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零五章 黑影浮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零五章 黑影浮現字體大小: A+
     

    既然他們幾個在這兒休息過,那麼就肯定從這兒走的,我提着油燈,在裡面轉了一圈,沒有找到更多的有用信息,便又出來了。

    可是出來之後,我又傻眼了,是繼續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去找呢,還是直接往前走,去尋找那些人的蛛絲馬跡。

    本來想着直接追着那些人的,可是這麼多房間裡面,萬一有爺爺留下來的線索,那我豈不是錯過了。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放過關於爺爺的任何線索。接下來,我開始加快了速度,快速的一個一個門進入,然後大致的掃視一番,沒有線索之後,就直接出來進入下一個門。

    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進去找,過道的上百個門,剛找了一半以後,我已經累的不行了。本來在裡面被龍紋刀控制着的時候,就已經有些精疲力竭,再加上現在這一番加速,早就有些撐不住了。

    在那些房間中,隨便找了一個,看着桌子和凳子上面竟然沒有什麼灰,看樣子那幾個人也在這裡待過。

    我實在是走不動了,就直接坐在凳子上,從揹包裡面掏出來一些吃的,吃飽喝足之後,把揹包裡面的那寬大的雨衣鋪在身後硃紅色的牀上,就直接睡起覺來。

    當時想了想,發現自己膽子也真夠大的。一個人在這危機重重的古堡中,沒有任何支援,竟然就敢大着膽子在那裡睡着。或許是由於之前太過疲憊的緣故,這一覺睡的非常踏實,一個夢都沒做,就醒了過來。

    醒來後發現我提着過來放在桌上的那油燈,竟然還沒有滅,實在有些出乎意料,我還以爲這沒了油的油燈,也就一兩個小時燃盡,看了我還是低估了這油燈。不過也好,這樣就能繼續提着照明,能省下手電筒中的電量,在關鍵時刻用。

    一覺睡醒,體力也恢復了不少,轉身把揹包又背在了身上,提着油燈,拿着龍紋刀,又一次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檢查起來。

    這個巨大的古堡中,房間真多,剛把這個走道兩側的房間檢查完,就直接進入了一個更大的院子,這個院子是露天的,現在竟然沒有一點光線,看了外面已經是黑夜了。剛睡醒沒多久的我,並沒有因爲外面是黑夜,去找一個房間睡覺,而是繼續往下走查看着。

    古堡內的房間七繞八繞的,而且每個房間的擺設還都是很像,沒過多久,就把我繞的迷路了。在這古堡中,沒有任何的生命痕跡,就連老鼠都沒有發現一隻。

    我看着那幾乎每個都一模一樣的房間,從頭到尾,又從尾到頭找了個遍,竟然沒有找到我來的時候那條過道。

    又一次精疲力竭的站在了那裡,想了想,還是隨便找個門進去睡一覺吧。在這兒一點生命蹤跡都沒有發現,而且胸前的玉佩也沒有提示有什麼危險,那麼這邊就應該是非常安全的,不用有什麼擔心。

    當我這次睡到撲在牀上的睡衣上面的時候,和上次不一樣了,這次覺得非常的冷,就好像睡在冰塊上面一樣。

    我好奇的從牀上起來,把那張牀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心裡有些疑惑。這裡是不能睡了,起身把東西拿到隔壁的另外一個房間,發現那個房間的牀也是一樣,睡上去冷冰冰的。

    實在沒有辦法了,我直接把兩個房間的兩張桌子拉出來拼在一起,直接把雨衣放在桌子上,拿揹包當枕頭,這時候才發現沒那麼冰冷了。

    躺在桌上才發現,原來之前看見塑料袋那個房間,兩張桌子在一起,很有可能就是由於這個原因。

    在這古堡的室內,沒有什麼白天黑夜的分別,除非走出去或者到了露天的地方,才能看出來一些。而且到現在位置,我都不會的這明明是在河底的空間,怎麼會出現白晝和黑夜的交替。

    想不明白也不再去想,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人,躺在兩張桌子拼成的簡易牀上,總覺得很膈應。不過相對於上次在古墓之中,這次能有這麼個地方躺着已經非常的不錯了。

    一夜無話,睡醒之後,也不知道外面是什麼個情況,就全當是第二天吧。起來之後,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又一次無頭蒼蠅一般,在這巨大的古堡之中亂竄了。

    幾乎所有看見的房間,每一個我都會進去看一看,是不是有爺爺的線索,或者會不會有志氣進來的那羣人的蹤跡。我現在是在迷路狀態,不管任何的蹤跡,都會給我很大的希望,讓我走出這迷路的狀態。

    功夫不負有心人,又一次找到了印着“p.w”的塑料袋,這次是在通道上,而且地上還有一些餅乾沫,雖然很少,但是那很少的餅乾沫也指出一條路來。

    沿着那餅乾沫往前走,沒走幾步,就發現地上有了明顯的腳印,看那腳印的個數,大概有七八個人從這邊走過去。

    看着這些腳印,我心中一陣激動。在這裡迷路的我,就好像看見了路標一般,只要順着路標往前走,就能走出迷宮。

    沿着腳步往前走,才發現這裡的地面竟然是軟的,難怪能被踩出腳印來。踩在這軟軟的地面,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生怕一不小心就給陷落下去。

