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九十八章 遭遇血蠱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九十八章 遭遇血蠱蟲字體大小: A+
     

    “強子,小心一點,這兒比較滑。”大頭走在最前面開路,我和孔三爺在中間,大團則走在最後面,這倒是和在之前的古墓中差不多,也是我們四個人。

    大頭在前面走了不久,差點滑倒,幸虧他伸手比較敏捷,抓住了身邊的一棵小樹,纔不至於滾落下去。

    看見大頭起身,好像沒怎麼受傷,我的一顆心才放了下來。大頭停下來之後,一隻手抓住那棵小樹,另外一隻手伸出來,把我身邊的孔三爺接了下去到安全的地方,才又返身繼續往下走。

    越往下,路上越難走,而且光線也越暗。我們走不到倆小時,就已經精疲力竭。大頭和大團看起來倒是還有力氣,但是我和孔三爺就不行了,尤其是孔三爺,他那麼大年紀,必須得好好休息一下恢復體力。

    “強子,你把大頭和大團喊過來,有事兒要說。”我們找了個稍微平坦的地上坐了下來,孔三爺靠着樹上對我喊道。

    大頭和大團倆人一人拿着一把刀,在往下開路,我把他們倆人喊了上來。我們三個人圍坐在孔三爺的身邊,等待着他發話。

    “強子,大頭,大團,你們過來把這個拿着,這些本來是用來防蚊蟲的,但是這裡根本就沒有蚊蟲,我在裡面加了些東西,一般的蠱蟲聞到之後都不會近身,這血蠱蟲就不知道了,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孔三爺從揹包裡面掏出了幾瓶淡綠色的液體,分別遞到了我們三個人的手中。

    我們三個拿着那瓶液體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該怎麼用,然後又同時的看着孔三爺向他問道:“孔三爺,這東西怎麼用,是抹在身上,還是喝下去?”

    “當然是塗在身上了”,孔三爺白了大頭一眼,繼續向我們說道:“現在每走一步就離那些血蠱蟲可能越近一步,我們也不知道會在白天還是晚上遇見,如果要是白天還好,要是晚上,那麼可真的就是危險了。”

    聽到孔三爺的話,我心頭一驚,這密林裡面,白天都這麼難走,光線很暗。如果真到了晚上,那麼根本就等於無路可逃的境地,一旦遇見血蠱蟲,就等着當晚餐吧。

    沒再多說什麼廢話,我和大頭大團三人把瓶蓋打開,就直接往身上抹。後背抹不上的就讓人幫忙互相抹,就連私密部位也全都抹上了。

    “他孃的,這還怎麼吃東西啊。”大頭把身上抹完之後,想去揹包裡面拿點東西吃,但是想到剛纔渾身都是用手抹的,把手又縮了回來。

    “把手洗洗,然後再吃東西,吃完之後,再把瓶裡剩下的抹在手上,這樣不就行了。”大團把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抹了幾下,對着大頭說道。

    孔三爺那邊直接從揹包裡面拿出了一雙手套,把那液體塗在了手套上,然後對着我們說道:“你們可以洗完手,把它塗在手套上,戴上手套就行了。這樣就不必每次都要洗手,很方便。”

    這麼簡單的問題,我們剛纔竟然都沒想到,有樣學樣的從揹包裡面掏出手套。不得不說這次背後的那個勢力真是厲害,連手套都能一個人備好幾雙,而且質量還是頂級的那種。

    把手套上塗滿之後,我們幾個人用塑料壺裡面的水澆着洗完手,大頭才又一次的把手翻進揹包裡,取了一些東西來吃。

    休息一下了一陣之後,我們又開始繼續往下走。下面的樹木更加茂密,真不知道這地方陽光很不充足,爲什麼樹木會那麼繁雜,連地上都長滿了雜草。

    四周一片死寂,沒有絲毫別的聲音,只有前面大頭的砍樹聲,以及我們的腳步聲,喘息聲。我們四個人一路走,並沒有說話,因爲路實在太難走,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應付,一旦分心,就有可能會摔倒。

    “強子,孔三爺,你們聽,是不是有聲音?”忽然走在最前面開路的大頭,收起了手中的刀,仔細的聽了起來,然後朝着我們問到。

    我們三個人也快步到了大頭的身邊,停止了一切動作,仔細的聽了起來。大頭沒有聽錯,果然是有聲音,是流水聲,雖然不是大河,但肯定是小溪的流水聲。只要找到這條小溪,順着水流往下走,你們肯定就能找到河。

    那水流的聲音比較微弱,爲了能夠順利找到那小溪,所以我們幾個人都把走動的聲音減到了最低,大頭開路的幅度也小了很多。

    這樣一來,我們的速度就降低了很多,不過只要一想想能夠找到一條小溪,剩下的肯定就好辦很多了。水一般都會在阻力最小的地方流過,而且小溪就是山裡一條天然的最好走的路。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那聲音越來越清晰了,看樣子那條小溪水流還不小。小溪越來越近了,我們的心情也越來越激動。終於在十幾分鍾之後,我們看見了那條小溪,溪水十分清澈,有種一看就讓人心曠神怡的感覺。

