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壁畫中人的白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壁畫中人的白影字體大小: A+
     

    房間不大,但是牆上卻是掛着二十四幅畫,每一幅畫上面都是一個人,白衣翩翩拿着一把劍,姿勢各不相同,合起來看,倒像是一套劍譜。這也是孔三爺和大頭他們幾個人進來之後,發出驚呼的原因。

    但是在我的眼裡,這些不是劍譜中的一招一式,而是一個個能夠殺人的影子。記得之前在上面古堡中的時候,就遇見過這種情景。

    “強子,怎麼回事兒?”大頭拿着龍紋刀小心翼翼的注視着周圍的環境,移動到我身邊和我背靠背,消聲的問道。

    “那些話上面的人,會從裡面出來,大家小心。”如果我在外面這麼說的話,肯定會被人笑死。但是在這裡說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就在我說完之後,大團也靠了過來。

    孔三爺聽完我說的話之後,轉過來臉色鄭重的朝着我問道:“強子,你說的話可當真,那些畫中的人,真的會出來。”

    看着孔三爺那張凝重的臉,我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之前遇見過,不過當時只有一副話,裡面也是和這裡的一樣,一個人拿着一把劍,要不是當時龍紋刀在手,我估計就交代在那兒了。”

    “不好,快出去。”正在說話間,孔三爺大喊一聲,拉着我的手就往出跑,那邊鄭文和大團他們都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孔三爺說的話,在我們這邊還是有一定的威信,看見他都往外再跑,大家都一起往外跑。

    剛到門外就聽見裡面兵器碰撞的聲音,看見幾個白影子圍着鄭文手下的那個人攻擊。剛纔逃跑的時候,鄭文手下的那個人由於腿腳不好,所以沒能及時逃出來,被圍在了裡面。緊緊一分鐘之後,就看見那個人背幾道白影給肢解了。

    看着裡面血腥的場面,都是一陣後怕,要不是剛纔孔三爺正說話之間,看見牆上畫中的有幾個人影消失了提醒我們除了,說不定我們現在也在裡面享受和鄭文手下那個人相同的待遇呢。

    “大頭,快去把門關上。”看到那幾個白影在殺死鄭文手下之後,開始朝着我們這邊移動過來,孔三爺大聲的朝着大頭喊道。

    可是喊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等大頭過去關上門的時候,已經有三個白影飄了出來。鄭文另外的一個手下和鄭文對付一個,我和大團老周對付一個,大頭單獨對付一個。

    大頭可能是我們幾個裡面應付起來最輕鬆的,不光是他有龍紋刀在手,更重要的是,我們幾個人裡面,除了他的傷基本恢復之外,其他的人還在帶着傷。

    “大頭,速戰速決。”三個白影被我們幾個人給擋住了,讓孔三爺也是鬆了一口氣,大聲的朝着大頭那邊喊道。

    我們這邊雖然兩三個人對付一個白影,但是白影的劍法出衆,我們幾個人都帶傷,也頂不住多長時間,唯有希望大頭那邊趕緊解決了之後,再回來幫助我們這邊一把。

    還好大頭的速度還算快,不到五分鐘就把那把的那個白影解決了,聽到那邊兵器落地的聲音,讓本來都快撐不住的我精神猛然一陣。果然大頭那邊解決了之後,直接就過來我們這邊,四個人一起對付那白影,其實主要還是大頭一人的功勞。

    十分鐘之後,剩下的兩個白影也全部解決掉了。說實話,這幾個白影的功力,比之前遇見的那些看不見的黑影殺手要弱很多,至少大頭沒有被龍紋刀控制着戰鬥就能解決掉。

    “你們幾個先休息一下,我們還得進去。”正在我們慶幸終於把那幾個白影給砍掉的時候,孔三爺竟然拿着那錦帛過來直接潑了我們一盆冷水。

    我們幾個人則是全部把目光集中在了大頭的身上,本來我們身上的傷都沒怎麼好,剛纔和那白影又糾纏了那麼久,這會兒早就精疲力竭了,要是再去的話,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了大頭的身上。

    大頭朝着我們看了一眼,直接往後一靠,直接靠在了牆上,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也很是無奈。不過剛倒下去沒多久就猛然坐了起來,朝着孔三爺問道:“要是把裡面的那幾幅畫給他燒掉,是不是就不會出現了。”

    聽到大頭這麼一說,我也是眼睛一亮,看着孔三爺。雖然我們都不知道這種方法行不行,但是肯定可以一試。孔三爺也是和我一樣的想法,對着我和大頭點了點頭。

    說幹就幹,對付那幾個白影難,燒掉幾幅畫能有多難啊。孔三爺直接掏出來一個空的玻璃瓶子,又開始拆油燈了。

    看見孔三爺這個動作,大頭本能的站起來就離得遠遠的。看來孔三爺要利用那紅色液體去燒掉房間裡面的畫了,也只有這個辦法,纔能有用吧,只要把紅色液體的瓶子點燃扔進去,估計那二十來幅畫,一個都不會剩下來。

    這次孔三爺竟然一連灌了三個瓶子,看來他是鐵了心要把那些東西給滅了,就算燒了話毀不掉白影,也得給炸死到裡面啊。等孔三爺把那幾個瓶子全部包好之後,我們已經全部閃出了十幾米外的地方。

