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九十二章 血蠱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九十二章 血蠱蟲字體大小: A+
     

    幸好我們都把注意力放在那顆樹上,所以樹倒下來的時候,都及時讓開了,並沒有被倒下來的大樹傷到。

    大樹倒下來之後,直接把身後的牆砸倒,濺起一堆灰塵。不過等到塵埃落定之後,明顯的感覺到附近有些不一樣了,空氣好像更加清新了,而且天空好像也更明亮了一些。我和小吳兩個人,都有些疑惑的看着孔三爺他們。

    “看來我們的推測沒有錯,相信我們很快就能出去了。”考古學家看見這現象之後,有些激動的說道,孔三爺那邊則是很淡然,好像早就胸有成竹了一般。

    我們收拾了一下東西,踩着樹幹往下走,下一棵樹,就是我們的目標。那棵樹看着很遠,根據之前的速度來算的,大概需要二十多分鐘才能到達。但是這次竟然沒有用到十分鐘時間,我們就一路暢通無阻的到達了那棵樹旁邊。

    孔三爺和考古學家都還沒有說話,我和小吳就開始動起手來,和之前那棵樹一樣,直接撿起一堆乾柴來燒掉。

    就這樣我們每次破壞掉一棵古樹的時候,天空就更加亮一些,附近的感覺就明顯不一樣。孔三爺說這是陣法被破壞掉了,所以才顯示出來原有的樣子。

    在我們大概破壞了二十多棵樹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原本預測這破壞十多個陣法,就能夠出去的,可是現在已經二十多棵,我們依舊還是在迷宮裡面轉來轉去,還是找不到出去的路。

    “孔三爺,天已經黑了,我們是找個地方休息呢,還是繼續?”看着走着前面的孔三爺還在仔細的打量着手中的那些我畫的圖,我上前朝他問道。

    聽到我問話,孔三爺纔回過頭來看了一眼身後的我們,我和小吳兩個人頗有些疲憊之色,今天撿柴燒樹都是我們倆人,而且我現在手掌心的泡還疼着呢。那邊考古學家更爲不堪,要靠着小吳攙扶着才能往前走。

    “強子,找個地方休息吧,要不然這樣,我們就到下一棵樹的那裡,明天一早起來就能幹活。”孔三爺看了看圖畫,指了指前面不遠處的那顆古樹。

    看了看那顆古樹,離這裡不太遠,便點了點頭。孔三爺還是在前面帶路,不過這次他把那龍紋刀拿了出來緊緊握在手中。

    龍紋刀的刀鞘很普通,就是一般的刀鞘,再加上黑夜裡很難辨認出來。要不是我之前見過,也一定以爲孔三爺手中拿着的只是一把普通的刀。我想孔三爺在晚上敢把它拿出來,就是因爲它外表的普通,這樣就能避開考古學家他們的目光。

    考古學家那邊果然沒有注意到孔三爺手中的龍紋刀,只是搭在小吳的身上,一副有氣無力地樣子。我過去把他的揹包全部都卸了下來背在我自己的身上,這樣就能給他們減輕一些壓力。

    “強哥,老師他好像在發燒,怎麼辦?”小吳看見我過來,便開口朝我問道。之前小吳可能想問孔三爺來的,但是他一直都孔三爺都很害怕。

    聽到考古學家在發燒,我也是一愣,這裡可不是生病的地方,雖然也帶着一些常備藥,但是如果是比較嚴重,那也頂不了多少用。

    “小吳,這樣吧,你把揹包拿着,我來把你老師揹着,待會兒到休息的地方再好好看看吧。”我說完話從小吳手中把考古學家接了過來,把自己身上的揹包全部都扔給了小吳。

    把考古學家接到手中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他渾身發燙,心裡當時一驚,迅速把他背了起來,速度也加快了不少。同時朝着前邊的孔三爺招呼了一聲:“孔三爺,他發燒了,趕快點過去給他看看。”

    孔三爺聽見之後,轉過身來把手搭在考古學家額頭上,臉色立刻嚴肅起來對着我說道:“強子,快些,趕緊到前面去。”

    小吳聽到看見孔三爺的神情,一下子就慌了,連忙加速跑到我身邊。我示意讓他先不要管,直接先到那邊再說。

    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我們就到達了那顆古樹下面。我把考古學家輕輕的放在小吳給鋪的雨衣上,孔三爺則是一臉嚴肅的摸着他的脈象。以前竟然沒怎麼看出來,孔三爺還有這一門手藝。

    “孔三爺,老師他怎麼樣了?”小吳看着那已經有些陷入昏迷之中的考古學家,開始有些崩潰,帶着哭腔問道。

    “哭什麼哭,跟個小媳婦兒一樣,你老師還沒死呢。”看見小吳這幅樣子,孔三爺直接開口罵到。雖然嘴上再罵,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沒有停下來,迅速的在揹包裡面翻出一大堆東西。

    那些常見藥物我倒是理解,可是孔三爺的揹包裡面好像永遠都有那麼多的玻璃瓶子裝着液體,而且還是各種不同的顏色。

    孔三爺把幾片常備的感冒藥用玻璃瓶底小心翼翼的碾碎成粉末,然後取出來一個空瓶子,把粉末倒在空瓶之中。又從那堆液體中,挑出兩三瓶,每瓶滴上三四滴在那裝着粉末的玻璃瓶中,最後又把瓶子裡的礦泉水倒了一些進去裝滿那個空瓶。

