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又見屍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又見屍體字體大小: A+
     

    之前孔三爺就一直催着我們趕緊走,去找那條河,必須要在冰凍之前找到。現在這麼長時間,誰也不敢保證,那條河有沒有被冰封。

    但是唯有一點不好變,那就是孔三爺是必須要去找到那條河的,所以我們現在斷了他的線索不要緊,只要他沒事兒,就一定會去那河邊。

    “強子,要是孔三爺出啥事兒了沒到河邊怎麼辦?”大團問的這個問題,也是我最害怕出現的。畢竟孔三爺的腳印在這兒消失,就好像是一個大活人忽然一下失蹤一般,找不到任何一點的蹤跡。

    “可是我們在這兒也不知道怎麼找,就算孔三爺遇見了什麼事兒,以他的精明肯定不難逃脫,逃脫後也會第一時間到那河邊去,更何況,孔三爺還不一定是出事兒。”我這樣說,也緊緊是安慰自己而言,對於孔三爺到底在哪兒,會不會遇見危險,我們一點信心都沒有。

    大頭好像還有啥話要說,不過被大團給攔住了,轉過去對他說道:“大頭,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了,咱們就按照強子的辦法吧。”聽完大團的話,大頭朝着我和大團倆人點了點頭。

    我們又一次開始出發了,這次沒有腳印的蹤跡可以查詢,只有靠大頭和大團的記憶,朝着那條河的方向趕去。

    差不多走了大半天之後,我們又一次累的氣喘吁吁的,我朝着身邊的大頭和大團喊道:“大頭,大團,你們倆會不會把路記錯了,怎麼到現在也找不到。”不僅沒有找到那條河,而且也沒有找到任何關於孔三爺的蹤跡。

    “沒有,絕對沒走錯,這兒我記得。那羣雜碎在追我們的時候,我在這兒砍過那些雜碎一刀。”大頭指了指那邊的一個古堡,我仔細看下去,果然發現古堡的牆上有一灘血跡,看樣子就是大頭砍那個人時候留下來的。

    “那從這兒到河邊,還得多長時間?”我檢查完那牆上的血跡之後,轉過身來,朝着大頭和大團兩個人問道。

    “用不了多久了,上次我們跑的急速度快,只用了三四個小時就到這兒了,今天我們速度比我們那天慢,最遲半天時間,我們就能到達河邊。”大團朝着前方看了看,轉過身來給我說道。

    他們上次竟然跑了三四個小時,真實能跑了,不得不說那幾個傢伙也真死腦筋,跑三四個小時,就真的追了三四個小時,看來在即飢餓的情況下,什麼潛能都可以爆發出來啊。

    “強子,我們歇會兒再走吧,太累了,孔三爺現在也不一定到了河邊呢。”大頭指了指那邊一個古堡建築,直接就走了過去,坐在了門邊。

    大頭說的也對,關鍵是我們現在真的是太累了。一醒來就高強度的跟着腳印奔跑,然後又朝着河的方向跑去,現在是該歇一歇了。

    我和大團兩個人也走了過去,正準備坐在大頭身邊休息的時候,只見大頭的手一用力,直接就把那扇門打開了。

    門裡的桌子上,我又一次看見了印着“p.w”的塑料袋,我嚇了一跳,還以爲有其他人先來過了這裡呢。正準備警告大頭和大團倆人小心的時候,才得知,這是他們當時爲了躲避那幾個人的追殺,自己跑進來躲在裡面時候丟下的。

    既然是大頭和大團他們倆之前進來過,那麼這裡也就不是太危險。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這古堡裡面的黑影子,隨時都有可能突然出現。

    由於進來只是短暫的休息一番,所以大頭那把唐刀終於沒有當砍柴刀用了。我們只是在這兒簡單的休息了一下,吃了點東西就又一次進入冰天雪地中,朝着那條河的方向出發了。

    “大頭,那條河的旁邊有什麼特徵呢,附近這都沒有建築物嗎?”這問題雖然我已經問了他們好幾次,但是現在想更加清楚附近的環境,又一次問了出來。

    “附近沒這建築,不過那條河邊有幾顆大樹,樹葉墨綠色的,看起來有些年齡了。”大頭已經不屑於回答我的問題了,我只好把眼睛看向了大團,大團思索了一陣,然後對我說道。

    看來又是幾顆古樹啊,現在想到古樹,我就能想到陣法,如果孔三爺在的話,這陣法肯定就能給破掉,說不定破掉之後,我們就能再找到一個出口了。再找到的出口,可能就是從這裡出去的路。

    順着那條路走了兩三個小時之後,路的兩邊不再出現古堡建築,而且越走就越荒涼了,也能看見一些墨綠色葉子的樹林。

    “強子,加把勁兒,離河不遠了,再走上一兩個小時,就應該能到河邊。”走在最前面的大團轉過來朝我喊了一句,又繼續往前走。

    讓我有些疑惑的是,之前有建築的地方,那血紅色的雪,在路上鋪了厚厚的一層,可是到了這沒有建築的地方,雪卻非常的少,只是打溼了地皮,讓地面有些溼滑,樹木上也只有一丁點的雪,僅此而已。

