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二十章 力拼怪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二十章 力拼怪物字體大小: A+
     

    最前面的那個人被頂了回來,往前跑的那些人也全部都被趕了回來。大頭和大團倆人站在那裡有些傻眼,也沒有繼續往怪物的方向去衝了。

    那幾個人回過頭又往來的方向亂作一團,爭先恐後的跑去。那隻怪物好像就是認準了一般,憑藉着自己的速度,又一次把那些人趕了回來。

    這樣來回幾次,那些人也和大頭大團他們一樣,開始靜靜的站在那裡不敢動彈了。這些人不動彈,那怪獸就開始沿着邊上開始走圈,紅色的眼神始終看着中間的那些人,好像隨時要發動攻擊一般。

    “孔三爺,那怪物在幹嘛,大頭和大團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我看着那圈子中間的大頭和大團,有些擔心他們的安全。

    孔三爺對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大頭和大團兩個人應該不會有危險。剛開始的時候那羣人跑的太分散,有利於怪物各個擊破,現在他們在一起,反而能夠團結起來,再加上大頭和大團,相信能把怪物趕跑。”

    “只能趕跑,殺不掉嗎?”我看着那怪物一直在流血,應該撐不了多久的,他們幾個人手中都有槍,再打幾槍,撐一陣子,說不定就能解決掉那怪物,我們之後也就不害怕再遇見它,如果只是趕走,下次很有可能再次遇見。

    “我看很難”,孔三爺搖了搖頭對着我說道,“那怪物的皮毛很厚,子彈打在身上,最多也就是個皮外傷,你現在看它身上一直在流血,其實沒有收到多大的傷害。之前我們之所以能把它趕走,是因爲它對槍聲的恐懼,現在不怕了,所以就更難趕走了。”

    看着那邊隨時要暴走的怪物,我內心急的不行,要是能爬起來的話,早就過去幫忙了。現在我只能躺在這裡,爲大頭和大團他們擔心了。

    就在那怪物走了幾圈之後,圈子中間的人有些按耐不住,直接朝着它開了一槍。這一槍讓剛纔還相對有些平穩的怪物立刻暴走,紅着眼睛朝着中間飛奔過去。

    圈子中間的人,包括大頭和大團倆人,全部都是四散跑開。怪物好像記仇一般,進入人羣中,專門追着剛纔那個開槍的人跑,對於其他人不管不顧。

    在這種危急的時刻,大家都在逃命,都在慶幸那怪物選擇的目標不是自己,所以誰都沒有去幫怪物追的那個人。

    那個人的速度怎麼能趕得上那隻怪物,僅僅不到一分鐘,就直接被怪物那兩個犄角給撞飛了出去四五米遠,爬了好幾次,都沒有爬起來。

    可是怪物好像還不解恨一般,又一次紅着眼睛朝着地上的那個人跑去,擡起前蹄,直接朝着那人腿上踩了下去。我和孔三爺遠遠的都能聽見骨頭破裂的聲音,緊接着就聽見那個人蕩氣迴腸的慘叫聲。

    這聲慘叫,也讓剛纔那些正在四散逃命的人腳步停了下來,回頭朝那邊看去。那怪獸踩完之後,竟然還不停止,而是用那鋒利的牙齒,直接咬斷了那人的脖子,場面十分的血腥。屍體已經慘的不成人樣,我看的都渾身發冷,雖然之前被肢解的屍體,我都看見過,但是這是第一次活生生的看見一個大活人,就這樣被咬死。

    我開始有些害怕起來,孔三爺剛纔還說那些人能夠趕走這支怪物,但是剛纔的那個場景,好像讓這些人都嚇破了膽子一般。

    怪物將那個人咬死之後,又在屍體上面踐踏了一圈,才轉過頭來看着其他人。這些人本來槍都是在手中的,但是看見剛纔那個開槍的人死的那麼慘,現在拿槍的手已經在顫抖。怪物轉過來,一聲大聲的吼叫,震耳欲聾,讓那些人本來拿的就有些不穩當的手槍,好幾支都掉在地上。

    看着怪物又一次朝着他們那邊飛奔過來,大頭和大團兩個人把手槍握緊,朝着旁邊的人喊道:“快,大家一起開槍,讓它過來了,誰都活不成。”大頭和大團兩個人本來就是練家子,這一刻發出的氣勢,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聽到大頭和大團大聲的呼叫,那些手槍沒有掉在地上的幾個人,也握緊了手槍,和大頭大團倆人同時朝着那怪物開槍。

    雖然有好幾發都沒有打中,但是這幾槍打中的,也足以使得那怪物在飛奔的路上速度減慢,停下來滯留片刻。

    看見有好幾個人都開槍了,手槍掉在地上的那幾個人,也迅速撿了起來,朝着怪物的方向開槍。

    那隻怪物的身上,血孔增多了,長毛染的更紅。怪物好像不認輸一般,又一次大聲的呼嘯,朝着那些人衝了過去。

    他們的手槍子彈用完了,現在也沒有時間再換彈夾,因爲那隻怪獸,就好像不畏生死的勇士一般,哪怕中了很多槍,也好不氣餒。

    那怪物的樣子,不僅讓那把的幾個人緊張,我更加緊張,急切的朝着孔三爺喊道:“孔三爺,大頭和大團那邊沒有子彈了,有什麼辦法吸引那怪物,趕快去幫幫忙。”

