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二個入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二個入口字體大小: A+
     

    大頭和大團倆人,艱難的從背上把揹包取了下來,掏出兩瓶水,打開蓋子遞到我和孔三爺的手中,然後才自己各自拿起一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之前經過孔三爺的擦藥,我的胳膊已經恢復了正常,拿起水瓶來喝水,倒是沒有多大的問題,一口氣喝了大半瓶,纔將將緩解了一些飢渴。

    大團和大頭,還有孔三爺,他們三個人喝完水之後,一直在那兒喘着粗氣,我則是心跳一直都平復不下來,導致呼吸有些不暢,也一直的穿着粗氣。

    我們四個人喘氣聲,一個比一個大,一個比一個粗,此起彼伏的,好像較勁一般。我由於是在躺着,剛纔又喝了大半瓶的水,喘氣直接,忽然打了個嗝,喝進去的水,差點噴了出來。大頭看了看我,忽然“撲哧”一下子給笑了出來,緊接着大團和孔三爺也笑了出來。

    看着他們三個都笑的那麼大聲,我也跟着笑了起來。我知道,我們的笑並不是在笑我剛纔的打嗝,而是對自己剛纔的那些擔憂害怕壓力等一些負面情緒的全部釋放。我們盡情的笑着,盡情的把壓力全部釋放出來,越笑越大聲。此起彼伏的大笑聲,響徹了整個山林,刺破了這裡的寧靜。

    過來好一會兒,我們從停止下來不再去笑。停下來之後,看了看我們不遠處的那幾個人在看着我們,一副想要過來又不敢過來的樣子。

    孔三爺這個時候,頭還枕在我的肩膀上,對着大頭說道:“大頭,你去把那幾個人喊過來吧,我們有些事情得弄清楚。”

    大頭對着孔三爺點了點頭,轉過身去朝着那邊的幾個人喊道:“你們幾個他孃的在幹嘛呢,想過來就過來,磨磨蹭蹭的跟個小媳婦兒一樣。”

    也是那幾個人年齡都不大,大頭從敢這麼說話,要是裡面有個孔三爺這樣級別的人,大頭肯定不會這麼喊,說不得還得過去請。不過如果真的是孔三爺級別的,那估計孔三爺得親自爬起來過去請了。

    那幾個人本來就有些猶豫要不要過來,經大頭的這一通喊,直接就走了過來。說走了過來都有些勉強,幾個人都帶着傷,相互攙扶着過來的。

    本來之前被怪物追過來的時候,還有十來個人,現在活着的就只剩下眼前這五個人了,而且這五個人個個都帶着傷。

    他們過來之後,孔三爺也沒有坐起來,只是枕在我身上,翻了個身面向他們,示意他們不要緊張隨便坐下。

    看樣子,這一隊人好像是認識孔三爺的,帶頭的那個人對着另外的四個人喊道:“既然孔三爺讓大家坐下說,大家就坐下吧,你們不累,我他孃的都累了。”

    就這一句話,我就覺得這個人畢竟親切,至少不做作,更重要的原因是,這個人說話的方式語氣,和大頭很像。我轉過身去看了看大頭,他果然湊帶了那個人身邊,輕輕的拍了拍那個人的肩膀說了句:“兄弟,好樣的。”

    另外四個人看見那個帶頭的坐下了,也紛紛坐了下來。孔三爺躺着那裡,把揹包翻了過來,從裡面掏出幾瓶液體,遞到大頭和大團手中,告訴了他們怎麼用,就讓他們倆幫忙那幾個受傷的先擦藥。

    在這種地方,任何的傷口都會可能出現問題,尤其是傷口感染惡化,要是得不到儘早的救治,甚至會有生命危險。孔三爺不愧是老江湖,經驗豐富,這些東西都準備的很是充分,倒也不是很怕。

    等到那些人擦完藥,休息了一陣,孔三爺的頭才從我肩膀上擡起來,坐在那裡,朝着這五個人問道:“你們幾個領頭的是誰,進山的時候怎麼沒看見你們,你們是從哪兒進來的?”