    看着那空瓶子裝滿後,孔三爺把蓋子蓋上,用力的搖了幾下,讓粉末融化和那些液體充分接觸。看着裡面的液體從無色變成淺綠色再到藍色,最後變成深藍色之後,孔三爺才把手上的動作停下。

    “強子,動手,把那老頑固的嘴給掰開。”孔三爺把那蓋子打開,對着一臉迷茫的我和小吳說道。

    小吳看着那東西,不知道是什麼也不知道敢不敢讓孔三爺給考古學家灌下去,一時之間有些躊躇。我倒是沒想那麼多,對於孔三爺我倒是比較信任,直接過去把考古學家的嘴給掰開。

    孔三爺拿着那小瓶子走了過來,蹲在考古學家的身邊,直接把裡面的液體全部倒入了考古學家的嘴裡。看見考古學家把那液體嚥了下去之後,孔三爺出了一口氣對着我說道:“強子,去生堆火,把這老頑固就放在火邊。”

    “孔三爺,他怎麼樣了?”我並沒有急着去找柴火,而是看見旁邊小吳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直接替他問了出來。

    “你放心,那老頑固死不了,明天就能好了,不會耽誤我們的行程。”孔三爺小心翼翼的把那些瓶瓶罐罐當做寶貝一般,都又裝回了揹包裡。

    聽到孔三爺這麼說,我和小吳也算是放下心了,直接去附近撿了一大堆的乾柴。由於明天早上起來就要燒樹,所以這次撿的是白天的兩倍那麼多。

    等到撿柴回來的時候,看着地上的考古學家面色已經好了很多,而且額頭也不再那麼燙了,好像睡熟了一般。我們直接就按照孔三爺的說法,在考古學家身邊升起一堆火來。小吳在考古學家身邊,拿着一塊溼布時不時的給擦着汗。

    看到孔三爺只是坐在一邊靠在牆上,臉色並沒有輕鬆下來。我拿起一瓶水一塊兒鍋盔饃走了過去,遞到他手中。

    “孔三爺,有什麼爲難事兒嗎?”對於孔三爺我還是算很瞭解的,每當他出現這種情況,那麼肯定就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孔三爺並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接過了我遞過去的東西。那鍋盔饃有些硬了,孔三爺的牙齒不太好,吃一口就得喝些水才能嚼爛嚥下去。把那塊兒鍋盔饃吃完之後,才轉過來看着我,從身上拿出一樣東西來。

    又是一個玻璃瓶,沒想到孔三爺的身上也有這麼多玻璃瓶啊。這個玻璃瓶裡面並沒有裝液體,而是裝着一個紅色的小蟲子,看起來跟蠶差不多,不過比蠶卻是要小了不少。

    “孔三爺,這是什麼東西?”看着那瓶子裡面的小蟲,我有些不解的朝着孔三爺問道,不過卻知道他把這東西拿出來,肯定有他的用意。

    “這是血蠱蟲,從他身上找到的。”孔三爺邊說話,一邊用手指了指那邊火堆旁躺着的考古學家,示意這東西是從考古學家身上來的。

    蠱蟲是什麼東西我倒是很清楚,至於這血蠱蟲是什麼東西,我卻是不知道,於是好奇的朝着孔三爺問道:“血蠱蟲是什麼東西,很危險嗎?”

    “比普通的蠱蟲,危險一百倍。”孔三爺嘆了一口氣,對着我說道:“這血蠱蟲,是由人的精血養成,成年之後不死不僵,只會不停的蛻變。每隔數十年蛻變一次,這隻就是剛蛻變過的。”

    “那麼孔三爺,這隻血蠱蟲,它得存活了多少年?”成年之後不死不僵,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過有不死的生物。

    “或許幾年,或者幾十年,又或者幾百年上千年都有可能。每一次完成蛻變,就等於又新生了一次。”孔三爺說話間,還緊緊的盯着那隻瓶子裡面裝的血蠱蟲,好像要看出它的實際年齡一般。

    我看着那血蠱蟲,好像有些明白了,朝孔三爺問道:“那麼那個考古學家之所以發燒,也是這東西導致的?”

    孔三爺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那邊的考古學家,繼續對我說道:“這血蠱蟲,和普通的蠱蟲不一樣,普通的蠱蟲和養蠱人同命,養蠱人死了,那麼蠱蟲也就死了。這血蠱蟲卻是由精血餵養,平日以血爲食,只要有血就能生存,即使養蠱人死了,它還依然活着。”

    這些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孔三爺說如果養蠱人死了,這血蠱蟲就會不受控制,開始有自己的思想。而且血蠱蟲充滿了劇毒,只要被他吸一口血,就可能像考古學家那般渾身開始發燒。而且血蠱蟲就會寄生在人的身上,這隻血蠱蟲,就是孔三爺發現寄生在考古學家身上的。

    “孔三爺,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在在的這個地方,有血蠱蟲?”聽到這東西這麼厲害,我忽然想到,便朝着孔三爺問起。

    “肯定有,血蠱蟲在失去控制之後,繁殖能力很強,這裡出現一隻,那麼附近肯定還有更多。”孔三爺的話嚇到我了,那成千上萬的蠱蟲狂潮上一次在三相墓府中見過一次,有多麼可怕我可是知道的。

    上次那些只是普通的蠱蟲,都已經那麼可怕了,而這次卻是血蠱蟲,可怕成都比上次要強上甚至一百倍。

    “孔三爺,你不是說這些血蠱蟲,是以血爲食物的嗎,這成千上萬的血蠱蟲,他們怎麼活下來的呢?”我看了看着死寂的地方,唯一見到的動物,就是那隻鵬了。

    “秦川血河。”孔三爺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了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