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陰陽盜墓人 » 第八十一章 線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陰陽盜墓人 - 第八十一章 線索字體大小: A+
     

    姓馬的負責人說完之後,就又到了隊伍的最前面去,我和大團大頭在隊伍最後面看着他,相視笑了笑。

    “強子,你行啊,這姓馬的眼界兒多高,我可是知道的,沒想到對你另眼相看。”大團有些戲謔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調笑的說道。

    我則是滿臉的苦笑,雖然現在有些勁兒能夠跟得上他們的步伐,但是腿上已經有些痠疼,說不定腳底板都可能已經起泡了,要是姓馬的負責人知道了這些,會不會收回他剛纔的那些話呢。

    剛開始我還以爲那姓馬的負責人是個鐵公雞,沒想到這會兒倒是變的有些豪爽,讓我也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又走了大概兩三個小時,我實在有點走不動了,看着旁邊的大頭和大團,他們倆雖然也是有些疲憊之色,但是步伐看上去確實很正常。看樣子我這個當小店老闆的,真有可能是坐的多了,缺乏鍛鍊啊。

    大頭看見我一步一挪的,有些吃力,這次直接問都沒問我,就把我背上的揹包拿了過去背在自己的背上,和大團一起一人一隻手把我攙着往前走。

    走在最前面的姓馬的負責人,回頭看見我的情況,又看了看身邊那些同樣也是疲憊不堪的人,站住揮了揮手,示意大家休息一會兒再走。看見他的動作,大家都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直接坐在了地上。

    “馬大哥,我們啥時候能到?”看見姓馬的負責人朝着我這邊走過來,我擠出了一個笑臉,朝着他問道。

    姓馬的負責人一屁股坐在我旁邊,看了看天色,又往前面那山看了看,然後纔對我們說道:“今天肯定是到不了了,晚上睡一天,明天下午應該就能趕到了。看這天要暗下來,說不定要下雨,要是下雨的話,就不一定了。”

    我也順着他的方向往前看去,看着前面的那座山,忽然覺得竟然有些熟悉,很像是爺爺日記本里面記載的。但是現在姓馬的負責人在旁邊,我不好把日記本拿出來翻開看,只好先記下來,等到晚上睡覺的時候再仔細研究。

    “葉強,聽大團說,你在河南那邊開了給古玩店,生意咋樣?”我正在思考那山的事情,姓馬的負責人忽然轉過身來朝着我問道,讓我有些很意外。

    “前幾年還行吧,這兩年管的比較嚴,供貨的幾個進去了,沒啥好貨,勉強混口飯吃吧。”這倒不是我謙虛,而是真真的事兒。不然我也不會跑到湖北去淘貨,還惹上了藏鬼杯的詛咒,纔有了後來的這些個事兒。

    聽完這樣說完,那姓馬的負責人左右看了看,見只有大頭和大團在旁邊,沒有別人盯着這邊的時候,才壓低聲音在我耳邊說道:“我這邊有幾件不好出手的貨,不知道你那兒敢不敢收。”

    難怪姓馬的負責人在和我套近乎,原來是有這層原因。他說的不好出手的貨,我當然知道是什麼了,人都在這兒了,還能是什麼東西,當然是從地下帶出來的。

    不過,我也不是什麼都敢收,總得看看東西,要是那種國家明令禁止的,我可是動都不敢動,於是朝着那姓馬的負責人說道:“我店子就在河南,地址給大團了,他應該知道。等這次回來,你把那東西拿過來,要是不太方便的話,我過去看看。要是能收,肯定給你個好價錢。”

    聽完我這樣說,姓馬的負責人明顯有些激動,拍了拍大腿說道:“那行,等這次回來,我們再好好商量一下。”說完之後,起身就走了,因爲他剛纔拍大腿的舉動,已經有好幾個人朝着這邊看了過來。

    “看啥看,休息好了沒,休息好了都起來繼續走。”姓馬的負責人輕輕踢了一下那邊看着他的人,笑着罵了一句。

    “強子,你真信他有好東西?”大團看見那姓馬的負責人走了之後,也站起身來準備出發,在我身邊問了一句。

    “有沒有我不知道,不過要是真有,也算是個生意。”我看了看前面姓馬的那個負責人,越來越覺得有點小看他了。

    這次走的時候,我特別留意旁邊的地勢,剛纔在那裡坐着的時候,看見前面的山很像是爺爺日記本里記錄的那座。如果真的是那座,那麼爺爺很有可能真的又回到了這裡。不然的話,他爲什麼要把在秦川這邊倒斗的那兩頁撕掉。

    大頭和大團看見我走的比較慢,還以爲我太累了走不動呢。走在最前面的姓馬的負責人,看見我和大頭大團三個人拖在了最後,直接下命令讓前面的人慢慢走不用急,反正今天又到不了。

    這姓馬的負責人前後轉變,讓我都有些意外,看樣子他手中真有些不好出手的東西,不然也不會這麼照顧我了。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吃完飯鑽進帳篷裡面之後,我就迫不及待的打開手電筒,開始查看起爺爺的筆記本,想在裡面儘快找到線索。

    “強子,昨天晚上就看你拿着手電筒看着那破本子,在看什麼呢?”大頭看見我只管在本子上面翻着,有些疑惑的朝着我問道。

    我並沒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眼睛往外面看了看,其他幾個帳篷裡面的人都還沒有睡覺。大團和大頭看見我的動作之後,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後把聲音壓的很低問道:“強子,你在找什麼呢,那本子是?”

