在訴說着什麼陳年舊事。

    我被寒光閃的一愣,突然發現孔三爺他們奔跑的背影有點不對勁,誒!怎麼有五個人,我不是在這麼?冷刀!看見了冷刀!我心頭一驚,啞然失色。我靠,那蠱不是給我驅出來了麼,怎麼還能看見冷刀,這子母蠱也太邪門了吧。突然大頭喊道:”強子,你幹嘛呢,快跑!“我才反映過來,感覺腦後惡風不善,第二次轉身,一陣腥風好懸沒有把我嗆個跟頭。我定睛一看,我的天啊,一條花斑蟒蛇,立起來的身子足有一人來高,我在家的時候還有憧憬是不是能看見什麼稀有動物,這回我可看清楚了,我連它腦袋上的花紋都看清楚了。這傢伙看我落在最後,就要順勢撲過來。

    這種巨大的蟒蛇我在書上看過,在進食的時候,已經不是吞食了,而是壓縮身體裡的空氣,產生強大的吸力,把食物吸到嘴裡。我看它衝了過來,往後一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下。突然,我就剛到一陣令人噁心的腥風把我往前拽去,那傢伙的下半身也猛地甩了過來,我想起小時候上體育的學的魚躍前滾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打滾,往前一個猛子翻了過去。誰知道這一翻忘了方向,正好翻到那花斑大蟒的腦袋前面。我當時根本就來不及害怕,就和那個傢伙來了個對視。

    蛇嘴裡的腥臭薰得我頭疼,它好像也蒙了,可能是沒想到眼前這個傢伙竟然敢翻到它身邊來。就這樣我跟它僵持了下來。我當時心裡可能閃過了一萬個念頭,想起了爺爺,想起日記,想起阿風家的老爺子,冷刀,還有阿蘭。沒想到前邊這些血雨腥風都闖了過來,今天可能還要死在這了。想起來再也看不到爺爺了,那本日記可怎麼辦。我感覺當時那幾秒好像有一萬年,我靠,這傢伙怎麼還不下嘴呀,我都有點受不了。

    我一瞥看到了大頭,歪嘴他們。這幾個人也不跑了,就在前邊不遠的地方看着我,既想衝過來,又怕驚動了這蟒蛇。這時候,我餘光看到龍紋刀微微發光,上邊清晰的紋路盪漾着暗紅色的波紋。我穩了穩心神,又看了一眼蟒蛇,我心裡尋思着這蟒蛇怕不是看我呢,是在看這把刀吧。這懸棺之下的蟒蛇長到了這麼大,難免已經有點邪氣,本來這苗疆自古就多奇事,瑤苗之地的東西多少都有點原始巫術的邪門之感,這懸棺雖說沒有什麼陪葬品,可是這懸崖峭壁上的懸棺本身就是價值千金的寶物。苗人的巫術圈養幾隻蟒蛇看看墳圈子也不足爲奇,想到這,我的手緊緊握住了刀把,這把時靈時不靈的龍紋刀就是我的救命稻草呀。

    突然,大頭撿起來一塊石頭,順勢就要砸過來,我趕緊給他使眼色,我靠,這是要害死我呀,本來這傢伙還有點好奇的盡頭,大頭非得給他弄火了不行呀。孔三爺是見多識廣的人,剛要攔住大頭,哪知道這傢伙手比孔三爺的話還快,“別……”孔三爺話音未落,那石頭奔着我就飛來了,我一縮脖子,“大頭,你這是要拍死我呀”我一聲大吼打破了剛纔死一般的沉靜。那傢伙也反映了過來,又是一陣強大的吸力,我整個人好像被拎起來一樣,馬上就要被那大蛇吸入嘴中。

    這時那我握着龍紋刀的右手突然像是被什麼牽引着一樣,自己擡了起來。可是這個時候我已經被那個大蟒吸入了嘴中,我把頭埋進左手,只感覺腰部以上被什麼東西給鉗住了,馬上就喘不過氣來了。我還拼命的舞動着雙腿,做最後的掙扎。可是就感覺忙色擡起了頭,我的身子一點一點往那蟒蛇的喉嚨走去。

    大頭,大團和歪嘴在一旁可急壞了。尤其是大頭,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一個箭步就竄了上來,用力一縱抓住了我的右腿,歪嘴抱住了我的左腿,用力往外扽我。大團抱着大頭的腰,孔三爺抱着歪嘴的遙,四個人就和蟒蛇玩起了拔河,我就是那個拔河的繩子呀。我在這中間難受的要命。此時我那握着刀的手,突然暴起,龍紋刀開始強烈的抖動,帶着我的身體也開始晃動。這晃動的頻率越來越大,最後甚至大頭和歪嘴都抓不住我的雙腿了,兩個一個踉蹌,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這可苦了孔三爺,這麼大歲數差點沒被歪嘴給壓死。