    “大頭,你過來,點燃了從那門上面的縫隙扔進去。”孔三爺把那幾個瓶子硬塞到了大頭的手中,自己則退了回來。

    大頭戰戰巍巍的把那抱着瓶子的紙拉的很長,確保自己點燃之後能安全扔進去之後,纔開始把三個瓶子同時點燃,順着那監獄一般門的上面縫隙給扔了進去。剛扔進去大頭拔腿就跑,朝着我們這邊過來,那速度去參加奧運會肯定能拿冠軍。

    我們所有人都雙手捂住耳朵,靜靜的等待着那邊的動靜。這紅色液體裝進瓶子裡點燃後的威力,在之前我們都是試過的,知道它的厲害。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彷彿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一般,只能夠聽見我們的心跳聲,連呼吸聲的屏住了。

    接下來就是連續的三聲巨響,整個空間都震了起來,沒想到只是去燒幾幅畫而已,就弄出來這麼大的陣仗。我們所有人幾乎都站不住,直接癱坐在了地上,幸好這通道還算結實,只是掉下來一些灰塵,並沒有坍塌,不然的話,我們幾個人估計是最悲催的一羣土耗子,被自己給封在裡面了。

    過了好一陣子,我們纔開始慢慢爬了起來,全身痠疼就好像又被龍紋刀給控制了一回。那邊大頭和大團他們也是和我一樣,最悲催的要算是孔三爺,直接把腰給閃了,招手讓我過去從他揹包裡面弄吃一些藥,給他擦在腰上。

    “孔三爺,我們現在進去?”大頭起來之後,適應了一下,然後轉過身來朝着孔三爺問道。孔三爺這會兒還站不起來,在地上坐着呢,只是對着大頭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小心。

    大頭提着龍紋刀,朝着那邊走了過去,只不過大頭沒有進去,在邊上站着往裡面看了看,就朝着我們招手示意我們可以過去了。

    過來之後才知道大頭爲什麼不進去,因爲不用進去,那個房間的房門整個炸的不知道去了哪裡,甚至連房間的牆都塌了,更不用說那些畫了。我和大團兩個人扶着孔三爺,只見孔三爺搖着頭一陣惋惜,那些畫兒肯定是古董價值連城,可是就這麼一下子全部都沒了。

    “孔三爺,我們現在怎麼辦,還要進去嗎?”我看了看那一片狼藉的房間,裡面實在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

    “進。”孔三爺直接說了一個字,也不顧自己老腰,直接拽着我和大團就要往裡走,裡面已經沒有任何的危險了,所以也不需要大頭提着龍紋刀走在最前面。

    房間裡面真的是沒有落腳的地方,尤其是還要扶着孔三爺,我和大團倆人差點就把孔三爺給摔在了裡面。孔三爺被我倆扶着的時候,還拿着那錦帛仔細的看。

    我們所有人都進來之後,找了一圈也沒有看見什麼有價值的,最後又一次所有人圍在一起,看着孔三爺等待他的指示。

    “大頭,鄭文,你們去把那兒挖開。”孔三爺收起了那錦帛,指着這狼藉的房間中西北處的那個角落,那裡是整個房間裡面,唯一一個稍微能夠看得過去的地方。

    大頭和鄭文倆人雖然不對付,但是現在也沒有那個心思作對,直接從揹包裡面掏出鐵鍬在那兒開始挖了起來。可能是由於之前的爆炸造成的鬆動,沒有幾分鐘,他們倆人就直接把那兒給挖開了。

    那個牆角竟然露出了一扇石門,看上去很是沉重。大頭和鄭文連忙把石門外面的泥土全部清理乾淨,讓石門完完整整的全部漏了出來。

    看到石門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去檢查是不是有什麼機關陷阱,然後就是尋找開啓石門的機關。大團把孔三爺扔給我和後面的老周照顧,自己也跑過去幫助大頭他們一起尋找了起來,大概十多分鐘之後,石門的機關被找到了。

    我們七個人站在石門旁邊,隨着大團的手掌輕輕一按,石門緩緩的升了起來。石門後面又是黑漆漆的通道,陰冷陰冷的,不過地上的東西引起了我們的注意。

    還沒等我們前去,就看見身後的老周直接跑去把地上的東西給撿了起來,那是一隻手錶,倒不是因爲這是手錶值錢,老周貪財才撿起來。而是因爲,這手錶是老周的那幾個兄弟中一個人的,現在掉在了這裡,就說明老周的那幾個兄弟,肯定來過了這裡。

    其實,就在老周撿起手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的時候,我在旁邊的牆壁上,看見了斜着的十字形刻痕,看來爺爺也來到了這裡。

    看見他們所有人都在看着老周,我不動聲色的移動身體遮擋住了爺爺留下來的印記。現在對於前面的東西,我更加期待了,希望爺爺平安的在那裡等着我們過去。

    老周現在也有了精神了,之前都是走在最後面,現在直接和大頭一起走在了最前面,看來也是想盡早的看見那幾個兄弟的消息。

    “大頭,走右邊那條通道,一直往前。”在遇見第一個岔道之後,孔三爺拿着那錦帛看了看,指着右邊的那條道路朝着大頭喊道。

    半個小時之後,一個巨大的石門豎在了我們的面前,這個石門比之前的那個石門要大了三四倍有餘。看着這個巨大的石門,孔三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的說道:“終於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