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九十七章 離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九十七章 離開字體大小: A+
     

    洞口處,那個陷落的大坑依舊還在,裡面倒立着削尖的木棍也依然直挺挺的指向天空。我們走出了迷宮,回到了這裡。

    這幾天在那迷宮裡面,都差點要瘋掉。看見小吳和考古學家的臉色並不怎麼好,我過去拍了拍小吳的肩膀,小吳對着我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而是把目光又轉向了遠方的那片建築。

    在那片迷宮裡面,他們一隊人,現在只剩下了他們倆人,其他人都永遠的留在了那裡。對於小吳這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而言,經歷的這些事情,真的有些太殘忍了。

    那個年代的大學生,真真正正的天之驕子,不像現在這樣本科多如狗,碩士滿地走,隨便一塊板磚下來就能砸三五個大學生。

    “小吳,回去吧,這裡不適合你。你老師現在身體也虛弱,把他帶回去吧。”我嘆了一口氣,對着小吳說道。

    小吳還是沒有說話,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考古學家,想聽聽他的意見。考古學家還沒開口說話,孔三爺過來對他說道:“老頑固,你都這幅樣子了,還是安心回去吧,後面的路更艱險,你不爲自己着想,也爲小吳這娃娃想一下,人家可是家裡的獨苗,要是出了事兒,看你怎麼交代。”

    孔三爺剛開始時候口氣還算平淡,但是說道後面“要是出了事兒”的時候,語氣也變得嚴厲起來。

    許久之後,考古學家才嘆了一口氣,對着小吳說道:“走吧,咱們回去吧,這兒真的不適合你,這一趟我就不該帶你來,回去後還不知道怎麼跟老張的家裡人交代呢,唉。”

    考古學家走了,小吳攙着考古學家,揹着兩個揹包,進入洞口繞過那個大坑,出去了。進來的時候信心滿滿的,出去的時候卻是有些狼狽。和他們一起來的張教授,永遠的留在了這裡。

    相信這次殘酷的經歷,會讓小吳儘快的成熟起來吧。說不定下次來秦川這邊,就能在省博物館看到他。

    姓馬的負責人看見小吳攙着考古學家走了,眼神在我和孔三爺身上來回的瞄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馬大哥,有啥事兒,你就直接說吧,咱們也不是什麼外人,有什麼不能說的。”我看見他那副樣子,就直接挑明的問了出來。

    “孔三爺,您看,我們這兒就剩下我們四個人了,兩個人還重傷,我們也不想繼續往前走了,我們拿一半就好了,另一半不要了,能不能也出去呢。”姓馬的負責人有些懼怕的看着孔三爺,顫顫巍巍的說道。

    孔三爺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姓馬的負責人,那姓馬的負責人會錯了意思,連忙對着孔三爺說道:“孔三爺,您就大人有大量,放咱們一條生路吧,我們是真的不想再繼續了。求您別給上面說,就當我們也死了。”

    聽着他們這麼說,我心裡偷偷的暗喜。本來還不知道該怎麼把他們支走,現在好了,也不用找藉口了,他們自己就想走。

    “好吧,你們走吧,外面也不太平,出去後先躲一陣子吧。”孔三爺嘆了一口氣,把話說的很嚴重。雖然話比較嚴重,但是不至於嚇得他們不敢走,還得在心裡感謝孔三爺,這就是說話的技巧啊,看來我還差得比較遠。

    “葉老闆,大頭兄弟,大團兄弟,那我們先走了啊。”姓馬的負責人和另外一個好着的,兩個人一人一個攙扶着那倆病號。

    我知道他現在稱呼我爲葉老闆的意思,肯定是孩子惦記着他那些不好出手的東西。我上前對他說道:“馬大哥,你放心,我那店子的地址和電話你都知道,等方便了你可以直接去,只要我在,肯定給你個好價錢。”

    聽見我這麼說,姓馬的負責人算是放下心來,心滿意足的帶着那三個人走了。他們一隊也十來個人,我和他們也算是待過一段時間,可是現在就剩下他們幾個,其餘的幾個,也永遠的留在了這邊。

    這一次我倒是有些感謝那個神秘勢力了,他們把事情做的很好,每個人提前預付了一般的酬勞。這一半的酬勞,也夠一般的家庭花費好幾年的,不至於人死掉之後,立刻就讓一個家連飯都吃不上。

    小吳和考古學家走了,姓馬的負責人帶着他們的手下也走了。現在這裡就只剩下了我們四個人,大頭一屁股就做在了地上,然後仰起頭向我問道:“強子,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我們現在都聽你的。爺爺那邊怎麼樣,有什麼消息嗎?”