    我已經急的快要跳起來,要不是我現在動不了身,肯定把孔三爺的龍紋刀抽出來,衝進去幫忙了。

    孔三爺看見我這個樣子,一句話都沒說,只是轉過身拿着龍紋刀走向了另外一個方向。我以爲龍紋刀是爲了對付這隻怪物,可是孔三爺的身體不允許被龍紋刀再一次控制了,急忙大聲喊叫孔三爺回來。

    但是,孔三爺就好像一個要奔赴沙場的戰士一般,連頭都不會過來看我一眼。孔三爺過去沒多遠,那隻怪物就快衝到大團和大頭的身前,大團和大頭兩人瞬間分開了一段距離,一人一把唐刀,分左右朝着那怪物跑來的方向砍去。

    正當大頭和大團要衝到怪物身邊的時候,孔三爺開槍了,“砰砰”兩聲槍響,使得怪物硬生生的止住了往前衝的步伐,而是轉身朝着孔三爺的方向看去。

    剛纔開槍的那個人死的那麼慘,孔三爺現在被怪物盯上了,我心裡都開始涌現出一種絕望了,現在把全部的希望,都寄託在了他手中的那把龍紋刀上,如果龍紋刀要是不靈,那孔三爺今天可能就真的也交代在這裡了。

    怪物的腳步停了下來,但是大頭和大團的腳步確沒有停下來。就在怪物轉過身去看向孔三爺的時候,大頭和大團的兩把唐刀已經到了,狠狠的砍在了怪物的身上。那兩把唐刀不是凡物,這一砍之下,怪物當時便跳了起來。

    大團和大頭見情況不妙,抽出刀轉身就往外跑。怪物本來就不把這些讓放在眼裡,眼睜睜的看着兩個人從背後傷到自己,那還了得,轉過身來就想往大頭和大團追去。

    就在怪物轉身轉變朝大頭和大團追去的時候,我和孔三爺手中的槍同時響了,都打在了那隻怪物的身上。同時響槍的,還有那羣人中的幾個還有子彈的手槍。

    怪物左右看了看,好像在確定要先解決哪個一般。我最擔心的問題,終於發生了,那隻怪獸竟然不管其他人,認準了我這邊方向,朝着我這邊飛奔而來。

    我一個人在灌木叢中,大頭和大團他們離我畢竟遠,而孔三爺把那把龍紋刀也帶走了,我唯一的依仗,就只剩下了這把小手槍,在那強大的怪物面前,手槍的作用,也只會讓它的腳步稍稍停滯,然後更一步激發它的憤怒而已。

    這一回,怪獸好像就死了心的朝我這邊一般,後面那羣人和側面的孔三爺,不管如何朝着怪物開槍,它都已經置之不理,直直的朝着我這邊飛奔而來。

    在這一刻,我躺在灌木叢中,要死的心都有了,不能起身,也沒有人幫忙,再聯想到之前那個人死像,脊背都在發冷。

    怪物的蹄子轉眼之間,就已經到了我前方不遠處,我隱隱約約能看見後面大頭和大團拼命的回追,側門孔三爺也拼命的在往我身邊趕來。

    看到他們這樣奮不顧身的樣子,再想到之前那羣人裡面四面逃散的場景,我覺得這輩子有這樣幾個共同經歷生死的兄弟,就算死了也值了。

    我已經做好了迎接死亡的準備,這一刻我徹底絕望了,就在怪物即將踏在我身上的時候,忽然之間原地打起轉來。

    離我一步之遙的地方,怪物打轉把地上的泥土濺起來,飛的我身上臉上到處都是,剛纔雖然說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但是到了這會兒,雖然還是命懸一線,但頗有一些劫後餘生的慶幸,因爲我看見孔三爺和大頭大團他們已經快到我身邊了。

    只要他們一來,我相信就可以把這頭怪物趕走。大團和大頭兩個人快到我近前的時候,又一次舉起唐刀,直接衝了過來,一左一右,再次砍在了怪物身上。

    怪物一陣吃痛,疼的大聲叫了起來,那口中的臭氣,薰的我差點暈了過去,我這次看清楚,怪物爲什麼原地打轉,因爲有一顆子彈打進了它的眼睛裡,從位置上來看,應該是孔三爺打中的。

    就在大頭和大團剛把唐刀拔起來的時候,孔三爺那邊也趕到了,龍紋刀直接照着怪物砍了下去。龍紋刀的鋒利程度,不是那兩把唐刀能比的上的,這一刀下去,對怪物的傷害更加深了。

    這一回,怪物沒有再次朝着我們衝過來,而是掉頭就隨便找了一條路,橫衝直撞的逃走了,直接撞到好幾棵大樹,纔在樹林裡面消失了蹤跡。

    看見怪物遠去的蹤影,我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剛纔那緊張的勁兒這會兒一放鬆,全身都軟了,一點力氣都提不上來。

    旁邊的孔三爺更甚,直接就踉踉蹌蹌的往前走了兩步,跌入灌木叢中,枕在了我的身上。大頭和大團那邊好一些,但是也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大團,大頭,給老頭子我弄點水喝,渴死我了。”孔三爺說話都有些有氣無力的,他本來就很虛弱,剛纔爲了趕回來救我,又爆發了全部的力氣,比大頭和大團的速度都不遑多讓。

    而且,要不是剛纔孔三爺的子彈,恰好打中了那隻怪物的眼睛,那麼我這會兒可能已經變成一堆肉醬,等着他們給我收屍了。說的是孔三爺對我有救命之恩,這一點都不誇張。

    “大頭,給我也來點水,他孃的,嚇死我了。”我也朝着大頭有些虛弱的說,這會兒我早已經口乾舌燥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