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貓壓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貓壓牀字體大小: A+
     

    “現在很晚了,葉強,你先去睡覺吧,明天給你看樣東西。”阿風家的老爺子說完這句話時候,我才發現外面的天色已經很晚了,直接起身從老爺子的房間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大頭和大團也在我的房間裡,看見我回來之後,連忙起身問我老爺子找我什麼事兒。其實到現在爲止,我還在迷糊着。老爺子明明會說漢話,爲什麼表現出一副根本不會說的樣子,老樣子明明把我叫住說了很多話,卻好像一句重要話都沒有說一般。

    看來也只能期待着老爺子明天讓我看的那樣東西了,我估摸着,老爺子讓我看的那樣東西肯定和爺爺有關係,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會不會就是那本手札呢。

    想起來爺爺,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兒,關於龍紋刀的事兒,沒想到龍紋刀的來歷,竟然是這樣的,可是爲什麼後來又會落到了孔三爺的手裡,孔三爺卻又放心的交給我們幾個來保管呢,這也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把這事兒說出來之後,大頭和大團在一起分析了半天,也想不出來個所以然了,大頭建議去直接問孔三爺,我搖頭否決了:“大頭,這事兒還是先別問,等明天阿風家老爺子給我看了那東西之後再做決定吧,說不定那東西就有交代。”

    隨意的說了兩句之後,我們三個人便分開去上牀上睡覺了。我睡的這張牀,正好是靠窗戶的。漸入深秋的吊腳樓上,有些許的冰涼,我用被子把身子裹得緊緊的,來抵擋外面吹進來的冷風。

    大頭剛躺下沒一會兒,呼嚕就打的震天響,讓我久久不能入眠。抽出龍紋刀來,看了很久,也看不出來它到底經歷過什麼,只能再次收刀入鞘,強忍着那震天的鼾聲,讓自己慢慢的睡着。

    就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聽到門外有響聲,好像有東西開門進來了,但是我卻再怎麼掙扎,都掙扎不起來,想喊也喊不出聲音來。

    緊接着就看見一陣寒芒,眼前站着冷刀,拔出龍紋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拼命的想掙扎着坐起來,躲過冷刀手中的龍紋刀,可是依舊無用,我死死的被定在了那裡,一動都不能動。

    冷刀嘴角依舊掛着那熟悉而又詭異的笑容,舉起刀,就要往我脖子上砍來,我身子一緊,心裡念道,這次可是真完蛋了。

    就在冷刀的這一刀快要砍到我脖子上的時候,忽然之間不知道被什麼阻擋了一下,並沒有直接砍下來,我心裡算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就看見冷刀在那邊拿着龍紋刀亂舞着,也不知道在砍什麼東西。

    可是悲劇就是這麼產生的,冷刀在那邊拿着龍紋刀胡亂的砍着,可是卻沒有料到,冷刀手中的龍紋刀居然脫手了,直直的衝着我這邊砍過來,我還是保持一動不動的狀態,怎麼都躲不過那把刀,直接被刀擊中。

    我第一感覺就是我死了,想到了很多事情,想到了大頭大團他們,還有爺爺,等想了好一會兒之後,才發現了不對勁,冷刀還在那邊咧着嘴掛着詭異的微笑,難道死了真的有魂魄嗎,我這個時候難不成就是成了魂魄在這兒飄着。

    正在這樣想着,忽然聞到了一股難聞的味道,直接一頭坐了起來。剛坐起來,就聽見“喵”的一聲,一隻大黑貓從我的被子上跳了下去。原來是虛驚一場,之前只不過是做了一個噩夢,之所以不能動,是因爲那隻該死的黑貓壓在了我的胸口。

    這是我來到苗疆之後,第一次夢到冷刀,不知道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之前阿風家老爺子不是說的子蠱,可能還沒有排除體外,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吧,看樣子,明天還真得和老爺子好好談談。

    起來之後,天色還沒亮,但是已經完全沒有了睡意,剛纔被那個夢嚇到了一次,醒來之後,被那隻大黑貓又嚇到一次,這會兒還有些身體冒汗,緊緊的攥着龍紋刀,站在牀邊看着外面繁密星星的天空。

    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好好看看這星星了,或許是這苗疆的天空污染比較少,還保持着原始的風貌,所以天空顯得格外乾淨,而且星星也非常亮。

    “強子,剛纔做噩夢了?”正在我看星星的時候,大團站在了我身邊,和我一起看向天空的星星。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看着他問道:“大團,怎麼還不睡覺,該不會是我把你給吵醒來的吧?”

