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零八章 搶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零八章 搶劫字體大小: A+
     

    等那兩個人靠近一些,我看清楚之後心裡頓時一驚,竟然是大頭和大團,他們的樣子很是狼狽,衣服上都已經破破爛爛了。

    後面跟着的五六個人我不認識,不過從他們的統一顏色的揹包來看,很有可能就是這個神秘勢力進入這裡的那些人,之前看見的屍體就有這樣的揹包。

    大頭和大團遠遠的也發現了我,但是卻沒有想象中的興奮和喜悅,而是充滿了擔憂的大聲朝着我喊道:“強子,快跑,我們在被後面的人追殺。”

    聽到他們這麼喊,我頓時一愣,竟然是被追殺。仔細看了後面那幾個人,可不是嗎,他們手中都拿着短刀殺氣騰騰的朝着這邊跑了過來。

    等到大頭和大團快到我跟前的時候,我也沒有多說話,轉過身就直接往回跑。雖然現在身上還有些不舒服,但是這危急關頭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大頭,大團,跟我走。”我朝着大頭和大團兩個人招呼了一聲,就直接順着路朝哪最大的古堡跑去。

    那最大的古堡裡面房間很大,而且裡面佈置都很像,很容易逃脫。雖然這羣人很有可能知道那裡的路,但是那麼多房間,只要一進去,想找就不容易了。只要他們敢分散開來,我和大頭大團三個人就能一一擊破。

    大頭和大團的速度比我要快一些,雖然我跑的比他們早點,但是要到那個最大的古堡旁邊的時候,他們已經完全追了上來,後面的那些追着我們的人也越來越近了。

    什麼都沒想,直接就進入了那古堡之中。古堡的側門,那些腳印還沒有消散,就留下了我們三個人往裡跑的腳印。

    這一片只能一直往前跑了,因爲地面非常軟,很容易就留下腳印。在這寂靜的古堡之中,一陣嘈雜的腳步聲打破。我們三個人路上什麼話都沒說,只顧着跑了,聽着後面的腳步聲始終跟着,不由得也提着一口氣。

    終於看見那前面沒有腳印的地方了,到了那裡就好辦了。我快步帶領着大頭和大團跑了過去,然後腳步不停,隨意的在這古堡中竄來竄去。

    提醒了大團和大頭一句“跟上”之後,開始明顯的加速了。雖然之前的長途奔襲有些喘氣,但是我知道,後面的那些人體力也消耗的快到力竭了。只要我們再加速幾步,就能擺脫他們。

    大頭和大團兩個人可能敵不過對方的六個人合擊,但是單論體能的話,兩個人比那六個人裡面任何一個都要好。

    往前又跑了十幾分鍾,後面的腳步聲已經聽不見了,我們這次找了一個房間進去休息。爲了以防萬一,我們進去之後直接把門給頂死了。

    氣喘吁吁的坐了下來,把揹包往桌子上一放,就從裡面掏出一瓶水來,咕嘟咕嘟的直往下灌。等氣喘勻了之後,我才朝着旁邊的大頭和大團問道:“大團,大頭,那些人爲什麼追你呢,你們看見孔三爺沒?”

    大頭和大團兩個人是真的累壞了,也不知道在逃跑之前和那幾個人交手了多長時間,遇見我之前又跑了多久。現在兩個人一坐下就直接趴在桌子上,好半天才把那口氣喘勻。

    “強子,他們應該和我倆一樣,不過是另外一個隊的。這羣雜碎,把口糧吃光了,看見我們的揹包就想來搶。他孃的,要是他們好說幾句,分給他們一點便是,竟然二話不說仗着人對就想搶。”說道那幾個人的時候,大頭就是滿身的氣憤。大團在旁邊也很是不憤,顯然對於那幾個人的手段實在是看不上眼。

    聽到他們這樣說,我對那幾個人也充滿了鄙夷。小心翼翼的聽了一陣子,發現外面附近並沒有什麼聲音的時候,我才又一次問道他們:“大頭,大團,你們怎麼在一起的,看見孔三爺了嗎?”

    “怎麼,孔三爺不是和你在一起嗎?”大頭和大團有些驚訝的異口同聲說道,他們還以爲孔三爺和我在一起。

    這下糟糕了,孔三爺沒有和大頭大團在一起,而他的包又在我這兒,那麼這幾天他怎麼過的,我們必須得找到孔三爺,不然的話,他很有可能有危險。

    大頭和大團得知孔三爺不和我在一起,而他的包卻在我這兒的時候,大頭有些急性子的就要起身出去找孔三爺,不過被我和大團直接給攔住了。現在外面的那些危險還沒有想辦法解除,想要找孔三爺,也得是我們自己安全了之後的事情。

    “強子,你從漩渦掉下來有沒有遇見什麼危險?”大團看見同樣有些狼狽的我問道,昨天被龍紋刀控制着和那黑影硬拼的時候,我的衣服也已經變的破破爛爛了。

    既然大團問道,我就直接把自己掉下來的事情,全部說了一遍,當然遇見爺爺的事兒沒有給他們說,因爲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說。爺爺說最好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她在這兒,知道的人越少,他就越安全。