    “這是爺爺的貼身日記,爺爺很有可能就在這附近。”我把大頭和大團拉了過來,離得很近在他們耳邊低聲的說道。

    大團和大頭有些吃驚的對看了一眼,差點沒有大聲叫出來。不過還好忍住了,只是低聲的問道:“強子,你確定是在這附近嗎?”

    我朝着他們倆點了點頭,說道:“爺爺的襯衣出現在這附近,而且回老家之後,爺爺只是把日記本里面的這兩頁撕了下來。今天我看見那山很像是爺爺這日記本里面所寫的那座,如果真的是的話,那麼爺爺很有可能又來這裡了。”

    “強子,需要我們幫忙的儘管開口。”大團和大頭聽說我爺爺可能在這裡,一是替我找到爺爺的消息感到開心,另外一個就是怕會有什麼麻煩。

    “睡覺吧,明天還要趕路呢,我明天再看看後面的地形,如果還是和日記本里面描述的一樣,那麼就能確定下來了。”我說完把日記本小心翼翼的裝在揹包裡,關了手電筒。

    日記本里面的那地圖和對地形的描寫,我現在已經爛熟於心了。只要明天和外面的地形一比照,就能找到答案所在。

    這天夜裡,我睡的並不是怎麼好,又做噩夢了,這次夢見爺爺雙手雙腳都被砍斷,渾身血淋淋的在一個墓室裡面,朝着我喊“強子,別過來,快跑。”我剛想過去,就看見爺爺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給拖了進去,之後再也沒有任何的聲音。

    忽然轉身看見鄭叔,渾身都爬滿了蠱蟲,朝着我慢慢的走過來,邊走邊說:“葉強,你害死我的,就得過來陪我。”鄭叔一把抓住我的手,那力道讓我怎麼都擺脫不掉,就像鐵箍一般。

    好不容易擺脫了鄭叔的糾纏,又看見冷刀提着刀在那邊等着我,我一直跑着直到出了古墓到了火車站,冷刀還在後面追着。剛纔還人來人往的火車站,瞬間之後竟然一個人都沒有了,我大聲的喊着大頭和大團他們,也不見一點回音。

    就在冷刀的那散着寒光的刀,快要砍刀我脖子的時候,我猛地一下坐了起來,才發現是在做夢,衣服都已經溼透了。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還沒有亮,大概凌晨三四點鐘的樣子,便又躺了下來,怎麼都睡不着了。自從到了陝西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做噩夢,但是感覺夢裡一切都是那麼真實。尤其是看見爺爺的那副悽慘的樣子,我心裡泛起一陣陣的害怕。

    “強子,咋了,做噩夢了?”我躺在那裡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帳篷本來就很小,我這一翻身,把身邊睡着的大頭給驚醒了。

    “是啊,又做噩夢了。大頭,你最近有沒有做噩夢?”之前在店子裡的時候,我問過他一次,那時候他也是和我一樣,經常做噩夢。

    大頭想了一下,然後說道:“自從遇見大團,和他們一起來這兒之後,就沒有做過,可能是前段時間在那古墓裡頭太累了,那一陣子才老做噩夢。”

    我沒有再多說話,天亮之後,還得繼續趕路呢。趁着現在得趕緊好好睡一會兒,不然的話,白天醒來就更加沒有精神了。

    第二天醒來,吃過飯之後就開始出發了,天雖然陰沉沉的,但是還好沒有下雨,而且有些涼爽。

    我現在的心思,完全都沒有在這裡,而是在附近的那些地形上面。看着那些地方的輪廓,和爺爺的日記本里面一樣的比對起來。雖然有些地方不太相似,但是大多數的地方都和爺爺筆記本里描述的是一模一樣,這樣讓我有些興奮。

    日記本是爺爺十幾年前來秦川倒鬥時候記錄的了,有些地方不一樣,也是完全能夠說的過去的,大多數地方都一樣,那麼就證明爺爺來的確實就是這裡。

    看樣子,這次是沒有走錯了。在爺爺筆記本里描述的有一個入口,他們倒鬥時候就是從那裡進去的,這次如果爺爺回到了這裡,那麼很有可能也是會從那個入口進去。要找到爺爺,就得先找到那個入口。

    不過現在必須得擺脫這些人,這些人來這裡的目的我不清楚,他們是哪個勢力的人我也不清楚,所以這件事兒還得我自己單獨去辦。至於大團和大頭,要是把他們倆帶走的話,很有可能引起這些人的注意,他們倆留在這裡,還能給我打個掩護。

    現在我最怕的就是,這些人也是和鄭文效力的那個勢力一般,來這裡也是得到了消息,過來專門找爺爺的,那麼就很不妙了。他們一共有一百多號人,而且還是打着正規旗號過來的,要是遇見爺爺的話,估計很難逃脫了。

    所以我現在必須找一個好一點的藉口,來讓那姓馬的負責人相信。趁着大家休息的時間,我把大頭和大團叫到了身邊,可是還沒開始說事兒呢,那姓馬的負責人就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邊閒聊起來,這讓我開始有些心浮氣躁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