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爆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爆炸字體大小: A+
     

    這次殭屍終於不動了,我也把全身的力氣全部都給用完了,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等腿上恢復了一些力氣之後,艱難的站起來,去地上撿起一瓶水來,擰開瓶蓋就往下灌,幸好這次水帶的特別充分,所以不用擔心。

    喝完水之後,又靠在柱子上歇了一陣,纔開始起身撿我揹包裡面的東西。揹包已經被撕爛的不成樣子,我又一次把繩子分成了很多條細繩,把那揹包破爛之處,緊緊的綁了起來,等到綁完之後,已經不能稱之爲揹包了。

    不過把東西裝進去試了試,發現效果還是不錯的,至少不會掉落出來。把揹包散落出來的東西,又一次全部裝進去之後,就該燒掉那具殭屍了。

    雖然在這墓室裡面,沒有柴火,但是卻是有一件非常好的東西,能夠把這東西給燒掉。這東西,就是油燈裡面的那紅色液體。

    我小心翼翼的把那殭屍的幾部分堆在一起,拆掉一個油燈之後,滴了幾滴在殭屍上面,然後輕輕一點,就只見哄的一下,火焰冒起來有兩米來高。

    等到那殭屍全部燒完只剩下灰燼的時候,我纔開始去尋找出路。這墓室裡面我已經全部都跑的看了一遍,出了那個我進來的石門之外,沒有看見任何一個出口,看了還得從那石門找突破,至少得打開石門出去。

    我揹着那繩子綁着的破爛揹包,提着龍紋刀一步一步的走到石門跟前,左右尋找着機關,想打開那石門,但是怎麼找都找不到。

    找了大概有半個小時那麼久,還是一無所獲。正當我準備休息一下的時候,只聽得身後“轟”的一聲巨響,緊接着地震山搖,墓室之中的那些油燈紛紛掉落在了地上,而墓室中間的柱子上和四周的牆上,已經出現了很大的裂縫。

    這強大的衝擊,也讓我震得不輕,倒在了地上。等了好一陣子塵埃落定之時,我的耳朵還沒有恢復,這一刻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完全聾了。

    到現在我纔回想起來,爲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因爲剛纔拆掉油燈之後,只倒了幾滴在那殭屍的身上,剩下的我沒有太多注意,隨意的扔掉了,可能就是那些血紅色的液體的傑作。

    之前孔三爺就讓我們見識過這東西的威力了,這回我竟然還是這麼大意。如果這回我真的給聾了,那也算是自作自受了,我不由的自嘲了一番。

    現在我不僅是耳朵聽不到,而且腿上也是發軟,全身沒力氣,只好在這嘈雜的墓室之中休息一下,等恢復一些再做決定了。可是正當我拄着龍紋刀發愣的時候,聽見石棺後面的牆壁有動靜。

    由於之前的爆炸,把所有的油燈都給震落滅掉,現在已經一片黑暗這墓室裡面。幸虧那油燈做的相當精巧,密封的也非常出色,不然的話這些油燈若是一起爆炸,那我就算是徹徹底底的交代在這裡了。

    現在聽到那牆壁的動靜,立刻把手電筒打了過去。我這會兒的狀態,就算是有龍紋刀在手,也沒有信心能夠應付危險。不過讓我有些慶幸的是,胸前的玉佩並沒有發出什麼預示,所以很有可能只是剛纔的爆炸引起的滑落吧,我這樣安慰着自己。

    可是那把的動靜越來越大了,我把手電筒照在那裡一動不動,而且手中的龍紋刀也握的緊緊的。只見那牆壁上的石塊兒一點一點的往下掉落,然後竟然顯現出來一個石門,這讓我很是意外。

    難怪剛纔沒有看見別的出口,原來這石門竟然是在牆裡面啊,這他孃的誰能找的見,我心裡都有種罵孃的衝動。不過現在可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因爲那石門有開啓的跡象。

    看見那石門緩緩的開啓,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左手的手電筒死死的照在那石門位置,右手的龍紋刀已經拔刀出鞘。

    “大團,大頭,怎麼是你們?”當我看見從石門裡面出現的那兩個人時候,稍微一愣,轉而狂喜。這時候看見他們倆出現在這兒,簡直是太親切了,我都想忍不住上去狠狠的給他們一個擁抱,如果不是我現在站不起來的話。

    大頭和大團剛進入石門的時候,被我的手電筒光照在臉上,也是嚇了一大跳,兩把唐刀已經抽了出來,不過聽到我的聲音之後,也是面露驚喜之色同時大聲喊道:“強子,怎麼他孃的是你。”

    聽到大頭和大團聲音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安全了,有他們兩個和我一起經歷過生死的兄弟在,我就肯定能活着走出去。

    大頭和大團兩個人,繞過那亂七八糟的墓室,快步走到我旁邊,看見我面色不佳的坐在那裡,朝着我問道:“強子,你怎麼回事兒?”

    我的耳朵剛恢復一些聽覺,聽的不大清楚,讓大頭大聲喊了好幾次,我才聽清楚,只是沒有回答,轉而朝着他們問道:“大頭,大團,孔三爺和老周他們呢,怎麼沒有和你們一起來?”