    跟着大頭和大團的步伐往前走,走了沒多遠,忽然聽見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讓我心裡一突,該不會是孔三爺吧。不過仔細聽了聽,聲音不是孔三爺的,才稍稍放下一點心。

    “強子,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大團看着那個聲音發出來的方向,朝着我問道。由於那個方向不是去河邊的方向,所以他才轉過身來向我徵求意見。

    “去看看吧。”我轉過身看了看那邊慘叫的方向,雖然聲音不是孔三爺的,但是難保孔三爺不會出現在那邊,我們也不知道孔三爺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麼。

    說完話之後,我們三個人就朝着那個慘叫聲音發出來的地方跑過去。五六分鐘之後,我們三個人就到達了那裡,地上的一切看起來讓人陣陣發嘔。

    只見一具屍體,全身被肢解,就好像一瞬間同時把四肢和頭部與軀幹分開一樣,地上的血還是鮮活的,融化了旁邊同樣是血紅的的雪。

    從地上的揹包能看得出,這個人,也是這次進入這裡來的,因爲他身上的揹包,和之前那幾個人的揹包一模一樣,只是不知道爲什麼他落單了,也不知道他是被什麼東西殺死在了這裡。

    看見地上的屍體,我站在這裡都有些戰戰兢兢地,大頭和大團也和我一樣,眼睛警惕的朝着四周看着,生怕一個不注意,就衝出來個怪物,使得我們和地上那個人一樣的下場。

    “強子,我們走吧,這兒真他孃的冷。”大頭在我背後輕輕的拍了一下,嚇的我小心臟碰碰直跳。

    必須得走啊,這兒太邪門了。之前我們聽見的只有一聲慘叫,可是屍體卻被蹂躪成這樣,難道就是被一下子就肢解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更可怕了。

    我們三個人回來的時候,都是顫顫巍巍的,反正我是腿腳發軟,走路都覺得輕飄飄的,使不上多少力氣。大團和大頭也好不到哪兒去,我們三個人相互攙扶着,好一會兒之後,才覺得腿上慢慢有了力氣。

    “強子,你覺得孔三爺該不會……吧。”大頭把中間的那幾個字沒有說出來,但是我和大團都能明白他那個意思。說實話,這個我們誰都不知道,也是我們所擔心的,現在只有祈禱孔三爺不會有事兒,更得祈禱那個“怪物”不會找上我們吧。

    “大頭,別擔心,孔三爺走的時候,把那把龍紋刀也拿走了,肯定不會有什麼事的。”想起那邊邪門的龍紋刀,我就對孔三爺多了幾分自信。

    那把龍紋刀在危急時刻可以控制人的身體,自己作戰。就算孔三爺打不過,也能夠全身而退,至少保住性命是不成任何問題的。

    最害怕的倒不是孔三爺遇見什麼“怪物”或者那古堡中的黑影子,而是害怕遇見別的進來的那些人。遇見人,龍紋刀是不會自己作戰的,而孔三爺那麼大年紀,身體又不好,就算龍紋刀是利器,一個人對上很多人是很吃虧的,就算是有槍也不行。

    剛想到槍,就聽見遠方隱隱約約傳來幾聲槍響。大頭和大團跟我的動作一樣,擡起頭來看向天空,想看看有沒有信號彈發出。可是看了好一會兒,沒有看見信號彈。

    沒有信號彈,那就不是信號槍,我和大頭大團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背起揹包就朝着槍響的地方跑去。我們幾個人之中,也就孔三爺有一把槍,這槍響的地方,很有可能是孔三爺所在的地方。

    “大頭,別跑太快,我們還不清楚狀況,他們有槍,注意隱蔽。”大頭的速度特別快,我只好大聲的朝他提醒,現在也不清楚是不是孔三爺放槍的,如果是別人有槍,我們就這樣急匆匆的暴漏出去,很有可能會被誤會,那樣的話,我們被槍指着,就會非常的被動。

    大頭的速度慢了下來,我們往前走了大概十分鐘,已經能聽見水流的聲音了,雖然很小,但是仔細聽還是聽得見。

    大團帶着我和大頭,悄悄的繞進了河邊的密林中,慢慢的朝着剛纔槍響的地方走去。在密林中活動,只要動作小一些,就不會引起河邊人的注意,而且還可以給我們做掩護。

    密林中沒有路,我們又得把動作幅度儘量減小,所以很不好走,大概十幾分鍾二十來分鐘,我們從到達剛纔放槍的地方。可是河岸上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只看見河裡血紅血紅色的水,緩緩的流過。

    “強子,大頭,你們快看那石頭底下。”忽然大團指着河岸上那塊大石頭,對着我和大頭低聲的喊道。

    我和大頭兩個人順着大團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大石頭地下,露出半個揹包,揹包和大頭大團身上的一模一樣。這也就是說,那揹包很有可能是孔三爺的,因爲孔三爺的揹包也是和大頭大團身上的一樣。

    但是也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其他進入這裡的人的,因爲這些人的揹包,也是和大頭大團身上的一樣,他們這次的人,全部配備了這種揹包。

    “強子,怎麼辦,我們出去看看嗎?”大頭和大團兩個人又一次把目光聚焦在了我的身上,只要我一點頭,他倆肯定會第一時間衝出去,只是現在我也不敢確定那是不是孔三爺的揹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