    大頭的問題,把我又拉了回來。收拾了一下心情,也過來在他身邊坐下,把所有知道的信息都跟他們說了一遍,說話間孔三爺也過來坐在了我們身邊,對我的一些信息做了補充,包括那血蠱蟲和秦川血河。

    “那麼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找的那條秦川血河,爺爺很有可能在那邊,對不對?”聽我說完之後,大頭朝着我和孔三爺問道。

    “沒錯,但是那條秦川血河附近可能會非常危險。”孔三爺對着大頭點了點頭說道,“那邊肯定會有血蠱蟲,這東西的危險程度,比一把蠱蟲要厲害百倍。你們幾個應該會知道的,上次聽說你們也親眼見過成千上萬蠱蟲。”

    我又想到另外一個問題,也算是潛在的危險,對着他們說道:“鄭文這次也來了,很有可能也會到達那裡。而且據小吳說,鄭叔也是這次的負責人之一,不知道他會不會也到這裡來。”

    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更多了,首先找到秦川血河,然後要避開那血蠱蟲,還要避開鄭文或許還有鄭叔,同時還要找爺爺的線索,最後找到爺爺。

    商議了一番之後,我們也沒有多做停留,直接就起身開始尋找秦川血河。既然能成長爲河,那麼肯定會是在地勢最低的地方流淌。

    從那迷宮建築出來之後,我們再次進入了原始森林。在這森林裡面找到地勢低的地方不太難,但是難的卻是沒有路,而且樹林裡面很多植物都帶刺,不多久,衣服都已經變的不成樣子,我終於知道爲什麼那晚上看見大頭和大團,他們的衣服變成那個樣子,現在我們幾個比當時他們倆也好不到哪兒去。

    一路走下坡,很容易就滑到,雖然林子裡有很多藤蔓,但是上面都長着刺,一不留神就會把手扎破。走了很長時間,卻是沒有走到多少路,回過頭一看,才往下走了很短的一段距離。

    不過比之前好多了,至少我們往下走了一段,看清了這裡的地勢,之前的那迷宮,竟然是在山頂上。山頂是一大片平地,現在往下走就是在下山,只要到達山頂應該就能看見河了吧。

    在這山林裡面天黑的很早,太陽還沒落山,就已經看得不太清楚了。我們幾個人趁着太陽還沒落山,趕緊找了一個平地紮營,作爲晚上的住宿點。把一切都弄好之後,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強子,你說這裡真的沒有什麼動物嗎,嘴巴都淡出個鳥來了,吃個肉都沒有。”大頭本來想去打幾隻野味回來烤着吃,可是聽我說完之後,一陣沮喪。

    這事情說起來也很是奇怪,這麼大的森林裡面,竟然出了那鵬和血蠱蟲之外,沒有看見任何的動物存在。

    沒辦法,大頭也只好跟着我們一起吃乾糧。幸好李大哥的媳婦兒那鍋盔饃裡面,有五香的有麻辣的,倒也不至於沒味道,甚至說在這裡已經算得上是美食了。

    看着孔三爺一個人在一邊坐着思考着些什麼,我隨手拿起一塊兒五香的鍋盔饃走過去遞到孔三爺手中。孔三爺看見是我過來了,接過手中的那塊鍋盔饃咬了一口對着我說道:“強子,我覺得這裡很不對勁,明天可能會很難,而且別忘了血蠱蟲。”

    聽到血蠱蟲三個字,我的心也變得沉重起來。越往山下走,可能就與血河越近,那麼也就是說離血蠱蟲越近。這些血蠱蟲是誰養的,有什麼目的,究竟在這裡存活了多少年,我們對此都一無所知。

    這一夜,在這簡陋的宿營地裡面,我和大頭守前半夜,大團和孔三爺守後半夜。晚上睡的並不踏實,還沒等天亮,我就起來讓孔三爺去再睡一會兒頂下了他。

    “強子,怎麼了,沒睡好?”我走過去坐在大團的身邊,大團可能是看見了我臉色的黑眼眶,有些關心的問道。

    “沒事兒,只是有些擔心爺爺。”我勉強的朝着他笑了笑。

    我心情並不是很好,也沒有什麼心思和大團說話,一時之間有些沉默。在這密林裡面,天亮的也很晚,所以一天裡面能夠趕路的時間並不多。

    天亮之後,我們隨便吃了點東西,把行李打點好之後,就開始匆匆的趕路了。現在沒走一步就離山底近一步,也許是離血河近一步,也可能是與危險也近了一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