    大團搖了搖頭,指着那邊擺着大字型躺在牀上的大頭,依舊鼾聲如雷。我和大團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兩人同時笑了起來。大頭這個樣子,還真的讓和他睡在一個房間裡的人爲難啊,如果要是以後娶了媳婦兒,會不會因爲這事兒跟他鬧呢,我有些惡作劇一般的想着那種滑稽的場景。

    之後,我們兩個人誰都沒說話,就在那兒看星星,實在困的忍不住的時候,纔回到牀上去躺下來睡覺。剛纔看星星的時候,心態平靜了不少,這會兒睡下也不在感覺到害怕了,很快的,就再次睡着了。

    等到我再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大亮了,而且天氣很是晴朗,在秋季裡,這算得上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

    到了樓下之後,發現孔三爺和大頭大團他們幾個已經開始準備吃飯了,阿風在忙前忙後的準備桌椅板凳,阿龍在那邊給幫忙。看見我下來的時候,阿風家的老爺子對着我點了點頭,像是在打招呼,又像是在提醒我要爲昨天的事情保密。

    我也對着老爺子點了點頭,算是迴應吧,不管是打招呼,還是給昨晚的事情保密,我這一個點頭,完全足以可以迴應一切。至少在老爺子把昨天晚上說要給我的那個東西沒有給我之前,我肯定會幫他保密的。

    “強子,阿龍和阿慶今天就要走了,來陪他們喝一杯吧。”孔三爺直接把我拉到了身邊,遞過來一碗水酒。這碗水酒聞起來味道挺香,不過還好沒有那個毒物泡的酒那麼大的味道,肯定勁道也不會有那麼強,我這次放下心來。

    剛來到這苗寨,就醉了兩次了,不想再罪第三次,尤其是今天,因爲我知道,待會兒吃完飯,阿風家的老爺子會找我有事兒。

    阿慶是從昆明那邊過來的,離家有一段日子,也該回去看看了,阿龍雖然是西雙版納本地的,也和阿慶家是親戚,但是畢竟走的時候和家裡打了招呼沒幾天就回去,這也已經耽擱了好幾天,也是該回去的時候了。

    飯菜全部上桌之後,我們幾個人都沒有端起酒杯,而是在等着老爺子入席。老爺子是屋子裡輩分最高的,在這邊只有長輩的開動了之後,晚輩們方可開動。

    只見老爺子過來把桌上那碗酒拿了起來,說了幾句聽不懂的苗家話,然後一飲而盡。老爺子剛放下碗,就聽見阿慶和阿龍還有阿風三個人齊聲喝彩,然後也把那碗酒往嘴裡送。我們幾個人也有樣學樣的,把那碗酒一飲而盡。

    喝完酒之後,等老爺子坐下,我們方纔各自坐了下來。老爺子坐下之後,就拉着阿龍的手問長問短,阿龍在旁邊溫順的回答着,雖然聽不懂他們倆在那邊說什麼,但是看那表情,應該是在拉一些家長裡短,問候一下熟人之類的,畢竟阿龍和阿慶家也算得上是親戚。

    我們幾個人則是在旁邊和阿慶道別,從剛到雲南找到阿慶開始,這麼長時間,我們幾個人一直都在一起,從來沒有把他當外人,已經當成了我們之中的一員,說道要走的時候,還真有些捨不得。

    吃完飯之後,我們送走了阿龍和阿慶,我以爲回來的時候,老爺子會把我叫到他的房間裡面繼續昨天沒有完的話題,把那東西給我呢。沒有想到把阿龍和阿慶送走之後,老爺子就叼着菸袋,到村子裡去串門子去了。

    之所以迫切的想讓老爺子開口,不僅僅是因爲老爺子昨天晚上說的那個,很有可能和爺爺有關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昨天晚上做的那個夢,又夢見冷刀了。我想知道,那個子母蠱,到底解開沒有,我體內的蠱有沒有排出體外。

    老爺子去耍了,我們剩下的六個人又回到了吊腳樓裡。大頭昨天晚上睡的好,這會兒精神的很,本來打算叫上我和大團歪嘴一起去四周轉轉,但是我和大團倆人昨晚都沒怎麼睡好,這會兒要回去補覺,就只好和歪嘴一起去了。

    本來也要叫孔三爺和阿風一起去的,但是阿風說要幫着老爺子曬藥,所以沒去,孔三爺則是說自己身體不比他們年輕人,就不去了。最後只有大頭和歪嘴兩個人去了,看見他們倆人沿河而上,大頭還轉過來對着我擠了擠眼神,我就知道他這趟不光是去玩,肯定是去幫我打探消息了,只不過他是怎麼知道我想要去尋找那個湖泊,得沿着河尋找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