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零一章 血河瀑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一百零一章 血河瀑布字體大小: A+
     

    聽到我的話,大頭,大團和孔三爺三個人同時看向了那河水。在手電筒昏黃微弱的燈光下,那血紅色的河水更顯的滲人。

    “強子,這他孃的是血嗎?我們剛纔都沒注意,從裡面爬出來的。”大頭看着那血紅色的河水往後退了兩步,有些後怕的問道。

    倒是孔三爺面色不變的對着大頭說道:“這肯定不是血,我們剛纔就是從裡面爬出來的,沒有聞到血腥味,這就是水,只不過顏色像血罷了。”

    大頭看着那血紅色的河水,還是有些不相信的問道:“強子,孔三爺說的是真的?”

    我點了點頭,對着大頭說:“當然是真的,不信你去河裡灌點水上來看看,就能知道這是血還是水了。”

    沒想到,聽了我的話,大頭還真的去拿了個塑料瓶子灌了一瓶水上來,放在手電筒下仔細的看了看,沒有那河裡的血紅色,只是普普通通的水。

    “孔三爺,這是怎麼回事,你和強子不是說這裡是血河嗎,怎麼都是水呢。”大頭看見瓶子裡面是水,而不是血,好像有些不大開心一般。

    難怪孔三爺說那些可能出現在血河附近的血蠱蟲,會在半山腰就出現了。血蠱蟲是以血爲食,這血河裡面流淌的確確實實是水,所以血蠱蟲就不會出現在這裡。那麼,血蠱蟲出現在山腰,而且只在那一代不下來,看樣子那裡一定有秘密。

    只是現在可不是我們尋找那個秘密的時候,那個秘密跟我們現在也沒有多大關係。找到了秦川血河,離找到爺爺就更近了一步。

    不過現在卻有一個難題困住了我們,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爺爺的日記本里面只是僅僅記錄了這些字,裡面最重要的兩頁已經被撕掉了。

    “孔三爺,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我把目光看向了孔三爺,希望他能給我們指點一下下一步該做什麼。

    孔三爺拿着手電筒四周看了看,沉思了很長時間,搖了搖頭,對着我說道:“我也不知道你爺爺會在哪裡,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們先沿着河往裡面走,說不定能找到你爺爺的蹤跡,這樣就好找了。”

    沒有辦法,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在這天然形成的山洞裡面,河水緩緩的流過,不發出任何的響聲,只有我們四個人在岸上的腳步聲和呼吸聲,一時之間氣氛有些壓抑。

    “強子,你說爺爺真的會來這裡嗎,我怎麼總覺得這裡什麼都沒有啊。”往前走了一陣子,裡面越來越黑暗,而且什麼都沒有發現,大頭有些沉不住氣來到我身邊問道。

    我也有些懷疑,走了都差不多半個小時了,那河水就好像沒有盡頭一般,山洞裡面也沒有任何的蹤跡。看了看身邊大團扶着的孔三爺,臉上一副淡然的樣子,彷彿胸有成竹,於是我對大頭說道:“再往裡面走走看吧,說不定裡面就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大頭聽完我這麼說,也不再言語,繼續跟着我往前走。大概走了倆小時之後,山洞開始越變越窄,而且也開始呈現向下的走勢。河水也越發的湍急了,山洞裡面回想着河水流淌的巨大響聲。

    “強子,休息一下吧,前面的路可能會難走,大家吃點東西補充點體力。”孔三爺轉過身來,朝着我和大頭喊道。

    我們幾個人都沒怎麼說話,而是找了個乾淨點的地方坐了下來,從揹包裡面取出一些食物開始吃。

    大頭從我身邊挪到了孔三爺身旁,朝他問道:“孔三爺,這河水這麼越來越急,前面會不會有路啊,要是掉下去,估計就出不來了,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或者換條路?”

    從大頭過去問話的時候,我就豎起耳朵在聽着。孔三爺看了看大頭,然後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扔進河裡,對着大頭說道:“我們要找到就是秦川血河,強子爺爺日記裡面說的就是這條,我們應該沒有走錯,換條路就等於沒了線索,我們還得繼續走下去。”

    孔三爺的那顆石頭扔到水中,只聽見小小的一聲響,就被湍急的河流沖走了。他說的沒錯,秦川血河,幾乎想爺爺留下來的唯一的線索了,想要找到爺爺,現在唯有緊抓着這條線索不放纔有可能。換一條路,我們可是毫無頭緒。

    隨便吃了幾口東西,休息了一陣,把體力補充回來之後,我們又一次開始出發了。這次的路越來越難走了,由於地勢原因,河水經常會濺起來落在岸上,導致河岸比較溼滑,再加上又是下坡路,就更加難走了。

    越往下走,河水所佔的河水衝擊面就越大,到了後來,我們能走的岸邊只剩下了一尺來寬的小徑。由此,我們每走一步都不得不小心翼翼。

    這樣僅能通過一人的路,我們四個人只能一個一個的過了。大團放下了孔三爺,自己走在最前面探路,孔三爺跟着大團身後,大頭走在最末。

    往下走了一陣,大團忽然回過頭來,大聲的朝着我們喊道:“孔三爺,強子,前面沒路了,下面是一個很大的瀑布。”

    由於水流的聲音太大,大團不得不大聲喊叫。聽到前面是一個瀑布,我第一感覺就是,需要繩梯下去了,直接從揹包裡面把繩梯拉了出來向大團喊道:“瀑布有多高,這個長度夠不夠呢?”