    大頭和大團聽到我說那黑影和畫中人的時候,也是心裡一驚。很行慶幸孔三爺的這把龍紋刀在我身邊,不然的話,我就交代在這裡了。

    “大頭,強子,你們是怎麼遇見他們的?”說完話之後,我直接朝着他們問道。那些人的到來我是知道的,可是沒想到大頭和大團竟然直接能和他們碰面。

    按照距離來算的話,那些人從古堡走出去應該有三四天的時間,就是走了三四天的路,看樣子大頭和大團落下來的地方離我真的有些遠。

    “我和大團落下來的時候,也是掉進了一條河裡。那條河和秦川血河一般,河水也是血紅血紅的。從河裡爬出來之後,我們想找你和孔三爺,卻是找不到。就直接用信號槍發射了一發信號彈,沒想到沒有引來你們,卻把他們給引來了。”大頭現在說到那幾個人的時候,心裡還是有些憤憤不平。

    “那幾個人過來之後,看見我們倆狼狽的樣子一陣大笑。可是當他們看見我們倆的揹包的時候,臉色就有了變化。直接就讓我們倆把揹包裡面的食物和水交出去,不然就別想離開這裡。”大團補充的說道。

    大頭和大團倆人,哪裡是好欺負的主。看見眼前這幾個人這麼囂張,他們倆雖然從河裡剛爬出來,也不會讓這些人得逞。

    所以兩邊遍開始打了起來,那邊人多自然就佔據了一定的優勢。大頭和大團剛開始還能應付,但是看見對方拔刀之後,就有些難以招架。兩個人同時把揹包裡面的唐刀拔了出來,局勢瞬間有些好轉。

    可是沒想到,對面有個人是識貨的,朝着幾個人大喊道:“那倆人手中的刀是古董,值上百萬,把他們手中的刀搶過來賣的錢,我們分了。”

    俗話說人爲財死,鳥爲食亡,重金之下必有勇夫。那人這麼一喊,這些人都不要命的狂攻上來。大頭和大團倆人雖然能夠擋得住一時,但是對方這種不要命的打法還是讓他們倆有些害怕。

    不想讓身上的東西被搶去,又不想傷害人命,所以大頭和大團剩下的就只有逃跑了。那些人並不打算放棄,就一直在後面追,差不多都追了兩天了。直到遇見了我,追到了這裡,才把他們擺脫掉。

    “那你們倆,這兩天都每一聲睡覺?”看着大頭和大團兩個人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我朝着他們倆問道。

    “睡了,他孃的跟沒睡差不了多少。那些人跟瘋子一樣,半夜都追。我和大團倆人本來以爲那些人休息了,我倆就輪流睡覺,可是還沒等睡下,那幾個人就直接追過來,我們只好繼續跑了。”大頭趴在桌子上,有些無精打采的說道。

    我看了看大頭和大團的狀態,嘆了一口氣,聽了聽門外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就對着他們倆說道:“大團,大頭,你們倆這兩天都沒有好好睡了,就在這兒睡一會兒吧,我給你們守着,有啥事兒我喊你們。”

    大頭和大團倆人起身聽了聽門外沒有任何動靜,轉過來對着我點了點頭。大頭直接就朝着那牀的方向走去,還沒等我提醒,大頭就以比睡下去更快的速度站了起來:“他孃的,這牀怎麼這麼冰啊,冰疙瘩一般。”

    牀是不能睡了,。他們也只好趴在桌子上睡覺了。大頭和大團看起來真的是太累了,沒有休息好。剛趴在桌上不久,就直接睡着了,鼾聲四起。

    這打鼾聲音讓我都有些不敢在這屋子裡呆下去,生怕外面的那幾個人聽見後尋找到了這邊。我搬了個凳子坐在門邊,仔仔細細的聽着外面的動靜。

    很安靜,非常安靜。除了兩個人的打鼾聲,就再也沒有了任何別的聲音。我靠在門後面不遠的柱子上,眼皮也越來越重。這幾天實在是太累了,雖然之前睡了一覺,但是那一覺睡的也極其不踏實。

    我很快的就靠在那柱子上也睡着了,不知道過了多久,隱隱之間聽見一聲慘叫,胸前玉佩一陣發燙,我猛地一下驚醒,把凳子打翻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聽見慘叫聲還是停見我把凳子打翻的聲音,大頭和大團也同時驚醒了。看見正在把凳子扶起來的我,大頭大聲的問道:“強子,什麼事兒?”

    “剛纔聽見一聲慘叫,然後我就感覺到有鬼物在附近。”我一邊說話,一邊指了指胸前玉佩所在的地方,大頭和大團兩個人都知道我玉佩有的功能,只不過他們不知道那神秘勢力來的目的,就是爲了我胸前的這塊龍鳳玉佩。

    大頭和大團聽見有鬼物在附近,把揹包從桌子上抓起來,往後一甩直接背在了背上,桌上那兩把唐刀也提在了手中,同時站了起來。

    只是還沒等完全站起來,大頭就直接栽了下去。這可是把我和大團嚇的不輕,起忙上去準備把他扶起來。只聽大頭朝着我和大團喊道:“大團,強子,幫我揉揉腿,剛纔睡的有些麻,現在都快感覺不到了。”

    聽到他這麼說,我和大團有些無語的相視了一眼。不過手上動作還是沒有停下,直接幫他揉了一會兒,他才勉強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強子,我們現在要怎麼辦,出去看嗎?”大團看着我鄭重的眼神看着外面,站在我身邊問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