    “我們的負責人是王老六,在之前就被那怪獸給咬死了。我們不是從山裡進來的,我們是從別處進來的。”說話的人,就是剛纔那個最先坐下的帶頭人。

    “王老六也死了?”孔三爺有些驚奇的說道,不過卻不是對着我們任何一個人說,而是有些自言自語的意思繼續說道,“哎,沒想到這裡會這麼危險,連王老六都死在了這裡。”孔三爺的表情和話裡的意思,肯定是認識這個王老六的。

    “你們是從哪兒進來的?”大頭卻是沒有管孔三爺的感嘆,而是朝着那邊的帶頭人繼續問道。

    “我們是從河裡進來的。在你們那幾個隊先走了之後,那裡的負責人鄭叔另外給了我們幾個隊一張地圖,讓我們從另外一個地方進來的。”那個帶頭人對着大頭說道。

    其他的我都沒有在意,而他說的鄭叔兩個字,卻是引起了我的警覺。之前小吳和那考古學家說,他們所見的負責人,就是鄭叔和鄭文,而這次又聽到他們說鄭叔,我就開始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那鄭叔和鄭文,有沒有和你們一起來?”我忍者身上的疼痛,蹭的一下坐起來,朝着那個帶頭人問道。

    那個帶頭人把目光轉向了我,然後搖了搖頭對着我說道:“鄭叔沒有來,不過鄭文是和我們一起出來的,只不過出來之後,鄭文就帶着十幾個人走向了另外一個方向,並沒有和我們一起潛入水裡。”

    這些人是從水裡來的,他們是從山外的一條小河潛入水底,找到一條通道,直接進入了這個空間,而不是和我們一樣進山找到山洞進去,然後找到秦川血河,從進入這個空間的。

    現在我們知道的就有兩條路能夠到達這裡,而鄭文他們那一隊,確是這兩條路,一條都沒有走,那麼肯定就是還有着第三條路。

    我轉過身去看向孔三爺,孔三爺確實眼睛緊緊的盯着遠方,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這時候剛纔一直沒有說話的大團說話了。

    “那能不能說說,你們這次進來的目標是什麼呢?”大團問的話,也是我想知道的。大團和孔三爺他們的隊,都是扮演考古隊進來的。而這一隊人,卻是不用扮,直接就能從河底進入這邊,肯定和孔三爺他們的目的不一樣。

    那帶頭人和剩下的四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就好像在做什麼重要決定一般,最後還是裡面有一個身材比較矮小一點的人對着的那帶頭人說道:“周哥,王老大都死了,就剩下我們幾個人了,差點都死掉了,我們也算是他們救的,他們就想問個任務,只要我們都不朝上邊說,他們誰能知道。”

    這個矮小年輕人的話說出來,其他三個人都是點頭說自己絕對不說出去,那周哥看見其他幾個人都不反對,就從已經破爛不堪的揹包裡面,拿出來一個小而精緻的木頭盒子。打開盒子後,遞了一張白紙給到我手中。

    看見白紙上面的東西,我差點激動的跳了起來。這東西太熟了,長的很像藏鬼杯,但是絕對不是藏鬼杯,而是另外的一種我熟悉的青銅酒杯。

    就是李大哥拿到我店裡去找林哲,也就是找大頭要賣的那隻。李大哥當時拿到我店裡的時候,還是用爺爺的襯衣包着的。

    現在這支隊伍進來的目標,竟然是這個青銅酒杯,實在有些讓人匪夷所思,那青銅酒杯,現在正在我的店子裡躺着呢。

    “周哥,那個負責人,有沒有給你們說,在哪兒能找到這東西?”我雖然內心裡已經翻江倒海,但是面上還是不漏聲色的把手中的那張圖遞了回去。

    “別,您喊我老周就行。鄭叔當時也沒有說要到哪兒去找,就是說了一句沿河而上,所以我們才找到了這裡。”不知道爲什麼,老周說話的時候,眼神總是偷偷的在朝着孔三爺的方向瞄。

    我順着他的眼神,看着那邊的孔三爺,感覺孔三爺很好,沒有什麼問題啊。忽然之間纔想起來,孔三爺不是沒有問題,而是問題大了。

    他昨天晚上又一次自己不告而別,沒有通知我們。之前的那次還能說的過去,但是昨天晚上的那次,真真的說不過去了。現在有這幾個人在,時機也不對,所以我沒有立即上前去問孔三爺關於不告而別的原因。

    “老周,你們說的那條河,在哪兒呢?你們落下來又是在哪個方向?”大頭親切的挨着老周坐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老周對於大頭這樣親切的舉動,顯然有些很不適應,稍稍遠離了一些大頭從轉過來對着我們說到:“我們來時候潛入的那條河,只是渭河的一個小支流,至於叫什麼名字,我們也不知道,這些都是鄭叔給我們說好的,就連潛水地點也是他事先指定好的。”

    而且,老周他們進入這片空間的時候,既不是和大頭大團一樣,掉進了河裡,也不是和我一樣進入那古堡之中,而是直接掉進密林當中,據說,他們當時還找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了鄭叔所說的那條河。

    然後順着那條河沿河而上,只是在密林之中,遇見了那個怪物,才落得個這般田地,如果不是我們出現,他們幾個估計也要命喪於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