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古堡陷入險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古堡陷入險境字體大小: A+
     

    “強子,你他孃的輕點。”我剛把大團的胳膊拉起來用力的捏了兩下,大團差點都疼的跳了起來。我這樣捏大團倒不是想增加他的疼痛,手法是跟孔三爺學的,這樣捏可以促進血液循環讓他的胳膊恢復的更好一些。

    就在我和大團在這邊隨意的聊着的時候,孔三爺和鄭文那邊已經確定好了方向。在這古墓裡面,我們把手電筒全部都收了起來,每個人提着一站油燈,除了大頭之外。大頭到現在還是對那油燈裡的紅色液體感覺到害怕。

    大頭說什麼也不走最前面,不是因爲害怕被龍紋刀控制變成大團那個樣子,而是害怕後面的孔三爺和鄭文他們提着的油燈,所以非要走在最後面。

    但是龍紋刀在大頭手中拿着,如果走在最後面則發揮不了龍紋刀的作用,最後思索了半天,把龍紋刀遞給了孔三爺。大頭寧願不拿龍紋刀,也不想走在這些油燈的前面,可見之前的紅色液體讓他心裡真的害怕了。

    最後沒辦法了,孔三爺把龍紋刀遞給了鄭文,雖然這讓我有些不爽,但是大頭不拿,我和大團兩個人都身體沒有恢復,老周要照顧大團而且也和我們不算太熟,所以不好意思拿,所以也只有鄭文拿着合適了。

    看着鄭文左手提着油燈,右手拿着龍紋刀的神奇樣子,我心裡就在詛咒,最後下一個房門打開,就遇見黑影一刀給劈回來,最好給劈死。

    可是好像各路神仙都聽不見我說話一般,硬是走了半個多小時,彎彎道道的不知道繞了多少,一個黑影都沒有出現。這不僅僅讓我鬱悶,讓大團也鬱悶,他剛進就遇見黑影給傷了,鄭文這麼久竟然一個都沒有遇見,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在走了差不多兩三個小時之後,孔三爺推開了一個房門讓我們進去休息一會兒再走。這個房間不是很大,我們所有人進去之後,顯得略微有些擁擠。鄭文和孔三爺他們倆先進去的在桌子旁邊坐下,錦帛鋪在桌子上又開始嘀咕。

    我和大頭大團幾個人後面進去,直接就坐在了地上,也不去管孔三爺他們,只是自顧自的說着話,同時還在安慰着老周,希望他的那四個兄弟安全吧。

    而且我在古堡裡面也不是完全不心急,到現在爲止,走了這麼久,還是沒有看見爺爺的印記,難道爺爺真的沒有來這裡,或者爺爺是來不及留下印記。按照孔三爺的說法,是沒有必要或者來不及,在這古堡中,沒有必要的可能性很小。那麼就說明,只要爺爺來了,就很有可能來不及留下什麼印記。

    “強子,你有沒有覺得鄭文和孔三爺之間,有點不對勁?”就在鄭文和孔三爺那邊正在討論的時候,大頭把我喊出了房門在外面悄悄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孔三爺和鄭文兩個人的關係,肯定要比我們想象的好一些,自從我們和鄭文剛見面開始,就能看出一些端倪,到後來孔三爺調和我們兩邊關係,讓兩邊至少不會在這裡動手,更讓我覺得孔三爺和鄭文關係不一般了。

    “孔三爺還是能信任的,不過提醒一下大團,鄭文是必須得注意的。”到現在爲止,我還一直相信孔三爺,畢竟我們一起經歷了這麼多事情,而且孔三爺知識淵博經驗豐富,能夠給我們很多的幫助,甚至有時候能救命。

    大頭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發現門開了,把到嘴邊的話憋了回去。只看見老周和大團從裡面一起走了出來,我們兩個人才鬆了一口氣。

    “大團,老周,你們倆怎麼出來了,裡面怎麼樣了?”我往門裡看了一眼,發現淡黃色的油燈下,鄭文和孔三爺還坐在一起指着那錦帛在商量着。

    “沒事兒,裡面太悶了,出來透透氣。”大團和老周出來之後,也學着我和大頭,在墓道里面靠着牆坐了下來。

    等了好一會兒,孔三爺他們幾個人才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只是招呼了我們一聲,就又一次開始出發了。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孔三爺和鄭文將把我們帶到哪裡去,但是我們都知道孔三爺和鄭文手中的那錦帛上,有走出這裡的方法。

    在這古堡裡面,越往裡面走,就會覺得越來越冷,我們所有人身上的衣服都不厚,一直到快要開始打顫的時候,前面的孔三爺和鄭文停下來腳步。

    “孔三爺,前面怎麼回事兒?”大頭走在最後面,看見前面的鄭文和孔三爺不走了,則是大聲的朝前面喊道,還是不敢自己上前去看。

    “沒事兒,這條道被一堵牆封住了,只要打開這堵牆就行了。”孔三爺轉過身來朝着我們說了一句,自己也朝我們這邊退了過來。而鄭文則是和他的兩個手下,從揹包裡面掏出鐵鍬,開始挖這堵牆。

    牆是石頭砌的,看起來年代有些久遠,而且石頭不是很大,像是故意爲了隔開兩端所以才把這堵牆給豎了起來。

    鄭文和他的兩個手下,沒過多久,就把那堵牆拆了一個洞。剛把那洞拆開,就只牆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上面的石塊開始往下掉,幸虧我們所有人退後的比較快,不然的話就會被這堵石牆壓在下面,那麼可就真的麻煩了。