    溪水邊被衝擊出來一大片的平地,而且雜草也沒有那麼深,我們幾個人在溪流旁邊找了個比較乾燥的地方坐了下來。

    “他孃的,這水裡連條魚都沒有,啥用都沒有。”大頭早就想弄點肉吃了,剛纔去那邊的水潭轉了一圈,什麼都沒發現空着手回來了。

    “你沒聽說過水至清則無魚嗎,這裡的水這麼清,一看就沒有魚,你還要去看,肯定什麼都抓不到。”大團看見大頭有些喪氣的回來,笑着挖苦道。

    大頭沒有說話,直接過來把我的包翻開,掏出一塊兒鍋盔饃就咬了一大口,然後吧唧着嘴說道:“現在也就吃這個有點味道了,真沒想到強子還帶有這種東西,比我們的那吃的好多了。”

    鍋盔饃已經不多了,本來就只有幾個,每個切成四塊。現在我們還沒有找到地方,就快吃完了,幸好之前那兩個小隊的乾糧差不多都在這兒。姓馬的負責人和小吳他們走的時候也沒帶多少,剩下的都留給了我們,所以現在不用太擔心吃的問題。

    我把包裡的鍋盔饃又拿了兩塊遞給了大團和孔三爺一人一塊,自己也拿出來一塊吃着,孔三爺招呼我們都圍在一起,商量接下來的事情。

    “孔三爺,我們接下來,就直接順着這條小溪往下走吧,也省的在樹林裡面要開路。而且這邊光線比樹林裡面好多了。”我喝了一口水,把那鍋盔饃嚥了下去,對他說道。

    “強子,這可是山裡,現在這兒看起來水倒是有些平坦,說不定往前走個幾百米就忽然來個瀑布,到時候我們不是還得繞路。”孔三爺那邊還沒有說話,大頭就先把自己的意見發表了出來。

    “沒事兒,這個倒是好辦。我們四個人的揹包裡面都有繩子,這繩子加起來也幾百米長,再加上孔三爺的那個鐵爪,應該沒問題吧。”在之前我就想過這個問題,這山裡我不太相信有一千米以上的落差,最大的問題是,下去後怎麼把繩子收回去。

    孔三爺坐在那邊嘆了一口氣說道:“那些都是小事兒,我現在最擔心的,還是血蠱蟲的問題。”

    相對於血蠱蟲來說,我們討論的那些卻是都是小事兒。孔三爺的一句話,就讓我們幾個停止了討論,把心思都放在了血蠱蟲的身上。

    一時之間,誰都沒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會兒之後,孔三爺嘆了一口氣對我們說了一聲“走吧”之後,背起包站了起來。我們幾個人也跟着一起,站了起來繼續往前出發。

    順着河流而下,果然沒過幾百米,就出現了第一個比較大的落差,行程了我們路途中遇見的第一個瀑布。不過這個瀑布只有十來米高,我們的繩子完全夠用。

    不過爲了照顧孔三爺,我們並沒有簡單的把繩子扔下去,順着繩子往下爬。而是在周圍的樹林裡砍了一些粗細相當的樹枝,用兩條繩子綁成一條繩梯,用鐵爪固定在最上面一顆大樹上,把繩梯放了下去。

    沿着繩梯下去之後,大頭和大團倆人廢了很大力氣,才把那鐵爪從樹木中拔了出來。從上面下來花費了不少的力氣,不過看了看天色,我們還是決定繼續往前走。

    沒走幾步,孔三爺就一把拉住了正在往前走的強子,大聲喊了一句:“回來,危險。”正當我有些納悶的看着空三爺的時候,而不傳來了一陣嗡嗡的聲音,很像是夏天裡面的蚊子一般。

    “是血蠱蟲,強子,快,點火放煙。”孔三爺轉過身來就朝着我喊道。聽到血蠱蟲幾個字,我確確實實的嚇了一大跳。

    雖然還沒有看見血蠱蟲,但是那傳來的聲音,足以讓我們心驚膽戰。孔三爺看見我還不動,又大聲喊道,“強子,趕緊的,點火放煙,這樣能給我們爭取一些時間,快啊。”

    我和大團立刻去附近撿了一些乾柴點燃,然後又把一大堆的綠葉子搭在了乾柴上面,在搭上之前,綠葉子還專門在水裡浸了一下。不過一會兒,濃煙滾滾的冒了出來。

    孔三爺站在那裡,面色嚴肅的看着前面,大聲的對着我們說的:“煙不夠,繼續,咳咳,要快些,它們已經過來了。”

    我轉過身順着孔三爺的視線往前看了一眼,發現很遠的地方一大羣小黑點密密麻麻的朝着這邊飛了過來。

    大頭和大團的動作加快了很多,去附近搬來很多的乾柴,我則是在小溪旁邊把不管什麼雜草都拔出來往水裡浸,孔三爺也過來幫忙。很快的這邊的煙霧更濃了,那些血蠱蟲也更近了,鋪天蓋地的飛了過來。

    煙霧和密密麻麻的血蠱蟲來了一次親密接觸,血蠱蟲在濃煙裡有些認不清方向,到處亂飛着。有幾隻偶爾飛到我們身邊,也沒有立刻就飛到我們身上,看了孔三爺的那液體,還是有着一點作用的。

    “強子,大頭,趕緊走啊,還愣着做什麼。”孔三爺看見我們還在繼續往那邊增加濃煙,大聲的朝着我們喊道。

    看着孔三爺已經背起揹包,順着溪流的方向往下走,而且穿越濃煙的血蠱蟲越來越多,心裡一驚,連忙收拾東西衝了出去,和孔三爺一起往下走。

    那邊穿過濃煙的血蠱蟲,在附近繞了一圈後,又開始朝着我們這邊衝了過來。那血紅色的蟲子,看起來十分醜陋。我們幾個人現在也沒心思仔細觀察,都在一心的逃命,如果晚上幾步,被這些血蠱蟲包圍起來,那就走不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