    那個蟒蛇也不好受,終於在強烈的抖動之下把我給吐了出來。我直接摔在懸崖腳下,左手摸了一把臉上的粘液,剛要跑,那個蟒蛇就把我攔住了。也顧不得許多了,今天不是它死就是我亡呀,雖說我天生體質不好,但是經過這一陣子的鍛鍊身體素質也上來了,手握龍紋刀,一刀就向那個蟒蛇砍去。

    “噹啷啷”,

    我的天,這蟒蛇這是成了精了吧,龍紋刀這不說且金斷玉也得是削鐵如泥了,砍到這蟒蛇身上卻滑出一道火星。而且因爲用力過猛,龍紋刀也脫手了。又是一陣腥風,我一閉眼,心說這回完了。我等了半天,預想的死亡也沒有到來。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發現我那脫手的龍紋刀已然插在那大蟒蛇的頭上。剛纔我閉上眼睛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沒來得及細想這蟒蛇就翻到在地。這十幾分鍾發生的事情太快,我有點理不清頭緒,呆呆的站立在原地。大頭一腳踢開還在抖動的蛇頭,一把抱住我,但聞到我身上的腥臭又把我推開,

    “強子,你沒事吧,你身上這味道,我靠,飛翔一般呀”大頭說道

    “你還說,要不是那塊石頭,強子沒準還能再僵持一會”歪嘴說道

    “你怎麼不說沒有我那塊石頭,強子還能和那個蟒蛇眉目傳情,百年好合呢,你以爲他們倆呢”大頭不以爲然,又道“強子,我那一飛石怎麼樣,是不是像小說裡寫的那個天外飛仙”

    我懶得理他,忙問道“你們看清楚這刀是怎麼插到蟒蛇腦袋上的嗎?”

    “沒有呀,剛纔我們都在地上趴着,剛要起身,就看見那把刀插在蟒蛇的頭上了,不是強子你插得?”大頭搶着說的

    “我插個屁,”對剛纔大頭扔石頭的事我還心有不滿,說這話我看了孔三爺和歪嘴一眼,這裡邊歪嘴最穩當,孔三爺最老道。兩個人看着我搖了搖頭。我有一低頭看了一眼抽動的蟒蛇,剛纔緊張的神經一下子鬆弛了下來,一下子坐到了地上,躺在了草地上。混身上下的力氣像是被吸乾了一樣。眼神空洞的望着巖壁,腦海裡一片空白。

    大團他們把我架起來,撿起龍紋刀的刀鞘,又從蛇頭上拔出龍紋刀。我們返回到剛纔吃魚的地方,在樹林掩映之下,這個十萬大山有回覆了剛纔的平靜。淡淡的湖水,看不透的山色,還有這瑤苗之地我們還不知道的秘密,在我們剛要出發的時候,給我們一個下馬威。我們突然意識到這次可不同往次出門,爺爺呀爺爺,你這是來了個什麼地方。

    驚魂未定的我們五個人坐在一起,大頭從行李拿出新的衣服給我換上,我身上的速乾衣服,破的破爛的爛,已經不能穿了,幸好我只是受了驚嚇,沒有什麼皮外傷。換上衣服,喝了口水,剛纔被嚇飛了的魂兒好像也回來了。從頭到尾想了想剛纔發生的事兒,我越想越不對勁。問道:“三爺,你剛纔是怎麼看到那個傢伙的?我比你站的靠前,根本就沒發覺呀。”

    “就是感覺吧,突然感覺這邊就風聲鶴唳了,刀口舔血的日子過慣了,有點直覺。要非說,你看着林子”,孔三爺一指這林子,我們幾個人有看了看這個樹林。十萬大山的林子跟東北的森林不一樣,這裡接近熱帶,氣候潮溼,瘴氣橫生。森林多爲熱帶季雨林,樹木參天,而地面上是一層厚厚的苔蘚,整體看去,茂密的樹冠已經擋住了絕大部分的陽光,熱帶多雨,悶熱而且又潮溼。

    “三爺,你讓我看什麼呀”歪嘴問道

    “你們沒發現麼,剛纔我所在的地方,跟這裡不完全一樣”三爺賣了個關子

    “您老就說吧,別逗我們了”大團說道。

    “你們想想剛纔我們再得地方,蚊子是不是突然就沒有了。那是因爲像那種蟒蛇已經帶有邪氣,體質已經改變了,一般的蚊蟲感覺比較敏銳,根本就不敢出現附近。葉強,你還記得我跟你說的陰風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