    “長度夠,可是強子,下面沒路了,全部是水。而且這兒沒地方固定。”大團轉過身繼續朝着我喊道。

    全部是水,如果水深的話,我們就直接跳下去,然後游到岸邊就可以了,之前就是這樣做的。我把這想法說出來後,孔三爺直搖頭。

    “強子,這裡太黑了,什麼都看不見。下面的水裡什麼情況我們也摸不清楚,跳下去很危險的。”孔三爺看樣子是不同意我的說法,不過他說的也很對,我們一時之間也沒有了什麼好的主意。

    “強子,孔三爺,到底怎麼辦?”大團有些急了,剛纔我說跳下去的時候,他都已經準備好扔揹包了,孔三爺的話生生的讓他止住了動作。

    我和孔三爺現在也沒辦法回答他了,如果要繼續沿着血河前進,就必須下去,可是下去實在是太危險了。手電筒照着那血紅色的瀑布,以及下面黝黑的深潭,看着就像一直怪獸的口,等着我們自己進入一般。

    “大團,先回來,我們商量一下再做決定吧。”我站在那裡往前看了一眼瀑布,就覺得腿在發軟,十幾米的落差,震耳欲聾的聲音,血紅的河水,讓人從心裡趕到恐懼。

    我們四個人又退了回來,這一次我們連坐的地方都沒有了,只有站在那一人來寬的岸邊小徑上。

    “強子,是不是要找到你爺爺就非得沿着這血河找?”大團隔着孔三爺,朝着中間的我問道。

    “我只知道,爺爺留下的線索也就只有這一條了,別處不知道從哪裡入手。”我看了看那湍急的河水,心裡一陣煩躁。

    大頭在後面也有些急了,大聲的喊道:“那強子,你還猶豫什麼呢,只有這裡有線索,要是出去了豈不是又找不到了,我們一路這麼辛苦來到底是爲了什麼?”

    當然是爲了來找爺爺,可是現在這裡卻不同於外面。要是跳下去我們幾個,就真的上不來了,如果要是走散,那就更加危險。

    就在我還在猶豫的時候,大團長呼一口氣,好像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一般。朝着我們喊道:“強子,孔三爺,我先下去,安全了我給打手電。”之所以敢這麼說,是因爲那手電筒是防水的,就算進入水中也不容易壞。

    “大團,先別去,再考慮一下,這樣下去很危險。”我有些擔心的,大聲吵着大團喊道,可是大團好像沒聽到一般的朝着那邊過去了。

    我準備過去拉住大團,可是卻被身後的大頭拉住說道:“強子,讓他先去,他水性好,不會有啥事兒的。”

    說話間,就看見大團站在那瀑布旁邊,把揹包轉向胸前,縱深一躍朝着瀑布下面的深潭跳了下去。

    我們三個人急忙往前走了幾步,朝着瀑布下面的深潭看去,只見手電筒的光線極速往下墜落。“撲通”一聲入水聲響起,手電筒的光線越來越暗,一會兒就完全沒有了蹤跡。

    見此情景,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直在心裡祈禱者大團不會出什麼危險。十幾秒時間,還是沒有動靜,這短短的十幾秒時間,就像過了好幾個小時一般漫長。

    終於十幾秒之後,那潭水中一個昏黃的光影緩緩的上升。是大團的手電筒,從潭水裡面浮了上來。

    可是手電筒浮了上來之後,就靜靜的停留在那裡,並不移動。竟然只有手電筒浮了上來,大團卻不見了蹤影,這讓我們幾個人心裡都是一沉。

    “大團,你他孃的吱個聲啊,出來啊。”大頭有些急躁的大聲朝着潭水裡喊道,不過距離瀑布太近,大頭的聲音幾乎完全都被瀑布的水流聲給遮掩了。

    看見下面還是毫無動靜,大頭急了,一把把我和孔三爺扯到後面,自己站在了邊上對着我和孔三爺說道:“強子,孔三爺,我下去看看咋回事兒,要是我們也出來,你們就趕緊回去吧。”

    說完話,就要轉身往下跳,孔三爺一把拉住了大頭,指着下面的潭水說道:“大頭,強子,你們看那兒。”

    順着孔三爺的手往下看,只見那潭水的邊上,另外一隻手電筒亮了起來,正在朝着我們順時針的繞圈。那覺得是大團沒錯,我們之前就說好的,順時針繞圈就表示安全。

    看見大團安全,我們幾個人算是鬆了一口氣,大頭也爆了一句粗口:“他孃的,害的老子白擔心了。”雖然是這樣說,但是臉上的興奮之色卻越發的濃了。

    我們在上面同樣拿着手電筒,朝着下面順時針繞了幾圈,給大團迴應。然後大頭讓了出來,把孔三爺推到前面,讓他第二個跳。

    孔三爺年紀大了,這樣的跳對他來說,確實是一次挑戰。不過好在大團已經下去了,以大團的水性,應該不會讓孔三爺出什麼事兒。

    果然,孔三爺下去不久,下面兩支手電筒都順時針的繞着。孔三爺安全下去之後,就該我了,站在瀑布旁邊深吸一口氣,往前一躍,直接朝着那黑色的深潭跳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