    他們倆人相互看了一眼,什麼都沒說只是坐了下來,示意等我好一些再說吧,然後便開始給我檢查起傷勢。不檢查不知道,這一檢查我才嚇一跳,原來剛纔的爆炸讓我身上好幾處都受傷,現在還在滲血,若不是他們及時來了,估計我血流乾都發現不了,因爲我的身子完全都是麻木的。

    幫我把身上的傷口處理完之後,我的耳朵聽力也漸漸恢復了正常,看着這滿屋狼藉的樣子,真實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這時候大頭和大團纔給我說起來他們的事情,原來那裂縫在我和鄭文同時掉落下來之後,就合上了,看不出一點有縫隙的感覺。

    跟着鄭文一起來的那些人,沒有想到竟然對孔三爺也是非常的尊重,就好像孔三爺是他們的領導一般,讓大頭和大團覺得有些疑惑。但是這樣也好,孔三爺可以交給他們照顧,讓老周跟着孔三爺,他們倆就直接來找我了。

    也算是巧合吧,他們無意間踩中機關掉落了下來,也到了這層空間之中。剛纔聽到巨大的爆炸聲,他們就直接朝着這邊趕了過來,遇見石門就從把那石門打開走進來,然後就看見了我躺在了這邊。

    我心裡算是鬆了一口氣,老天還是長眼睛的,讓我遇見這麼多危險之後,把大頭和大團給派來了,接下來,我就會異常輕鬆了吧。

    等休息了大概一個多小時,我的身體慢慢恢復了,能夠站起來之後,便讓大頭和大團一起從他們剛纔來的那扇門出去。

    大頭和大團兩個人一左一右的攙着我朝着那邊的石門處走去,這邊我進來的石門既然關閉了,也不用找機關了,直接從那邊走就好。

    “強子,你這算是命大,孔三爺弄的那紅水水也是你敢玩的,我見了都怕。”當大頭聽說是我用那紅色液體引爆的時候,當時就嚇的不輕一陣後怕,而且有些埋怨的說道。這讓我不禁想起,孔三爺把那紅色液體放進揹包之後,大頭遠離孔三爺的場景,一陣好笑。

    聽到我的笑聲,大頭明顯有些生氣的跡象,朝着我說道:“強子,你有沒有聽完說,我們是來找爺爺的,現在爺爺沒找到,你再出點事兒,讓我回去怎麼交代。”聽到大頭的話,感覺心裡一陣溫暖,被人關心的感覺,就是好。

    我差點就忍不住想把我見過爺爺的事兒告訴大頭和大團,但是一想到鄭文他們也在這邊,就生生的忍住,沒有說出來。

    從大頭大團他們進去的那扇石門走出來之後,看的的是一條狹長的墓道,我左右看了看一片茫然的朝着他們倆問道:“大頭,大團,你們倆是從哪個方向過來的?”

    他們倆同時指向了左邊那個方向,他們表示那個方向沒有任何異常,但是也沒有找到能夠到上面去的路。所以我們決定,這次從右邊這個方向走。

    沿着墓道走了十幾分鍾,這墓道竟然越走越發的熟悉,好像似曾相識一般。直到看到前面出現的那道石門,纔想了起來,這裡的風格,幾乎和那三相墓府中的最低層空間如出一轍,難道這裡和那裡有什麼聯繫,我在心裡懷疑着。

    看到石門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去檢查那石門是不是有什麼陷阱,現在對於流沙陣,箭陣之類的排除破壞辦法,我們三個人已經相當的熟悉。

    由於我的身體狀態到現在爲止一直都很差,所以這檢查石門尋找開關的事情自然是大頭和大團兩個人去動手了。

    十幾分鍾之後,大頭和大團已經把那石門隱藏的機關全部破壞,找到了開啓石門的機關。朝着我打了一聲招呼,大團便按下了那開關,石門緩緩的升起,一陣陰冷潮溼的空氣撲面而來。

    我們三個人,三把手電筒全部對準那狹窄的石門照了進去。又是一個墓室,不過墓室不大,在外面手電筒的光照中,都能看見墓室中間那具石棺。我們三個人對視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朝着墓室之中走去。

    進入墓室之中,我第一件事兒,就是去把四周的油燈點燃。然後才四周打量着墓室之中的風格。這間墓室裡面的擺設,竟然和居家擺設幾乎如出一轍,出了墓室正中間的那座石棺之外。

    墓室之中竟然有一把銅鏡,大概半米高,三十公分那麼寬,直立在桌案之上,桌案前有一個圓凳,像是女主人每天清晨梳妝之地。

    最吸引我的卻不是這些,儘管那面青銅鏡看起來非常的顯眼,而最吸引我的卻是這桌案旁邊的低案上,放着一隻青銅酒杯。這隻青銅酒杯和李大哥拿到我店裡賣的那隻一模一樣,那隻青銅酒杯可是用爺爺的襯衣包着的。

    我走過去,輕輕的把那隻青銅酒杯拿起來端詳,就在拿起酒杯的那一瞬間,我的心跳忽然漏了半拍,接下來猛烈跳動了幾次。因爲拿起酒杯之後,低案上面浮現出一道刻痕,那斜着的十字刻痕,和之前在樹林中的一模一樣,這是爺爺留下來的標記。

    這也就是說,爺爺來過這裡,之前的那個青銅酒杯,很有可能就是爺爺從這裡帶走的,原本案上,可能是一對,現在卻只剩下了一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