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到達河流下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到達河流下游字體大小: A+
     

    不問還好,這一問,大頭準備掐着我脖子的那手,卻怎麼也鬆不開了。起初我以爲大頭是在和我開玩笑,故意不把手拿開,但是後來看見大頭掙扎的頭都冒汗了,我才知道事情嚴重了。

    最重要的是,大頭現在還掐着我的脖子,他越掙扎就掐的越緊,我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大團和孔三爺見狀之後,立刻過來幫忙,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大頭的手從我的脖子上拿掉,倘若在不拿走的話,我很有可能會窒息而死,還是被大頭活活給捏死的。

    我剛纔都已經被捏的眼冒金星了,過了好長一陣子才恢復過來,有些有氣無力的,拿着大團遞過來給我的水,有些抱怨的朝着孔三爺問道:“孔三爺,你不是說他的胳膊動不了嗎,剛纔掐我脖子時候,怎麼就能動了啊。”

    孔三爺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沒有理我,竟然繼續擺弄起他剛纔擺弄的那些瓶瓶罐罐,真不知道有什麼好擺弄的。

    休息了大概十來分鐘,孔三爺大手一揮準備出發,鄭文他們由於進山洞之前,就是從河岸這邊走的,所以對於他們來說有些輕車熟路的感覺,讓他們走在前面我們跟着他們走,也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

    而且他們比我們更加知道,這裡哪裡適合晚上露宿,哪裡有危險,那條路比較容易走。之所以我們現在走的比來時候走的快了不止一倍,就是因爲鄭文他們來的時候,已經把路開好了,現在我們只要順着路回去就好了。

    之前的晚上因爲沒有守夜,所以直接導致鄭文他們那邊死了一個人,現在晚上也不敢託大不再守夜了,哪怕再覺得安全,這裡畢竟是古墓範圍之內,任何一點小小的閃失,都有可能致命。

    “強子,怎麼還不睡,還在想爺爺嗎?”大頭由於胳膊受傷,所以今晚是不用守夜的,我也是因爲之前的傷勢還沒怎麼好,也不用守夜。大頭躺在那裡翻來覆去的睡不着,索性轉過身來直接面對着我開始說話。

    我點了點頭,這事兒又不是什麼秘密,我來找爺爺這事兒肯定是大家都知道的。大頭把手伸了過來,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強子,你放心,總能找到的。”

    這一刻,看着大頭那關心的神色,我實在都想告訴他我已經見過爺爺了,但是看了看那邊躺着的鄭文他們,還是深深忍住了,雖然他們有可能已經知道了爺爺來過這裡,但是這事兒還是不說的好。

    “恩,沒事兒,能找到的。”我應付了大頭一聲,轉過身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罵幾句讓他先把胳膊養好才能幫我的忙,大頭也是爽快的說道,就算自己讓一隻胳膊給我,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大頭這話說的倒是沒錯,從小到大,我和他打架就沒贏過,這也是我把大頭帶在身邊,覺得比較安全的原因,說實話,看見大頭打架,我就沒見過輸的。

    密林裡面的晚上,很冷,但是由於太疲憊了,大家還是在這冰冷的天氣裡,睡的很香。大團和老周輪流守夜,龍紋刀都交給了他們倆,應該可以保證無事,最差他們也能撐到把我們叫醒,所以對於安全方面,我們也是絲毫都不擔心的。

    醒來之後,已經天亮了。按照孔三爺的估計,今天晚上就能到下游水流比較緩的地方,我們會直接在那裡過到河對岸,之後再從河對岸到古堡當中去。

    “孔三爺,你給我的這是什麼東西啊?”大頭一早醒來,就被孔三爺又給虐待了一遍,直接注射了一陣進去,又塞給他一個淡綠色的瓶子,讓他口服裡面的液體。

    “讓你喝你就喝吧,不是毒藥,毒不死你。”孔三爺瞥了大頭一眼,冷冷的說了一句之後,轉過身就朝着鄭文他們那邊走了過去。大頭看見孔三爺對他的問題並不回答,也沒有絲毫在意,直接把瓶蓋子拔開,將裡面的液體整個灌進了嘴裡。

    剛開始喝的時候,大頭那表情就像別人欠他幾萬塊錢一般的愁眉不展,可是喝到口中的時候,表情竟然一下子變的驚喜無比,直到喝完還把瓶子豎起來,讓最後的那一滴也滴落進嘴裡,而且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大頭,什麼東西呀讓你喝的那麼小心。”大頭剛纔的那個動作,被老周和大團看見了,有些鄙視的問題到。

    “嘿嘿,好東西,真是好東西。”大頭說完竟然把瓶子都收進了揹包裡面,這讓我和大團老周幾個人都更加好奇了,大頭不是一直都很討厭孔三爺的那些瓶瓶罐罐的嗎,這會兒竟然連瓶子都收,看樣子,東西肯定不賴。

    等早上大家都整頓的差不多之後,孔三爺回來了,大頭連忙上去問孔三爺還有沒有,被孔三爺臭罵了一頓,我們幾個人就在後面偷偷的笑着。後來路上問了孔三爺才知道,那是專門給大頭配置的療傷藥,口味是甜的,而且裡面加入少量的罌粟粉,這讓服用的人會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但是有一個缺點就是,不弄多服用,不然的話就有可能產生依賴心理,甚至上癮。大頭早上喝的那一瓶,已經是最大限度了,如果再服用,可能就會上癮,所以大頭再要的時候,纔會被孔三爺罵。