    但是由於鄭文他們幾個離得比較近,導致退後的比較慢一些,是的上面的石頭掉下來砸到了鄭文手下其中一個人的腳踝上。

    這還不算完,就在這堵牆開始倒的時候,我胸前的玉佩開始發燙,有東西在快速的靠近這,現在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看在了鄭文身上,希望龍紋刀能夠發揮出效果,儘快趕走那些東西。

    還好龍紋刀沒有讓我失望,鄭文本來還準備先去看看手下那個人的傷勢,但是剛蹲下去就站了起來,直接是被龍紋刀給帶起來的。

    接下來就聽見一陣陣的兵器碰撞的聲音,看見火花四濺,又是黑影殺手來了。看到鄭文拿着龍紋刀和那黑影殺手對攻的時候,我心裡又想讓鄭文受傷,又害怕鄭文輸了之後,那黑影殺手對我們產生威脅。

    就在我心裡矛盾的時候,讓我更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石牆後面出來了一排盔甲,拿着長矛,有五六個之多。這些盔甲可不單純是盔甲,是我剛掉下這裡的時候遇見的那種,能夠主動攻擊的盔甲。

    看到這些東西,我立刻從揹包裡面把鐵鍬給掏了出來。本來我手中的兵器是那把龍紋刀,現在拿在了鄭文手中,他的唐刀卻不在我手裡,我也只能拿着鐵鍬迎戰了。看見我蹭的一下站了起來進入戰鬥狀態,大頭和大團老周幾人有些不明所以,不過看見我的樣子,也是把手中的兵器都拿了出來。

    “強子,你護着孔三爺在後面吧,別拿着鐵鍬丟人了。”大頭拔出唐刀把我一把拽到了後面,給扔到了孔三爺旁邊。

    “大團,把刀給強子,你退回來。”孔三爺直接把我又推到了前面去,這正合我意。大團現在的狀態,拿着唐刀對付那些傢伙,可能都會有危險,所以我二話沒說,直接把唐刀從大團手中奪了下來,把大團給推到了孔三爺的身邊。

    這時候那一排盔甲已經過來了,我和大團老周,再加上那邊鄭文手下沒有受傷的人,一起迎着衝了過去。孔三爺則是趁機去把受傷的那個人給拉到了身邊,從揹包裡面拿出藥給治療了起來。

    鄭文那邊險象環生,沒撞擊一次,鄭文就退後好幾步,好在龍紋刀控制之下,還能有一戰之力。我們這邊就不一樣了,四個人要對付五六副盔甲,雖然那盔甲比較機械,但是勝在數量多,倒也是和我們鬥得個旗鼓相當。

    終於,鄭文那邊結束戰鬥了,只看見鄭文單膝跪在地上,大口喘着氣,累的跟狗一般,龍紋刀就躺在他的面前,他卻是無力去抓起來。正好我們這邊邊打邊退,離鄭文也越來越近,我回頭看了一眼沒有任何猶豫,就地一滾到了鄭文身邊,直接抓起地上的龍紋刀把唐刀扔回給了角落處的大團。

    龍紋刀在手,我好想又恢復了戰鬥狀態,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而且整個人的自信心都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當然這不是被龍紋刀控制,而是自己內心的想法。

    看見旁邊的大頭和老周他們都被逼的往後退,我則是提着龍紋刀不退反進,直接就衝了過去,手起刀落之間,一具盔甲變成了廢鐵。當時大頭他們的壓力降低了一大截,也開始跟着我往前衝了起來。

    最後,終於把那幾具盔甲全部變成了廢鐵,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看着大頭和老週一臉的狼狽,我放聲笑了起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開始喜歡這種發泄的方式。大頭和老周聽見我笑,他們也笑了起來,就連鄭文手下的那個人,也和我們一起笑了起來。

    等笑完之後,回答孔三爺所在的那個地方,看見孔三爺已經把鄭文拖到了身邊,正在給他擦那淡藍色的藥水,看樣子鄭文被龍紋刀控制着的時候,遇見的對手更強了,傷的還真不算輕,這狀態估計走路都成問題。

    但是有了孔三爺的藥就是好,大概休息了一個多小時,鄭文能夠正常的站起來了,雖然還是不敢太用力。

    鄭文剛站起來,就想着繼續往前走,本來以爲孔三爺說什麼都不會答應的,畢竟鄭文現在這個狀態,遇見危險,連自己都應付不過來。可是沒有想到,孔三爺竟然答應了,在我和大頭大團的疑惑眼神中,鄭文又一次走在了最前面。

    不過鄭文到底是體力還不足,走在最前面太慢了,我和大頭大團直接給超了過去。地上撿起來的龍紋刀,我也依舊拿在手中,沒有還給鄭文。而且現在我們走在了最前面,也沒有了任何還給鄭文的理由。

    就在又往前走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的時候,孔三爺叫停了我們,說是馬上就要到達目的地了,讓我們所有人先休息一下,說不定到時候還會有什麼危險。說實話走了這麼久,也是該休息一下了,而且補充一些水分和食物,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等休息的差不多之後,孔三爺指了指前面左側的那扇門對着我說道:“強子,就是那扇門,去把它打開,我們得從那兒進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