    往前走了大概半個多小時,那些腳印忽然轉向,進入了一個門中。那扇門虛掩着,看不清後面的景象。我站在門邊,用手中的龍紋刀輕輕的推開了那扇門。

    門後並不是一個房間,而是另外一條過道,從過道直直往前,隱約間能看見一點亮光。那裡,很有可能就是出口。

    我加速朝着那邊趕去,同時心裡也在疑惑,這些人是怎麼知道出口就在這裡的。我在裡面轉了幾圈都迷了路,他們竟然能夠輕而易舉的就找到出口,從這裡出去,難道他們有這裡的地圖不成,這不得不讓我感覺到疑惑。

    大概半個小時之後,我到了那有光亮的地方。這裡果然就是出口,看着地上的腳印,暗歎一口氣,看了事情要遠比我想象的複雜,他們這次竟然是有備而來的。

    可是他們既然知道這裡,能夠進入這裡還有詳細的地圖,又爲什麼要分了那麼多小隊,讓他們從別的路,難道就是爲了掩人耳目。可是這樣的掩人耳目卻死了那麼多人,那些人真的不拿人命當人命啊。

    出來之後,手中的油燈就沒了用處,外面雖然不算光線太好,但是也看的比較清楚。手中的油燈我沒捨得扔,只是吹滅後裝進了揹包裡。

    到了外面,這條路的兩邊,又是一個挨着一個的古堡,和之前那個造型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比那個小了不少。

    而那些腳印,出來之後就沒有了。我又一次失去了方向,看着兩邊的那些古堡,現在沒有辦法了,只能一個一個的找下去。幸好這些古堡都不大,找起來也不會費多少力氣,可是就這樣,我也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把第一個檢查完。

    在第一個古堡裡面,沒有任何發現,就緊接着進入第二個古堡當中,這樣找是最費力的辦法。可是沒有別的辦法,也只好如此了。

    當把第三個古堡找完,到了第四個古堡的時候,我已經累的不行了,坐在那個古堡的門口,看着血紅色的大門,嘆了一口氣,祈禱着裡面會有什麼蛛絲馬跡。

    等把氣喘勻了,恢復一些體力之後,我才緩緩起身,推開了第四個古堡那扇血紅色的大門。剛推開大門,一股異樣的氣息就撲面而來。這股氣息雖然很弱,但是很熟悉,和古墓中血池中的味道相似,是血腥味。

    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時候,我的心跳就好像漏跳了兩拍,然後忽然加重。我把手電筒的光調到最強,右手緊緊握着龍紋刀,一步一步的踏進了這座古堡當中。

    這個古堡和之前的三個裡面擺設如出一轍,並沒有什麼大的變化,也只有那麼大,五六個房間而已。

    進入古堡大廳之中,用手電筒四處掃了一圈,並無任何發現。小心翼翼的走向偏殿,在偏殿的入口處,手電筒往裡面掃了一圈,只見裡面的桌子和凳子都亂作一團,好像有打鬥過的痕跡。

    仔細的尋找了一番,地上出了桌子和凳子亂作一團,並沒有人躺在那裡。我在心裡祈禱着,這裡發生的爭鬥,不要有爺爺在裡面。爺爺那麼大的年齡了,不管是和誰發生爭鬥,都不會佔着什麼優勢。

    就在我從偏聽走向近處一個房間,手剛要推開那扇門的時候,胸前的玉佩,又一次發出灼熱的溫度。這次溫度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高,要不是我及時把玉佩拿下來,估計就得給燙個半死。

    有鬼物在附近,很有可能就在那扇門後面的房間中,我一時之間有些猶豫了,到底要不要打開那扇門呢。想了想,如果真的是爺爺在這裡,那會怎麼樣。之後我毅然決然的用龍紋刀的刀鞘,用力一頂,捅開了這扇門。

    推開門後,手電筒照到的是一具血淋淋的屍體。那具屍體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滿身是血,一把短刀從嘴裡插了進去,直接把那人釘在了地上。屍體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成了片狀,露出來的傷竟然像是被利爪抓出來的一般。

    那血腥味,就是從這具屍體上發出來的。看了看屍體周圍血液的凝結程度,死亡時間大概是在兩天之前。那麼也就是說,他們已經進入這古堡之中,至少有兩天以上了。

    從之前的腳印上來判斷,他們有七八個人,這裡只有一具屍體,那麼至少還有很多人逃脫了。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遇見爺爺,或者孔三爺他們。

    從那個房間出來之後,又進入了另外兩個房間去查看,那兩個房間裡面倒是空空如也,也沒有任何打鬥過的痕跡。

    就在我走出房間,回到偏殿的時候,忽然覺得小腿一疼,就使不上力氣了,直接跪倒在地上。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黑影迅速的在四周亂竄着,並不靠近我,好像在忌憚着什麼一般。而此刻,我手中的龍紋刀,竟然隱隱有着一種從刀鞘中脫穎而出的感覺。

    我的小腿上已經出現一個很深的口子,血流不止。拔出龍紋刀插在我的旁邊,看那黑影不敢上前,急忙從揹包裡面拿出藥和紗布繃帶,先止完血,做了個簡單的包紮之後,掙扎着試圖站起來。可是剛把龍紋刀拔出來站住,就覺得腿上一軟,又一次單膝跪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