    繼續往前走了大概兩個小時時間,我們終於不用在山林裡面穿梭了,可以直接下到河岸上。雖然河岸上面,全部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石頭,而且還有泥濘的深坑,但是總體來說,走起來比在上面樹林中要好太多了。

    鄭文也算是掏河人,和張大海混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對於河的習性也是非常瞭解的。這條河白天的水位比較正常,如果到了晚上的話,很有可能淹沒我們現在所在的河岸,所以我們必須在天黑之前到達河的對面,否則的話,我們必須再一次進入密林之中。

    就在我剛陷入一個泥潭,被大團和老周拽了出來的時候,就看見那邊的鄭文他們停了下來,而且派了一個人過來把孔三爺請過去。看見孔三爺和那個人都是臉色鄭重的樣子,那邊肯定有什麼事情發生,我和大頭大團老週四個人,也趕緊走了過去。

    到了孔三爺的身邊,才發現他們幾個人圍着一句屍體,屍體的渾身一句被咬的不成人樣,而且從那屍體上依稀能看得見揹包是和孔三爺他們身上的是同一個款式,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這次一起進山的隊伍。

    “老周,他們是不是你的人呢?”我看見老周有些心情不佳的樣子,過去朝着他問道。我們都知道,老周有幾個兄弟在山洞外等他,可是出來之後卻不見那幾個人了。

    老周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他們幾個,但是這個人我好像見過,是跟我們一起隔壁的那個隊伍的,雖然屍體已經沒辦法辨認,但是那個人的手掌畸形,所以我記得特別清楚,就和這具屍體的手掌一模一樣。”

    我又一次轉過身去仔細的看起來這屍體,右手掌還真是畸形,五指全部併攏。老周的心情不佳,可能就是因爲看見這個人,開始擔心起那幾個人來了吧。

    “孔三爺,這幾個人是被什麼東西咬死的?”大頭有些好奇的朝着孔三爺問道,在這個空間裡面,我們遇見的動物,可能就只有那隻被我們殺掉的怪物了,讓我們以爲這裡除了那隻怪物就沒有其他任何的動物存在。

    可是看見眼前這屍體,非常明顯就是什麼動物要死的,甚至連肉都被吃了不少,腿上已經只剩下腿骨了。

    “鄭文,強子,大頭,那東西很有可能是生活在水裡的,我們現在爲了安全起見,必須得再次進入樹林中,遠離這條河。”孔三爺看着那屍體好半天,轉過身來對這我們幾個人鄭重其事的說道。

    “不行,孔三爺,我們沒時間了,進入樹林裡走起來太慢。”孔三爺的話剛說完,鄭文就接話了,好像他這次非常着急一般,必須在短時間之內到達,可是到底是爲什麼,我們誰都不知道。

    不過我卻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會不會和爺爺有什麼關係。想到爺爺可能獨身一個人去了古堡中,我就有些擔心,如果和我們在一起的話,有龍紋刀在,那麼再加上爺爺和孔三爺的經驗,肯定能保證萬無一失,可爺爺爲什麼就要單獨行動呢,這也是我想不通的一點。

    “強子,你怎麼看?”孔三爺看見鄭文那邊堅決反對,轉過身來把目光看向了我這邊。同時鄭文他們幾個,還有大頭大團老周他們也把目光聚焦在了我身上。

    “孔三爺,我覺得鄭文說的沒錯,我們是得趕緊過去了。”我這樣說,完全是因爲擔心爺爺的緣故。但是現在我和鄭文兩個人都表了態,那麼孔三爺就是想阻攔也沒法了,只好隨着我們繼續往前走。

    這次往前走的時候,更加小心翼翼了,但是越是往下游走,就看見越多的屍體,有時候竟然能一次性看見三個屍體,每個屍體都是和之前見的那個一樣,已經被咬的不成人樣了。

    根據鄭文和大團的描述,我們知道能同時咬死三個人的動物,至少有卡車那麼大,或者個體小但是數量多。現在對於我們來說,不管是數量多還是個體大,都是一個麻煩事兒,那東西可是完完全全的肉食動物,連人都敢吃。

    再走了幾個小時之後,終於河流的走勢慢慢平緩了下來,我們竟然幸運的是,沒有遇見那殺人的“兇手”。

    “孔三爺,我們就準備在這兒開始過河吧,這裡的水位已經能夠很平穩的游過去了。”走在最前面的鄭文停下了腳步,對着後面的孔三爺說道。

    我們幾個人也跟着孔三爺,一起走到鄭文的旁邊停了下來。看着那平緩流過的河水,血紅血紅的,有些陰森。這裡相比於上游的湍流河水,平坦了不止一點半點,從這裡過河無疑是一種非常好的選擇。

    這裡離下游不遠,到了河對岸可以直接從河岸邊上到達下游,之後再次進入古堡之中。選擇唯一擔心的問題,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些咬死人的動物,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隱藏在了這條河裡。

    “孔三爺,我先拉條繩過去,這樣你們後邊也好過一些。”大團看了看河對岸,把龍紋刀提在手裡對着孔三爺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